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30, 2010

“未满二十岁”的教师子女什么的


上周末跟俺娘电话,被告知,弊高中出了个高考理科状元(也是弊高中历史上唯一一位高考全省第一),是位补习生,班主任是俺高中化学竞赛老师,打算报贵隔壁,等等。

俺说,虽然报纸上没说,但据俺同学透露,该同学是从贵隔壁饥渴班(错别字是为了防搜索引擎,抱歉)退学回家复读的,并非去年报考交大未果云云。娘亲问道,可是报纸上刘老师说,他还未满二十岁啊,怎么会是补习生呢。俺大笑,娘你糊涂了,你儿子刚上大学的时候也才十八岁呀。

过了几天弊省的猎奇系媒体果然就以狗仔队精神,把这档事儿揭了出来。俺本来想当然地以为,这兄弟本是08级的,大一贪玩退学要一年复读再要一年就变10级了。但新闻里说,他原本是05级的,这太出乎俺意料了。再一读,原来伊是个“教师子女”,上一次考是14岁就上了大学的说。

……呐,为什么看到“教师子女”这个词,就觉得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奇怪了呢?请参考最近新闻,《种子计划培养神童?3岁学生物30岁得诺贝尔奖》。您别说,米国也有过类似的种子计划,最著名的成果是这位

说到高考状元这个话题,当年谷歌拼音涉嫌盗用搜狗拼音词库的时候,记得搜狗词库里有个“指纹”词条,是某位开发者的名字。咱觉得这个名字有趣便略人肉了一下,发现伊是某年某省高考状元,便拿他来教育俺下铺:“你看这个人,你和他都是××省理科状元,在大学不努力学习的话,就只能去搜狗这种公司搞输入法了”。

后来知道当年太狂妄了,搜狐未必是个差公司,中文的计算语言学更是一个很有趣的领域。不过下铺满分弟弟果然很蒸汽,没有辜负俺的谆谆教诲,飞到了不管从东边绕还是从西边绕都要一片大洋加一片大陆那么远的博士屯读博,以包养他当时喜欢的明星刘×菲为目标,仍然在刻苦努力就是了。

Sunday, June 27, 2010

今日看球记


记忆中第一场看的足球直播似乎是97年欧冠小组赛,曼联3:2尤文德尚被红牌罚下齐达内终场前进球难挽狂澜的比赛。这么多年过去,如今僕连“大赛球迷”【1】都算不上了。

一件有趣的事儿是,央视某英迷解说认为:(僕认为表现并不见佳的)鲁尼小胖是亚瑟王,可惜他身边并没有圆桌骑士。水木上有童鞋对此吐槽:虽然不完全符合剧情,但英格兰队里的囧·特里,不就是兰斯洛特么。

另一件有趣的事儿是FIFA官方网站上的highlight录像。一般来说,这些录像会包含进球过程,并换个角度慢镜重放一两次,再加上若干险些得分的镜头。但今天赛后看了一下,德英大战里那个据说过了门线又弹出来,未被裁判算作得分的争议球,在高光中根本未出现;而阿墨之战中,阿根廷第一个球据说越位了一两米,从他们提供的角度上,不容易看出是否越位,而慢镜重放没有了,以庆祝动作取而代之。于是觉得,这些国际体育组织,和国内官僚机构还是挺像的。

另说昨天的米帝被淘汰一役,加纳队加时赛进的那个球,高速运动,左脚,凌空,还被后卫狠狠撞了一下,还能射门成功,这身板儿,这柔韧性,真让咱这东亚病夫佩服死了。


========
注释:
【1】亦即只在大赛时看球的(伪)球迷。

Wednesday, June 23, 2010

人生的一阶导是δ函数


以往俺其实游个四五百就会气喘吁吁必须休息一下,昨天忽然就能颇轻快地不间断游2500米了。正沾沾自喜中,今儿看到温布顿网球公开赛那两位为一盘酣战七个多小时打成59比59尚未决出胜负的神人来,顿觉惭愧。

想起来有个同学去年在blog里如是说(据说是清华某著名海归教导的):

练长跑的人,会 Stick on till the end,因为即使慢一点走下来全程,你的人生还会有一个成绩;而就算跑到终点前200米放弃,就是一场空了。所以要坚持跑步,才能Never, never give up

颇有些道理。不过从俺近年来参加耐力运动的体验看,长跑之类固然大有益于提高精神状态,但在坚持一小段时间后,若不提高强度,就会陷入一种机械重复的心理状态中。然而,许多需要意志力的实际工作中,需要的不是一个动作重复两公里、十公里、四十公里,而是得不断地面对新现象,学习新东西,解决新问题。这两种耐力还是有某些微妙的区别的。

Anyway,去年看到一个文章里,调查了一百万男性,发现他们在十八岁时的心血管系统素质,和之后取得的教育成就是正相关的。尽管对过了俩本命年的俺来说晚了点儿,坚持跑步还是有益的。

Sunday, June 13, 2010

"爱因斯坦大学物理曾只得1分"


即使到了LHC马上就要在两年后撞出黑洞,毁灭地球的2010年,还是会有这样的新闻标题。不过,您如果知道德系学校的评分制度,可能会和我一样觉得,贵校某孙教授近来说的“记者没文化,日人民报的除外”这句话,去掉后半句,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当然我并不想冒犯记者这个职业。仔细想想,前面记者的问题也不在于没文化。2012就快到了,德国的分数和中国的不同这种豆知识,并非学富五车的文化人的专利,只需上网放狗一搜便知。这位记者/编辑大人不去搜,未必是缺乏求知欲(否则就不会去当记者了)。窃度君子之腹,倒是大概预设了“不用学好大学物理也可以当爱因斯坦”这种立场,才会把老爱大学物理的1分作为一件有报道价值的事儿,并且毫不怀疑地往标题里加入了那个“只”字吧。

再往细处说可能就涉及人性常有的不劳而获心态了。大家都晓得老爱会拉小提琴,还熟读康德,读康德可能还和发明相对论颇有关联。于是容易产生这种错觉,只要学了小提琴,读了康德,仰望仰望星空再反思反思内心的道德法则,浪漫地做个文化人,不需要学好物理,咱也能成为爱因斯坦。

可惜残酷的事实是,咱之所以成不了爱因斯坦,最大的差距不在于不会小提琴或没读过康德,而在于数学和物理没他学得好。须知小提琴或康德达到爱因斯坦的程度(而不是小提琴达到米尔斯坦的程度,或康德达到维特根斯坦的程度),需要付出的劳动,可比数学/物理达到他的程度小多了。而即使做老爱,也需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如果大学物理那些力学电磁学什么的没学好,是不大可能折腾出相对论的。

扯回“预设立场”这个问题。想起某文科同学评价年内京城某理工类高校的自杀事件,曰“理工科学校缺乏人文关怀”。伊不说则好,一说马上令俺想起了05年北大的多起自杀,第一起正是某文科院系的同学。看事物预设立场大概很难避免,也未必是坏事。不过判断容易被预设立场干扰而偏颇,不管算是人类大脑进化中产生的bug还是feature,总之是格外值得当心的事儿。因此,窃以为经得起实证检验的假设,即使有时失之“小”,还是比大而无当的理论空谈(尤其是死读书读出来的)更值得赞赏。幸好我们生在伟大的柯尔莫哥洛夫之后,对于实证的方法和逻辑,可是比以前的时代清楚多了。

与以上内容某种程度上相关,据说今年的江苏高考数学招来了一些争议,于是咱们熟悉的某数学竞赛书作者被一群爱起哄的人儿们冠上了“数学帝”这种时髦而没创意的名号,然后著名自由派网媒,闾丘露薇的1510上,还出现了发表这种评论的评论家,让人觉得伊根本没看过试卷或调查过更多考生意见,便相信几个上网发帖的小孩就足以三个代表几十万考生了,其立论方式和发改委找十几个人开听证会纷纷支持汽油涨价如出一辙。嘛,至少有个问题是,大多数会做这些题的同学是不会蛋疼地上网哀嚎的。



看了这题倒真觉得,这四道题不能全部做出来的,肯定是平日工作学习不怎么用数学的同学。刨去要求30分钟内做完3道理科附加大题这种因素,天朝的数学基础教育真像是在向米帝靠拢了。至于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咱只好冷笑了。

Wednesday, June 09, 2010

300


(这是本网志第300篇。继续用配图掩饰内容的苍白无力。



今儿一早,在办公室悠闲地看网上关于第四代iPhone的消息。某全套水果装备的台湾师兄看到了,说,
——你买iPhone 4吧,好让我们都体验一下它怎么样。
——我觉得iPhone 4是挺好的,不过它太贵了,加上data plan的钱,足够买一个XBox 360,一个PS 3再一个Wii了。
——你要这么想,就什么也不用买了。
——再说,比起这八百块钱(注:$199购机费 + $25/月数据费 × 24个月)买个电话,我更想买个新镜头呢。
——那你两个都买,缺钱的话下个月不要吃饭好了。

于是我又看看自己的诺记5800,心想,它虽有各种缺点,可是真有必要换掉么?说是智能手机,装了一大堆(盗版)软件,office啊,录音笔啊,电子词典啊,聊天软件啊,可平时只把它当MP3和GPS用而已。新iPhone大于300ppi的屏幕,看电子书固然好,但俺现在手机里存的那本《纯粹理性批判》,从没看过第三页呢。

接着又看到一个说法,“男人对这些电子产品就像对女人:旧的再好,也想换掉;新的再烂,也想试试”。大笑。

然后想起,不管是iPhone,还是XBox ,还是PS,还是Wii,它们的制造据说都和富士康有关。顿时没了兴致。自己是不是被“美国生活方式”同化得太多了呢?尤其这永不餍足的对新技术新产品的欲望。正是这种纵欲无度的生活方式,造就了天朝的世界工厂,提供了无数就业机会,为城市化做出了巨大贡献呢。

想起年初在国内,坐从魔都来的火车从绵阳到成都。车上坐满了返乡的民工,年轻人居多。一搭话,说是江浙一带,随着房价飞涨,建设项目很多,工人待遇也不错。于是近来出台了各种调控措施后,小资刚需们为满足丈母娘需求而欢欣鼓舞的时候,总在想,不知道这些可能不过与我同龄甚至更小的民工们,他们的生活又会怎样变化呢?

Monday, June 07, 2010

食说七·枸杞




大夏天的想弄个银耳汤莲子喝喝,又想加点儿能提升卖相的东西,于是跑去中国超市找枸杞子。

不知道这东西英语叫什么。超市售货员又不太懂普通话,便在又脏又乱的货架上翻阿翻,终于发现一包“鸭汤炖料”里头有一小包红果果。翻到背面看原料表,里面有个不认识的拉丁词组叫“fructus lycii”。前一个词咱认识,而那一包里只有枸杞子像是果实的样子,那么后面那个所有格就是说“枸杞的果实”了吧。于是不久又看见了一整包的“fructus lycii”,顺利班师。

回来便想,老外不会装13到真用拉丁文名来称呼这玩意儿吧。于是搜这个名字,得到的结论是这玩意儿除了goji这个音译外,还有个挺俗的英文名叫做wolfberry,狼莓。而这个属常见种的学名应该是Lycium barbarumLycium chinense,至于咱吃的是枸杞还是宁夏枸杞,就没能力鉴定了。百度一下倒可以找到些鉴别方法,从泡水里看能否浮起来到切片显微观察,或将浸取液做薄层色谱和标准样比对等等,囧。

说来“狼莓”这个名称据维基上说,可能源于把前人混淆了拉丁文的“lycium”,和“lycos”也就是“狼”,似和“枸”的读音相关。不过此“枸”与“狗”在山海经时代是否相干,俺无从考据。倒是后来东坡诗云“苓龜亦晨吸,杞狗或夜吠”,看这风情当是岭南夷人(两广的同学不要打我)的传说。不过非这么牵强附会的话,英语里倒还有叫做dogberry的东西,是dogwood,也就是山茱萸属植物的果实。Dogwood俺们这里有很多,尤其一种叫做Cornus florida的,四月份会开形状挺奇特的花儿,挺漂亮的。但这“dogwood”据说是转写自“dagwood”,和狗又没有关系了。这东西倒是源远流长,虽说圣经上没说,但传说耶酥爷爷被钉的十字架就是这狗木做成的。



既然有俗名,为什么还要用学名来称呼它呢?俺猜测最初出口这玩意到西方的人,只是随便查了查字典或者问了问植物学人士,“枸杞子怎么说”,得到个“fructus lycii”的答案便直接用上了。PubMed上搜“fructus lycii”,能得到不少结果,全是中国人当作者。再搜“wolfberry”,可以得到更多的结果,虽然大部分仍然是枸杞各种神棍的抗癌抗衰老之类的药效,但好歹也有些非华裔写的文章了。于是,这个拉丁短语,倒成了某种别有风味的中式英语了么?

不过如果这些滋补的疗效是真的,枸杞实在不适合作为一种适合夏天的食品呢。

Sunday, June 06, 2010

吐槽一下新华网吧


记得读到某位在米国爱国爱党的师兄,说,“现在并不常看新浪、网易这些门户网站的新闻频道,而是更多地看新华网。诚然,新华网之类官方媒体的声音是比较‘和谐’,但是也比较严肃。在这里你可以得到很多对分析中国社会真正有益的信息和数据,而这是哗众取宠的门户网站不能提供的。”

于是碰到另一位同学向俺提问,俺就发现了这则6月4日的权威报导。摘抄其导语如下:

新华网合肥6月4日电(记者熊润频)存放着机密文件的保险箱被放入一个特殊装置之后,可以突然消失,并且同一瞬间出现在相距遥远的另一个特定装置中,被人方便地取出。记者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悉,日前,由中国科大和清华大学组成的联合小组在量子态隐形传输技术上取得的新突破,可能使这种以往只能出现在科幻电影中的“超时空穿越”神奇场景变为现实。

于是俺顿感无比脱力,比看《夏日大作战》里笔算解密码的情节还要吐槽不能。据俺的有限经验,负责任的媒体在报道科技新闻的时候,至少记者写完稿后会发给被采访者检查一下,往往能挑出一些科技错误的。权威而有益的新华网在这个时候就“CNN”了。不过还好,记者先生写的导语之后基本全是被采访者的原话或“据介绍”的原文照登,就没什么问题了。

所以说,能把一个既不能用来传物质,也不能用来传信息,暂时只能用作加密手段的量子通信变成了瞬间移动,新华网的大记者这不叫哗众取宠还有什么算哗众取宠呢?不过从对这个感兴趣的非物理专业同学的反映来看。他们多数都只对记者技术不正确的部分有些兴趣,对后面那些技术上没有问题的科学家语就兴趣缺缺了。从这么看,这种哗众取宠至少提高了科技的关注度,我们(伪科学工作者)该高兴还是叹息呢?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不懂的东西就不要发表意见”这种说法,虽然属于粗暴压制言论自由的政治不正确,但用于律己还是有意义的。毕竟发现别人犯这种错误的时候,我们大多数时候不是微妙的笑而不语,就是恶毒地在背后嘲讽一番呀。

又及:据说国内解封了ghs.google.com,欢迎同学测试。

Tuesday, June 01, 2010

试玩FIFA 2010之情何以堪


好像自从大一受了元培名流一班大哥教育,咱就果断抛弃了FIFA系列,转投PES的怀抱。并且还在去年于某同学家二公主上PES 6,创下车轮战连克六人的辉煌战绩。不过到了买了大显示器的今天,又觉得在PSP小屏幕上推实况不爽了,去弄来FIFA 2010玩了玩。居然俺这两年前买的笔记本,只要关掉3D grass,在分辨率1920×1200下跑起来还是毫无压力(其实开着也只是特写回放时比较迟滞而已)。

六年不见,FIFA系列显然在和PES的互相抄袭中变化了不少。键盘操作和04完全不一样了,于是咱只好找了个手柄玩。最大的感受是前作球员有效控制面积太大的情况有所改善,大家看看真实的足球赛录像再看看各种足球游戏,就会发现足球游戏里球员的体积都很大,能控制很夸张的一块面积。譬如发禁区前的任意球,真实比赛中人墙常常得六七人才能达到足够的宽度,但游戏里四个人就可以堵得很严实了。虽然本作仍然有这种问题,但比前作好不少,更接近真实比赛了。

想想看以前world class难度基本打不过电脑,就从amateur开始。打了几局,觉得虽然进攻防守都不难,但稍不集中注意力很容易被电脑混水摸鱼,比较无聊。索性直接换成比world class还高的(FIFA 04时还木有的)legendary难度开打。

结果……发现在这个难度下虽然进攻难度变大(主要是前锋带球总是被后卫追上),但防守比amateur容易多了。原因是,虽然电脑带球能力变强了,传球频率也高了些,但经常乱带乱传,结果被同样具有legendary人工智能的后卫和守门员断掉的频率,反而增加得更多。于是几局尝试下来,除了俺偶尔送点球,电脑基本上没有射门的机会,绝大多数比赛以0:0告终= =

于是基本可以判定,这作的AI设计是比较失败的。话说游戏的AI大概是计算机科学的老问题了。像上个世纪初微软那么牛×烘烘,投资拯救濒临破产的苹果的时候,他们的《帝国时代》最大的特点仍是极其弱智的人工智能,乃至把一个兵从地图一边拖到另一边都经常卡死。Blizzard游戏的人工智能算是不错的,但魔兽III里,也只好用采矿速度加倍这种方法,来实现“最高难度”……看FIFA 2010,电脑动作频率比前作上升了不少,看来程序员们应该多写了不少代码,但结果只是起了反效果…………于是这类游戏果然还是只能找人一起玩么?

于是恰好PS2模拟器PCSX2出了新版本,于是热爱单机游戏,从未打过网游的俺,应该去GameStop弄来很便宜的二手FF X-2和FF XII来消夏么……

话说进入六月初,再贴个虽然略old但颇应景动画片,亮点在7:52处,敬请耐心缓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