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2, 2009

Google Chromium Sucks,及其它


我说的是linux版……

无意识地用它在网上订了机票,填了信用卡号,点了确定,然后它卡死了。不知道究竟付了款没有。过几个小时再一查,票价突然就涨了近百刀。

当然,刚开始用Chromium的时候就有达人提醒我说,“full of bugs”。用了几天,它的各种bug也体会许多次了:e.g. 选择打印页面会弹出错误;e.g. 打开pdf文件会死掉。甚至在不特定的页面卡死,也是经常发生的事儿,

这些我都知道。那么,还坚持用它并且出了问题,就是自作孽了。至于经济损失,但愿能花钱买教训了,如果我下回记得住的话──况且,各种软件的用户协议里肯定都有免责条款,导致什么什么损失概不负责云云,你安装的时候,尽管没看过,肯定是点过“同意”的。引用鲁迅的话说,就是──“活该”。

而为什么要用Chromium呢?大概是因为它是我用过的linux下的图形界面的浏览器中最快的。和Firefox(Iceweasel)相比,它基本上只有这一个优点,但,google还是很善于抓住用户需求的关键的。

不过,即使用了非自由软件,例如(理论上属于正版windows增值服务的)IE8,safari,etc,出了问题,一样会有类似的免责条款来保护软件厂商吧。

话说上学期临近期末时,有个UMN的教授来这里讲座。伊曾经是Libchaber的博士后,做synthetic biology的。讲座开始时,伊展示了在那个实验室发的第一篇paper,其第二作者,就是很多同学可能都知道的传说中的Shumo Liu。于是我很期待。果然伊在发言中就接着说,他在那个实验室渐渐意识到了,从公司买的试剂是多么的不可靠,我们即使要用也需要多加小心,云云。然而有时夸奖某某实验做得好,也可以用“即使让‘公司里的人’来做,也不会比这个更好了”这种说法的──有自知之明的话,很多时候,自己是比他人更可靠的。

大概很多事情,都跟选择软件一样,从无数不可靠的选项里挑一个相对好点儿的出来,而已。

Wednesday, October 14, 2009

关于“bless”


天气忽地凉了,听说密歇根都下了雪。

于是在今天上午,或许受了猪流感的影响,加上前一天小儿女情怀发作,在细雨中哼着歌看了一会儿上学路上(仿佛不久前还带着夏天气息的)叶子霎时变得五彩缤纷,结果是,在某个课堂上,某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Bless you。旁边的米国同学小声说。哦,以前真不知道这个短语是可以这样用的。

不过国内bbs上关于bless的各种用法,虽然或许不够地道,除了那种人死了要bless那种令人有些厌恶的奇怪做法外,至少都还挺善良的。

话说贤良淑德还会照相的某kunkun同学,其实并没有感冒,但是刚才做饭时把一把辣椒面儿撒到了眼镜和鼻子里,于是只好在涕泗横流之余,继续bless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