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5, 2010

Untitled Document XIII


总之又大地震了,这次是青海。两年前尽管隔了三千里,却毫无疑义地觉得是身边的事儿。可是,不久前的旱灾也好,如今的地震也好,虽然离家里也很近,然而一隔上半个地球,就只剩了一种开口都无从说起的,“别人的事儿”般的遥远。连再次出现的豆腐渣工程传闻,也无法感到意外了。关于灾难也只好说,愿生者得到救济;若有死后的世界,则愿逝者在其中和平安乐。

反正似乎也做不了什么(除了等发工资后进行一点表达心意大于实际作用的捐助什么的)。荒村久居,感知大约只剩下融掉的雪,落地的雨,渐次伸展的叶,开了又谢的花——不变的自然,进化着的自然,年复一年地轮回。即使有发达的资讯也觉得,在和“外面”那个飞速展开,日渐疯狂的时代,慢慢脱节。

吶,其实暂时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权当人生中难得一段和平时光罢了。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