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04, 2009

所谓不知老之将至


据说下周就要考qualify,没时间跟大家一样纷纷去看《小团圆》,但还是忍不住读了一个各种海外华人论坛上的(很长,慎入)。一目十行地扫完,再看下面为女主人公作者同情的掬掬热泪。就想,天哪,难道她们真的愿意把生活当琼瑶小说来过么。

结论是:“(一部分的)女人真是一种可怕的动物”——话说三年前的愚人节前后,樱花开的季节,和aoao好像也讨论过这句话来着。

在热了几天之后,那砣帖子终于被转到了未名上,很多小盆友们(无论男女)被那个故事感动,祝有情人真成眷属什么的,上了昨天的十大。于是我又回去细读了最后几段,还是没有感动,只觉得男主角不是好东西,女主角也是自作孽。《革命之路》里那个疯子数学家对迪卡普里奥/温斯莱特大叔大妈说,you deserve each other,下面山寨字幕说,“你们是王八配乌龟”,我简直要拍案叫绝了。

然后颇认同某些阴谋论论调。比如说女主角虽然要求不要转载,但是写这个就是希望到处转载到让男主角看到,或是希望有人把男主角人肉出来施加点压力什么的。《楢山节考》里阿玲婆婆抓鱼的故事告诉我们,如果你想保守一个秘密,就不要把它公开出来祈求别人不会看到,或者告诉一个(无论你多信赖的)人要伊替你保密,甚至不要像童话里说国王长着驴耳朵的孩子。放在心里就行了,如果不吐不快的话,就等到临死的时候。

倒是学了个词,叫drama queen,如果把用演戏的套路来过日子,那生活就会比drama还drama。比如贵校bbs怀孕流产帖从来绵延不绝的health版上,有天有个雷中之雷的帖子……这得多drama queen才做的出来啊。

于是开始怀疑自己的心态。幸好昨晚和某朋友就一些相关问题探讨了一个半小时,虽然观点差异颇多,但起码确定了自己还算正常,长出了一口气。

但是的确,在外这半年多,心态变了很多,关心的问题和角度变得很现实了,语言能力却有下降的趋势,总之是欢欢喜喜地向做一个能成功地适应成年世界的大俗人的方向努力。虽然还是对用办公室的打印机印coupon的行为有些鄙视,但是不像本科一二年级时动不动连打魔兽都要讲“知识分子气节”了——况且,在人文社科同学面前与文盲无异的理工科学生如我,还是算不得知识分子吧。

很难说清这种转变的原因。北美容易让人变态的文化环境?生活和学业压力?年龄增长?鬼晓得,总之蓦然回首,就已然无法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了。当然,现在可以以乐观温和的现实主义者自居。

倒是,把自己未名文集里的留言簿翻了一遍,看到离开p大的那个凌晨留的最后一个,162.105.225.14的ip,正文写的是,“Farewell my youth~”。没想到我也能来一把,一语成谶。

附录:loli一砣,以抚慰大叔们苍老的心灵。

5 comment(s):

nasofe said...

执着,不理性的处理感情问题,是年轻的体现吧,既然还能够神经质,说明还年轻着。
倒是相反的走向的说。

kun said...

To nasofe: 我怎么觉得就是有没有真切地体会到生活的重担呢……

mars said...

我想,大概人可以从年轻变到老,也可以从老变回年轻吧,变化不知有一个方向吧

kun said...

to mars:
猴头你居然出现了……

张诗宜 said...

欢欢喜喜地向做一个能成功地适应成年世界的大俗人的方向努力

kunkun,我好喜欢你哦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