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6, 2012

………………………………


刚才在SNS上得知消息,在本blog上提到 的高中语文老师去世了。

最后一次见她是大学时,在她带的新高一班上教育新生,当时讲到激动处,由衷向她鞠了一躬。师恩深重,时常想去探望却屡次觉得没脸见她。于是再也见不到了。

当年的记忆多半已渐渐淡去,但最深刻的是,老师虽然时时向同学和家长自夸,培养过不少高考语文一百三四十分的学生(不才也有幸是其中之一),但曾在家长会上说,应付高考她自有办法,高考八股文到快考试前集中训练就好,各位家长不要着急,且在高一高二让学生打好文化基础,同时自由地阅读写作,发展个性,保留创造力。所谓自由精神独立思想云云,今日已是陈词滥调,但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受到这样的教育,仆都深以为幸。

老师也是最受欢迎的。记得高二时老师喜得贵子,临盆只有一两个月了还拖着自称“企鹅般的身躯”给我们上课。她产假期间,虽然代课的老师水平也很好,但众生徒仍然难以接受,连仆都在课堂上故意“冒皮皮”跟新老师叫板过。老师产后,众生争相探望,争相僭为新生儿取名字。高三时某君从省里最好(没有之一)的高中插班来复读,曾与其评论各位先生,曰:你们学校别的老师不好说,但王老师是教过我的语文老师中最优秀的。

作为一个注脚,大一时在元培网站上开起这个blog,也是受了老师要求每周记周记自由写作的很大影响。

年轻时大概总是这样,很多人你觉得是后会有期,却永远都见不到了。

Carpe diem.


Sunday, March 04, 2012

教育问题(三)




发现谈论教育问题真是俺的心头儿好, 于是虽然很少更新,还会时不时继续写下去的。

应了那句老话,第一个(取得某项成就)的是天才,第二个是庸才,第三个则是……WSJ炒作了一番“为什么中国母亲更优秀”后,学着虎妈,国内也冒出了狼爸鹰爸之流跳出来炒作。连WSJ自己都意犹未尽,前几天在Argonne一边做实验一边上网,发现他们为了卖书,最近又来了个“为什么fà国父母更优秀”——虽然连那位母亲自己,都并不想儿女成长为傲慢的巴黎佬。仆自然对这些很不以为然,尤其是那个狼爸,为了据说不咋难的港澳台联考考个p大,都要那么蛋疼地压榨儿女。当然,从虎妈战歌开始,默多克旗下的媒体关心的就是耸人听闻,利用“Chinese”“superior”这些关键词让米国爱国群众打鸡血,反思“制度问题”,和国内一小撮公知母知们一个嘴脸罢了。

窃以为,与其说虎妈模式是中国式教育(反正我没听说过啥中国父母这样教育儿女的著名事例,她大概也没真在中国文化中浸染过),倒不如注意到,她和她老公约定,女儿们是要“raised Jewish”的。于是俺还就真轻松地找到了犹太人中虎妈狼爸的先例。呶,这例子就是不久前在这儿提过的,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位charismatic型哲♂学家,维特根斯坦。维家好比是贾王史薛合起来放在欧洲金陵维也纳,诗礼簪缨之族,富可敌国之家,对儿女的成就要求高得难以想象。于是维氏兄弟们都鸭梨山大,有三位自杀的,连二十世纪学术界头号高帅富路德维希都直到晚年,才(大概觉得自己的成就达到了家长要求)克服了自杀的念头。和这么重量级的实例比起来,虎妈,狼爸,区区上个常春藤或p大什么的,真是弱爆了有木有啊。中国式教育,窃以为,在给孩子时间紧任务重鸭梨大上并不比犹太、东欧、韩国人等更出众,倒是异常执着于让孩子在“tried and true”的路径上,竞争中,高人一头,光宗耀祖。

于是再来举个反例。在iTunes Podcast排行榜上,有一档叫做Car Talk的脱口秀时常出现在综合前十(对希望了解红脖子汽车文化的同学热烈推荐此节目)。主持人是意呆利裔两兄弟,现年分别七十和五十多岁。这两兄弟是麻州剑桥人,本科都在麻州技工学院读书。毕业了自然从事的都是体面的工作,以虎妈狼爸的标准大概也够出书炒作一番了。但哥哥工作了十多年后辞了职回到老家,不工作,在哈佛广场上闲晃。母亲央求毕业不久也厌烦工作的弟弟去“拯救”他。俩兄弟便在MIT旁边开了一家——修车铺,作为生计。后来他们被邀请去广播节目做汽车专家嘉宾,再后来发展成了Car Talk这个独立的节目,大受欢迎,每周被许多电台转播,得了广播界的大奖皮博迪奖。甚至,他们在节目里抱怨了一番为什么请科菲·安南而不请他们之后,99年被拉去做了母校的毕业演讲。还有在皮克斯的《汽车总动员》中客串出场,等等……当然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两兄弟听了打进电话的观众模仿一番汽车发出的奇怪响声,通常就能有板有眼地判断出故障出在了哪里。还有,节目结束的时候,主持人总会说,"It's happened again. You've squandered a perfect hour listening to Car Talk."——每次听到这里我就想吐槽:y'know, you've squandered a perfect life doing all this sh*t, man.

类似人生经历换到中国呢?记得大学有次坐硬座回家,几个学生半夜和值班车长闲聊,有位同行的同学说是p大的,车长立即一脸鄙夷地说,“你们p大——不是有个毕业生卖猪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