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30, 2010

Symbian Should Die for Good, Really


I have about 30 podcast feed subscriptions on my N5800 cell phone. Stuff like Scientific American, TED Talks, and classical music. Most of them update weekly or monthly so I have about one hour of stuff to listen to every day.


Today, when I was downloading new podcasts, it said "memory card (mine has 8 GB) full". What surprised me was that, instead of stopping the download, it automatically started to divert the downloads onto the internal flash memory (which it has only approx. 100 MB). In a less than a minute, the internal memory is also full. What surprised me even more was that, after I deleted some of the old downloads, and restarted the podcast app... whoops, all my subscriptions are gone.

I mean, the downloaded large mp3 files are still there on the card, but the list of feeds I had subscribed totally disappeared. Never have I realized that the notoriously crappy Nokia software is really this crap.

Untitled Document IXX


国内从来不缺热点新闻,最近最大的热点大概是浙江卡车事件。窃以为这事儿最后终究会变成一桩无头公案,死无对证,然后被忘掉。上半年富士康N连跳的时候大家愤了一把,几个月后的现在,愤过的小资小清新们,转头都去口水那沾满血汗和正己烷[guardian.co.uk]的iPhone/iPad了吧。所以按下不谈。

这里转头谈谈比较容易说清楚的事儿,就是曲阜教堂[news.ifeng.com]。事件是,有人打算在曲阜孔庙附近修一座大教堂,有人反对,再有人(e.g. 豆瓣的小清新们)反反对。于是,想到约二十年前在波兰发生的一个类似事件[online.wsj.com]中,当时法王若望·保罗二世的应对。感想便是,难怪人家是教宗,这风度,大概是国内一部分网上最喜欢叫嚣的同学们学不来的。

Saturday, December 25, 2010

继续下着暴雪的圣诞前夜


比起去年的这一天,感受到最大的不同是:“Happy holidays”几乎彻底取代了“Merry Christmas”,在米国成为政治正确的节日祝贺语。连下面视频里国际空间站的米国宇航员们,都刻意地说了假日快乐,而不是圣诞快乐。



注意,第三位宇航员不是米国宇航局的职员,而是意呆利人。人家快快乐乐地说出圣诞快乐时就毫无压力。相较之下,纠结于政治正确的米国人们,未免显得有些庸人自扰。

说到宇航员。最近听了“飞蛾扑火”[themoth.org]广播节目的一集,才知道,当年非常有名的电脑游戏制作人,《创世纪》[en.wikipedia.org]系列之父理查德·加洛特,是太空人的儿子。他小时得了近视,去宇航局的眼科看,医生告诉他的是,小伙子,很遗憾,你以后没法成为宇航员了。但后来,他进入电子游戏行业赚了很多钱,于是去做了准分子激光角膜上皮瓣下磨镶术,作为来自民间的旅客,还是飞上了太空。

话说,另一位在民用太空旅行事业中颇重要的人物,是维京银河[virgingalactic.com]公司的总经理乔治·怀特塞兹。没错,他是世界上H影响因子最高的化学家,乔治·怀特塞兹教授[gmwgroup.harvard.edu]的儿子。

嘛,每当看到这些优秀的×二代们的经历,就会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是不是扯淡呢。

Wednesday, December 22, 2010

芝加哥暴风雪之夜


下一次花开明年就能看到,下一次看到哈雷彗星将是在2062年,而下一次冬至日的月全食则是在……2094年?于是为没有提早去租个长焦头懊悔不已。即使是普通的月全食,如果待在某个大陆上,十年也只能见得一两次罢。

尽管在Argonne即使有空气污染也不至于看不到月亮,但是冬至前夜的暴风雪,三四个小时便积了半尺厚。彤云密布的天,一期一会,便以什么都没有看到的形式结束了。

Saturday, December 18, 2010

一个纠结的小游戏


今日晚饭完,本来准备去游泳(明天起学校的游泳池就一直关到一月份鸟)。结果被同事叫住,折腾某服务器和rsync[rsync.samba.org]的各种错误信息。这服务器很烦人:我们的主力机器是一台有8个核,32G内存,千兆以太网和8块硬盘的Linux机架,但由于历史原因,用户账户、邮件服务和Home目录都在一台PowerPC[en.wikipedia.org]架构的老式Mac Pro上。

由于是与众不同的Mac,需要通过与众不同的AppleTalk/AFP协议(似乎这个协议的历史可回溯至1984年,就是那个著名广告的那一年)来挂载主服务器的磁盘。这台Mac上的AFP版本还比最新的低不少,但由于是PowerPC架构,还不能升级版本较新的OSX。诸如用户权限问题啦,HFS和Ext3文件系统的差异问题啦……之类的就直接折腾到了游泳池关门的时间= = 幸好没有Windows机器(Windows上的话,连ssh和rsync这类必需品都很麻烦的说),要不今晚(周五晚上啊)就回不了家了。

于是折腾完垂头丧气地回到电脑前,顺手apt-get upgrade一下,不稳定版的Chrome(用这个版本是因为Linux下Stable版的Chrome看PDF实在是杯具)更了新,New Tab页多出来了新东西……叫做Chrome Apps。第一个东西叫做Entanglement。不知道这个叫做“纠缠态”的东西是什么,就随手点了进去[entanglement.gopherwoodstudios.com]。

这无比中国风的音乐是怎么回事啊。然后就沉迷地打了一个半小时。原来是一个游戏,它的正确译名不应该叫“纠缠”而应该叫“纠结”。游戏的方法就是您在一个六角形棋盘上连接弯弯曲曲的道路,直到触壁为止。总之就是这弯路连结的越扭曲,越纠结,越漫长,您的得分就越高。



真是人生的写照啊。

Friday, December 17, 2010

Untitled Document XVIII


刚才想到的话题。初中有段时间狂热地做平面几何题,虽然以结果论在下的平面几何(乃至整个数学)仍然学得蛮糟糕,但体会到的思维的乐趣,的确很难有其他脑力活动能够企及——大概解决编程算法问题算是一个。

做平面几何证明题时最常见的吃瘪方式,便是在草稿纸上画了一长串,似乎证出来了想要的结论,却在满怀成就感地准备润色一遍时,冷不丁看出一个小小的逻辑漏洞来(最常见的,一是循环论证,二是某个“显然”但其实错误的前提),于是所有的辅助线都要擦掉,全部论证重头再来。几何很难离开直观,然而越直观的东西,往往越容易陷入这种陷阱。所以无数试图证明第五公设[zh.wikipedia.org]的失败尝试,正因为太过直观,总难免在某个很隐蔽的地方用到和它等价的“显然成立”的命题。

尽管形式逻辑可能是人类理性中最可靠的一部分,然,说不定很多自己觉得严丝合缝的解答,实则只算是“自以为”证出来了而已。学数学对日常生活最大的好处,大概不在于“会算账”,而在于这种形式逻辑训练,对判断力的提升。譬如各种鼓动家,或者是有时朋友推荐的文章,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看似气势磅礴,但如果逐句推敲一下,便是说得越多漏洞越多——于是仆就可以哂笑,这人有学过任何数学么,而他的东西就很难令人有兴趣继续接受下去。

于是又想起著名的南京法官“按常理分析”[news.sina.com.cn]的故事。这位法官的一个问题是,自以为很有逻辑地在判决书里说了一大通,其实所谓逻辑根本就经不起推敲。例如,他的“常理”,即大前提,便是乐于助人扶人起来、垫付诊疗费等的行为是不存在的,然后他又用这个来论证,被告不是乐于助人,而是心中有愧。这种循环论证拿到明面上当然说不通,于是他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在判决书里隐去了这个大前提的明确表述,亦即,用修辞来掩盖逻辑漏洞。略搜索了一下,这位法官据说是中文系出身。于是不禁失笑,やはり……吶。

转眼就码了这么多。估计自己作为也比在此批评的这些好不到哪里去便是了。

Saturday, December 11, 2010

自从某同学被宣布得炸药奖之后


咱的GReader里就常跳出来两种一直不断出现的话题。

一种来自国内新闻网站发布的新华社/日人民报通稿:从各种角度论证Konami刘同学如何不应该得到炸药奖,颁奖给Konami同学使中国人民的感情如何受到了伤害,操纵颁奖的西方反华势力的阴谋必然不能得逞,云云。

另一种来自各种苹果相关话题:谷歌如何虚伪地自称开放实则是个control freak,乔教主的新idea如何代表了未来先进消费电子产品的前进方向,Android/Flash等教主不喜欢的东西都是doomed to fail,等等。

嘛,以至于俺每次看到这类苹果话题时,脑中都会浮现出伟大领袖金×日深情的凝望,情何以堪。

话说回来,虽然我不喜欢教主粉丝的某些做派,但教主的很多产品还是不错的。办公室用了一学期的Mac Pro工作站,散热和噪音控制都很好,四个核100% CPU占用率跑个通宵也没有明显的升温。又比如这篇文章介绍的“iOS多任务的繁与简”。如果您用过所谓多任务的诺记智能手机,或是某些Android手机,必须用第三方任务管理器杀掉后台程序才能让电池电量不致消耗太快,就知道水果厂在这个方面做的有多用心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俺也不看好Android作为移动设备操作系统的前景。理由是Linux的硬件支持的电源管理一直都是个悲剧。仆自己的来弄我笔记本,在Windows下装好电源管理驱动,发热很温和,但在Linux下,必须用命令手动override风扇设置,才能让机器不致动辄就能煮鸡蛋——可想而知,电池时间也基本上只有Windows下的一半。这和Macbook在Windows下电池时间也会减半一样,可能不是操作系统的错,而是因为硬件厂商没有提供必要的电源管理方面的硬件驱动程序。这时候,苹果、黑莓、诺基亚这种软硬件结合的“封闭”厂商就有了优势。

反观Android这个基于Linux的“开放”平台之现状呢?Google似乎没多大兴趣去为某个CPU/显示芯片开发硬件驱动程序,或者是优化任务管理减少后台服务的耗电量;反过来手机厂商自己修改的Android,大多也是加一堆花里胡哨的界面和电信运营商的垃圾应用程序,而没有兴趣或技术力量去写更好的硬件驱动程序。所以,至少根据俺看到的评测,从Android出现以来的所有Android手机和平板电脑,其电池使用时间全部(好难得有个能用全称判断的机会啊)都是……杯具。内核用2.6.28也好,2.6.32也好,2.6.35也好,如果不认真地改写一些更底层的东西,Android大概永远都不会在移动设备的操作系统取得领先地位。

题外话,最近传闻索尼要出一款有兼容PSP游戏的Android手机,型号叫做Zeus Z1。这让俺感到这个传闻简直是假的。大家知道,PSP目前能玩D版游戏的最先进的破解系统,叫做Prometheus(据说最近停止开发了)。这预兆着D版游戏的火种,会一直延续下去么?

Monday, December 06, 2010

这两天僕的Google Reader上


跳出了三四百条来自“水木社区 Joke/笑话连篇 保留区”的内容。题目都是“Re: 说说你和你的异性同桌最浪漫的事”。

这个世界真是不缺乏自作多情的人,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