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06, 2008

囧文之人类文明破坏者系列


虽然要毕业了,但是某名人曾如是说

"O Freunde, nicht diese Töne!
Sondern laßt uns angenehmere
anstimmen und freudenvollere.
Freude! Freude! "


所以来点轻松有趣的段子嗯。起因是马伯庸的趣味强文

【原创】人类文明破坏者 [ 马伯庸 ] 于:2008-06-26 01:35:20
事情的起初是这样的,我和一位朋友在MSN上谈到埃及文化,她发了一张解读“图坦卡蒙,底比斯之王”象形文字的图给我,接下来就有了如下的对话: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解读出来的……怎么就猜出那倒雨伞就是上埃及
朋友A:罗塞塔石碑 石碑上有三种文字 一种是埃及的神圣文字吧,一种是科普特文,一种是希腊文。就是比对,比对出来的
我:若无这石碑,埃及文化就不可能被解读吧?
朋友A:的确难说了
我:(开始修理时光机)待我去砸了它 这样埃及就完蛋了,哇哈哈哈。
朋友A:喂…………

(于是9分钟以后)

我:我写了一个科幻故事,我决定把他命名为《The Destroyer of Civilization》
朋友A:说什么的?
我:讲一个拥有时光机器的现代青年,他没有远大志向,只是非常的欠,非常喜欢捣乱,于是……

……布夏尔谨慎地审视这块刚被士兵从沙漠里挖出来的黑色石碑,上面明显写着三种文字。虽然这些文字勾画奇妙他看不懂,但直觉告诉他,这块石碑一定蕴藏着连接远古的钥匙。身为一名业余考古爱好者,布夏尔兴奋得几乎忘掉了拿破仑将军的使命。他命令士兵小心地把整块石碑挖出来,不要碰掉哪怕一个小角。这时候,他觉得头顶有一阵风声,随即一个刺耳的声音刺破耳膜:“呜拉!”一个黑衣人从天而降,一掌击在石碑上,霎时化成一堆碎片。布夏尔还未从震惊中恢复,那男子已经再度跳开,消失在虚空中,只留下一连串奇怪的笑声:“哈哈哈哈哈。”…………

……罗贯中写罢《三国演义》,得意非凡,正待拿出去与众友玩赏。忽然一个高丽装扮的黑衣男子扑将过来,一把夺了书去,拿墨笔在上面肆意乱改。罗贯中心疼如受雷击,苦苦哀求,求了半晌,那男子才把书稿还了去。罗贯中展卷一读,发现诸人名字全被涂抹,曹操被改成了曹恩操,刘备变成了刘相备,孙权却涂成了孙在权。那黑衣高丽人哈哈大笑,仰天而去…………

……曹雪芹缓缓搁下了笔,对僵冷的双手呵了呵气。他无奈地朝窗外望去,无穷无尽的大雪纷飞,北京的冬天真的是滴水成冰啊。屋子里已经没有柴了,炉子里的灰烬早成了冰坨。他勉强笑了笑,心想无论如何,毕竟是写完了,即使现在被冻死,也算是完成了一个心愿。可是,如果能有点酒喝,那该多好啊。他缓缓摩挲刚刚完成的书稿,如同爱抚着自己的女儿一样,决定去把这四十回送到敦敏哪里去,连同前面的八十回一起刻印。

风起了,早已饿得老眼昏花的曹雪芹看到隐约有一个人影出现在屋子里。“先生是谁?”他高声问道,那人道:“我特来给先生送些柴火。”他在炉子里搁下木柴,又道:“总得有些引火之物才好。”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书稿,丢将进去,然后泼了些汽油,点起火来。曹雪芹泪尽而逝,他临终之前耳边只响起那哈哈哈哈的爽朗笑声…………

……亚力山德罗斯眯起眼睛,望着自己的杰作,心中充满了喜悦。这一尊雕像他倾尽了全部心力,为此他甚至错过了奥林匹克运动会。这是一尊出色的雕像,每一个细节都臻于完美,且于整体调和在一处,丝毫不突兀。亚力山德罗斯放下刮刀与凿子,这时候才感觉到一丝丝巨大狂喜后的疲惫。这时他的一名学生出现在工作室里,亚力山德罗斯对他说:“阿庇斯,快来看,我刚刚完成了维纳斯。”阿庇斯冷冷一笑,撕下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黑衣人的脸。“呜呀!”一声怪啸,他手起刀落,斩下了维纳斯的双臂……

然后当我的另外一些朋友——他们是如此的烂,以至于我不能提及他们的名字——参加到创作中来,整个故事开始朝着科学的方向走去。黑衣人变成了三体里的智子,他出现在人类科学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尽可能地去进行阻碍科学技术的发展。(以下我作了一些加工,但尽量保留了聊天时的原貌)

D:
“费马突然想到了那个绝妙的证明方法,兴奋地打开书本,要在后面的大片空白写下证明,忽然一个黑衣的图书馆员跑过来,从惊愕的费马手里抢过书本,一把扯掉所有的空白页,只给他留了书页间的一小段。”

L:
“门捷列夫正要睡觉,突然被闯进门的四重唱吵醒了”

H:
“牛顿觉得有些困倦了,他阖上眼睛,想多享受一会儿这大自然的安宁。这时他突然觉得头顶一阵风声,连忙抬头去看,却看到一个黑衣人把手伸在他头顶,手里还握着一个苹果。

“小心啊,差点就被苹果砸到了。”黑衣人露出关心的笑容。

“谢谢关心。”牛顿也笑了。午后的苹果树下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D:
“黑衣人在诺贝尔的炸药配方里面多放了一倍的分量,于是他再也没有跑出来”

L:
“阿基米德忧心忡忡地回到家里,苦苦思索,国王这一次可交给了他一件不得了的工作,究竟该如何鉴别皇冠真假呢?他百思不得其解,心想不如先泡一个澡放松下心情吧。阿基米德吩咐下人准备好浴缸,脱下衣服,整个人躺倒在热水里。浴缸里的水随着他的身体上升,慢慢漫过了浴缸边缘。阿基米德心中突然一动,似乎悟到了什么,正当他立刻就要抓住那一缕思维的时候,随即眼前一黑,不醒人事……一个插着电的电吹风悠悠躺在浴缸底部,黑衣人在窗外冷冷一笑。

H:
罗马舰队已经靠近了叙拉古城。将军大叫快去请阿基米德老师!阿基米德不慌不忙走上城头,望了望太阳,笑道:“我已经想到了绝妙的办法来打退敌人,把那个东西给我吧。”早在一等候的黑衣人递给他一个哈哈镜…………

B :
“达尔文在秘鲁外海的时候、船被黑衣人凿沉了”

D:
鲁道夫满意的放下笔,尽管花了一生的时间,但是将圆周率算到小数点后35位,已经是空前的成就“应该将这些数字刻在自己的墓碑上”,正当他这样想的时候,一个黑衣人突然从窗外跳了进来,手里举着一张大大的白纸

3.1415926535
8979323846 6939937510 0628620899 8214808651
2643383279 5820974944 8629034825 3282306647
5028841971 5923078164 3421170679 0938446095
5058223172 6611195909 2875546873 2619311881
5359408128 2788659361 1857780532 8142061717
6446229489 6899577362 2164201989 1159562863
2847564823 4811174502 5338182796 1712268066
3460348610 5493038196 2599413891 3809525720
7245870066 3786783165 8410270193 8230301952
9171536436 4543266482 4428810975 2497217752
1384146951 0631558817 2712019091 8521105559
0921867713 7892590360 1339360726 6659334461

L:
伽利略一松手,两个铁球朝下坠去,塔中突然闪过一条黑影,左手控鹤劲右掌擒龙功,电光火石之间只见那十磅铁球如雷轰落,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一磅的铁球却如鸿毛般缓缓飘下,轻轻落在坑边。

D:
帕斯卡又检查了一边两个半球的气密性,然后仔细的合拢后,抽干了里面的空气。

“陛下以及诸位尊敬的先生们,你们会见识到大气压强的巨大力量的”他转过身说这番话的时候,自然没有注意到在远处,一个黑衣人正用一根吹管仔细瞄准着什么。

十分钟后,随着一声响鞭,帕斯卡目瞪口呆的看着十六匹马毫无阻碍的向两边冲了出去。

B:
清晨、弗莱明来到了自己许久没有打扫的实验室、刚打开门就发现一个清洁工打扮的黑衣人和他在相反的方向拉动同一个门。“先生、实验室已经给您打扫完毕、长了霉的盘子也全都清洗干净了。”弗莱明望着光洁如新的实验室、脸上浮现出满意的微笑

AV:
1864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凯库勒坐马车回家。也许是由于近日来过度用脑,他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上睡着了。在半梦半醒之间,凯库勒发现碳原子和氢原子在眼前飞动,变幻着各种各样的花样。“先生,醒醒!”凯库勒睁开眼,一个黑衣人大声叫醒了睡眠中的凯库勒。“先生,请问几点了?”黑衣人说。

S:
老袁望着沉甸甸的稻穗,满心欢喜。多少个日夜的努力,在这块田里得到了证明。他转身准备回去再润色一下报告,明天就递上去。

突然,他感到背后似有响动,回头一看,之前一个怪异男子从天而降,上身赤裸,口中喷出火来。那火乃是三昧真火,水救不得,霎时间将一片良田烧了个磬净。

AV:
“华老先生,我一定会把它保管好的。”黑衣狱卒从华佗手中接过一沓纸,最上面“青囊书”三个字清晰可见。

B:
孟德尔满脸自豪、向来参观的客人指着豌豆说:“这些有红花、有白花、有圆粒、有皱粒,它们都是我的儿女。”参观的客人纷纷表示赞叹以示配合。这时、孟德尔用余光看到、有一位黑衣客人在赞叹的同时、还在摆弄身边的一个什么东西。五秒钟后、孟德尔晕了过去、这之前他的视网膜上接收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一个黑衣人肃立在风中、成百上千只蝗虫从他身后的皮箱中四散飞出

AV:
“黑衣人一脚将大禹踢入水中,大笑而去。”

AV:
不多久,父子俩就到了上帝指定的地方。亚伯拉罕在那里筑起坛,把柴摆好,又把儿子捆绑起来放在柴上。小儿子吓得哭了。亚怕拉罕犹豫了一会儿,伸手拿刀就要杀他的儿子。说时迟那时快,那和华的使者从天上呼叫他说:“亚伯拉罕!亚伯拉罕........”

亚伯拉罕拿刀的手在空中停住,但一个黑衣人从斜刺里杀出……

Y;
"1899年,王懿荣走进了北京的一家药店,一个黑衣人抢在他的前面对药铺的伙计说:“我得了痔疮,很严重,请把所有的龙骨拿来……”

上文已然很orz了,然,下面的模仿文更加富有技术含量。有好几个我都是google了才明白的——有的现在还不能完全明白。

发信人: bluecloud (布鲁·克劳德), 信区: SF
标 题: Re: 人类文明破坏者(by 马伯雍) old吗?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Jul 2 23:43:12 2008), 站内

德不尝失:

还有几件事情请亲王务必加上

1、1861年,美国内战刚刚开始的某一天,林肯总统正在白宫的草地上散步以舒缓他连日紧绷的神经。这时候,远处传来两下枪声。身边的警卫们连忙扑过来把林肯总统拉近了白宫隐蔽,半小时后,卫兵的指挥官过来向总统报告情况:“我们刚刚击毙了两名试图闯入白宫草坪的人,其中一个是隔壁陆军部大楼的看门老头,还有一个是他引来的持枪的年轻人,他的枪也被我们销毁了。”林肯:“很好,谢谢。我感觉到有你们在我很安全~”指挥官:“根据我们查到的身份记录,这个持枪刺客姓斯潘塞,这个名字您有印象吗?”林肯:“不,没有。请继续履行你的职责吧。”

白宫大门外,一个黑衣人抛下手中的警铃扬长而去,只留下一串爽朗的笑声。

2、1941年秋,苏德战场的博良斯克。一辆T34被击中后冒出滚滚浓烟,炮长当场阵亡。没有受伤的驾驶员和航向机枪手打开舱盖,把受伤的车长和装填手拖离了危险的战场,送到后方的医院后加入其他车组继续投入伟大的卫国战争。
……………………

后方某野战医院的一名值班护士,在清洗纱布时发现消毒剂没有了,正好身后一名黑衣的男子给她递来了一瓶开过口的消毒液,于是她礼貌的谢了一声继续干活。
……………………

阿拉木图远郊的一个普通农家陷入了深深的悲伤,就在今天,他们收到了一份通知,得知他们家的米哈伊尔·季莫费耶维奇因重伤不治,在野战医院中去世了。这已经是开战以来他们家牺牲的第三个儿子了。

3、1898年,非洲苏丹恩图曼大平原上。英军第21骑兵团在行进途中遭遇了大批土著居民,这些披头散发、手持长矛的野蛮人悍不畏死地向英军发起了进攻。士兵和军官们都拔出了马刀,向土著人发起了冲锋。

…………混战之后…………

普朗克少校陪同团长视察了已经摆到一起的几具军官遗体,“左边这五名军官都是用马刀与土著人在搏斗,他们表现出了异常顽强的精神,右边这名军官没有用马刀,而是在用一支德制手枪在射击,结果引来了大量的土著人,恰好又遇到他的枪卡壳,就这样白白牺牲了,如果他用马刀,本来可以逃出生天的……”团长:“哦,可怜的温斯顿,他没办法用马刀的,去年在印度,我们打马球时他的关节脱臼了,一直没有调养好。这下他家里的美国母亲要伤心了”

军械官检查了温斯顿遗留下的武器,发现连续几发子弹的蛋壳里面都只有沙子,而不是火药,他向上级报告了这一情况,并归结到德制武器的恶劣质量,建议以后军官佩枪必须为恩菲尔德生产,却不知道远处一名黑衣男子正掩住了嘴,暗自偷笑

4、美国独立战争的第三年,1777年的10月某日,费城西北部杰曼顿地区,红色军装的英军和亲英分子的托利军对峙着绿色军装的大陆军和衣衫褴褛的民兵。为了休息部队,双方都保持在对方有效射程之外,相互间距200~300码,在这个年代,超过100米命中目标的例子不是没有,但是靶子得有6英尺高,20 英尺宽……

大陆军一侧出现了一个身高六英尺的人,他漫不经心的走到前面来看着英军的阵地,身边既没有将军那样前呼后拥的警卫,也没有向政府官员那样穿着华丽的衣服,只有几码外一个仆人模样的后生给他牵着马。

英军的苏格兰高地团第二营营长弗格森少校是一名神枪手兼发明家,他举起自己手中的新式遂发后装步枪,从立框式标尺中瞄了一下那个人,但他觉得这个人很可能只是一个费城周边的一个乡巴佬,顶多有个自己的农庄,雇佣了几个杨基给自己种地养马而已。而他自己作为贵族军官,枪杀平民一向是自己所不乐意为之的事情,况且还容易在历史上留下骂名。于是他瞄了一下就放下了,一名黑衣男子从托利军那边走过来,对佛格森少校说:“我猜你把枪放下一定是因为距离太远而没法打中吧?我们打赌5英镑,怎么样,只要你能打中那个男子就行。”于是佛格森少校又把枪举了起来。
…………

多年后,从米利坚合众国的校园中传出朗朗读书声“国父托马斯·杰弗逊……”

tie_fighter:

1943年的一个夜晚,北海上空一架执行特别任务的蚊式战斗轰炸机孤单的在云层中穿行,长距离的飞行和绷紧的神经让领航员员感到疲惫不堪,该死的德国佬,他嘟哝了一句揉了揉有点发酸的眼睛,“天哪!快爬升,5点钟方向有一架梅塞斯米特!”耳塞里传来了同伴惊恐的声音,瞬间的一楞神过后领航员闪电般的扳下了弹仓开关。
……

“喔~上帝呀~刚才你真的什么也没有说吗?!那个人已经掉下去了!”

“算啦,报告上我们就说遇到德国飞机的拦截好了……”

tie_fighter:

1763年秋天的巴黎蒙帕纳斯墓地,一场葬礼刚刚结束,一个中年人从马车窗口探出手轻轻的拍着死者幼子的肩膀,“下周二9:00记得准时出庭,别担心安托万,你们拉瓦锡家的人个个都是好律师!你父亲那天要是不去骑马他一定会为你的表现骄傲!”

远处的灌木下面一个黑衣男子取下耳机,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tie_fighter:

火车行李车厢的火终于熄灭了,一个瘦小焦黑的身体被抬了出来,“你们说当时门好像被这孩子从里面反锁住了是吗?”警长在本子上画着什么。

“可怜的小东西,他肯定是被列车长吓坏了,因为上次他搞出来的臭气列车长骂了他一个月”,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说道。

“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我们平时都叫他爱迪生”……

DavidWeber:

1915年4月25日,当澳大利亚第1师和澳大利亚-新西兰师准备在加里波利半岛的阿里布尔努湾登陆,当他们正准备上陆时,1黑衣人划着小船过来向他们展示了正确的当地地图,告诉他们现在的位置,并且透露了1点:在楚科努山附近的比加利村有重要目标……

澳新指挥官连忙组织侦察部队上陆,经过侦察发现他们的确走错了,于是他们按照黑衣人指点的方向来到了正确的登陆地点……

bluecloud:

1919年,非洲,一个黑色的影子在一支英国探险队的头上滑过

数月之后。一个头发蓬乱的老人反复比照着拍摄到的两张胶片。

“看起来没有什么差别,是吗?”

“我想我的理论可能错了。”老人悲哀地说。

bluecloud:

1815年3月1日。法国南岸儒昂湾。

6艘小船靠岸,一小队人马拥着一个身材矮小的人物登上了法国陆地。负责岸防的士兵在惊愕之后纷纷开始高呼“皇帝万岁!”

谁也没注意到,士兵中有一个黑衣人,悄悄把一名士兵的燧发枪扳转了方向……

hightemplar:

1901年12月,瑞士的沙夫豪森。

黑衣人见一位犹太青年已经走远,便把他寄往瑞士联邦专利局的申请信从邮筒里掏了出来....

hightemplar:

1832年3月,巴黎街头,一个黑衣人和一个舞女在谈话。
“这是你的酬劳,务必要让那个叫伽罗华的小子对你死心塌地。“

帕金正在反应锅里搅拌着黑色液体的时候,一个穿黑衣的技术员过来对他说:你想人工合成奎宁?这招我早就用过了,不行的,换个法子吧!

给大科学家戴维的信已经写好了,法拉第拿出了听戴维讲座时的笔记,准备读上最后一遍后跟信一起寄出去。但他惊恐的发现,4本笔记全成了白纸。屋外,一个穿着黑衣的人揣着4个本子正匆匆离开。。。

bluecloud:

公元前205年,彭城郊野。

数十名疲惫潦倒的骑兵护送着一驾马车在野地里狂奔,后面是追兵。车上一个猥琐的中年人在不停催促车夫加快速度,尽管马力已到极限。黑衣人悄然在车旁的虚空中出现,手指轻微一动,车轴断裂,马车带人一起翻下了数十米的深沟中……

arbalist:

继续裹乱,布尔战争时,布尔游击队指挥官收到一个黑衣人的一封信,声称英军指挥官正在某个村庄里开会,立功心切的指挥官立刻带队袭击了那个地方,抵达之后却发现,当地只有一群哆哆嗦嗦的印度医护人员……一怒之下,指挥官拉出那个带头的印度瘦子坑杀了……

Mariner:

1970年江西新建县拖拉机修配厂附近的小路上,一位老人脚下一滑后脑重重的磕在一块石头上,一旁的树丛里黑衣人在嚼着香蕉

darkstar:

秦始皇那个应该这样:
“王负剑!王负剑!”

可是赢政各种体位都试过了,仍然是一毫一厘也拔不出!

梁上忽然传来一阵大笑,随即一声怒吼“又她妈漏了!”,再一声哀号,然后一个黑衣人一闪而没。

后来,清扫大殿的人们在房梁上发现一截断指,可怎么也取不下来。

歌剧院幽灵:

既是如此,来个狠的

1917年4月9日,下午三点十分

德国边境,哥特马廷根车站

身穿海关制服的黑衣人命人把刚从瑞士苏黎世过境开来的一节客车车厢门窗全部封死,打上了铅封,然后走到调度室说:“这里面都是刚刚死亡的霍乱病人。开到支线上,隔离二十天后再收殓。”

歌剧院幽灵:

1889年4月21日,奥地利勃劳瑙

穿着白大褂的黑衣人抱着襁褓中的黑发婴儿,对躺在床上的女人说:“施克尔格鲁勃太太,您的孩子有很严重的包皮粘连。为了不影响他今后的发育,我已经给他实施了包皮环切术。”

“啊,太好了,谢谢你,罗森鲍姆大夫。为了表示感谢,我准备用你的名字给他命名。这孩子就叫亚伯拉罕吧。”

白昼之月:

我也来一个
1921年8月2号的嘉兴南湖畔,黑衣人望着一艘远去的游船,手上的电钻还散发着余温。

【 在 inking (熊和鱼掌) 的大作中提到: 】
: 续圆周率的那个是谁?
: 【原创】人类文明破坏者 [ 马伯庸 ] 于:2008-06-26 01:35:20
: 事情的起初是这样的,我和一位朋友在MSN上谈到埃及文化,她发了一张解读“图坦卡蒙
,底比斯之王”象形文字的图给我,接下来就有了如下的对话:
: ...................
-
-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23.113.46.*]

秉承上面最后几则的不河蟹精神,有同学创作了下面更不河蟹的一条:

发信人: smarty (凭轩听雨), 信区: SF
标 题: Re: 人类文明破坏者(by 马伯雍) old吗? (转载)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Jul 3 23:00:54 2008), 站内

1927年,湖南浏阳。

高地下的水塘边,一个高个子男人蹲在蒿草中,望着即将落下的夕阳,他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看来这一劫算是逃过了,虽然借来的银元并没能让这些民团放掉他,但毕竟也松弛了他们的警惕,让他有机会逃脱到这里,避免直接被带去枪毙。

民团没有放弃搜寻他,甚至曾经三次从他面前走过,但黄昏就要到来了,他们不会再有耐心找下去,高个子男人已经在盘算,如果今晚彻夜赶路,明天就可以与邻县的农民武装会合,那就彻底安全了。他甚至还想到,当自己的宏伟理想变成现实后,这段历险可以做为革命生涯的轶事,讲给那些历史的记录者。

正在这时,他所在的草丛上方传出了一声清脆的口哨,高个子男人惊恐的抬头,隐约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消失在虚空中……

【 在 ssa (ssa) 的大作中提到: 】
: 【 以下文字转载自 Joke 讨论区 】
: 发信人: ssa (ssa), 信区: Joke
: 标 题: Re: 人类文明破坏者(by 马伯雍) old吗? (转载)
: ...................

--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61.51.125.*]

当然,严肃的科学和历史题材之外,也有有才的人整合了更多流行元素,于是有了(有删改)……

发信人: chenbt (邪恶的主公), 信区: Story
标 题: Re: 人类文明破坏者 by马亲王
发信站: 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Sat Jul 5 03:22:39 2008), 转信

1:
……崇祯走向歪脖老树,正欲上吊,忽然远远的跑来一个扛着斧头黑衣小太监,在崇祯感怀亡国之时,几斧头砍短了歪脖老树……

2:
……少年时代的马伯庸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一个黑衣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我必须带你离开这儿,”黑衣人拿出彩色的波板糖对他说,“由于你的存在,我TM现在必须存在于各个莫名其妙的时代。我TM要疯了。”

3:
……耶稣的尸体从十字架上被取下,准备交由他的门徒们安葬。一个黑衣的狱卒走过来,自言自语道:“万一他是假死呢?要不再补上两刀吧~~”

4:
……抵抗萨拉森人的最后战役前,亚瑟王环顾着自己勇敢的圆桌骑士们,感到壮志凌云。突然,他发觉兰斯洛特的神色有些异样。

“你没事吧,我的战士?”亚瑟王问到。“木事木事!”兰斯洛特回答。

一位打酱油的黑衣人恰巧从一旁路过,随口说道:“他昨晚睡了你媳妇儿!”

5:
……盖茨在10岁那年得到了神谕,一位黑衣人抚摩着他的头顶说:

“孩子,照我说的去做,你注定将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富传奇的人物!”

“你将在少年时代接触计算机,学习数字的艺术。之后你将放弃学业,开办公司,名叫微软,专注于软件开发。最后,你将转战金融行业,在2008年初卖掉你所有的身家,投资中石油!”

6:
……在周正龙踌躇满志准备出发的前一天夜半,一位黑衣人抱着一张大海报潜入镇坪县山中。

7:
……司马懿闻讯诸葛亮病故,举兵大进,意欲一举克蜀。突然间枪炮齐鸣,蜀兵后军中簇拥出一辆小车,诸葛亮羽扇纶巾端坐其上,向司马懿说道:“仲达别来无恙!”司马懿大吃一惊,回马就走,一名黑衣步卒上前拦住,说道:“主帅休慌!那人是唐国强!”

8:
……1924年9月14日

一个黑衣人冲进鲁迅先生家后院

次日

鲁迅先生提笔写道: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没有了。 ”

9:
……1990年夏天,J·K·罗琳从曼彻斯特乘火车回伦敦,她盯着车窗外看,脑海里瞬间闪出一个戴眼镜的小巫师形象来,这时一个黑衣人笑嘻嘻出现在窗外,啪的将一幅芙蓉姐姐的艺术照贴在车窗上。

10:
……差不多就在耶稣到处宣教,惹得罗马政府不痛快的同时,附近有一个穿黑衣的宗教领袖正在传授给他的信徒们一些识别吸血鬼的知识,例如死后两三天还会复活之类的,并且免费发放了大量结实的木钉.

11:
……摩西在西奈山上和耶和华对谈四十天,终于领受到了十诫,他在下山时忍不住打了个盹,黑衣人就趁机把十诫换成了八荣八耻。

12:
……大雄照例被欺负了。他疯似的跑回家,连滚带爬地上了楼,最后痛哭流涕地趴在自己小小房间的榻榻米上,心里痛诉世界的白烂与不公.......

此时,他的书桌出现了一丝异动。就在他藏零分试卷的抽屉的上面那一层,一个抽屉慢慢打开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黑衣人从门口冲了进来,飞速把一只活生生的老鼠塞进了那抽屉半开的空隙。

现实社会中没有哆啦A梦也没有时光机,所以我们还是欢欢乐乐地各奔前程吧。


【猫gg组织的聚会上,两位师妹带来的毕业快乐蛋糕】

最后,再炫耀一下。

【给Blogger忠实用户的礼物】

发现参加这次聚会的所有人都有blog,网志文化是多么繁荣昌盛啊。

Wednesday, July 02, 2008

One Day Before Graduation



【诸多尝试中唯一一张表情比较正常的】


【其实我们都没变太多】

从此开始,尽量上传3:2长宽比的照片。以900×600,JPEG画质8的为主。Picasa只有1G,还是要节约着用。

Tuesday, July 01, 2008

模板回复正常


5.12 - 7.1
五十天。

开始收东西。发现还有一卷Superia,再仔细一看是iso 200的,明天去用掉——正好天气阴雨。

学士服没穿过,但还是不想穿出去。北大的学位服着装规范说男生要系领带,我吃饭时跟翱说,我不要打领带想要系领结,但是那是女生的要求。我又说如果我以后从事理工科的学术工作,就一辈子都穿圆领套头衫,不用穿正装了——结婚的时候除外。翱说,没那么凄惨吧,一辈子就穿一次。我想,那不是很好么?

三角地有毕业留念墙,不打算去写了。最近变得对声音很敏感,一点噪音都会导致吵架和打人的冲动。表达欲望过剩的时候,隐忍和沉默是应有的美德,文字声音和影像都类似。每个人都留下一些痕迹,千秋万代以后,园子会不会被堆满?

腐败很多。晚上怕满腹糟粕晃荡起来肚子疼,不敢跑步。凌晨想要下楼去转一圈,却发现所有04级的校园卡都打不开门,过期失效了。

突然发现转接头、插线板还没买。还想入一个能输入中文的亚太版诺基亚E51水货。读卡器也恰好在这时坏了。还有很多同学在买数码相机,然而我的相机计划是在某次回国经过香港的时候。还有在来弄我和戴尔的英文网站上各拼了一台目标配置的机器,发现来弄我比戴尔便宜近两百刀,刻板印象真可怕。挨踢行业的市场生态逼着购物者成为技术和市场的准行家,然而还是那么欣欣向荣。

最后,发现本网志的feed订阅者达到50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