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05, 2009

Untitled Document IX


仍是近况。

jpc买的46CD DG勃拉姆斯全集寄到了,收据是德文,还附了本德文广告小册子= =。虽然对廉价版的简陋装祯有所心理准备,没有cover art,声乐部分没有歌词还是不爽。甚久没听到过卡爷指挥BPO的录音了。还有小提琴奏鸣曲(这里面是祖克曼和巴仑博伊姆),无论怎么听还是那么闷骚。

近期热点皇姑屯事件81周年(Joe同学语)。虽说在国内时,对二十年前的事儿也有点遥远的概念。然而在这边不用费劲儿戴tor翻墙(其实回国了也能用学校的VPN),被随意浏览就能看到的,突如其来的大量信息和观点淹没,还是觉得茫然不知所措。还是缄口的好。

那位据说当年播报过,“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看见,如果我们的铁骑继续前进,这个螳臂挡车的歹徒难道能够阻挡得了吗”的人,去世了。我从小不看新闻联播,直到几天前也不晓得他朗诵过那段话——晓得了也并未增加好感或恶感。有常听他播报的同学怀念。想从GReader里点击那个怀念的帖子,结果被墙了。又据说他的逝世时间是早晨6点40,后来又改成了7点05。

某著名(或曰,臭名昭著)校友在芝加哥作了纪念演讲,据说英语和修辞都很拙劣。某同是贵校校友的师兄评论道:

“哈哈哈哈~~他们还生活在他们的青春年代里,浑不知,或者不愿承认,这已经不是他们的时代了”。

那么,这个国内网站纷纷维护而“我们”无可奈何的时代,这个克林顿佩洛西盖特纳先后来天朝说软话寻求金融危机“拯救”的时代,这个香港15万人点蜡烛于是网友呼吁断掉香港水源把港商赶出大陆的时代,是谁的时代?其实无所:地球上绝大多数人类个体,一辈子,都不会经历属于他(她)的时代。历史的常态如此。

关于香港人的游行,有人为Boston Big Picture上的这张照片动容。我觉得很恐怖,这小萝莉真的知道她纪念的是什么么?又想起纽约时报的一则报道:一位绵竹的新生儿,父母赋予他的出生目的,就是为了给在豆腐渣校舍中死去的兄长讨个公道。这代人可以对仇恨永志不忘,但他们是否有资格要后代继续背负这份沉重呢?鬼晓得。

幸好我不需要背负类似的东西。U-C西六区夏令时的5月35日,阳光浓烈,花香馥郁,Orchard的草坪上有好多小正太小萝莉在玩耍。这天我来美后第一次主动去了趟中国超市,第一次在做饭时切了手指。这一刀切得甚狠血流如注。不过愉快的是晚上开始读Wheelock's Latin的序言,读到“carpe diem”原来也是“enjoy today”的意思,不只是抓紧时间的意思。能够抓紧时间的一天何尝不是一种享受呢?伊壁鸠鲁哲学此处甚妙。

2 comment(s):

Li, Ao said...

carpe diem其实就是及时行乐……

kun said...

To Ao:
我知道……但是伊壁鸠鲁式的乐是什么……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