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31, 2008

Blog Day及琐事


嗯其实我只不过是随便从猫gg那里看到了Blog Day这个东西。不过也不会按这里的指示说的,推荐五个新blog并通知它们的主人等等了……至于那个instruction上面说的,post the blog day blog post还要链接到伊们的站点,云云,更像是viral blogging,或者赤果果的SEO罢了……

嗯,point就是,其实米国嚼三明治的同学们祖国大陆吃米饭的同学们,在网路上都一样无聊。比如前几天在某免费发放的学生小报上看到某网站(不记得了,用***代替)的广告:

What's your business on the web?
Facebook, porn and ***.

把facebook换成校内,嗯,是不是完全一样呢。看到水母或者买买提上有人说facebook是米国学生找ons的地方就像校内是中国学生找ons的地方……刚才等公共汽车的时候碰到一个光着膀子骑儿童自行车的小学生size的黑人小孩找我要10美元,并且讲了一大堆money is good之类的理论。虽然我没听太懂,不过还是不觉得他们的境界就比我们高哪里去。

然后我和某同学的确在BIOP401课后,听某俄国美女老师用带开音节的口音讲解了一小时概率统计入门(这时才意识到,何书元爷爷的书多好啊)晕头转向时,去Jimmy John's买了三明治吃,然后就被囧到了。于是去超市买了一大堆菜。做了一个礼拜工序比较简单的东北菜,终于决心做川菜了。于是炒了个双椒鸡丁,用了两砣鸡腿和一点五砣那种大大圆圆的菜椒(嗯,虽然也有那种长条状的辣椒,但是看到产地是墨西哥就作罢了)。然后发现,八砣鸡腿只要9刀左右,三砣红黄绿(交通灯状?)菜椒则用了4刀,算下来,这盘菜里的辣椒比鸡腿还贵,而且因为没有剁骨头的刀,我还直接把肉剔了下来,把骨头敲碎炖了一小锅汤……情何以堪啊。还有就是,黄辣椒的确没有红辣椒和青辣椒好吃。

最后附上做法供参考:

原料:
鸡腿,辣椒,姜,蒜,花椒,盐,芡粉,味精,料酒,酱油,油,水

步骤:
1. 鸡腿和辣椒(为了卖相,最好是有绿色和红/黄色的各一些)都洗净,切成2cm左右的见方的丁。姜刮皮切丝。

2. 把切好的鸡腿加入料酒,盐,酱油(只是为了上色用,喜欢发白颜色的可以不加),姜丝,芡粉,拌匀,腌半个小时以上。

3. 大火,先热锅,再热油,多放点儿油以防粘锅。鸡肉倒进去翻炒至你觉得它熟了,而且把锅里的水分蒸干(有水分时,油是不透明的),捞出来。

3. 锅里只留少量油,把蒜和花椒放进去爆香,挑出花椒,再把鸡肉回锅翻炒。炒热后再放青椒,炒熟。

4. 再加一点点水,约30ml即可,翻炒,然后中火焖至水干(和前面同样的判据),加盐,加味精,再拌匀。出锅。

5. 鸡腿可以熬汤,不过一定要加一些姜片一起熬。熬汤时最好也丢一小块鸡的脂肪组织在里面。

嗯,纯粹是无聊地蛋疼而已。不过自己的手艺的确还是不错的,哼哼。

Saturday, August 30, 2008

Aestival Festival


毕业典礼的下午,我想起忘了前一天是父亲的生日。看大屏幕上的纪念影像,背景音乐有《千与千寻》的片尾曲,然后是巴赫无伴奏小提琴第三帕提塔第三乐章加沃特舞曲。我对后者的印象来自两年前一个夏日午后:它做我了半天的手机铃声,其间唯一一个电话是Q询问作业交到哪里。几个小时后,Q在散伙饭上对我说,我对不起你,抄了你那么多作业却没有学好。他喝醉了,我拍拍他的肩膀。后来清醒的人扛着东倒西歪的人回去,我扛的是某约有140磅的要去日人民报工作的同学,上了五楼,刚刚脱臼过的膝盖越发疼痛,一个月后才好——此是后话,那时是晚上十点,苏州街上首善之都华灯璀璨。于是这个暑假终于正式开始。

从重庆坐上车往家走,路边的帐篷垮掉的房子渐渐多起来,每座废墟上都站着一个老人。江油城里,到处都搭满了帐篷。不亲见便不知道,在大家记忆里渐渐淡去的事件,会继续在这里占据生活的主题:或者三年,或者十年,或者像这里描述的那样。坐在祖母家楼下的石凳上。祖母非要从重庆回来了,说,重庆城的地下早就被掏空(我觉得这是人多地少的山城人民值得敬佩的地方),住在9楼,只要有重车过或刮风打雷,便觉得楼一直在抖。于是觉得害怕——可是这里不是更经常地抖动么?坐在旁边的老奶奶问我要读多少年,我答,五年,祖母说,我肯定活不到五年了,然后颤颤巍巍地上楼做饭去。祖父在七十五周岁生日那天在厨房对我说,你爷爷七十五了,还能切菜,手不哆嗦,不容易啊。

后来去三台呆了几天。外祖母家对面便是一栋危房,檐脚悬着欲落未落的瓦片,还有红色的“危房”告示牌。江水还是黑的——浸泡过了唐家山的下面埋着的几个村庄,以及北川县城的两万遗体——不过已经有人在里面游泳打鱼了。江边有被上涨的水淹坏了的玉米地。爬上堤岸,路边的电线杆上约一人高处还画着三分之一溃堤的水位线。沿着电线杆的行列穿过棚户区的街道,街边有很多小奶猫,老城墙上用白漆画着箭头,指示疏散的路线。住了几天将要回家收拾行李,外婆塞给我几千块钱,说,姥姥收入不高,这些钱也不多,算命的说我能活到八十四岁,等你毕业回来,再给我摆酒请客。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我默默地拥抱她,不知说什么好。

家里每天都会下雨,比重庆凉爽了很多。去找以前的同学,一个个都out of town,只见到了两位七年未联系过的初中好友。我们在某超市门口集合,全城的超市都关了门,只有一家还在有裂缝的楼里坚持营业,一下起雨便到处都在漏水。一位考上了研,另一位学了师范,却打算考公务员了,于是向我控诉了一番实习时学生多么顽皮和班主任老师多么不负责任。中学生的生活,那是遥远的事情了,初中的教学楼从以前班主任的办公室那里垮掉了。学生都转移到了板房里,高三的还参加了高考,有一位同学上了重点线,于是打出了横幅庆祝。初中的班主任每天傍晚都带着孩子在教学楼旁的运动场里散步,我则每天跑16圈。我的干妈,小学班主任后来很久以前就不教书了,改为管宿舍,宿舍搬到了板房里,于是她们夜班时不能睡觉,因为怕女生宿舍出状况。

于是我想采购出国前的必需品却什么都难以买到,于是匆匆逃离了混乱的江油,刚解除奥运火炬展示严密戒备的绵阳,回到重庆,等被check快两个月还没到的签证。后来它终于到了,尽管退了机票,从香港改到上海,造成了近7k的经济损失。是我签证前一天在鸣鹤园目睹有人野合的报应吧——有人如是说。不过无所了。在机场看到了xxhtochosacav龙龙,等等。飞机只过了白令海峡,没有进入北冰洋。据某人说在北冰洋上空,万里无云时可以看到下面蓝白斑驳的海和冰,煞是好看。

最后,本文的标题和内容没有多大关系,只是用来显示,我能把vernal,aestival,autumnal,brumal这四个词都记住了,而已。

Wednesday, August 27, 2008

Something Interesting



I found this flier on a bulletin board in the Chemical and Life Science Lab building. (We usually abbreviate it as 'CLSL'.)

Saturday, August 23, 2008

Address and Contact Info Settled


For at least one year, I hope.

Departmental Mailbox:
156 Davenport Hall, MC-147
607 S. Mathews Ave.
Urbana, IL, 61801-3638
USA

Telephone:
xxx-xxx-xxxx
(I really wanted it to be 4096....)

Email:
Unchanged as ever.

Tuesday, August 19, 2008

Arrived in Town


Finally, on Aug. 18.

Have no computers or phone numbers yet. Still a lot to finish.

Saturday, August 02, 2008

Dies Auspicii


嗯,一个月没写blog了,关于八月一日,戊子年七月初一,随便写点儿什么。

首先,谨以个人名义对广大解放军官兵、武警官兵、民兵与预备役官兵、退伍军人和军人家属致以节日的问候。

其次,下午四点半地震了。当时我在街上,然后两旁两门面里的人们就都跑了出来,黑压压地一大片煞是壮观,几辆车被人流堵住了,不停地按喇叭。然后手机信号短时间中断了。之前正在一个小铺子门口跟老板讲价, 于是伊说,算老就便宜点卖给你,刚才吓得没力气做生意老。拿了东西往家走,果然一大半的铺子都提前关门了。是日上午,似乎政府才下令拆除了干道周围所有的 帐篷,情何以堪。好像是一个多月来最强的一次余震,而且epicenter就在30km之外,南坝平通一带,新闻说公路通信又断了,云云——反正那个镇,据说在五月也已山体滑坡埋了几千人进去没剩下多少人了。

再次,晚上七点多,天突然黑了下来,才想起今天有日全食。虽说看不到,也算领略到了。话说,某种占星理论讲道,出生之前的最后一次日食到生日有多少天,就意味着这个人前世活了多少岁。不知道按照这个模型,在轮回的过程中灵魂的总数守恒不。

最后,晚上听说,p大47楼某06男硕坠楼身亡。河蟹的wm也因此封闭了校外访问。

嗯,地震后家母迷信逢八必有祥瑞,果然这天又是祥瑞之日啊……说到农历,河蟹运动会开幕是七月初八,刚好是四月初八佛诞整三个月。在此顺便预祝本blog各位读者七夕快乐好了。

ps1: 谁能帮我看看标题上的腊丁文对不对?

ps2: blogger发表评论的的captcha是不是也被破解了?参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