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2, 2009

碎语闲言


1、半个月没写日志,feedburner的订阅数统计已然在下降了。莫非这些“订阅者”中有搜索引擎之流?其实倒是挺希望订阅数突破100大关的,看来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了。然则,此处无非是以现实生活为基础的,与友人私下交流的地点。刚刚发生的VT情杀案提醒道,如若犯了大案要案被人肉搜索到这里,任打酱油嗑瓜子的陌生人随意指点评论和“分析”,那可比page view低可怕多了。

——话说我若要page view高,为何不到伟大的性浪去?人不知而不愠,不只对想做君子的人有用,也是广大卑怯的猥琐男的生存法则。

2、虽然我知道mitbbs上不少版面只有垃圾信息,不少人都是变态,但是还是忍不住看了一些对北川越野车采购事件的评论。喏,他们说,韩寒批评政府阴阳怪气冷嘲热讽态度不好,韩寒借此事鼓吹“自由民主”是“夹带私货”,买最高档带GPS的越野车是为了满足山区救灾工作需要,云云。总之批评此事就是颠覆,就是阴谋。

好吧,我刚好从家里回来,父母说,在地势较平坦领导容易看见的地方倒是修了不少板房,可惜这些地方损失也小,为了面子得用罚款的法子强令大家住进去。在北川平武那些冬天要下雪的山区,这些设施却基本没有,好多人仍住在自己搭的(嗯,就是说,不是那种蓝色的电视上经常看到的,浙江造的)帐篷里过冬。而我还住在大山里的时候,每次进城坐着国产大客车或者长安面包沿着崎岖的盘山路开两三个小时也没什么问题。地震后那么多人开着各种sedan、SUV和minivan去北川废墟自驾游也没有什么问题。唯独我们的官老爷们连在天朝山区根本没多大用的GPS都要用上了。

总而言之,我原本不相信真理部会蠢到在没人会信他们的鬼扯的海外华人论坛上部署五毛党的。但是事实告诉我们广大屁民面朝黄土背朝天攒下来的几个小钱就是被这么花掉的。或者还有另一种更可信的可能,他们就是传说中的,衷心地热爱这一切的,太子党。人家黄健翔都,少几个他们的父辈,咱天朝也可以像大曼城那样随便买他几个卡卡。

话说常看到有人说各种论坛的军事类版面大都盘踞着太子党。但是我其实想说的是,什么狗屁太子党,只有“贪官崽子”这个短语,才是对他们最恰如其分的称呼。六十年代初的大饥荒,我外祖父管着全县物资调动我外祖母却饿得得了黄疸的时候, 哪里想到过,做官,做贪官,居然是一件可以荫泽子孙的好事情。这些人既然好意思自居“太子”,也只好祝他们随着这个臭气熏天的名字,烂掉。

3、近日日元兑美元汇率据说冲上了十三年来的最高点,于是我下一步烧钱计划中的几个镜头——其实主要是canon 17-55/F2.8啦,涨价幅度在15%左右。所以计划无限期推迟,可能得推迟到金融危机结束。话说17-55虽然不是所谓L头,还有令人恼火的“吸尘器”的传闻,但是我发现yinfan大师也用此镜头,那么还是要对器材的能力有信心,先考虑是不是自己的脑壳比较狗吧。

4、在距办公室直线距离约200米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免费健身场所,两层楼里有八分之一英里跑道、跑步机、椭圆机、游泳池、篮球架、哑铃、杠铃,等等。于是决定由它取代家里的地下室成为锻炼身体的场所。话说假期一趟没怎么锻炼,冲进去以当年化学集训队体育考试的速度跑了两三千米,不到半小时,居然觉得心脏负荷太大,总希望有个人一刀捅进自己胸口,于是悻悻地走了几圈逃了出来。

话说我想逃出来的更重要的原因其实是,进去以后发现,运动场唯独我一个穿着hoodie和长牛仔裤,里面还有秋衣秋裤,这种场景太囧了,不知道都是短袖/背心+短裤的大伙儿会不会用异样地目光看着他们眼前的这个疑似神经病……第二天决定带上短袖短裤去,然后想想在更衣室里还要换秋衣秋裤太麻烦,索性就只穿了牛仔裤和外套就出去了。好吧,于是我部分地理解了为什么米国同学们不穿秋裤了。当然其实运动起来,穿什么衣服都会汗流浃背的。

关于中国人穿秋裤而西方人不穿秋裤的问题,胡子老师有很有趣的论述。不穿秋裤之弊也很明显,虽然说没有穿那么笨重和猥琐(话说yp04某名媛说,男人穿毛衣都是身体孱弱和猥琐的表现),虽然说大多数室内和车内都很温暖,但是在前几天气温还只有250K的昌平-厄巴那地区,在满目都是积雪的室外,等巴士时站上那么三五分钟,虽然可以忍受,还是会抖抖索索的……至于说当年搞出“秋裤门”的所谓时尚杂志的编辑,一天到晚折腾着怎么减肥的摩登小姐们,把伊们扔到天寒地冻的这里,相信,是没有俺们这些五大三粗的北美猥琐PhD们那么坚韧不拔的。

5、某在UIUC的北大03师兄要结婚了,决定买红酒一瓶和贺卡一张。在超市的贺卡柜台里慢慢地挑,居然多数都是白色基调的,没找到大红的只好拣了张有那么一点点浅淡的粉红的。只好说,老美和咱中国人对婚姻的理解不一样啊。再细看那一架子的wedding的贺卡,还细分为engagement,religious,same-sex couple,gift-card holder等等的。市场工作如此精细,难怪成本高到一张纸质贺卡都要卖到相当于天朝币20元以上。但是我很好奇,如果我拿了一张for same-sex couple的去付帐,不知收银的女士会不会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

Thursday, January 01, 2009

被谷歌饿死小囧一下



好像有一个学期没关注谷歌饿死有没有更新鸟。今天看了眼我家(爸爸妈妈家)附近的截图,成了这样。

另外,谁能告诉我怎么把blogger插入图片时自动加入的那一堆乱七八糟的格式(套了个div,居中,去掉边框,etc)去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