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1, 2011

Eulogy


前年,Yahoo宣告了Geocities之死。

去年,M$宣告了Windows Live Spaces之死。

如今,Google宣告了GReader中分享功能之死。

以上三者有什么共同点呢?它们的用户主要都是影响力不大的普通人,与x浪、忒忒儿那种以名人名博为中心的模式形成鲜明对比;它们有社交内容,但重点不在社交,至少不是非死不可那样的为社交而社交,而在于内容的创作/收集;虽然用户中鱼龙混杂,但高质量内容的浓度很高——窃以为自己的GReader里别人分享的内容,或曰“信息流”,大概有50%都是值得一看的,换到非死不可或银银网,这个比例能有5%么?

嘛,也许人人间性情不同喜好不同。于仆眼中,Facebook如同一群人摆筵席胡吃海喝,而GReader更像两三好友安静小酌。对于更喜欢后者的人来说,真的成了“热闹是他们的”了。

以及,不觉得股沟已经走上了雅虎或巨硬的老路了么?

Tuesday, October 18, 2011

关于教育和成长的自省若干(二)




上周开了千余公里,跑了两趟芝加哥。感谢空旷的阿贡国家实验室和tocho志莹假牙姐的款待。趁心情大好之际把想法有了很久的这篇也码出来好了。

话说暑假的一天,在昌平村里轧马路,遇到几个东亚面孔在街头发小广告,是个什么“K-On Karaoke”。作为拿起话筒也只擅长捏着伪娘嗓音嚎《北京一夜》女声部分的一介KTV苦手,随手把传单丢在办公室,一个(来自中国的)本科小姑娘看到了,对各位同仁说,这个是她男朋友和他几个朋友开的,欢迎各位有空去玩。

当时小吃一惊也就把这事儿忘了。后来在一次p大校友聚会上,有师兄讲起关于昌平KTV的掌故,说是,昌平本来没有KTV,后来有几个韩国人开了一间, 以韩国歌曲为主兼顾中日文等,当然结果就是中文歌的时效性只能到万水千山总是情这种水平,华人实力唱将们仍只好去大城市唱。再后来,“听说最近有个新的,叫K什么——哦对,K-On的,里面中文歌挺全的,生意不错”,接着又补充一句,“好像是几个本科生开的。”

接着又看到同学在校内网上写的日志,“美国卡拉OK酒吧的潜规则”,结尾总结道:

总结之一,只要脸皮厚,这些规矩全不管,也没人会把你怎么样的。总结之二,在美国的大城市还是有东亚式小黑屋KTV的,虽然上次我们去的那个长得更像是自习室。总结之三,还是回国唱比较爽……
于是又想,固然“还是回国唱比较爽”深得我心,但换个角度来看,80后研究生和90后富二代本科生的思维方式区别,恐怕可类比于女人和男人的思维方式差异——卡拉OK在中国从VHS录像带时代开始流行了这么多年,昌平的中国ws研究僧和博后叫兽们也来了一茬又一茬,对华文KTV的需求一直存在,供给却直到这个金融危机州政府财政困难,公立大学需要多招很多交得起高学费的中国富二代本科生的时代,才在这帮新人们手上实现。(顺便一提,最近这儿的一次中国学生会主席选举,没有研究生提出参选,于是有位高中就送来米国读的本科dd便以等额选举当选了。)

所以,虽然如今80后们大概掌握了互联网的话语权,拳打70后说他们靠房地产泡沫爽了一把却要我们埋单,脚踢90后00后说他们骄横任性,俺却有点觉得,除了好得有限的谦虚谨慎这点,我们实在没什么资格鄙视90后或詈骂富二代。我们的行动力、眼界和英语口语恐怕都不如他们。甚至,瞻前顾后,可能我们是最眼高手低的一代。

便又想起自己和一些米国本科生的交流。自己在实验室带的两位,有一位本可以早点儿毕业,但是想读医学院需要攒学费,于是留一年当助研,赚点钱便可少贷点款;另一位毕业尚早,但低年级繁重课业之余,还要在校外打工。在村里三年多,各种常去餐馆的年轻面孔打工仔打工妹也换了一批又一批。还有位在米国某地读本科的不常来往的亲戚,一问,居然也对所在地附近的各种快餐是否招人,工资水平如何等等熟门熟路。

这就扯到了米国高等教育体系常被诟病的一点:学费太贵。在p大读了四年,对很多同学而言,每年学费恐怕父或母亲一个月的税后收入都绰绰有余。而在米国,对一个中等收入的家庭,公立大学一年的学费差不多是整个家庭税前年收的四分之一到一半,私立大学更要翻倍了。于是打工的自然多。而据统计,平均每个本科毕业生大概背着一万多刀的学生贷款,贷款的总额在今年则超过了一万亿。如果天朝的教育是人民肩上的三座大山之一,米国人民肩上的就是珠穆朗玛峰了。

不过除了打工浪费时间外,这样也有个“好处”,就是米国青年们在遇到选择时,可能不会像我们这样太理所当然地决定要不要上大学(以及,要不要出国留学),大学的毕业率也没有我们这么高。不要小瞧这一点,当年要不是因为某私立学院的学费太贵,要花掉养父母一生积蓄,乔教主大概不会从大学退学,也不会去印度或者创建水果神教。

而对我们(特指中国的80后)而言,“正确”的选项太容易太明显了,便可以一再推迟从父母师长那里心理断奶,做出自己决定的年龄。诚然,对多数人来说,既有的已被前人探索成熟的路线便是最好的选择。不过我暑假回国时和父母一聊,听说他们单位的子弟,我的同龄人中,有好几位就这样从大学毕业了,却过上了不找工作让父母养着的家里蹲生活,有的都快30岁了。这真是出乎意料,想想,却也理所当然

幸好,似乎以上论断都是仅就自己接受的教育和看到的个别事例得出以偏概全。这不,在芝加哥时和tocho谈及某比我们大一级的师兄,才得知,已经飞速地毕业和回国创业了。

关于教育与成长的自省若干(一)



(图文无关)

刚从国内回来的这学期以来,在下这根在大学环境里炸了七八年的老油条,忽然就过上了有为青年司马懿的生活。不但学习用功实验努力,连跑步打球水准都提高了。

原因?大概不是涨了薪水,而是在实验室里开始带着两位本科生工作。之前单知道带本科生是不错的锻炼机会,也可以省去自己很多繁琐重复的“小本”级别的活儿,转而更加投入到“烟酒僧”级的工作中去。带了,才知道一点儿都不轻松,人家本科生课业繁重(说实话虽然基础可能不如中国学生,但米国本科生的课业可真比天朝大学沉重),课外活动众多之余,巴巴地抽出那么五到十小时,慕您老板的名来到这里,您只有一句“对不起,因为我这周实验没什么进展,没什么可以让你做的事情”打发掉,是多么问心有愧的事情。怎么办?硬着头皮用功呗。

工作努力了,除了早睡早起身体好外,荒村中N点一线的生活也过得更加充实开心了。 于是俺就想,自己是怎么在最近五六年中丢掉二十岁时那种锐气,变成拖延症患者的呢?

别的拉拉杂杂的原因当然有很多,但近来又想到了一点。从小受的教育和接受的观念中,隐隐约约都觉得,只要(只有)接受了充分的教育,准备万全以后,就(才)能去做好相应的事情。例如,学好了英语课本,才有资格和外国友人交流;学好了C++/算法/数据结构,才可以去写严肃用途的程序;读大学时不要去打工,因为你还没准备好从事“正经的工作”。具体到实验室的情形,也一直觉得,自己的进展不够好,带本科生的条件还不成熟,也就一直没向老板要求增添“手下”。但实际情形呢?在老板把两位本科同学“硬塞”给我负责后,就算是进展还不成熟,也会努力加快进展。

而那种“准备好之后才能去承担责任”的方式,正是拖延症的源泉。年轻时需要承担的责任简单,可能纸上谈兵就能准备好,没什么问题。而随着年龄的增长,面对的事务和责任越发复杂,“我还没准备好”就越发成为缺乏行动力的借口。实则,面对这种情况,再怎么纸上谈兵提高自我修养也没用,只有把自己丢进去,在准备好前先承担起责任,才有希望让自己真正获得做好这件事的能力。

于是又想通了很久以来的一点疑问:很小的时候也曾受过父亲体罚,然而到某个时间点(大约三岁)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一直在想,难道是自己突然一下子就长大变乖了么?现在想想显然不是,不止是小不点儿的我,那时刚过而立之年的父亲,在承担起更多的责任之后,也学习、成长了呢。

Saturday, October 08, 2011

PR == "Personal Record"


最近留意了一下,几项运动的PR是:
5km跑步: 21'57"
10km跑步: 49'45"
50m游泳: 45"
2.5km游泳: 57'25"

虽然比起高手来实在弱爆了,不过对比约一年前的(大概)数字:
5km: 26'
10km: 54'
50m: 65"
2.5km: 抽筋

还是进步了不少的。而且体重还增长了10lb。

不过想起来有次和系主任聊天,说是,他年轻的时候,曾能够每天游泳2个mile——以仆的标准也算是猛人了。不过他现在(五六十岁)呢?伊和大多数这个年纪的白人男一样,是个谢顶,肚腩突出的大胖子——了。

Saturday, October 01, 2011

现在大家都在用什么浏览器及杂感




话说几个月前有个假新闻,说是对超过十万网虫的“研究”发现,IE信者的智商显著低于平均,而Opera(及其他一些冷门浏览器)的用户高于平均。于是乎,僕为了提高本来就已经很高的智商装上了它。结果实在用不惯,很快又回到鸟火狐的怀抱。

其实Opera也曾给力过。很多年前,他家用Java写的手机浏览器Opera Mini,虽然如其他Java手机程序一样,在俺的老诺基亚上慢得要死,但一切流量都从北欧的Opera的服务器中转,对天朝用户来说乃是翻墙利器(当然,当时翻墙利器很多,远不如今日的举步维艰)。可惜大家都知道,要想在天朝市场生存,不跟方校长合作是不行的。于是如今天朝Opera Mini的流量也是从墙内的服务器中转了,Opera的意义也就剩下测试本Blog在各种操作系统和浏览器下的显示效果。

最近又有个新闻, 说是Chrome的市占率将要超过Firefox,成为浏览器市场的老二。看到这个有点小伤心。Firefox(还有Opera等果然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么。不妨想想Android,它要撼动iOS市场老大的地位(不要跟我说装机量,显然作为一个“生态系统”,让软件开发者赚到钱活下去才是衡量成功的标准),可预见的将来内大概是不可能。但它很成功地干掉了WebOS这类可能在用户体验上比它更优秀的小平台。觉得Chrome也是类似,它大概不会击败IE,但在杀死其他浏览器的效率上倒是很优秀的。于是我们应该准备告别自由竞争的市场,迎来寡头的时代?无论选择姓A,姓M,还是姓G,背后总有老大哥的幽灵,微笑着孜孜不倦地把用户的小裤裤都看个透。

嘛,但是因为有Zotero,咱还是可以坚定不移地再坚持Firefox几年的。

题外话,有天去参加图书馆组织的一个Zotero Workshop。主持人大姐开头就讲,“Zotero only works with Firefox.” 然而,在她教大家“Open your firefox”的时候,一位老中大哥便举起手来,“Can I use”……接下来是一堆含混的嘟嘟囔囔。大姐问了半天,终于明白他原来读不来“explorer”这个单词。于是又重复,是在Firefox平台上编写的,只能用Firefox云云。于是大哥居然有些恼怒了,“Why can't I use exp*****?”,“How do this sh*t no use exp*****.”blahblah了半天才平息,讲座得以继续下去。于是真有点疑惑,俺那50多岁只有高中文化也不会英语的爹娘都能接受IE以外的浏览器,这有博士学位还出了国的看上去只有30多的大哥,咋就这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