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0, 2010

说明文一篇


火热夏天冷笑话,蛋疼浏览另类体验。

其实本文欲推介的是,近日僕在办公用Firefox上加入的一个扩展,Vimperator。这是一个重口味扩展,顾名思义会将火狐揉捏成类似Vim的界面和操作,以满足经常把两只手都放在键盘上,对Vim系的文本编辑器有所了解(或有兴趣学习),希望以几乎无需鼠标的操作来提高上网工作/娱乐效率的geek同学的需求。故,请勿轻易安装。若不慎安装Vimperator导致浏览器无法使用,请打开安全模式的火狐,卸载/禁用掉它。

虽然Vim基本上是个纯文本界面,但与Lynx等纯文本浏览器不同,拟态成Vim的火狐仍然会正常显示网页中的图片。当然,也有和它兼容性不太好的要素,主要包括框架网页,一部分火狐扩展,以及您用不用Vimperator都最容易导致浏览器死掉的三大神器——Flash,Acrobat和Java(包括Javascript)。遇到这些东西时,您往往不得不把慵懒的右(左)手从键盘上拿开,抓起那令人头疼的鼠标,或者是嚼不死教主最新的Magic Trackpad。

闲话少说。装好Vimperator重启火狐,把两只手都放在键盘上,此时您会发现界面空荡了许多,菜单条、地址栏、工具栏、书签栏都鬼隐了。节约了很多空间是好事,可是,没有地址栏怎么上网呢?请用右手无名指轻敲“o”键,此时浏览器底部会出现

:open
再输入网址,回车。如果您火狐里有历史记录的话,也可以在输入一部分后,按Tab键,它会像火狐的地址栏一样,跳出帮您自动完成的列表。继续按Tab(或Shift+Tab)键,则可以在列表选项间上下移动。例如,我打出了“mail”再按了几下Tab:


这个open命令可不是只能用来开url的。它的行为更像Chrome的那个地址栏:您在“:open”后面输入的网址,它就给您打开;若您输入普通的单词,它会将之放到引擎中搜索。那,如果您要搜索一个看起来像URL的东西怎么办?可以先键入“google”(提示,可以输入“g”再用Tab键自动完成,也可以是其他搜索引擎如wikipedia),再输入您想要搜索的东西即可,例如
:open google www.baidu.com
就会在Google搜索框里放入“www.baidu.com”了。而且,如果您输入
:open google japanese people
再按Tab键,Vim般强大的自动完成功能会转接到Google搜索提示,也会提示您“japanese people eating babies”的说XDD


现代浏览器都支持分栏,那么要在新的一栏中打开其他网页怎么办呢?请按“t”键,底部会出现
:tabopen
再输入想要的网址,回车。于是:


那个“========>”就是网页读取的进度条。

打开了网页想要上下左右拖动,用方向键/PgUp/PgDn么?熟悉Vim的同学就知道,有下列若干常用快捷键供您使用:
j/k:上/下一行;
h/l:左/右一列;
Ctrl + u/Ctrl + d:向上/向下半页;
Ctrl + b/Ctrl + f: 向上/向下一整页,就是PgUp/PgDn啦;
Shift + g:跳到页面底部;
gg:跳到页面顶部。

……请不要吐槽向右的快捷键是L。此外,这些命令前还可以输入数字,例如“1000k”就是向下移动1000行。其他还有一些很常用的浏览操作快捷键:
Ctrl + o:后退;
Ctrl + i:前进;
d:关闭当前网页;
u:重新打开上一个被关闭的页面。

如果您要在几栏网页间切换,火狐有一个快捷键Ctrl + Tab,而Vimperator也额外提供了Ctrl + n(next)和Ctrl + p(previous)两个快捷键。

那么想点击网页上的链接该怎么办呢? 请按“f”键:


此时键入链接上标记的数字就可以进入了。如果按了f又反悔,不想点击链接了怎么办呢?请按Esc键,屏幕底部的“follow hint:”字样就消失了。类似地,如果您误按了o、t或w(“:winopen”,在新窗口中打开),又不想输入网址,也可以按Esc逃出。

您可以注意到,被标上数字的不止是连接,还有文本框,譬如我们如果在上图中键入“9”,就可以在搜索框中输入了:


另一个需要的功能是在网页上寻找文字。和Vim一样,它的快捷键不再是Ctrl + f,而是“/”。按“/”,输入要查找的文字,再回车,您要查找的文字会被高亮显示。而此后按n或Shift + n,可以跳到下一个/上一个匹配处。

注意和Vim一样,这种匹配默认是区分大小写的。如果不想区分大小写,在要搜索的字符串中随意加入一个“\c”即可。

熟悉Vim的同学会发现,这玩意儿同样有各种“模式”。譬如按o(或者输入“:open”)进入的是以冒号开头的“命令模式”;按f进入的是选择链接的“follow hint”模式;选择文本框后底下显示的是“--INSERT--”,乃是插入模式。此外还有选择文字用的“Visual”模式,等等。而进入了一种模式后,总可以按Esc键跳出。

一个有用的模式是按Ctrl + z进入的“pass through”模式,Vimperator引入了这么多快捷键,很多是和Firefox自身或者网页(e.g. Gmail)提供的快捷键冲突的,于是您可以屏蔽Vimperator的快捷键,在Gmail/GReader里按j或k,来选择上一条/下一条讯息了。当然,每次都要Ctrl + z后再“吭哧塞吭哧喂”很不方便,于是请记住比它们更通用的(在DOS自带的编辑器edit.com里就有的)快捷键,复制是Ctrl + Ins,粘贴是Shift + Ins。

最重要的模式,大概是按冒号键进入的“命令模式”了。此时您可以像vim命令行一项输入各种命令,然后按回车键执行,例如:
:open google.com
:bookmarks
:history
:downloads
:addons
:back
:forward
:wqall
:qall!

以上除了最后两条外用途都很明显。而最后两条是用来退出火狐的。若用“:wqall”,意思是记忆当前所有打开的网页(下次启动火狐时自动打开);“:qall!”的话,自然是不记录了。

有时还是会需要Firefox菜单条里的命令,于是请输入
:emenu
然后按Tab键,您会看到自动完成中跳出来:


另一个有用的命令是
:help
于是已经写得大而无当的本介绍,其实只是这条命令的真子集,剩下的供蛋疼的同学自行研究吧。

Monday, July 26, 2010

话说上文有误


才发现,俺前一篇网志里提到的“衬线字体”,其实是来自Debian软件包ttf-arphic-*的“文鼎简报宋”,是台湾文鼎公司贡献给开源社区的。惭愧惭愧。

(以下是碎碎念。)

于是索性把本站的css又改了,把页面宽度改成了900px,之所以选择这个宽度是因为在1920宽的显示器上这正好能塞进半屏宽度。还修正了webkit下的圆角方框效果,去掉了抬头图片,改成了用CSS3做的渐变+阴影效果。不过只能在Chrome/Safari 5或者Firefox 3.6以上才能看到了。

又话说不给钱地盖茨大叔的东西这么多年,最近终于花$5在学校软件店弄了套Office 2010,于是机器上消灭了非法使用的M$软件。 这时候真想为上世纪末办公软件大战中的枯骨们——主要是指的WordPerfectLotus 1-2-3,默哀一下。

再话说和爹娘电话,得知家里电脑出了问题。虽然家里联网(话说网速非常快,用敝校VPN连YouTube看720p毫无压力)才两三年,但如今没有了电脑和网络,爹娘都感到生活十分无聊。请人来修理的结果是,奸商数落了一通这里这里那里那里坏了,然后带走给重装了个系统,收了近100大洋。当然在通胀的今天,100RMB的购买力在渐渐向100日元靠拢,但当年俺念本科时虚掷了多少光阴行善积德无偿替人重装系统啊,好人(为什么要说“好人”呢)没好报果然还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于是估摸着要不寒假带个Mac mini回去吧。可惜现在白键盘和白显示器都难找了。而且因为狗〇的腾讯打死不出Mac版的QQ游戏,还是得装Windows。顺便一提,MacOS下有个开源的rEFIt,可以当成一个定制性不错且带图形界面的boot loader,装了以后基本可以Grub,LoliLilo,NTLDR,BOOTMGR什么的随便折腾而不会伤到MacOS。您如果放狗搜“Install Linux on Mac”,可以搜到一大堆复杂的步骤,但这么麻烦其实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Friday, July 16, 2010

在一台Mac Pro上折腾OSX/Linux双系统中


俺要赞美一下乔教主,当然,并非因为伊今天下午终于宣布了要给iPhone 4受信号问题影响的用户無料供应手机套一枚。而是因为,僕把OSX里的中文字体(非法地?)拷贝进了Linux来。这样做的结果是,Linux下的Chrome,字体渲染效果惊艳,比Windows 7下的Firefox/Chrome强了不少了。

贴截图几张(点击有1024×768分辨率图)。一张是非衬线字体


另一张是衬线字体


本网志的显示效果也很不错


不过嘛,Chrome的字体渲染引擎(这个不会是水果店放在Webkit里的吧?)可能比Firefox好,再加上上图中有些大概字体是通过Debian软件包ttf-mscorefonts-installer安装的,所以股沟和微软也都有功。

在我用的Linux版本(Debian Testing, Xfce 4.6)下,可以直接挂载OSX的HFS+分区:

mount -t hfsplus /dev/sda2 /media/MACOSX
这里面有个小workaround,MacOS的字体放在/Library/Fonts和/System/Library/Fonts之下。但似乎这个hfsplus的支持有点问题,直接把文件拷贝过来得到的都是0字节。不过若先在OSX下把这些字体打到一个zip包里,再从Linux下复制过来解压,就能得到正确的文件了。莫非这其实是一种防盗版措施么?

题外话,当年有人提出Google Reader上自恋的三重境界
第一层:Google Reader 里面有自己的 Blog;
第二层:Google Reader 里面读自己的 Blog;
第三层:Google Reader 里面推荐自己的 Blog。
僕某天想起了这个,于是把GReader里自己的blog退订了,于是世界似乎又清静了一点点。

Friday, July 09, 2010

两种Suki


本月在谷歌阅读器里看到鸟两则纽约时报上的,关于兲朝少数民族的,被读者所“喜欢”的报道。

一则是关于维吾尔人在挪威安炸弹的。


另一则是关于科学家发现藏族人和汉族人基因差别的。


请不要吐槽为什么上面都有勒布朗乱入。

又话说,我们本科时把一些喜欢在走廊里寝室间闲逛的同学称为“乐布朗”,因为他们乐于布朗运动嘛。

Thursday, July 08, 2010

Untitled Document XVII


我意我德WC相继出局后诚彼娘之非悦,于是比起看决赛来,僕更想研究怎么做以章鱼为主料的名菜西班牙海鲜饭,一泄心头之恨。

叵耐放狗一搜,烹制此物倒并非一定要章鱼,而巴仑西亚大米也可以用咱天朝稻米来代替。调色调味最关键最不可或缺的,唯有这一味藏红花。再一搜“Spanish saffron”,我嘞个去,这货在各种购物网站上的平均价格,恐怕得在15-25美刀每克左右。每人份需要三五朵,也是咱命贱,枉生世间四分之一个世纪,这么贵的食材从没碰过。

嘛,足见圣章鱼和大板鸭天命所归,当进决赛!虽说有违孔夫子食不厌精的教训,咱还是山寨一把,用墨西哥特产红辣椒粉paprika代替罢。无论如何,比起义乌那些据说在山寨作坊里造着vuvuzela却从没看过世界杯的(也许正和我同龄的)人们来,有山寨海鲜夹生油煎饭吃,也是一种幸福的说。

Wednesday, July 07, 2010

七月五、六日记


别看这小村子这样荒僻,为庆祝米国国庆,也连着几个晚上放了烟花。该说米国人民太爱国呢,还是太不关注环境污染呢?

每月的第一个星期二早晨,村里要拉响防龙卷风警报。平时只是远远地听到觉得不痛不痒,而今晨警报响起的时候恰好在某个声源附近,不知是不是周围都是高楼形成一个共鸣腔的缘故,那效果真让人想马上找个洞穴躲起来。于是正值抗日战争开始××周年之际就在想,那些在战争中生活的,每天都听得到空袭警报的人们,是多么不容易哪。

在学校设置的大屏幕前看荷兰vs乌拉圭。俺以前颇喜欢荷兰,但这次,因为黑国米,所以黑斯内德,再所以坚决地黑荷兰。看球的人群中有好多穿橙色衣服的,还有几个小印举着来自浙江义乌的vuvuzela在吹,甚是难听。在斯内德吃了一张黄牌后,在心里默默祈愿伊再吃一张缺席决赛,但是没有。而且,最后荷兰跳水队赢了。虽然此乃意料中的结果,还是很忿忿然。恨的力量果然比爱强大。

又看到说Firefox 4出了beta版,于是下载了一个装到与3.6不同的目录里。结果发现由于3.6的那些扩展的作用,地址栏不见了菜单也呼叫不出来,只好卸载。卸载时问要不要清除掉customization,心想这是工具栏布局什么的就删掉吧,结果回头3.6里的扩展也全不见了。于是索性连3.6也删了,只用4 beta。结果基本上所有的扩展都不兼容,比起以前配置firefox的重装风格,如今姑且这么全裸地用着罢。



再为火狐娘一叹:自从Chrome出来以后,它的市占率就没怎么上升过了。媒体一片唱衰声,连周围一些平时往硬盘里塞一堆流氓软件的同学,都学会了说,Chrome比Firefox好用。又看到某篇鼓吹Safari 5的文章,曰,其中提供的reader模式是重大创举,会招来Firefox和Chrome的模仿扩展云云。然而事实是,reader模式早有叫做Readability的扩展来实现它了;而其中的自动翻页功能,更早有在线漫画神器AutoPager代劳。可惜这些都得用户自己去折腾,而像Chrome、Safari这些就会直接做进去。尽管Firefox这种裸狐只提供基本功能,其他都交由扩展去完成的设计哲学,在悉心调教后能得到(愚以为)市面最好的体验,但毕竟out-of-box的体验却差了一大截——这就足以赶走一半以上用户了。再加上插件的质量参差不齐、兼容性问题等扣分因素,在与Chrome、Safari的竞争中处于颓势,简直是一定的。更要命的是,软件市场有点像很多宏观经济学现象,有很多人唱衰它,很可能它就真的衰了。如果以后Firefox衰了,除了变成牛人自己写,又从哪里找折腾起来这么有趣的浏览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