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9, 2010

转载友人xiaonei日志一则


有删节。请勿转载分享

XXX可以说为人十分可恶,但念在结肠癌术后,所以对其各种无理要求也尽量容忍。

XXX也是结肠癌术后,多发转移伴大量腹水的。来了以后做了很多检查,确诊以后,却发现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有等,等k-ras的结果,等着爱必妥来救命。

今天下午,XXX把我拉到病房,问我检查的结果,化疗的方案和费用,问我她还能活多久,说着说着就开始抹眼泪了。……大概算了算每种方案的费用和改善预后的可能性。其实,我们总是可以为他们做得更多。一直以为这个病人经济条件还不错,但几十万对她来说也是个挺大的负担。

昨天上午她不在病房里了,赶紧打电话叫回来。下午看到她一个人披着那条大披肩站在走廊尽头的窗台边时,才开始后怕起来,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医院的窗户没有防护栏的。。。表面越要强的人内心往往越脆弱,51人少,更要看住了才行呢。

……k-ras结果出来了,不是个好消息。传达坏消息,我想我还是没有办法独立实践。……到疾病进展到只能姑息的时候,我们能做的,更多的只是安慰。

后面有条评论:
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同情心了,吃过病人的当,就再也不想把他们当亲人。因为他们从来不把我们当亲人。

说到医疗花费,一两月前在NYT上看到一个数据,说是美国平均每对夫妇在退休后到去世前,花掉的医疗费是1.9×105美元。这个数字让俺吃了一惊:以米国叫次救护车就可以让个穷学生破产的医疗费用,这个金额太少了。从另一个角度说,09年米国的家庭收入中位数大概在$50000,假设20%用来交税,剩下的一半攒起来——也要10年才能攒够退休后到死前治病的钱,的确不是个小数目。

又在Nature的podcast里听到,如今在很多发达国家,人类的预期寿命以大概每四到五年增加一岁的速度稳定增长。以此趋势,到下个世纪,(至少在这些高寿国家)多数本世纪出生的人,即所谓“00后”,都可以活着在下个世纪度过他们的百岁生日。为了适应这种人口老龄化的趋势,说不定以后大家会每周工作4天,而把退休年龄改为75岁……想想,这种未来还真有点魔幻现实主义的意味了。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