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5, 2008

Pink Week, Grad Week


上周某日午间课后,自Noyes Lab的正门出来,天空一贯地明净的发指,阳光透过枝桠和枯红的叶子散落在main quad的草坪上,1902年的老房子门外两组展板遥遥相对,展板间系成串的几十件粉红色bra迎风招展,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欢迎来到给小本们借题休闲娱乐,顺便展示自己多么富有慈善精神和社会责任感的Pink Week。有人组织pink party where pink dressing is preferred,有小女生在Illini union前大声呼吁关注她们的社团同时顺便关注乳腺癌,还有同学在叫卖“save the boobies”或者“save 2nd base”的恤衫。之前某日在路上看见对面走过一女的,穿着件胸前印着两个垒球的tee,一直纳闷什么意思;此时才恍然2nd base就是用棒球比喻男女关系中的“二垒”。想起更早前的一件囧事:Illinois v. Michigan的美式足球比赛前后,有若干人堂而皇之地穿着“Ann Arbor is a whore”,“Muck Fichigan”之类的衣服招摇过市。O man, cultural shock again.

略微宽慰的是,被雷到的不止是土鳖留学僧,连完全由主流本科生把持的学生小报上都速度登出若干读者来信,谴责“boobies”和“2nd base”是缺乏对女性尊重的用语。然,pink week都过去一周了,刚才路过union门口还看到若干小女生可怜巴巴地搭个棚子叫卖save the boobies(其实图案设计得难得地有想象力,接近在p大看到的平均水平了),大概是用零花钱做的,卖不完就打了水漂了。想想,虽然说她们买60个bra在操场上展览一星期,成本可够我爹妈在国内过三个月,然则小本们四年下来就算打工也平均要背好几万刀的债——大家都不容易,要互相理解嗯。

在pink week接近尾声的时候收到学校研院主任的群邮,内容说IL那位民望比守信用的小树丛总统还低的塞尔维亚裔州长宣布,本周为graduate education week,以旌扬研究僧教育为IL的社会经济做出的贡献。心想,咱这些平时游离于校园文化边缘被小本们无视的金子们,终有闪闪发亮的一天了,然后仔细一读州长的声明,原来是为了表扬研院领导和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某州内研究生院联合会,和研究僧没关系。当然有没有关系也无所谓,现在大家都在关注小奥和老麦,经济危机,或者new macbook,至local的也不过是州长什么时候下课。至于那个研究生院联盟,just forget it。至于小本们,他们一听说研究生院,马上想到的就是法学院医学院MBA,咱理工科PhD读的研究生院,那是for suckers的。

Pink week的好处是,它不像grad week那样是地方性的一小群官僚自娱自乐的没人关心的活动,而是像同性恋婚姻等话题一样先冲出荷兰再冲出米国最后走向世界。连南方公园都推出了“Breast Cancer Show Ever”,里面彪悍女Wendy为了防治乳腺癌的伟大事业,扒掉外衣大打出手,欺软怕硬的猥琐男Cartman七窍流血,活脱脱一出女权主义版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还有冰岛(!)的生物技术公司推出了乳腺癌风险评估服务。他们收费$1635,测7个点突变,然后建议患病危险较大的女同胞再去做核磁等等。我没明白这种测试的逻辑在哪里。有那个breast cancer awareness的会去花$1635做这个检查的女性,即使被评估了风险不大,敢不去做进一步的测试放心地回家么——除非这帮伟大的科学家们是想表明,这7个点突变就是乳腺癌的全部原因。还是某课的老师说的看起来靠谱些:鉴于癌症到了metastasis后实际上就无法治疗了,要想保命就必须将之扼杀在早期。所以任何人到了30或者35岁以后都该每年去检查——好吧,考虑到高昂的费用,希望这位他不是仪器厂商或者医院的掮客就好。

然而很好奇,癌症种类恁地多,为何西方人民独独钟爱乳腺癌。连若干天前家里收到的某竞选议员的宣传小册子,里面都说如果当选,会把财政盈余拿去支援乳腺癌研究。我也多少有点概念,不管是用来研究什么癌,结果多半是去了NIH/NSF那里,让叫兽、破死刀和研究僧们养细胞做HTS灌文章然后就了无下文也。不过是大众和霉体选择了乳腺癌也很有道理:优先考虑危害女性的病症固然是种政治正确;而且,尽管肺癌是头号杀手,但是患者中那么多卑微猥琐的烟枪(尽管还有一部分其实是生活习惯洁净无辜的老弱妇孺),当然不如杂志封面上切除了一侧乳房却依然美丽坚强的乳腺癌患者更感人更有励志作用。至于说结肠癌、前列腺癌、宫颈癌这些同样名列前茅者……能说出colon,  prostate,  cervix都在哪里长什么样的人恐怕都不多。大众和霉体需要的只是某种符号化的议题,在这些议题上的观点可以帮你获得诸如libreal,关心慈善事业,关心环保,关心民主人权之类政治正确的标签。就如美丽的高原神秘的宗教可以让大喇嘛拿个炸药奖顺便在西方世界赢得无数粉丝,至于黑非洲那些打来打去永无尽头的民族冲突分裂势力,who really cares?

好吧,如果有人发自内心地关心格物致知穷究事理,伊就有做研究僧的潜质了。比如最近的系列phdcomics漫画,一位可怜的TA在受够了各种“undergradese”后,发现好歹有one undergrad who cares,于是有了继续下去的动力。问题是,我当着研究僧,未必有足够的好奇心,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跟从199x年就开始画漫画的老油条一样,熟练地使用“小本”这个词当做对本科生的蔑称了?几个月前,我还在各种讥讽p大的研究僧,他们好多不修边幅,潦倒散漫,极品辈出,等等。如今我认为小本们懒,笨,不懂礼貌,既不肯做数学又不愿意背书,上课每每要求老师重复二十分钟前讲过的内容,反倒是研究僧同学们——无论老中老印老美老毛子——都聪明伶俐,总是能提出好问题。看,转眼之间就从代沟的一侧飞跃到了另一侧。

于是我想要重新审视我的立场。譬如以前我虽然相信很小的年龄差距就可能导致代沟的存在,但是不同意所谓70后80后90后的划分,认为连续函数在几个任意给定的点发生跃变的概率太小。然而关于这些标签的各种stereotype我早就被灌输地烂熟于心,于是还是成了自觉地往坑里跳的萝卜,并籍此获得和同伴们的认同感。而刚当上了研究僧便鄙视小本,刚进大学便鄙视高中生,尽管是一种愚蠢的自我否定,然而——一则的确会在到达一个新阶段后就立刻对自己在前一个阶段做的一些愚蠢的决定表达委婉的后悔,二来现在需要的是一个作为接受“advanced education”的人,对那些教育程度暂时不如己的人的可笑的优越感。呶,您看,尽管向来以open-minded自居,还是有不可避免的狭隘和伪善。

于是grad week也快要过去了,头几天正在做rotation的老板在赶NIH grant的死线。实验室的主力——一台湾师兄,天天画图改proposal忙得死去活来。于是老板有一天走过来对他说,O you are so tired... well, a good graduate student is always tired.

最后推荐一则笑话:南方周末的原文及各种kuso,这里有美国版德国版日本版印度版和基地组织版,还有法国版Square-Enix版

Saturday, October 18, 2008

发工资鸟


准备败家:

1、寒假的机票。约$1500。

2、必要的衣服,裤子,鞋,不到$100。

3、自行车,不知道要多少钱。

4、7场08-09学年校内的演出,我感兴趣的总共要大约$130:

首先是一个Keyboard Series(说是Keyboard其实只有钢琴啦),有:
Oct. 23, Richard Goode
Feb. 3, Ingrid Fliter
Mar. 5, Angela Hewitt
Apr. 22, Charles Rosen

还有Oct. 30的Guarneri Quartet(据说他们明年要退休了),Nov. 15的Dresden Staatkapelle,以及Jan. 24的Russian National Ballet Theatre。

总体来说文化生活还是比国内便宜多了。

另:昨天收到了信用卡账单,一个billing cycle里,天天吃食堂(虽然只吃不到$4的pizza),每周去两三次超市,居然还只花了$250左右。北大教育我们,文明生活,健康成才,很好。

Friday, October 10, 2008

双十节:炸药奖及其他


外交部说了,让某人获炸药奖是干涉中国内政。当然,四个小时后奖才会公布,我们拭目以待我国会不会像美英德法被无数次地粗暴过的那样被粗暴一次。以此论之,为了避免对我国的内政、司法独立和主权的粗暴干涉,中国的科学家们都永远不要得炸药奖了,得了也应该像帕斯捷尔纳克那样,坚决地被拒绝(就像我们常说的“被自杀”一样)——掉。

在Princeton做了二十多年破死刀最后随着老板退休被扫地出门的下村脩,靠当千老时发现GFP的工作得了炸药奖,看看Princeton网站上的报道,各种溢美之辞,不禁感慨世态炎凉啊。倒是BU的报道语气平和一些。当然,相比起发现GFP Gene的那一位的处境来,下村的处境还是好多了。

话说回来,日本的教育真是值得佩服——今年已经宣布的四个日裔炸药奖得主,从幼儿园到PhD都是日本本土培养的。为了和强大的日本教育竞争,今天,真理部又宣布了,高校教师政治立场与党不一致者不得教政治。今天上午看到一条热门评论说,没关系,反正华人到地球上哪里都能生存,不学政治课的时候,还能时不时地拿个炸药奖大家高兴高兴。现在,那条评论看不见了,很多和谐评论被顶上去了。

其实和平奖也没什么意义,更有意义的是今天linux内核2.6.27稳定版突然发布了。就我个人而言,找到一个能用它无线上网(我也找不到有线上网的接入点)的linux发行版终于不是太遥远的事情了。好像Mandriva已然发布了用2.6.27内核的2009版,不过我不太想用它。还是等Debian或Fedora吧。

2.6.27在网卡事件余波未了和rc9发布仅仅三天的时候突然发布了稳定版,实在有些出人意料。然后我读到了Linus Torvalds的blog,讲述这样做的原因,突然觉得有些辛酸。一个开创了新领域的人,在一个大家靠一时兴起而聚合,从事着缺乏明朗前景和稳定报酬的工作,从而极端容易疲惫和懈怠的社区中,保持工作的热情,以及引领整个领域的前进,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

Free software community如此,scientific community也如此——牛人挖坑引来众人灌水固然风光十足,可惜事情并不总是这样地顺利——运气好的可能像下村那样等上三四十年拿个炸药奖功成名就,运气糟糕的也可能像Prasher那样最后成了一位为生计犯愁的car salesman。

所以像我这样的average Joe,到这里之前和之后就被灌输了各种现实的考虑和各种负面的信息,天天想着,一切美好愿景都是幻觉,努力工作是为了保证以后能娶妻生子养家糊口才是正经。这种cynicism大概正符合饶院长所谓“研三病”的定义。虽然潜意识中却是很清楚的,即使倚赖于各种偶然的因缘际会,胜利也注定只归于那些义无反顾的人——下村如此,Torvalds也如此。然,缺乏对事业的热情,终归是一种合理的流行病,或者更确切地说,自我保护的反应。治不治好它,选择怎样的路,我还不够勇敢,还需要时间好好地想。

Anyway,生活并不总给予那么充裕的思考的时间空间的。今日觉得明日要好好想想,明日新的更急迫的问题便不期而至,抽出时间形而上地空谈太过虚妄。然,匆忙中随波逐流而泯然众人,未尝是不好的结果。谁知道呢。

Wednesday, October 08, 2008

九月初十寒露日杂记


1、继续炒地震这个冷饭。

看了连岳的文章,才知道原来死亡失踪近十万人取得重大胜利的抗震救灾工作,已然在给各位有功领导干部授勋发奖分猪肉了。

不过大家对这位蒋书记的描述或许不够全面。除了网上到处都是的关于下跪的报道外,也请看lj师兄七月份做志愿者时的一篇网志的倒数第四自然段。

名单上还有另一位值得关注的获奖者,便是我市著名的谭书记(如果您觉得百度贴吧文字失之偏颇,不妨看真理标准报的报道)。

当然,自笑脸被揪出来后,谭书记早就在绵阳晚报日报上大造舆论宣传自己在抗震救灾中的作用了。至于要得到真理部在全国范围内的舆论支持,据说也就是打个报告的事情。那么,获奖简直是一定的了。

2、炸药奖揭晓,饶院长未卜先知,威武。

那么又有一位外籍华裔得到炸药奖了。关于不怎么靠谱的和平奖,不知道真理部和外交部的反映会不会反而把某深陷囹圄的人炒作上去。不过这样我们就有继大喇嘛之后第二位中国籍的炸药奖得主了。

3、vim是个很有趣的东西。要好好学习它。

4、刚才被小杰咨询电脑配置的问题,H校真是好啊……他给我讲了H校thinkpad学生机的价格,OMG,比带教育折扣的MacBook,以及用一般Coupon的thinkpad,便宜不是一点半点,而且不用交Microsoft tax,拿来装DreamSpark免费的Win Server 2008和/或linux真是完美啊。

相比之下,我相信我校连和lenovo谈判引入tp学生机都是不可能的,因为大概不会有销量。我想起了某幅phdcomics漫画。然后想,这个号称工程类usnews排名在米国前5的学校,工程类的学生,大概都努力去学人文类的双学位去了。

5、回到开始的话题。既然伟光正除了取得胜利展示优越性什么都不会,指望他们能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是没什么希望了。但是如果真的颜色革命了,受过西方教育的右派们又怎么样呢?我记得当时某位鼓吹宪政的学者,06还是07年在ytht做过一次在线讲座的,在blog上发了这么个帖子(看不到原文,只好给出google快照了)。原来这帮人只好让人更绝望。

还是老话说的好,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6、推荐关于permanent head damage(永久性脑残)的优土鳖视频一枚。虽然那个晚会我其实没去。

Sunday, October 05, 2008

Untitled Document V


本文纯属碎碎念。

在叠哥的指导下成功安装了Debian-lenny-testing-KDE,但是它不能认出我的Intel 5100无线网卡,which is我在这里唯一可行的上网设备。又害怕其他使用2.6.27RC内核的发行版会造成有线网卡硬件损坏,于是暂时又将那个分区格掉了。

想起以前有段时间装了个google toolbar,专为看各种pagerank。于是又查了一下,本网志的PR从n个月前查到的3升到了4,窃喜中。

然则一不做二不休,受叠哥的世界一流大学话题的启发,动手查了查若干世界一流大学主页的PR。然后发现,大部分提到“世界一流大学”能让我马上想起的学校,例如MIT,史丹佛,贝克莱,坎布里奇,阉牛渡口,ENS,ETH,还有地位可疑的PKU,其主页PR都是9;但是哈佛,Caltech,和PKU同样有些争议的北京(其实新竹也一样)清华大学,以及将北大清华扫成二流的HKU,只有8。我俨然记得若干年前清华也是9,不知道干了什么不该干的SEO,被降到和x浪x狐之流同样权重去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PR和学校地位没有well-defined的联系。

周五晚上在Kane家08年到UIUC的北大同学聚餐,十个人左右。出国以来未有过如此温暖的一次晚餐。但是我没有做菜——虽然次日成功做了宫保鸡丁。以及,某女生讲了遭遇北大师兄猥琐男的经历,为广大暂时还是小猥的男生清楚地指明了方向。以前听Celine讲过更离谱的ws北大师兄,不过我暂时好像还发展不到那种程度。

然后今天我要推荐阅读真理部部长的稿件。原来九月暴雨北川陈家坝泥石流中魂飞魄散的乡亲们,已经是在享受抗震救灾斗争的胜利果实了;虽然tripolycyanamide事件中的受害同胞们开始享受无比优越的制度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嗯,我想说的是,虽然您可能觉得@#$%,但是——这位部长的长相,使人实在难以有f**k它的欲望,还是只好咒它早入拔舌地狱罢。

最后,为表达我虽然——在新系统上不装股沟拼音,不装上网冲浪更快更爽的带有google工具栏的firefox,也不装chromium,但仍然是G粉一员。特奉上chrome主题的firefox截图,安了20多个插件,但是不带google工具栏的。

Saturday, October 04, 2008

新T400 setup手记及其他


刚才试图往新电脑上装Debian,兴冲冲地把安装DVD塞入光驱,启动,进入安装界面,然后提示,安装程序没有在您的机器上找到光驱,拒绝继续进行。当然,既然不支持我的SATA光驱,也就没有理由支持我的intel 820.11abgn无线网卡。于是我轻易地放弃了linux安装,把时间用来写个setup中的若干感想。但是我的水平所限,即使是厚颜地标上了technique的标签,这也实在不是一些很有技术含量的话题,而且和以前的一些post有很多重合之处。呶,想看技术话题请去这里,我只是想排遣我400+G古典D版前日随着移动硬盘的USB口一起报销的伤心而已。

1、关于品牌选择。

在米国,至少在IL这个深蓝的州,Apple绝对是校园市场市占率第一的品牌,我的保守估计是40%,其他的大头包括Dell和HP,以及少量的Sony;而传说中的奥运合作伙伴Lenovo则完全被边缘化了,不知道市占率是2%还是5%。考虑到最近的tripolycyanamide等事件,人家苹果Dell或HP(尽管它们的产品也是乡亲们的血汗工厂里出来的)只要说一句,Lenovo is a Chinese company after all,就足以打消七八成米国佬买thinkpad的念头了。当然这不会影响我决定买thinkpad,用一个故事类比就是,据说米国的孩子很容易对各种东西过敏,而俺们这些在各种毒物和污染下成长起来的看起来瘦小的黄种青年们,抵抗力强,吃嘛嘛香——在几乎完全安然无恙地用了四年多神舟后,一台thinkpad对我来说绝对是as solid as rock了。

某日mzy同学和我电话讨论选购笔记本的事情,然后我发现最近在各种日志上的言论让我已然是个Apple hater的形象了。当然,hate Apple没什么不好的尤其在这里有那么多apple snobs不停地向别人传教水果大法的情况下矫枉过正可能是最好的。但是不考虑这些聒噪的水果粉丝们,Apple的产品其实是不错的,漂亮(虽然很没有个性——在这里烂大街的MacBook或iPhone只能被视作一坨黑色或白色会闪光爱掉漆的塑料,论个性还不如Dell能自定义外壳颜色的XPS),操作系统比Windows启动快(虽然启动后运行程序没有区别),轻薄。我不选择它,是因为它同等配置价格更昂贵,以及昂贵的配件和升级费用(它们居然连那根连投影仪的线都要收钱!),电池不够好,制造质量也不够好——即使是联想的thinkpad哪有苹果产品出那么多召回事件的。

当然,联想的缺点也很多,首先是,their crappy bloatware makes their great hardware look like crap——这是我在notebookreview上看到的一句评论。Out of box体验极差,操作系统上搞出来的大量垃圾软体(包括联想/IBM自制的)让我深受挫折,最后终于决定搞clean install。其次是,联想的软件开发能力不敢恭维,譬如较新的支持切换显卡和设定电源方案的power manager 2.33,居然启动时要造成机器假死,更有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bug;虽然PM 2.2效率更高,但是又不支持这些硬件功能,只好继续用新版本。再次是,服务极慢,买买提上说有人9月订了电脑提示要11月才能收到。就我看,尽管水木或者未名上的thinkpad snobs(我相信,其实它们很多是卖thinkpad水货的js培养出来的,它们说buying a thinkpad is like buying a Mercedes!)不肯承认,但是在当前made in China人人喊打的时代,thinkpad这个牌子正在逐渐被联想砸掉。只是它离下降到和Dell/HP同一个水平,目前看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2、硬件和OS支持

受了未名js的蛊惑配了turbo memory,还有可切换显卡,然后发现这都是vista only的硬件。可切换显卡还好,在非vista的系统可以重启到BIOS里切换,而turbo memory离了vista就不能使用——连同是vista内核的server 2008都不行。不幸的是vista本身就是一个可怕的bloatware,连tablet PC这种使用率不到1%的服务都要设为automatic,很多人都想换掉它,改为xp,或者最近被微软dreamspark免费了的server 2008。当然,AMD显卡很不错,至少我在运行实验室那个用OpenGL渲染的模拟结果3D visualization时,体系里有很多原子也不会卡。但是turbo memory……的确没有必要,如果真觉得readyboost好的话,买个内置读卡器,塞个16G的SDHC在里面,效果未必比2G的TM差。可惜的是现在还没有用PCI-E接口的PC卡SSD硬盘,否则可能是更好的选择(但是也很贵-.-||||||)。

至于linux硬件么……请看本文开头。求解决方法。

3、OS tweaks

Lenovo的说明书上说,如果您要通过恢复光盘来重做系统,需要至少5个小时,实际上洗白你硬盘上所有数据再塞进去那么一个fully loaded with bloatwares的操作系统只需要一个小时左右,但是显然——还是从头来装干净的vista系统比较快和好。幸好,各种盗版版本,只要输入正确的序列号就还是能激活的。

Vista唯一的比xp快捷的地方就是,它可以通过U盘安装。方法很简单,bt一个盗版windows的iso,版本不限因为安装程序只是通过序列号确定版本。将一个4G以上的U盘重新分区,激活主分区并格式化,然后将vista安装盘上的所有文件复制过去,把所有的驱动程序复制过去,从U盘重启,就可以看到安装界面了——只需十几分钟。

虽然只是4GU盘的十几分钟,但是一个vista装到硬盘上可以占据10+G的空间。所以,推荐用vLite简化一下iso的内容。装好vLite,并且在google上搜索一个vLite_VIM.rar解压到它的目录里,运行,就可以自己删减安装盘的内容了。首先,可以把所有windows自带的驱动程序干掉,因为它们尽管占据了若干G空间,但是对于一台新笔记本来说,是完全没用的。然后还可以删除各种不需要的组件,例如windows mail,残障人士工具,乃至写字板和画图等等。另外还可以设定关闭系统还原/windows defender/UAC等等,更可以照着网上提供的指南关掉不需要的服务(我大概关了十几个)。最重要的,最后制作iso时,没必要像微软那样制作home/business/ultimate都有的版本,只需要留下需要的版本即可。

装好以后还是得自己装驱动程序,逛一圈控制面板设置常用选项,逛一圈services.msc关掉各种不必要的服务,再逛一圈gpedit.msc设置更多东西。此外还可以用很多小的注册表tweaks来开关功能。譬如这里就有很多。其实绝大多数registry hack都是可以通过gpedit.msc实现的,只不过有些藏在很偏僻的角落里……至于有些做tweak软件,还想卖钱的作者,我只想对它们说,去死吧!

4、应用软件

首先,安装软件的过程中最好关掉UAC,否则会被烦死。

然后,如果用x64操作系统,能用64位的应用软件就用64位的。譬如说,7-zipgvimxnView的系统右键菜单功能,只有用64位的软件才能实现,而前两者如果没有了系统右键菜单,就几乎没有用了……其中gvim 64位版本的安装很诡异,首先要安装64位的python(刚出了2.6版),然后在某个google code页面上下载一个压缩包,解压到想安装到的目录下,再在cmd黑窗口里运行install.exe以建立快捷方式文件关联path变量右键菜单,等等。Vim虽然很好很强大,但是显然这样就成了geek专用的工具了——不过它本来也就是给写代码的IT民工们准备的,不适合用来看电子小说的说。

最后,还是一份现在使用的,用一些国内不太常见的软件代替各种“常用”软件的列表。

WinRAR -> 7-zip x64版:华硕crack事件中,那个可怜的要丢掉工作的人就是搞了一个WinRAR的破解。所以你知道破解版winRAR的危害了吧。

Nero -> ImgBurn:nero也是著名的收费bloatware了,而对于只是想要刻cd/dvd或者制作iso的同学来说,又何必用那么多功能呢?

金山词霸 -> Lingoes:金山词霸的词典质量大家也都知道,而且在旧电脑上慢得要死。比起词典好很多响应也快很多的lingoes,选择很明确。

CuteFTP/FlashFXP/LeapFTP -> FileZilla
Serv-U -> FileZilla。免费的FTP客户端/服务器,以前好像讲过了,不赘述。

Tom-Skype -> Skype:最近的Top-Skype窃听事件又给了恶毒的西方媒体反华的机会,该怎么做大家都明白。

BitComet -> uTorrent:其实后者并不比前者快,但是没有前者那么多烦人的浏览器add-on之类的东西。

暴风影音/KMP/... -> Windows Media Player:其实是装了一个K-Lite Mega,安装时选择lots of stuff without player,然后把媒体文件关联到WMP上,就可以用WMP看qt和rmvb了。既然微软强加给了我们WMP,好像的确也没多大必要再安装一个别的什么播放界面,即使它简洁如media player classic或者mpui。

AcdSee -> XnView:XnView大概是支持图片文件格式最多的查看软件了……但是如果要用它的shell integration(图片右键菜单可以显示缩略图,简单的exif信息),得单独下载安装它的x64版插件。它的调整功能似乎没有ACDSee强大,不过我们有paint.netGIMP——况且,对于绝大多数连色阶/曲线/对比/饱和/锐化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同学来说,有必要么?

ITunes/千千静听 -> Foobar2000: 为什么要用Foobar,昨天UIUC北大同学例行聚餐的时候Kane同学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理由:ITunes不能放APE,虽然现在我没有APE了但不代表以后也没有。当然,在各种常见的“增强版”,“美化版”发行周期落后foobar主程序几个月的情况下,我已经开始自己装裸foobar,然后再去下载各种dll自行配置——这的确是件很累人的事情。

最后是一个小插曲:某天看到实验室邻座的postdoc大哥正在折腾MacOS和一个浏览器,原因是他上了某变态期刊的网站,Mac在浏览器中直接打开文章pdf,没有我们用ie或者firefox+adobe reader时出现的那条工具条可以另存为,如果他选择菜单栏中的file->save page as,结果只是把一个含有框架的html文件保存下来(you know,这是最常见的期刊网页布局)。我说,firefox有个pdf download插件可以处理这个问题,然后发现,他用的是Safari。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在chrome支持外部插件之前,firefox实质上是无可取代的。当然,chrome渲染比firefox快,而且不像谷歌拼音那样,无法在x64的操作系统上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