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8, 2008

雷歌一曲以飨诸君


传统革命歌曲 + 五六十年代四川民间恶俗小调 + 时空错乱 + 西厢记 = 一首很gay的歌。



附上原始出处,还有歌词:

李伯伯要当红军 红军不要那伯伯
因为李伯伯的屁股大呀 容易被鬼子发现目标

李伯伯找到了团长 团长也是个伯伯
因为伯伯同情伯伯呀 伯伯就光荣参军了

李伯伯去执行任务 来到了半山腰
因为李伯伯的屁股大呀 被鬼子发现了目标

李伯伯拍屁股就跑 鬼子上来就是两刺刀
为了革命为了党呀 李伯伯就光荣牺牲了

雨打梨花深闭门 燕泥已尽落花尘
但愿你是那知恩知意的心中客
不是那无是无非的糊涂人
我此来不为求功名
只望你先生你啊切勿负我情

**repeat**


猜测是四川民间小调并没有什么根据,只是因为,中间有个“屁股”被歌手唱成了四川话的“沟子”……

所谓时空错乱是指,打鬼子的是八路军……

Saturday, September 27, 2008

It Rains Thrice a Week Here




【终于折腾好了的Windows桌面,壁纸是Starry Night over the Rhone, Vincent van Gogh, 1888。】

Urbana的天气不算好也不算差。天比北京蓝,云比北京白,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在夏秋交替的时节一周下三次雨,让我颇有家乡的感觉。在家养成的习惯是出门必须带伞;在北京保持了这个(好)习惯,但是在皮肤干燥欲裂了几个月后遇到毛毛雨,只得兴奋地一路淋回寝室;这里雨水很多,出门带伞,却也保持了淋回去的习惯——没有洗衣机,衣服处理起来很烦人,但是当一个北美猥琐男疲惫地从教室/实验室出来,看到Altgeld Hall的钟楼旁骑Harley-Davidson的street racer们轰隆隆地驶过,心中混合各种——先是恐惧,后是麻木——的情绪,也就顾不得回家后会后悔。摇摇摆摆,一脸木然地看不过绿豆大的雨点落在地上身上枫叶上,大约是最合适的纾解方式了。

芝加哥O'Hare机场的5号航站楼和北京站一样破旧,优点是比北京站整洁,门外有绿色的草坪树着各国国旗。Urbana的Willard的机场据说是校产,我在凌晨一点去过它旁边的WalMart。WalMart被玉米地环抱,我猜机场在玉米地背后,然而没有去一探究竟。机械化耕作的田地,白天是天地间舒展养眼的点缀,晚上则是堡垒,所有的玉米都一样高而密,气势宏大森严,仿佛各种鬼魅在其间逡巡,随时可将擅入者咬啮,撕碎。

很多街晚上都没有路灯。人行道上总是覆着茂密的枫树,适合各种案件发生。大约是风俗,很多本地人家都会把门前的灯通宵点亮。我们家门前也有一根light pillar,天黑了会自动加电。灯泡却坏了,房东和上一任房客似乎都不关心这个事情。于是我拿出组装台灯后剩下的一个价值4刀的13W节能灯泡,据说等效50W白炽灯,可以用11年。从远处看,效果却没有别家的白炽灯那么好——灯光很亮,但是只集中在刺眼的一点,不像别人家的白炽灯泡光线昏暗而柔和地弥散开来。然而街上留学生住客居多,多数人大抵没有那么多好习惯,所以夜里门前大部分的段落还是漆黑,如果不幸晚归,总要提心吊胆,然后盘算应该尽早买车——好像最便宜的二手奔驰也不过三四万刀吧。

学校里头,Main Quad有点像静园,但相似点仅在于庞大的草坪围上一圈老旧的房子。确切地说更像清华的大礼堂和二校门之间的大草坪。然而总是有比静园更多的人,他们在草地上吃饭,用电脑,掷飞盘,呼吁支持台湾独立朝鲜人权法轮功无神论奥巴马和妇女解放,乃至——睡觉。我系在它旁边的Davenport Hall,门楣上刻着“agriculture”等字样(这乃是百多年前立校之本),门前的牌匾却介绍的是人类学(他们占了小半个楼)干什么,木头房子的地板踩上去吱呀作响。相比之下,北面的Bardeen Quad有风情的多,同样是草坪,人不多,有河水,小桥,石堤,缓坡,枫树,以及各种中世纪小镇般的房子。然而房子里都是工程类学院,或许会使某些浪漫的文科生觉得杀风景的。

CLSL B的门厅里,陈列着Roger Adams的生平,奖章,还有各种用英文德文拉丁文书写的奖状。然而旁边的楼才叫Roger Adams Lab——当刑其毅爷爷在这里做实验的时候,这栋楼和CLSL都还没有呢。那时大概是在Noyes Lab。安全手册上说,各种楼都是连在一起的,于是我在某个闲情时刻在Noyes Lab地下室一角找到了一条通往十字路口对角线方向的Roger Adams Lab的长长地道。地道的一半宽度被一根装着各种“Caution”标识的管道占据,伴着嗡嗡的大概是电扇的响声。所谓理想的Tornado Shelter差不多就是这里了。安全手册上还说每月第一个星期二上午十点会测试Tornado Alarm,然而九月份的我没有听到,就此问过ISSS负责的人,伊说,It's very loud. You can't miss it. 然而说了半天还是不明白那警报是怎么响的。

最后,昨天在清华男被持枪抢劫然后打晕的地方旁边的大超市里找到了红干辣椒,不是中国超市(三鹿事件后本来就又脏又乱善于卖过期食品还不收信用卡的中国超市都成了大家谈之色变的地方)。于是实验了宫爆鸡丁,然而味道实在不好。自己做饭的新鲜劲儿过去了,大概要开始满足于每天在食堂里吃3.5刀一坨的披萨饼的生活了。披萨上全是cheese,一坨cheese的热量要有氧运动一小时才能消耗掉,我知道。

Wednesday, September 24, 2008

兼容性问题....


4G内存的电脑不得不装vista x64, 结果以下两个软件被我无情地抛弃了

google拼音: 不兼容64位系统, 微软拼音是可以用的, 但是的确不好用, 据说最新版的sogou也可以用, 但是不想用.

MPlayer for Windows: 无论是MPUI还是SMPlayer都和Aero冲突, 而且用p3/p4优化编译版居然会crash, 难道core 2 duo不支持sse/sse2?

其他还有xnView, 虽然能用, 但是以前很方便的一个在图片文件的右键菜单显示缩略图和大小/色深的功能不能使用了. 当然它的其他功能还是很强大的.

没有习惯使用的播放器了, 于是下了一个K-Lite, 发现, 大一大二时用的2.0以前版本的所谓"暴风影音", 其实就是K-Lite加了一个中文的壳. 原来国内的所谓软件"作者"啊.... 感叹一下我真是火星. 不过K-Lite还是挺好用的.

然后就是该死的UAC, 对于K-Lite, XnView, Foobar这种需要大批关联文件类型的软件, 还是关掉UAC再安装比较好, 不然某个设置一忘了提权限运行就白费半天工夫. 还有就是UAC似乎不允许7-zip直接将文件解压到某些系统目录里, 不是提示需要验证, 而是直接拒绝. 但是如果拖过去, 也就是先解压到temp目录再调用windows的复制功能拷过去, 就可以. 但是这样比较慢, 而且... 这么看来UAC这个"安全"措施也是形同虚设阿.

最后, 刚才看到说家里那边暴雨, 泥石流了. 想起来, 7年前的9月, 外公去世的那个月, 似乎是小杰的16岁生日那天, 也下过一场暴雨. 前一天某县县长在电视新闻里还在发表讲话部署抗旱救灾, 第二天就电闪雷鸣. 位于山脚下(山上就是子云亭, 还有据说沈钧儒的练大法的孙子被关押的看守所, 参见反动链接)的俺的高中学校里黄泥汤有三寸深, 城里的地下通道游戏厅淹死了好几个人. 时间仿佛又走入循环中了.

Saturday, September 13, 2008

Geez....


受了很多天CNN和NYT等等的信息轰炸,知道媒体们几乎一边倒地支持零八马反对GOP,背叛民主党支持马坎的Lieberman也成了editorial中唾弃的对象。然,耐人寻味地,看看这篇关于犹太人李伯曼在YouTube推行反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审查制度的报道,我说的是评论不是原文,得出疑问:难道TechChurch的读者们——大约应当是极客居多——却更加一边倒地变成了文明冲突论的信奉者,而不是通常和衣冠不整操行放诞的技术狂人们联系在一起的自由主义?

当然,邪恶的西方媒体也不是铁板一块,可以对比这篇这篇。可以想见,谁会赢得选举,事情完全不是看媒体报道的仿佛小奥已经是总统的那个样子。然,蜗居小镇的猥琐宅男,除了通过媒体似乎又没有什么了解正在发生什么的方法。更不用说在这样一个米国柿油党的主场。说到主场优势,我刚来报道的第二天,系里一个韩国女生对张娟娟夺金的评论:“They (Chinese, of course) have home advantage. They just keep yelling when the Koreans team shoot arrows.” 回家,getoffers说,看得很爽,“一天得了八枚金牌”。

不过似乎马坎当选,是更值得北美猥琐男们庆幸的一件事,因为丫主张放宽对高技术行业的签证/绿卡/移民限制,而小奥则要支持affirmative action——racistly speaking,贝克莱里的黑人又会比亚裔多了。想起川哥讲的“美国最聪明的黑人”了,whatever。不过听说小奥是H校的JD,我第一个反应是,so有钱!后来买买提上有人推测说这也是AA的结果。鬼晓得,反正华人在这里也是overrepresented的了,无所谓。

不过白人们可不这么想,他们关心的是学术自由这种在我们这些科技民工看来过于形而上的东东。比如某个保守组织想在学校篡党夺权,引起了发考题们的忧虑什么的。对每天辛辛苦苦看文献做实验的学术民工来说,有奶便是娘,管他是不是为了输出价值观呢。当然,学术自由对民工也是有好处的,至少不会因为意识形态的原因,不得在研究中报告骗人的中医或者伪造的华南虎照片。

废话就说这么多。经queenie女王的提醒,有人想要明信片么?请把你的地址email给我。不过先说清楚,俺们这旮书店卖的学校风光明信片,其摄影/后期和印刷水平真的不敢恭维,所以收到了不要失望——其实校园和清华风格很像,也没什么好期望的。乱七八糟的明信片,弄得我又开始yy泥坑D300了,看到refurbished最便宜要1300多刀,APS-C画幅上最好的相机了。但是泥坑的高端镜头都很贵,莫非我应该先买个50mm/F1.4通杀一切?据说定焦有助于培养构图时认真的态度,好吧。

Saturday, September 06, 2008

米国PhD的混乱生活及其他


恩,我还没过qualify不是PhD candidate,所以本文内容与我无关。

周末蛋疼偶尔看买买提,回味当年卢刚案,结果读到七月多发生,但现在还保持着一点热度的所谓藤大妈案。

一篇被各种国内媒体转载的报道在这里。耐人寻味的是“某知名华人论坛”的提法,果然报道这么不和谐的事件也不能忘了和谐啊。还有就是想起五月份火车上那个中科院大叔说的,各种优质劣质海龟在国内非一线的大学混叫兽比较容易,云云。或者按相关百度帖吧(请自行人肉出男主角名字,就可以找到相应的吧)里的说法,领导们对这些叫兽们,比对范美忠们宽容多了。

一个细节是,hero和heroine先达成协议,待女方转为F1或者拿到绿卡之后再离婚,然后突然提起离婚诉讼,于是彼女和小孩儿就成了黑户了⋯⋯联想到一句经验之谈,选老板可以push但是不能mean啊。做人要厚道也是这个意思。

还有,我系的小米经验之谈的Guide to Divorce,当年我申请的时候看过,想,是不是要拿出初二背政治的劲头来学习法律呢。

又及,几天前学校里出了一件mass-email hoax事件。有人冒充校长,对学校所谓arguably largest in the world的Greek System表达了一些忧虑。所谓Greek system,据我的理解,大概就是骷髅会一类的东西,可以对会员的性别,种族,阶层,专业,乃至小本/研究生做出筛选而不用担心背上歧视罪名的精英们的组织。某广告上说,他们的平均GPA是3.26,比全校学生的3.0x要(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地?)高,云云。最后我唯一感兴趣的叫做ΑΧΣ,getoffers向我介绍的时候说,他们有很多化学炸药奖成员,还有一个和平奖,我说那个和平奖是不是Linus Pauling,他说,是。

那封假信是这样的:

from: Chancellor Richard Herman
to: All Faculty & All Academic Professionals & All Civil Service Staff & All Undergrad Students & All Grad Students
date: Fri, Aug 29, 2008 at 11:10 PM
subject: Regarding Greek life on campus

Dear Students,

Many of you may be aware of an event known as Rush. It is my objective to warn you of the potential downsides of Greek organizations. I advise you to not succumb to the aggressive recruitment tactics used by these organizations. It has been my concern over the years, that the Greek culture of alcoholism and lack of respect for the community degrades campus life. These organizations present themselves as prestigious, yet are discriminatory, serve to perpetuate social inequality, especially with respect to the opposite gender, and promote a lack of diversity. Many students have expressed concerns with regards to safety on campus, particularly due to Greek culture and behavior. It is my hope that a student's experience on campus strengthens one's individuality, but the Greek system emphasizes the group above all, without cause or reason. This is detrimental to the purpose of universities.

I hope that you will consider wisely.

GDI Chancellor Richard Herman
这时候对新生兼外国人的cultural shock就来了。简单地说,老油条们一下就看出来这是假的了。因为真正的校长写起信来会有这封信的八倍那么长,及,结尾落款的“GDI”——我只知道C&C里的那个GDI——它的意思是,“Good Damn Independent”,也就是俺们这些不qualify的人们。不过ΑΧΣ虽然是fraternity,却是co-ed的,稍微让我觉得它是北大化学爱好者协会一类的组织,能让人接受一点。

昨天在ICS看文献的时候被旁边的一位在USNews全米排名第一的informatics学习major或minor的作业不会做向我求助的小本雷到了。不会进制转换情有可原,但是频繁地给我来一些27乘以2等于56,57除以5得10余7之类的事件,以及解不出来4x+2=54⋯⋯我小学五年级时也不会这样啊。好吧,恶毒的西方媒体和柿油党们批评我国奥运金牌虽多但绝大多数民众的身体素质很差,我们也可以批评米国炸药奖虽多但绝大多数民众的科学素质很差,从而找到心理平衡,囧。

为了避免片面,再举一个例子:最近CNN/NYT/BBC上全是关于Sarah Palin的报道,然后我就注意到了各种生物学的,geek的,以及gossip的话题:先是Down's Syndrome,以及未婚先孕的女儿的男友(或者将要被包办婚姻的丈夫?)在facebook上被人肉,以及伊现在虽然一本正经做虔诚基督徒状以前和老公也是私奔的,最后是creationism——虽然以前Science上也经常出现关于creationism的报道。然后一查wiki,说米国有超过一半的人支持creationism,额滴神啊。在这个话题上,Ann Coulter这类Christian fundamentalists和塔利班这类Muslim fundamentalists是一致的,比如Science的这篇报道。作为一个with a passing knowledge of high school biology的人当然要坚定不移滴支持进化论,但是——看来文明冲突也并不是不可弥合的嘛,大家明明观点一致,何必打得死去活来呢?

最后是我一直重复的一点geeky的东西:支持联想,鄙视Mac!在浏览了各种笔记本的价格后,我觉得,仅仅拿了个T8300的MacBook就敢卖1200刀,要你花299刀卖一个iPod再让你等不靠谱的mail-in rebate的所谓学生优惠的Apple,相比800刀左右(如果你知道有一种东西叫cpp)就可以买到低耗电P系Core 2 Duo和独立显卡的T400或者电池超强又更加小巧的X61的Lenovo,性价比真是天壤之别啊。当然,这个世界从来不缺爱zhuangbility的人,所以乔布斯大爷能利用这一点把一间濒临倒闭的公司变成如此呼风唤雨,还是很高明的。

ps: 今天学会了301 redirect,于是lijikun.net又恢复使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