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6, 2011

记一次被传教经历


大概是在下面相不善,来米国都这么久了,几个月前才头一回在街上被传教。

不过08年刚来时,曾碰到过一位白人老爷爷,用不太流利的中文搭话。那时太胆怯,也没有在被抢劫时听不懂南方英语问“pardon”的勇气,没理他落荒而逃。这事儿过了很多年,上周,在我都快把它忘了的时候,几乎在同一个地方,又碰到了一位白人老爷爷。是不是同一位不知道,不过仍是声调不正确的国语说道:“你好,我,有,我的,中文的,名字。”在下勉力压抑住了使用——可能在他听来,跟我听他说汉语差不多的——英语跟他交流的欲望(还好晚上没有梦到自己比native还流利地说英文),答:“您有什么事么?”于是他掏出一份铜版纸彩印递给我:


啊呀呀,仆暗想,要是当年胆子大一点,在刚来时就能被传教了,也不用像孟德那样自以为形陋不足雄远国这么多年。当然面对各种传教努力,我这里都是接下传单/名片/免费圣经之类,说声谢谢,到此为止。要不就是,“I'm sorry. My boss is pressing me to do some work”,便慌慌张张地走开。

不过多日后又拿起那印刷精美的传单读了读。前三页是圣经摘录和解读,不过这个汉译本语言有点特色。语气和大陆人常用的汉语比显得饶舌,有些微妙,翻译腔却也不是很严重,大概可归为“唐人街腔”?继续看下去,却没见基督徒最喜欢的“神爱世人”那段,直至翻到封底,才发觉原来是着了道儿:



这个“耶和华见证人”,乃是仆在昌平街上见到的诸多亚伯拉罕系教会中,唯一在教会门口的招牌上有中文的。但之所以只说是“亚伯拉罕系”,是因为他们跟摩门教一样,被主流的新教或天主教视为异端,能否算作“基督教”都要存疑(顺便一提,弊村虽小,但村里摩门教和犹太教也都有哦)。而那本《圣经新世界译本》,则是他们教会采用的经文。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前三页都拐弯抹角地只说圣经,不说自己是谁,也不说圣经是啥译本。如果开门见山地表明自己教派,恐怕好多慕道友都会扭头就走了,遇到脾气急的教徒说不定会发生斗殴。“这固然是一个策略,”俺心想,“可是老爷爷你这样遮遮掩掩,气势上就先输了呀!”和我本家那位自称佛的大师对比一下,若是作为正教的自信都缺乏,又怎能转化非信徒来相信呢?

不过据说,比起许多正统的基督教徒都只信教不读圣经来,耶证乃是诸多派别中读经读的最认真最用功的。您看他们这传单的主题,都是如何从圣经中寻找真理。乃至他们得出一些和主流相比相当“奇怪”的结论,例如反对医疗输血的做法,还反对三位一体,灵魂不灭,地狱制裁等概念。嘛,对圣经了解只限于二手资料的我没资格臧否这些解读。虽然不同意他们的教义,他们不迷信权威,尤其不迷信恋童癖神职人员,亲自努力阅读解析第一手资料的精神,在下还是很激赏的。

赞赏归赞赏,这份传单还是难以打动在下。看了第一页就想吐槽,为什么要一劳永逸地寻找永恒不变的真理呢,让最新的“真理”不断被推翻刷新,让从苏格拉底开始各位号称寻找真理的的可以永远这样挖坑灌水下去,大家都有饭吃,不是很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