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7, 2009

"Cliché"


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via Nature Chemistry),讲的是五枚科学文章中常用的陈词滥调,并号召把它们丢入黑洞。这五个短语是:

Holy grail(据说,Nature已经明确禁止作者抢夺圣杯了);
Silver bullet;
Shedding light;
Missing link;
Paradigm shift.

话说,我们喜欢说谁谁谁这样发指那样各种发指,而作者在标题中使用的“atrocious”一词,翻译为“发指”,似乎恰好合适……

整个暑假没有出村(其实是从3月份从St Louis回来就没有),最近两个月也实在没啥心情和题材认真地写网志,不过试着打开blogger敲几个字,有些习惯,例如不用“博客”一词,仍然顽固——尽管方兴东同学究竟成功从清华博士毕业与否我都不晓得。八月中搬了家,之前那几天没法做饭,搬了之后接着懒了几天,然后就开学了,就更不想做饭了,最多从简烤烤鸡翅煲煲汤之类的。写网志大概也如此。所以,六月底在草稿箱里存下了三个想写的“严肃”长文,然而到现在仍然只有三个标题,而已。

似乎有话可说,但说出来的,十之八九也逃脱不了“cliché”。毕竟,连科学界号称人类创新最前沿的文章作者也一样,脑中的创意已经枯竭,口中的语言也已干涸。

Sunday, August 23, 2009

摘自某师兄Space


“葡萄终于成熟,酸楚否,甜蜜否,皆不重要。
因我的收获,早已超越了这生活的表象。”

Tuesday, August 11, 2009

今日


敝校的北大校友群上一条消息:某师兄,北大95本,99硕,2002年到这里读博士,今夏计划毕业,也找到了教职。然而在昨晚,突发急病,去世了。

父母养育不易,这十几年寒窗不易,所谓努力奋斗是一回事,各位在海内海外拼搏的同学,还是要注意惜福养身为上。

Saturday, August 08, 2009

Twitter Grammar Fail



lol

Monday, August 03, 2009

Lantana camara, et al.




每到七月就没有动力写blog,于是只好继续贴图凑数了。虽说picasaweb在兲朝也被河蟹了,也懒得再传到别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