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9, 2010

转载友人xiaonei日志一则


有删节。请勿转载分享

XXX可以说为人十分可恶,但念在结肠癌术后,所以对其各种无理要求也尽量容忍。

XXX也是结肠癌术后,多发转移伴大量腹水的。来了以后做了很多检查,确诊以后,却发现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有等,等k-ras的结果,等着爱必妥来救命。

今天下午,XXX把我拉到病房,问我检查的结果,化疗的方案和费用,问我她还能活多久,说着说着就开始抹眼泪了。……大概算了算每种方案的费用和改善预后的可能性。其实,我们总是可以为他们做得更多。一直以为这个病人经济条件还不错,但几十万对她来说也是个挺大的负担。

昨天上午她不在病房里了,赶紧打电话叫回来。下午看到她一个人披着那条大披肩站在走廊尽头的窗台边时,才开始后怕起来,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医院的窗户没有防护栏的。。。表面越要强的人内心往往越脆弱,51人少,更要看住了才行呢。

……k-ras结果出来了,不是个好消息。传达坏消息,我想我还是没有办法独立实践。……到疾病进展到只能姑息的时候,我们能做的,更多的只是安慰。

后面有条评论:
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同情心了,吃过病人的当,就再也不想把他们当亲人。因为他们从来不把我们当亲人。

说到医疗花费,一两月前在NYT上看到一个数据,说是美国平均每对夫妇在退休后到去世前,花掉的医疗费是1.9×105美元。这个数字让俺吃了一惊:以米国叫次救护车就可以让个穷学生破产的医疗费用,这个金额太少了。从另一个角度说,09年米国的家庭收入中位数大概在$50000,假设20%用来交税,剩下的一半攒起来——也要10年才能攒够退休后到死前治病的钱,的确不是个小数目。

又在Nature的podcast里听到,如今在很多发达国家,人类的预期寿命以大概每四到五年增加一岁的速度稳定增长。以此趋势,到下个世纪,(至少在这些高寿国家)多数本世纪出生的人,即所谓“00后”,都可以活着在下个世纪度过他们的百岁生日。为了适应这种人口老龄化的趋势,说不定以后大家会每周工作4天,而把退休年龄改为75岁……想想,这种未来还真有点魔幻现实主义的意味了。

Saturday, April 24, 2010

(以前的)中文维基上老将小将的区别与联系


对不了解背景知识的同学做个说明:在海外华人论坛上,“老将”和“小将”,分别指大家俗称的七美分党和五毛党,或曰,右愤和左愤。

可惜原条目已被修改。

注:老将与小将的分歧主要集中在是否应在中国使用激进是改革方式(小将反对而老将支持)。在其他问题上双方的意见往往惊人的一致。

例如双方都极端反对由发帖获得经济利益的行为,并相当迷信的认为这种行为和全家突然同时发生某种意外不幸事件有着必然和直接的联系。另外,这两种人群都支持本族群内部部分id潜入对方阵营的行为,而这种勇于自我牺牲的id常谦逊的自称为中将。

最值得强调的是,这两种物种对民主共同的、狂热式的、无条件的支持和渴望是这两种个群落显著的区别与其它生物体的最明显标志。但是,非常不幸,双方对民主理解上的一个及其微小差异导致了他们彼此之间的极度仇恨与厌恶。

对于民主的核心,老将中的相当一部坚持认为:伟大光荣正确的米国的认可与支持与否是检验民主真伪的唯一标准。他们极度推崇新加坡、沙特阿拉伯、墨西哥、阿富汗、特别是印度等高度发达国家的成功民主范例。

与之不同,小将中的相当一部则认为中国应坚持自主创新式的民主,反对买办采购与引进国外成熟的民主制度。他们往往对中国发展最快的时期(1966-1976)所采用的、最广泛的、最深刻的民主制度及其附带的经济制度带有无限的的怀念和眷恋。

Sunday, April 18, 2010

嘘だ!


今儿个一早上xiaonei,发现若干高中同学转帖一则新闻:弊高中要和在媒体上打了N多年广告战的某“兄弟学校”,以及另一所已经被并的规模较小的学校合并了。在下高中毕业那年升任市教育局长的前校长,要成为呢个学校的总校长,以及“市教育投资发展公司董事长”。同时他还是北川中学的校长。

虽然在下不反对教育产业化,但这还真是个疯狂的时代呐……加起来大概有八千学生的高中。嘛不过我国人口出生数好像在87年就达到了顶点,再加上08年地震的影响(虽然弊高中受害不多,但震区很多地方都算是生源地),以及富二代出国留学年龄纷纷提前等因素,高中的入学人数也会慢慢降下来吧。那么并校集中资源,也算是未雨绸缪?


顺便又在想,传说中2亿投资修建的新北川中学,在弊市的教育产业中又会是个什么地位呢?

ps: 这个题目是因为昨晚看了《刀语》第四话,中原麻衣的黑化太美了,于是就把她这句切题的著名台词放上来了……

Update: 果然是骗人的。据同学指出,其实只是三校联合开办所谓“实验学校”而已。

Friday, April 16, 2010

今晚来的是约夏·贝尔


通常办公楼对面的千人小礼堂只有在交响乐的时候才坐得满,不过今天一架钢琴一把小提琴就满座了。每当这种时候,高素质的大学音乐厅里就充满了咳嗽声、呼噜声和娃娃的哭闹声。

曲目有莫扎特,贝多芬,拉威尔,柴可夫斯基,最后是一首萨拉萨蒂的炫技曲。贝大叔穿了件看上去既不正式又不合身的,看起来活像唐装的水蓝色衬衫,长长的衣襟随着他前后摇摆也飘呀飘。拉小提琴果然是累人的事,一点都不气定神闲,于是乐章间观众不合时宜的鼓掌时,他就趁机掏出块白布擦擦汗。

不过贝大叔的功力没得说,不但炫技段落毫无滞涩,整场更一直保持着绵延不绝的歌唱性,饶是老贝的Op 30 No 2也如此,戏剧性反而不那么突出了。又如几个长音的渐强渐弱,运弓分句什么的,处理得很细腻,但又没有像有些作品那样纠结于细节牺牲了整体的平滑流畅。琴本身的音色也很亮,一查,原来这枚斯特拉迪瓦里的前任主人,是胡贝尔曼呢。

可惜在下虽然觉得小莫老贝什么都很好,但还是听不来印象派,虽然拉威尔也有几个有亮点的片段,大多时候还是感觉波长不合。

正式曲目结束,加演之前,小提琴家说要把加演的曲目献给一位亡友。说的是以前敝校的一位钢琴教师,他读书时的朋友,也是钢琴小提琴二重奏的搭档,十多年前与他一同在西班牙演出时不幸去世,得年仅三十余。然后缓缓开始的是同样只活了三十多岁的肖邦所作,生前未发表的一首升C小调夜曲,改编成了小提琴钢琴二重奏。嘛,他不说的话,我们台下的人,听着台上琴音如泣如诉,也不会想到这后面的故事吧。

Thursday, April 15, 2010

Untitled Document XIII


总之又大地震了,这次是青海。两年前尽管隔了三千里,却毫无疑义地觉得是身边的事儿。可是,不久前的旱灾也好,如今的地震也好,虽然离家里也很近,然而一隔上半个地球,就只剩了一种开口都无从说起的,“别人的事儿”般的遥远。连再次出现的豆腐渣工程传闻,也无法感到意外了。关于灾难也只好说,愿生者得到救济;若有死后的世界,则愿逝者在其中和平安乐。

反正似乎也做不了什么(除了等发工资后进行一点表达心意大于实际作用的捐助什么的)。荒村久居,感知大约只剩下融掉的雪,落地的雨,渐次伸展的叶,开了又谢的花——不变的自然,进化着的自然,年复一年地轮回。即使有发达的资讯也觉得,在和“外面”那个飞速展开,日渐疯狂的时代,慢慢脱节。

吶,其实暂时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权当人生中难得一段和平时光罢了。

Sunday, April 11, 2010

昨晚敝村郎朗的音乐会


如您所想,按伊的风格自然又是协奏曲。指挥是与之搭档无数的Eschenbach,管弦是德国某个据说由27岁以下年轻演奏家中的精英(大概有一小半是韩国人)组成的,半教育性质的乐团(这三者的组合正在米洲巡演中)。

于是钢琴家上场,皮鞋擦得晃眼地亮。这才发现比起往常看到的照片/电视画面中那么圆胖的脸,似乎瘦了不少,发型还做得很那啥,让在下在某一瞬间想起了郭敬明。不过弹琴的时候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夸张,至少著名的前后大幅摆动和45度角仰望什么的,虽有,也仅是偶尔为之。倒是手上的小动作很多,跟着乐队打拍子,有时候模仿指挥动作挥来挥去,或是像太极拳/气功那样扭来扭去的场面很不少——总之是略有些过分但不算很过分。

不过他莫扎特十七号协奏曲倒演得没得说的,弹奏轻松爽利,也没有过分炫技。必须说,这是俺在敝校这个音乐厅里听的钢琴中,最大珠小珠落玉盘的一场,以前本以为这里只能听到拖泥带水的琴声的。不知道是以前座位不好,还是调琴师额外下了功夫(说到这里就想到北大大讲堂传说中那架杯具的Steinway),还是踏板使问题,还是钢琴家的触键如此干净利落,还是他干脆像很多有怪癖的名家那样自带了钢琴,总之这回音色清脆的令人吃惊了。

管弦乐倒有些那啥,尤其是某几个似乎特别受宠,每曲结束都被指挥叫起来单独接受鼓掌的长笛和双簧管,在表演中似乎卖力过分了——那时不时嘹亮盖过钢琴的声音是怎么回事啊。一些需要多个声部间衔接“对唱”的段落也显得衔接失当,配合生疏啊配合生疏。

于是节目结束的时候,钢琴家站起来,夸张地向各位观众挥手致意。观众们似乎也不适应这种表演欲,鼓掌之余开始啧啧议论起来。嘛,俺倒是在真看过郎朗的现场前,听了过多关于他过于flamboyant(我洋泾浜了= =)的评论,于是反而觉得,反正是表演艺术嘛,表演欲强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的。如果说他这种轻快风格只适合莫扎特不适合贝多芬,那就一直弹莫扎特好了。

另:节目单中印了一段来自他网站的介绍。里面提到,在2008年有50亿人收看了他在奥运会开幕式上的表演,以及在他的影响下,有4千万中国少儿在学钢琴。这个数据忒夸张了。俺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能看到电视的人是少数人,看来信息传播技术的进步普及,速度和广度都比我想象的都要大呢。

Saturday, April 10, 2010

《笑傲江湖》与笔记本电脑市场


某日,受一个网帖(现已找不到链接)启发,觉得一些笔记本电脑厂商,居然颇可以与《笑傲江湖》里的门派类比。金老威武,上世纪七十年代就未卜先知,于是请容在下组织组织语言,蛋疼地解说一下。

1. 日月教:当然是苹果。

有人称他们是神教,有人称他们是魔教。作为最具宗教性质的挨踢公司,无论江湖地位还是行事风格都颇为相似。另外,嚼不死大爷的生父是叙利亚人,这也很有魔教色彩。

嘛,嚼不死大爷在许多年前就开始被人称做教主了,而现在鼓吹他要“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教众也不少。虽然从个人感情上来说,在下很想把他比作东方不败,但客观地讲,他非常非常像任我行。不管是先被东方不败赶走再卷土重来夺回位子,还是刚愎自用的性格,还是到处吸收借鉴为我所用的吸星大法……可惜教主那位叫Lisa的私生女,大概是无法被比作(比明日香更早的)傲娇始祖圣姑sama的。

2. 中岳嵩山:戴尔。

本科时,老板曾经在组会上描述过,当年在德州奥斯汀分校的迈克尔·戴尔,如何挨家挨户,敲门推销“很便宜,保证质量”的戴尔兼容机。嘛,戴尔大概算是,在PC市场搞用户自定义配置的直销模式,以及打参与价格战的始祖吧。

嵩山派基本也一样,没有特别nb的高手,采取的是在有一定质量的基础上,靠数量取胜的“群狼战术”,而且做起来毫不隐讳,所以也基本上保持了低端品牌的形象。戴尔也一度取得极大成功,有最高的市场份额。不过尽管嵩山派在五岳剑派中气焰炙天,在三十四回却被岳不群抢去了盟主。关于这一出,请看下段分解。

3. 西岳华山:惠普。

比起戴尔的“真小人”,惠普自然是当之无愧的“伪君子”。和戴尔差不多的产品水准(嘛,本科四年,周围同学电脑送修案例听说最多的,大概就是惠普了),但在当年扭扭捏捏地陪戴尔打起价格战之前,可是保持了相当高端的价格和品牌形象。

于是到了小资们都有钱,纷纷开始花钱装13的时代,靠着显示屏后背上花花绿绿的图案,惠普成了如今的笔记本电脑市场份额第一。而如今,第一个跳出来抄袭iPad的idea,打算搞一个iSlate,也有点岳不群组织一众弟子学习魔教十长老刻在山洞里的招式的味道。不过无论是岳不群还是左冷禅,在魔教面前大概都是渣,就算自宫练了辟邪剑法也没用。

4. 北岳恒山:索尼。

索尼,可能换成别的日系厂牌也行……不过以S家最为突出。恒山是尼姑门派,而索尼的产品设计也很女性向,于是看到用索尼本儿的除了泥轰人,基本上就是女生。倒是在上网本这个名词流行起来之前,颇见过几个大老爷们儿拿着大小只有七到十英寸的,价格不菲的索尼小本儿,晃来晃去。

当然后来令狐冲当了掌门,还招了一堆田伯光、桃谷六仙之流入门。呢个喺金老在恶搞……暂时还没想起来能找到啥可类比的。

5. 南岳衡山:来弄我。

说是来弄我,其实主要指ThinkPad。故事一开头的事件在衡山周围展开,加上刘正风出场很有气势的样子,让人感觉这家貌似将要扮演重要角色,IBM时代的威仪犹存。不过刘正风显然好虎斗不过群狼,被左冷禅办掉了。而就全篇故事整体看来,衡山派/来弄我也就是个打酱油的角色。就像他家如今的产品,尽管设计制造也算精良,但就俺的观察,在米国基本就只有中国人、印度人、日本人和炸药奖得主在用,哪个都不是大众群体。您说这是笑傲江湖般曲高和寡也罢,还是连岳灵珊都打不过莫大一样外强中干也罢,总之,就是很显眼的龙套罢了。

6. 东岳泰山:宏碁、华硕、微星等台系厂商。

嗯,宏碁、华硕等台湾厂牌,他们也在蛋糕里分了很大一块,不过和故事中的泰山派一样,是比龙套更龙套,基本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角色。泰山派似乎除了不停地闹内讧,就没啥值得一提的事件了,就跟台湾品牌间产品高度同质化,只能不停地打价格战一样——话说,他们的出货量大,上网本这种产品功不可没吧。

7. 少林武当:英特尔和英伟达。

所谓天下武功出少林,而且,少林似乎和以上派别并没有直接竞争的意思,而是多半扮演调停者和幕后黑手的角色,于是最适合的莫过于伟大的Intel了。而武当虽然地位貌似稍逊少林(张三丰毕竟是从少林叛出的嘛),也扮演的是类似的角色,于是现在大搞CUDA的Nvidia,算是不错的比喻咯。

嗯,大概就这么多,可惜还有三星、LG等韩系厂商,微软、Google等虽然不造硬件但起重要作用的玩家,神舟这种有天朝特色的厂家,以及外包血汗工厂里的民工们,没能给放个合适的位置——总不能比作青城派,甚或巨鲸帮什么的嘛。

Monday, April 05, 2010

手机照一枚




于敝校某faculty/staff用停车场。

Sunday, April 04, 2010

所谓“四好学生”及其他


本来大好的三月春光,应该在这里发发春的,到了却还是忙得没时间——即使有时间写,以在下现在的中文水平,倘若认真花上六七个小时憋出千字长文,真不如去看Google Reader或是动画片的好。于是记些写起来不费脑子不费时间的小事儿充数,免得将这厢荒掉罢。

1.
寒假中在北京见到在高能所读研究生的阿社,冲壳子中他说,他们那儿有位院士,认为(高能实验物理的)优秀研究生,应当具备“四好”的素质,即:

“物理好”;(据解释,未必是指门门专业课优秀,倒是以前某老师同样强调过的,对物理图像物理模型要理解透彻。)
“统计好”;
“电脑好”;(当然,是指计算机应用水平而不是购买的计算机的配置。)
“英语好”。

窃以为这个说法很中肯。且,如果把“物理好”换成更一般的“对××图像、××模型理解透彻”的话,也可以延伸到许多其他自然科学(但是不是自然科学的数学和算是自然科学的理论物理不在此列),乃至工程类学科。至于社会科学……大概也可以吧?我又想起亨廷顿在著作中乱用数学,被反对他的自由派数学家们抓住把柄,使他无法入选米国NAS的故事了。

可惜研究僧读到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是这四项都不好了。

2.
阿社还给我展示了一本书,扉页上有2008年物理炸药奖得主之一益川敏英的签字,说是他的同学去参加益川在帝都的讲座得到的。

不过他的签字既不是假名也不是汉字,更不是英文。而是工工整整的一排希腊字母:“Φιλοσοφία”(会读希腊字母的同学自然能猜出这是什么)。底下署名不是很清晰,大概是“T. Γκαωα”。

不少同学都知道泥轰人喜欢秀外语,尤其是欧洲的小语种。咱初中就领教过《最终幻想VIII》的拉丁语开场动画了,这厢又见识了一回。

3.
给家里打电话。俺爹问,“那个电脑怎么自己跳小窗口出来啊”。

话说当初俺捯饬家里电脑时还是挺用心的。当年临出国前,虽然用的是D版操作系统,但好歹装了IE7(那时还木有IE8),找了个不容易被微软WGA发现的号,开着自动更新,装了免费的杀毒软件,还装了个360。它屹立不倒挺过了一次次黑屏风潮,直到去年春夏之交(喂喂),xp娘才终于黑化掉。但是中间俺爹就在电话中不断提及弹出奇怪的窗口等事件。而终于有一天,他说用密码登不进去给他注册的网易邮箱了。

俺爹娘叫一位相熟的阿姨来给看过,于是她在寒假回家时教育俺,“看嘛,那个自动更新不能打开,打开了就要黑”——所以我认为,微软的为IE6送葬的目标,近几年内是不可能实现的呢。再仔细一看,这一年中,熟人来帮他们装了炒股软件,大概遇到了障碍,把杀毒软件给卸了。而360安全卫士完全就变成了一个流氓软件,在电脑里放了一堆诸如360浏览器之类的垃圾。于是俺无语,索性重新搞了个正二八经的正版xp装上,还有IE8和微软为正版win免费提供的Security Essentials……显然这一切还是没有起作用。于是俺觉得真得认真考虑,趁暑假有买Macbook送iPod的时候给他们买个带回去得了。好歹在兲朝的环境中,大概不容易中毒。用起来大概也不会太复杂(虽然俺觉得对用惯Windows的用户而言,MacOS的学习成本可能比GNOME或KDE还高的说。)

然而最大的问题是,俺家电脑最大的应用不是上网,不是炒股,也不是俺爹玩Google Earth,而是俺娘打QQ麻将。而无论是QQ还是联众,似乎都没有打算推出Mac版客户端的意思——说来也是,您想在兲朝,用Mac的人群和玩qq麻将的人群,会有交集么?

ps,既然如今翻墙形势有了很大变化,以前(指俺出国前掌握的)各种翻墙方法大部分已经失效,便重新启用本网志的自主域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