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9, 2009

强迫症般的规律生活还是有成效的


总需要强迫自己养成某些习惯。这学期每天都吃了早饭,尽量晚上十二点到一点之间就寝,早晨七点起床,包括周末。

昨晚为了写一个其实还没到期限的作业,第一次在四点左右才睡。结果今早八点不到还是起来了,并且没有太强的困倦感。以此看,身体状况大概在慢慢地从在贵校后两年中夜夜笙歌的混乱状态恢复起来。

昨天Jeff从Purdue开着他的03本田雅阁来。我们(第一次)去了The Wok,每个菜都在$10-15左右,不便宜。老板娘送了我们一盘脆皮豆腐。糖醋排骨是没有放番茄酱的,这点让我很满意。

这个年纪攒了点儿钱但还买不起房子的北美猥琐PhD男谈论的话题,无非是前途,钱,车,摄影器材和女人。关于前途的讨论不可避免的掺杂了天朝米帝发展环境对比这种不那么让人愉快的政治话题,还是关于车和摄影器材的讨论更让人开心。Jeff说的很有趣,“没有车的时候,晚上饿了就会自己起来做饭;有了车,晚上饿了就会开车出去吃”,和我去St. Louis坐了几天同学的车得出的“车会使人变懒”的结论完全一致。

带着在校园里转了半圈大家还得出结论,中西部农村公立大学的校园结构和生活都是差不多的。高中时曾和一恒讨论,他说他更适合乡野隐士的生活,我笑他中了陶潜的毒——咱这些城镇里养大的孩子,说不定那些噪音,光污染,汽油味早都烙印到血液里去了。

不过当自己当真被迫过起了米国大农村的生活,原来也不是那么可怕的。当然,可能因为此农村并非东北老家800天朝币过一个月的农村,而且U-C地区要比Lafayette繁华那么一点点,还有完善的生活设施。尽管缺乏娱乐(其实据老生说连strip club都有),但生活的主要成分,那些与理想/伟大/浪漫等等无关的琐屑流水,和城市没什么差别。即使有时会有懊悔,也无非是怪自己大学的后两年过得太堕落,没能有个更好的申请结果什么的,而对这里的环境和生活方式没什么可抱怨的。

居处日久,也被这里平静而带些可以克服的孤独感的生活慢慢地浸透了。兴致所至,每周都有一两次步行上学或回家,甚或在闲暇时随便徒步在平坦的野地里乱转。当年胡子上课时说,年轻的时候应该用双脚丈量你走过的路。却不料在这里部分地实现了。看到人家门前草坪上各种花木次第开放(最近是五色的郁金香),Windsor路以南的小植物园,花园长椅上坐着着装像小丑一样的稻草人。于是愧疚,懊悔和阴郁一扫而空,脑中不断闪过serendipity这个词。这些,大概是一年前我怎么也预料不到的。

5 comment(s):

tianzhihen said...

orz,居然给了google map的链接

kun said...

To xxh:
嗯,我一搜搜出来那么多,把自己雷到了。
而且还有一个叫“lolita's”,囧死了。

Anonymous said...

有strip club,上次都不带我们去,真是的!

张诗宜 said...

我正在想你学习良好的作息,身体也开始变好了

一恒 said...

现在每天睡五个小时,同时做几个项目,早就忘了一直怀恋的乡村隐士的生活,总觉得越是忙,精神越是丧失的厉害……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