Monday, March 26, 2012

………………………………


刚才在SNS上得知消息,在本blog上提到 的高中语文老师去世了。

最后一次见她是大学时,在她带的新高一班上教育新生,当时讲到激动处,由衷向她鞠了一躬。师恩深重,时常想去探望却屡次觉得没脸见她。于是再也见不到了。

当年的记忆多半已渐渐淡去,但最深刻的是,老师虽然时时向同学和家长自夸,培养过不少高考语文一百三四十分的学生(不才也有幸是其中之一),但曾在家长会上说,应付高考她自有办法,高考八股文到快考试前集中训练就好,各位家长不要着急,且在高一高二让学生打好文化基础,同时自由地阅读写作,发展个性,保留创造力。所谓自由精神独立思想云云,今日已是陈词滥调,但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受到这样的教育,仆都深以为幸。

老师也是最受欢迎的。记得高二时老师喜得贵子,临盆只有一两个月了还拖着自称“企鹅般的身躯”给我们上课。她产假期间,虽然代课的老师水平也很好,但众生徒仍然难以接受,连仆都在课堂上故意“冒皮皮”跟新老师叫板过。老师产后,众生争相探望,争相僭为新生儿取名字。高三时某君从省里最好(没有之一)的高中插班来复读,曾与其评论各位先生,曰:你们学校别的老师不好说,但王老师是教过我的语文老师中最优秀的。

作为一个注脚,大一时在元培网站上开起这个blog,也是受了老师要求每周记周记自由写作的很大影响。

年轻时大概总是这样,很多人你觉得是后会有期,却永远都见不到了。

Carpe diem.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