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8, 2009

关于感恩节前发生在鄙宅附近的车祸


当时我正从那条I-74上乘车奔向芝加哥,后来收到了CSSA的群邮,看了新闻视频(本体前有广告,抱歉)。回到家看看mitbbs汽车版(虽然不喜欢那个bbs,但这类信息版还是得看看的)上相关讨论,已然变成了日车粉,日车黑,物理男,老司机和文科生等等的混战帖——大概海外华人心理扭曲压抑的多,火气大,爱走极端,随便什么事情都能战起来。

放下这些不题,一个经验教训是:一个开着凯迪拉克的27岁男子,可能是小开,年轻有为的钻石王老五-to-be什么的;也可能是刚从号子里假释出来,用被吊销的执照开车,吸食可卡因的——混蛋。这点,大概是指望靠好车(或者其他奢侈品)来泡女人的猥琐男们,以及因为一辆好车etc就被泡的猥琐女们,忽略掉的问题。

附一则相关笑话。某次在Gtalk上和某T同学讨论到wsn中的极品——二手3系宝马男相关问题。以下是聊天内容,有删改。

我:某H校师兄,成天在某sns上秀他的D700+奥迪+pp女友。
T:成功人士啊!
我:对啊。
T:靠,激励了,努力工作。到时候买二手D3,买N手别摸我,再找个人装作自己搞gay,全方位压倒他。

博士屯遭遇美式幽默一则


Thanksgiving(aka. "Sexgiving") Day,我,某同学,某同学的ppmm同学,在H校南面的Harvard Square上晃。

经过某个角落,那里坐着俩精神抖擞的白种年轻男子,前面摆块儿硬纸板,写着大概是缺钱,饥饿,需要帮助之类。不知这是恶作剧,还是真是小孩儿出来玩儿把钱花光回不去啥的。

于是俺们经过那里时,其中一个突然眼睛一亮,对着ppmm大喊Hey, you're really cute! You should ditch these guys and go out with us!

附无关照片一枚,哈佛燕京图书馆旁边的免费报纸发放箱。


最后总结一点教训,在米国人过节都宅在家里这种“文化氛围”下,去叨扰有家室的同学真的不好,真的……

Monday, November 23, 2009

转图一枚以自勉



原创者不详。

话说感恩节假期的第二天,居然一口气看了八话(也就是目前全部有字幕的)超电磁炮。话说什么时候连这类恶意卖萌百合片儿都能这么乐呵呵地看上小半天了,看点儿fà国/意呆利/泥轰国文艺片儿也比这个有益身心健康呀……亟需脱宅亟需脱宅。

虽说最近还是,每天去gym,隔日跑万米,还买了双据说适合400-10000m的Mizuno Osaka 4,但实践证明,这鞋以我的水准穿起来跑步还没更便宜的New Balance rx505舒服(显然是没有财力和精力研究更高档的运动鞋的),而且,坚持锻炼和宅不宅其实是没太大关系的(虽说某牛人同学对长跑的作用有着相反的意见)。

又话说后天上午去NY,刚好大后天yp04一票同学在附近NJ聚会,恰好赶上,幸甚。

Sunday, November 22, 2009

某折腾的Firefox……



【俺の装了32个扩展的ff最大化后截图,请点击看无损1440×900真相】

怎么样,伪geek(あれ,为什么这个词读起来是“饥渴”呢)精神的体现吧?

嗯,本文主旨是,挑几个(并不太常用的)扩展推介一下。以下按字母顺序排列。

Auto Context. 在选中文本时自动弹出菜单(也可以选择不弹出,而是在右键菜单中增加内容)。包括复制为纯文本,作为URL在新窗口打开,用搜索引擎搜索等功能。

Coolpreviews. 我用它的主要是为了在用google image时,指向缩略图就自动弹出大图。它还有些其它功能,但我觉得用途不大。

Download Manager Tweak. 小小地改善下载管理器的界面,比如增加删除文件的按钮等。

FaviconizeTab. 如图中所示,可以用简单的操作(e.g. 双击),把一个tab缩小为只有图标。

Flagfox. 显示网站ip的工具。

Fission. 把地址栏变成进度条,仿Safari风格。

Hide Caption Titlebar Plus. 窗口最大化时隐藏标题栏。可惜和Windows 7的拖拽功能配合的不好。

Locationbar2. 在地址栏里可以分段选择网页。譬如当前地址为http://www.***.com/abc/def/ghi/jkl/时,点击域名就进入www.***.com,点击abc就进入www.***.com/abc,点击def就进入www.***.com/abc/def/,等等。

Personal Menu. 可以像IE7那样隐藏菜单栏(按alt键重现),像Chrome那样把菜单塞到一个按钮里。还可以重定义书签和历史按钮的操作,例如我的书签按钮是左击打开菜单,右击打开侧边栏,中键打开“整理书签”窗口,等等。

Yet Another Smooth Scrolling. 滚轮体验改善用具。简单地说就是提供类似iPhone之“inertial scrolling”的爽快的滚轮体验。提供红绿蓝三种默认设置,推荐使用绿色的。

Monday, November 16, 2009

关于一个不完全归纳


或者,引用老板教育我的话说:“I don't like the word 'assume'. What we do is hypothesis-testing.”

事情是这样的,话说一或两个月以前,仆和tocho同学在gtalk上,就怎样才能“作为第一作者在国际顶级科学研究期刊《Science》上发表论文”,进行了严肃的讨论。我们交流了关于身边各种样本的先进事迹(i.e. 八卦),并加以认真学习总结,最后只有一个一致结论:要发Science一作,幸福美满的家庭生活是必要(虽然未必充分)条件。虽然我们的考察中只有N = 3,但显然某同学对这次探讨有着相当的置信水平,于是正在努力地以实际行动向着——用当地方言说,叫做“成功人士”——的方向,迈进。

不过最近我们的样本数又增加了1,就是那最近爆出的留美博后流落街头(该链接请用IE访问)事件及其内幕。您瞧,人家有(至少看起来)幸福的家庭生活,并且发了一作Science。虽然最后弄成了这个狼狈样子,可我们也没说发了一作Science就一定会成为成功人士呀。倒是,那位连“postdog不是学位”都不知道的主播,用刻薄的语气告诉我们,您既然出来混,混成成功人士那是应该,如果不留神没混成的话,无论是陈省身大学杨振宁大学还是丁肇中大学,都会成为羞辱您的谈资的。

Friday, November 13, 2009

关于Hate Speech/Crime,及其他


误收三条短信,兹录于此。有修改。

第一条:“F**king jews.”

第二条:“You're the reason why people hate the jews.”

第三条:“Just kidding, wrong number.”

果然,每到经济危机时反犹主义就会抬头么。

又及,若干日前收到罪案通报,说是,有人在某厕所门背后涂鸦扬言,要在下周一在电子系楼里杀害亚裔人。接着下面有人“回帖”,说那我就去杀白人,云云。好事者举报后,本地警局领导表示了对此事的高度重视,延请FBI进行调查。

通报里警官又进一步警告道,这种赤果果的hate行径,可是严重违反了学生守则,会受纪律处分的。

附video一枚,海涅的“罗蕾莱之歌”。据说因为谱曲后流传太广,希特勒时期无法禁止,只得“佚名”为作者,任其继续传唱。似乎蔡琴唱过这首歌的中文版……然则视听资料却不太好找了。

除了这个民歌版外,另有李斯特谱曲的版本

Tuesday, November 03, 2009

【雷物慎入】睡前余暇消遣一则


温馨提示:以下著名获奖国产动画片视/音频,不含任何R或PG13内容。但,在像广电总局,文化部和新闻出版总署一般审核一遍后,和他们一样伟大光荣正确的某,还是毫不犹豫地将之划分为鸟“鬼畜”一类。原因是观赏后,不但精神上,甚至肉体上,都可能遭受相当程度底摧残……bottom line就是,自觉心理素质欠佳的童鞋,敬请飘过。


视频源地址

虽然看到了还是不太相信,他们真的打算(或者应该换个时态,已经)拿这种东西来浇灌祖国的花朵了么……

另颤抖着附上英文wikipedia条目一则,以及英文版音频。有朝一日大国崛起输出价值观么orz

Sunday, November 01, 2009

Untitled Document XII


虽说仆对超女快男啥的兴趣甚微,然,鉴于“曾哥”俨然超越了“小毅毅”,成为我们对某童鞋最常用的称呼,也就在闲时听了一下传说中的某“原创”歌曲抄袭事件。听后大失所望:尽管这“抄”和“被抄”的的确有很大的相似度,但觉着离货真价实的抄袭还是差了一截儿,至少某歌手充斥着附点的节奏让味道区别开了不少。至于那极其相似的的旋律线,VI-I-V-I在V-III-I三个高度上模进,倒和在下的手机铃声,就是老贝Op. 132第三乐章那段Neue Kraft Fühlend,有几分相似,不过她们显然都不是借鉴自老贝的——也没有那个功力借鉴罢。

话说,仆的知识中,最可与此例类比的,大概是02年左右蔡×林的某专辑中,由著名原创型才子周×伦作曲的一首歌。当时高中班上的若干同学听了,都认为rap结束,正篇开始处两个乐句的旋律,与初中音乐教材(四川音乐出版社出品)的这首歌——不是极其相似,而是完全相同。这首年代古老的歌虽然不咋样,但词曲皆非无名小卒:作词就是总能在ccav晚会结束时听到的那首“难忘今宵”的词作者,作曲则是“在希望的田野上”那位——相信他们作品的听众,比周×伦的还要多一点呢。

尽管如此,周见过这首很偏僻的歌可能性很小,所以仆倒是认为此事纯属巧合,或是更有可能,两位作曲都在采风中听了相同的某东欧民歌,改编而来。至于这类改编算不算原创,见仁见智。不过公平起见,周和曾两个案例,大概应当要么都算原创,要么都算改编。然则,曾区区一介新人,被人指责后粉丝护起短来已然如此凶残;换了势力根深叶茂的周粉,如果谁胆敢公然说“不是原创”这种奇怪的话,会被各种问候祖宗十八代吧。就此闭嘴。

又想起以前某次春游之类的活动,某个时刻仆兴致高昂地哼起了老柴的某作品。旁边某君听到,问,这是什么,我答,柴氏的《天鹅湖》序曲。某君曰,我不晓得这柴某人,只晓得这是S.H.E.的“Remember”。仆大囧。好像后来她们还改编过一次小莫莫的四十号交响曲,呐,只希望若干年以后,小盆油们听了,不要指称老柴或小莫抄袭“亚洲女子天团”的曲目就好。又或者,还有“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的可能性?鬼晓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