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4, 2008

学期结束


放音乐。GReader里似乎显示不出来,请点击打开网页。



Beethoven: Sonata for Cello and Piano No. 3 Op. 69 - iii. Adagio Cantabile
Piano: Artur Schnabel; Cello: Pierre Fournier.

另附上篇文章的成果:截屏一幅。

Monday, December 22, 2008

Installing OpenSuSe 11.1 on Lenovo T400 with ATI Display Driver


Guess my Chinese readers who are interested in TECH-ONLY posts will bother to read English anyway (i.e. those not interested won't read even if this were in Chinese). So I think posting it in English won't harm, and may help more people who happen to have the problem and find this out with search engines.

Of course I did some google work before ever installing anything. The most helpful information are from an OpenSuSe wiki entry on ATI Drivers, a Thinkwiki entry on Fedora 10 on T400, and this OpenSuSe forum thread. Some of what are said there are a bit misleading. But since I don't know what exactly was happening, I'll just describe what I did to make my ATI driver work. There might be some redundant steps.

First, my T400 specs:
CPU: Core Duo 2 T9400 2.53GHz;
Memory: 4GB DDR3;
Hard Disk: Hitachi 160G 7200rpm SATA;
Display: 14.1 in 1440 x 900 wide screen;
Graphic Cards: ATI HD3470 / Intel GM45 dual graphics unit;
OS: Windows Vista Business 64 / OpenSuSe 11.1 x86_64.

Second, why use the not-open-source proprietary ATI driver? Because 3D acceleration does not seem to work with only open source driver for the HD3470 card, and performance is not satisfactory with GM45 (even compiz-fusion is slow).

Finally, what I did:

1. Do not change anything in BIOS, and install OpenSuSe from CD. I used KDE 4.1 as desktop. Set up the Internet. At this time only the GM45 is detected. Install libstdc++33 and kernel-source.

2. Download the ATI driver to the desktop. Open Konsole and run:

sudo sh ./ati-driver-installer-8-12-x86.x86_64.run


Choose to make package rather than install the driver, and choose ~/Desktop as the destination directory, choose OpenSuSe 11.1 x86_64 as the specific distro. Hereby you will have an rpm on your desktop.

3. Reboot, press F1 to enter BIOS setup, choose config -> display, change "switchable graphics" to "discrete graphics", and change "OS detection..." to "disabled". Save and exit. Thereby X will fail to start. Login and type the follows in command line, and if necessary, use sudo to work as root:
/usr/sbin/sax2 -a
cd Desktop
rpm -Uvh fgl*.rpm
/sbin/ldconfig
aticonfig --initial --input=/etc/X11/xorg.conf
cd /usr/lib/dri/
cp fglrx_dri.so fglrx_dri.so.bak
cp /usr/lib64/dri/fglrx_dri.so .
reboot

4. After rebooting, you should be able to enter X and run 3D acceleration under the ATI driver. To verify this, run
glxinfo
and you should see "OpenGL vendor string: ATI Technologies Inc." among the outputs.

If anything goes wrong and you fail to enter X, just run
sudo /usr/sbin/sax2 -a
to recover xorg.conf. You can also try
sudo /usr/sbin/sax2 -r -m 0=fglrx
to force sax2 to set fglrx as the default display.

BTW, why do I install OpenSuSe 11.1? Because: 1) I simply hate Ubuntu, 2) Fedora 10 was down just after I booted from the installation CD, 3) Debian uses Kernel 2.6.26 which won't recognize my Intel 5100 wireless card (which is my ONLY access to Internet), and 4) I don't have too much time to play with (or I'd rather say, to be played with by) Gentoo. OpenSuSe 11.1 happens to recognize my  wireless card, and happen to be simple enough, until I found that installing the display driver is troublesome. One problem is that you must keep switchable display disabled in BIOS to keep linux detect your ATI graphics. This will disable the switch display function in Windows. You may have to change BIOS settings before using Windows. After all, this is really a not-too-good user experience, from the Lenovo, ATI and Linux sides.

Friday, December 12, 2008

The Name of Asparagus


经济危机中化学系期末办的自助招待,肉只有最便宜的鸡肉,比鸡肉贵得多的水果蔬菜倒是有一大堆。水果有各种应时的和逆天的,甚至看到了以为会永别了的石榴桑椹猕猴桃。面对那盘看起来应当生吃的蔬菜却只有瞠目结舌:不但有切片的黄瓜,还有洋葱,一剖两半的胡萝卜,整根四季豆,以及某样——在国内的时候基本是一种轻飘飘的只属于课本的东西,学过Asp和Asn,知道他们的名字和大概与常被归为百合科的天门冬属植物相关。在这边的超市里终于看到了这件标着asparagus的东东,后来不记得是贤惠的Kane同学还是getoffers同学告诉我,这个东西叫做芦笋……我取了一坨包有芦笋的长得很像春卷的东西,同座的韩国postdoc似乎想argu这个是大韩民族的发明,于是我问,it's so strange,why do they have asparagus in this roll? 他大概没听清我的问题,拿出一罐可乐,告诉我,旁边的吧台凭入场时发的酒票可以领到一瓶啤酒。据说,以前化学系的招待,酒都是随便喝的,不过现在经济危机,嗯……

回家无聊查asparagus这个词,却看到了有趣的东西。AHD里对英语的asparagus的语源是这样解释的:

The history of the word asparagus is a good illustration of one of the peculiarities of English etymology one found in few other languages. After the rebirth of classical learning during the Renaissance, Greek and Latin achieved a lofty status among the educated. As a result, etymologists and spelling reformers of the 16th and 17th centuries tried to give English a classical look by Latinizing or Hellenizing the spelling of words that had Latin or Greek ancestry (and even some that didn't). For example, Medieval Latin had a word sparagus, from Classical Latin asparagus, that was borrowed into Middle English and rendered as sparage or, more commonly, sperage. Botanists were familiar with the proper Latin version asparagus, and their use of that term together with the efforts of the etymologists caused the Latin form to become more widespread, eventually supplanting sperage. Thus, it is difficult to say whether the Modern English word asparagus is a direct continuation of Middle English sperage or a borrowing directly from Latin, a difficulty one encounters with hundreds of other words whose spellings and even pronunciations were Latinized during this time.·The Latin form asparagus lives on in another guise as well; in the 1600s it was shortened in popular speech to ’sparagus, which became sparagrass, sparrowgrass by folk etymology.
上过徐龙飞老师的拉丁语之后,有种把一切看起来像拉丁语的词都要用古怪的念法来发音的倾向。于是相当长时间想当然地认为,这个词明显就是未经加工的拉丁语嘛。却没有注意明显的疑点:为什么英语里的鸡要叫chicken而不是gallus,而这个东西在英美如此常见却没有一个盎格鲁化的名字,未免太说不过去。

所谓缺乏发现问题的能力,不禁为自己在科研上的前途担忧也。

话说往日学习植物学的最大动力,莫过于命名分类带来的令人愉悦的文化和审美体验。拉丁文名里的罗马神话、圣经和异域风情太遥远,真真切切触手可及的是中文名里从先民流传下来的古奥而富有美感的字眼。石竹萱草鸢尾杜蘅,好多这样的字眼若不是植物便要消亡了罢。当我还背的下来高中生物竞赛必考植物分类学十八科的拉丁文名和形态特征的时候,某个晚上与某同学夜聊,他说,你可能觉得那些农村上不起学的小孩子可怜吧,固然他们一辈子也学不来我们高深的物理和化学知识,然而他们会叫得出五谷、蔬菜、树木和野草野花的名字,我们也是永远学不来的。

我不以为然并以植物学的知识自得。那时我每天旁听他和女友打电话。后来我们读了大学,我结识了几个对花木的名字感兴趣的新朋友却忘掉了花木的名字,他有了新的女友,若干年之后的不久前又分了手。我则坐在富有田园风情的IL小镇木房子的窗前,深秋时的窗外有棵正掉落黑色豆角的树。落下来的东西和那时在国内见到的皂荚的模样并无二致,但是开花结果的时间并不相同——我不能确定是不是同一种植物。树下有丛开着串串白花的高等单子叶植物,我一直根据形态大概地推测它是鸢尾,后来走近仔细检视花和叶子的形态,发现根本不是我知道的种类。于是在山里度过一半童年却叫不出野草野花名字的我,这个疑窦一直萦绕着无从解答,直至叶枯花谢,冬天降临,余下雪地里焦黄的草秆。

顺便提一个问题,google是怎么正确解读gallus gallus这种关键词的?有趣的是,搜索这个可以得到chicken,然而搜索chicken chicken,居然会给出一部分pizza pizza的结果,甚是费解。

Tuesday, December 09, 2008

辣子鸡丁及其他




传说中的钨丝灯+手动白平衡,饱和度有点加得太过,不过懒得再改了。

算是火候掌握得最好的一次,辣椒没有黑,腰果脆了但是没有焦,鸡肉外酥里嫩没有变成木头渣。但是,刀工……实在惭愧……

下面是杂事。

话说在下了四五次雪后,今早六点多居然被噼啪的雨声吵醒。起来复习一会儿功课,然后去上课。拿了熬了一夜完成的论文的分数出来,边沾沾自喜边看GReader,然后就看到了上午九点多的消息,那位以前在这里提到过的IL州长被捕,据说是想卖小奥留下的参议院席位,云云。一翻刚拿的大概是今天凌晨出版的小报,还有州长和示威的被裁监狱员工对话的照片。情何以堪。

下午在某办公室里,突然某教授兴高采烈地冲了进来。问我, do you know the indictment of our goveneror? 我答, yes, this morning, and he is trying to sell the senate seat left over by Obama, right? 他说, well, he wants to be the head of Dept. of Energy, but, you know, this is usually for someone from the energy states like Texas....

于是他开始介绍案中若干州长想要通过卖官给自己安排的各种职位,总结说,he will earn $250k a year if he got this job.... 他对此感到很不值,说,he could be a professor if he wanted that money! You know, if a professor does some consulting, he can earn $250k honest money. 然后面露得意之色。意犹未尽地补充道,and a senator earns only $40k a year, almost nothing, just what a POSTDOC gets. Basically this is because the people don't want to give senators money....

听到这里旁边的postdoc大哥愤愤然地打断,a postdoc does much more good than a senator!

后来有位研究生跑去跟着教授看了布拉戈耶维奇大叔被FBI控诉的文件,狂笑着归来,说,里面有无数f**k出现,骂小奥motherf**ker什么的。大家一齐被囧住——我想起了以前在某著名东北明珠当市长的一位p大校友,据说也是脾气暴躁粗口连篇型的,而且为了$250k每年而折腰的塞尔维亚大叔比起他来,也是小巫见大巫了吧。

于是继续复习功课,看俄罗斯美女的课件。突然发现某张表现某个“拔河模型”的插图上,小盆友们脖子上赫然戴着红领巾。掐指一算,伊应该是在苏联解体前上小学的。

最后附趣味图片一张:天朝和米帝的空气质量对比,以回应上篇日志中海带同学提出的“天空像假的一样的质疑”。来源是aoao同学的校内头像,嗯。

Monday, December 08, 2008

大雪日游记


近期趣味阅读推荐,王小山之歪批成语系列:以德报德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乘坚策肥头童齿豁浮一大白小小不言正正之旗。惭愧地说,本人果然一介文盲,这些成语的本义大多都不晓得,倒是对诸如正龙拍虎,秋雨含泪,兆山羡鬼之类网络歪词熟谙于心。现遥居大洋彼岸,天高路远,英语口语长进不少,母语则断无提高之可能。唯愿仓颉地下有知,饶恕小子则个。

言归正传,大雪节气清晨出门,步行去学校,路上所见贴图若干。


【敝宅】


【卖圣诞树的广告】


【某幢颇有情调的房子门口】


【公墓入口处,最近处是一个姓Bach的人】


【学校的钟楼】


【路遇一群鸟从头顶飞过】


【敝系办公室所在楼房】

中午看累了ppt后到钟楼南面的公墓去散步。看不见路的雪地里随意逛去,各式简朴或繁复的碑碣、雕塑、纂刻和花环,一一闪过。方尖塔,十字架,纪念碑,耶稣像,年份从17xx到二十一世纪,程度各异地风化、破碎……大约小镇短暂的历史就凝缩在这不过一里的墓园里。浏览碑上的数字,姓名,不可抑制地猜测民族,计算寿命,以及想象各种故事的开端和结局,然后又因敬畏而浅尝辄止。

印象最深的先是一尊合葬的碑,男性名字下是1833-1906,女性名字下则是1874-1899。就想起很久以前还看电视剧时的《橘子红了》,昏黄的色调诡秘的对白,以及别的什么复杂的,平淡的,抑或不堪的可能。后来又看到一尊父母为儿子立的,一尺见方小小的碑,生在1915,死于1916。旁边同样小巧的墓属于这家人的女儿,年份却被积雪盖住了。此时西风骤起,扬起浓密的雪霰。回头看,刚才踩出的脚印已被风和新雪抹平。

于是不敢造次,也不忍心去刨开一看究竟。匆匆地回学校找温暖的图书室去也。刚才GReader上跳出一则文章,于是想起今天是某个不幸事件的14周年。克拉玛依的孩子,沙兰镇的孩子,绵竹和都江堰的孩子,喝了奶粉的孩子。并没有过去多久,我们被故意地将他们淡忘,《V字仇杀队》中情节的现实版。不知他们有多少能留下块一尺见方的碑。百年以后,无论沧海桑田如何变化。有人路过时,或许愿意猜想一下当年发生了什么故事。

最后附卫生间内激情自拍一张。

Wednesday, November 26, 2008

记(又)一次文化休克


话说今天上午,边干活,边有一搭没一搭地与Celine同学聊天。讨论到中大学生报事件。我说,不久前俺们这儿半官方的学生小报上公然推荐昌平-厄巴那地区最佳找一夜情场所,完全没人管。香港人民太少见多怪了。看,这里就没有任何人像香港人那般抗议,反抗议,反反抗议地折腾。心想,祖国最开放的香港也没有米国中部小村落开放啊,情何以堪。

下午坐公车回家,顺手拿了份今天出的免费发放的小报在车上读。看到了一整版的网上性交易信息常用缩略语指南。继续想,祖国最开放的香港也没有米国中部小村落开放啊,情何以堪。然后细读,发现好几个条目里都出现了一个叫做“meth”的词。

想起来,本地的公车上经常刷着一则费解的广告,一幅腌臜而现实主义的厕所马桶图片,旁边几行字写道:
——No one thinks they'll lose their virginity here. Meth will change that.

以前从未看懂是什么意思,一直以为Meth是一个什么邪恶的商业巨头,公然在街头鼓吹在公厕内性开放。此时顿悟,懊恼自己以前太methanol了——但是其实meth不是假醇的简写,而是指的是下面这个东西。


掏出手机版韦伯斯特一查,果然meth == methylamphetamine。Google那句广告词,原来这个创意来自MT的某个公益项目。还不明白什么意思的真醇们,请参考两周前的这则新闻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七条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一)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
…………


刚才在GReader里读了一篇歌颂科学松鼠会的文章,开篇就把我们这种星座爱好者批为迷信,并认为米国的科普值得我们学习。我以前只认为第一点不正确,星座这种东西和泡mm的关联程度远大于和烧香磕头扶乩请仙的关联程度,板着脸斥之为迷信,未免太缺乏情调,小心把mm们都吓跑了。现在,觉得第二点也不正确了,在一个理科研究生不会算\int^{\infty}_0 xe^{-x}dx,每2人中多于1人支持神创论,造出了那么多有用的带甲基的化合物却只能用meth做甲基苯丙胺的昵称的国度,要说科普比我们进步,也只是九十九步笑百步而已。

Monday, November 24, 2008

补记上篇,兼纠结若干


在写完上篇日志和听完Prof. Shi的讲座后不久读了queenie女王关于汉语的网志。然后意识到本网志的原罪:在我比现在更少不更事的时候,或曰,blogger尚无中文版的时候,申请此空间,用了英文名和英文界面,慢慢添加了大量英文的自定义元素;现在虽然意识到把“comment”、“link”这些单词放在一个中文网志上纯属假洋鬼子的无聊行径,但积重难返,更懒得大动干戈地修改了。尽管如此,万幸在这里码字时还是用着较为正常的汉语的。正确使用的/地/得,尽量纠正错别字与语法错误,少用洋泾浜除非是引文或专有名词,用“网志”而非“blog”或已然倒闭的“博客”。然而某些多年养成的习惯似乎无可救药,譬如,大量以“我”(俺/鄙人/洒家/阿拉/自己)作主语的怨妇腔句子,从句套从句的复杂结构,喜欢用切口和专有名词,等等。我从来未想过要严肃地对待汉语,而是想要对表达的省察控制。然而如果世界上人人都能管好自己的表达能力,本我自我超我和平相处,和谐地球早就建成了。所以,事与愿违简直是一定的。我一直想写一篇没有“我”及其同义词的网址,然而从未成功。近半年来本网志的文字日渐乏味内容日趋干瘪,也只好解释为,“我”的生活缺乏营养,语言也是如此。白天用英语上课开组会买东西,晚上用中文做饭上网聊天的生活,唯一长进的是英语口语,以前考托福时从未学会的那些搭配,it turns out to be ***,as far as *** is concerned,一下就应用自如了。

近来最纠结的主题是相机。前几天一个自费来读大一的小孩来我家寄宿,带了价值40k天朝币的器材,十足的败家子。然而摸摸他的将近两斤重的Zeiss 24-70/2.8,似乎手感也不是那么好,尽管他一再鼓吹这头是多么多么锐。我可不敢那么败爹娘的钱,然而买不起5Dii或者700D,选择仍然丰富。于是辗转反侧:买还是不买,佳能还是尼康,40D、50D还是D90、D300。各选项都有足够的优点和缺点:

不买:最省钱,不折腾。但是近日日元走势坚挺,如果米国再狂印钞票,就情何以堪了。
佳能:总体机器比尼康性价比高,但是直出jpg比较烂,人脸发绿,对后期的要求比较费事。暗部较强,但是高光较弱。镜头总体便宜一些,但是缺少好的广角。取景器没有辅助构图线。同时佳能的质量控制也很令人担心,掉反光板,快门损坏,死机都是臭名昭著的。
尼康:直出jpg比较讨人喜爱。暗部弱,高光强。广角好。但稍微比中高档一点的镜头都很贵。取景器有辅助构图线。好像质量问题没有佳能那么多。
40D:当前市场所谓性价比之王,高iso很好,然而屏幕差,不带跑焦校正。
50D:比40D贵,然而除了带640*480的屏幕,实时取景,跑焦校正三个非常实用的功能外,没有任何多余的优点,画质反而较40D有所下降,不过可以靠ps弥补回来。
D90:唯一的塑料机身,性能较其他三者差一截,但是有640*480的屏,而且可以拍片儿。
D300:传说中的APS-C幅面性能之王,有很好很强大的对焦和测光系统,640*480的屏,但是也最贵。尼康虽然也有跑焦校正的功能但是跑焦情况不严重。

幸好B&H上有一个Nikon D300 + 16-85/3.5-5.6的$1830的特价,能持续到十二月九日。这个组合相当好,然而我希望能有便宜一些的,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信息来做选择。为此近日在DPReview的论坛上看了很多帖子。看到无数人提到一个叫做IQ的东西,心想,国外玩家的境界真是高,知道照片好坏不是靠相机而是靠智商,但是看了更多的帖子后才悟出此处他们乃是指的image quality。然后我就看到了北京时间的今天在北京全球首发的佳能新机5Dii,有米人去买了机器拍了样片,灰蒙蒙的天空下灰蒙蒙的鸟巢,尽管大家都赞这相机IQ甚高,细节清晰锐利,但是这个熟悉了四年的景象实在难以让人觉得是张好pp。此时抬眼一看,化学图书馆的下午,朝北的窗外是座红房子,背景是傍晚快到而未到时宝石蓝的北侧天空,和远处韩国教堂高耸的尖塔,此刻才意识到已习惯的这种喜洋洋(谁告诉我cheerful怎么用中文表达更合适?)的景致,在世界各地并非都是理所当然。

某个晚上心血来潮想看《悬崖上的金鱼姬》,怕被MPAA告上法院不敢在BT上找,就在优酷上缓冲了近一个小时看了这部一百分钟的,国内字幕组做的,缩小版的,片片。在字幕和配音对不上的地方,自己居然至少可以听懂偶嘎桑偶多桑阿里嘎多斯米玛塞这些基本日语了,甚是高兴。可惜,大概激情视频网友自拍类网站的声音压缩太甚,久石大爷的交响配乐不时爆发一下,把我吓得一惊一乍。故事,宫崎大爷继续了从娜乌西卡到龙猫到幽灵公主到千寻一以贯之的不那么直白的天人合一题材,金鱼姬在这四部中中最像龙猫,但是故事走平淡路线吧少了龙猫那种平静的温情,走戏剧化路线吧又不如千寻和幽灵公主那么扣人心弦,对安徒生童话的借用有些晦涩费解,还少了飞行的惯用伎俩。相较之下我仍然最爱口味最重的幽灵公主,有最血腥暴力的打斗,最具冲击力的灾难场景,浓烈的东方味道,还有最剽悍最pp的女主角……此外,宫崎大爷宁可不让13岁以下小孩看也不准迪士尼剪片子,也是很有guts的行径。而金鱼姬分明纯乎是为九岁以下儿童准备的可爱的童话,对于无法把世界看得那么简单的成年人来说,看完了想讲“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又觉得什么都讲不出来。

Sunday, November 23, 2008

一砣奶油蛋糕等于慢跑一小时及其他


上周五晚p大同学在Nancy & accc夫妇家聚会。贤惠的accc不远千米从Coldstone扛回一个价值$50的蛋糕,转述店家的话,it can feed fifty people,并一再强调没有把fifteen听成fifty。我和比我大一天的Nancy同学费劲地四横四竖切开硬梆梆的黑巧克力皮和奶油冰淇淋心。在场的十六位同学一边抱怨着太甜太腻,一边大无畏地将那么大一砣蛋糕尽力塞进腹中,唯独可怜的accc同学叫苦不迭之后放弃了吃完他那坨的尝试。男同胞们一个比一个贤惠,accc同学烧的菜自不必说,还有人带来了炒花生,更有人带来了高压锅炖的鸡翅,久违的熟透的肉菜吃得我热泪盈眶。我在家自己做各种炖菜和汤,米国牲畜们的肉质各种坚挺,大火烧上一两个小时,结果不是烧干了水冒出黑烟警报器长鸣不止,便是需要锻炼面部肌肉狠狠地咬下去方可嚼烂,弄得我总想找个机会溜进某些实验室,偷上一大包trypsin回家做菜用为上。

虽然努力地把又甜又腻的蛋糕吞下去并不是件非常愉快的事情,但真正让我不太愉快的是,吃的时候总在想一块奶油蛋糕==慢跑一小时的公式。不止是吃甜食时,吃各种饭的时候,喝碳酸饮料的时候,乃至于做菜油多倒了一点,都会把它们换算成锻炼身体的时间长度,然后想想慢跑那一小时是多么辛苦,罪恶感于焉油然而生。心想,自己怎么养成了那种小女生天天想着减肥的应当鄙视的心态,最后归咎于成天在各种场合看到各种型号的胖子:有抵我两个宽的,有身体是球形的,有走路要借助拐杖/轮椅的,此时摸摸身上(虽然不算很夸张)的坨坨赘肉,实在是足以让人夜里怵惕反侧了。

然而意识和习性往往是矛盾的。譬如我坚持不懈地买充满了trans-fat的full milk,拒绝同样价格的fat-free,为的是据说前者煮出来的奶皮可能会好吃些。就连每天慢跑一小时,尽管知道其对乡村伪学术宅男生活的重要性,也不是容易坚持下来的事情,尤其是在有考试或者deadline的时候。昨天有朋友从MO驾着Mazda 6来访,今天走时在这里买了点菜,捎带着也让我在不常去的Meijer买了几包东西回来。坐在车后座上,舒舒服服地瘫成一滩软泥,平时要走二三十分钟的路几分钟就到了,我要攒钱也买个车多好啊——在米国汽车真是让人将惰性发挥到极致的一种文化产品,足以毁坏一切利用日常生活中的走路机会锻炼身体的决心。

周四组会前rotation老板请客吃饭,说,他的mac硬盘挂了,据说是某个批次的硬盘的普遍问题,我们扯着扯着就说到所有的i系列产品。我说,Apple的产品名字都是用弱智词汇组成的,譬如iWork,Final Cut Pro,而与之相反的Adobe就用的都是看起来很有文化的词汇,例如Audition,Premiere。这时老板接话,说这就是物理学家和生物学家的区别:没有生物学家会给一个挺重要的东西取名叫quark,他们肯定会用一个叫做sub-electron symmetry blablabla的名字。然后他开始谈起大选,把小奥和林肯对比,说他们都是在当选后上任前的过渡时期,只说话,不干活,所以〇也成为一个伟大的总统。他还说,尽管大〇的演讲能力威震全国,然而IL人民在他当参议员的这两年早就领教了他的出色,不再觉得奇怪了,云云。我只好大口吞咽Beckman食堂提供的套餐里油量十足的炒米饭,心里慢慢地腹诽,交的税就要被收了汽车工人工会不知多少贿赂(当然,在民主的米国这叫捐款)的大〇拿去给底特律不上班也能拿$30/小时的黑人们发工资了。我下学期当了RA,按每周工作20小时计收入还不到这个数,然而还得交18%的收入税和8%的消费税呢。

某同学受不了米国小本们给他传自由民主教,开始咨询在这里有什么方式可以到芝加哥领馆入党了。我则越发相信,米国在近代的崛起,使其免于两次大战蹂躏的地理优势,功劳远大于人人颂扬的制度。如今人民既然自由民主了大〇恁个烂人上台,只好希望他能使米国尽快地一烂到底,我好早日学成归国建设家乡去。然而每当GReader上看到各种国内新闻,一再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屁的事实,又觉得回去也不是什么让人平安喜乐的选择。于是不由得有种trapped in the middle of nowhere的感觉。值得安慰的是,世上总有比我更尴尬的人。例如p大某本应成为前教授的现教授。在轰轰烈烈地浪费了媒体、同学乃至杭州房地产商的大量感情后,终于证实谣言贴出了这则启事。不但未能择木而栖,而且连良禽的资历都有越来越多的同学在质疑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还是低调为好。

另,偶尔看到了多难兴邦(a.k.a. 你们算个屁)又一的鲜明例证,如今地震过去半年,震前那几天在wm四川版上天天吵架的彭州石化项目,已然重新准备上马了。不知道住板房帐篷的灾民们有没有精力去抗议了。至于全国人民,想想大家都在闹哄哄地抗议米国油价跌去了一大半(刚才看到是$1.66/gal)中国还不降价,我想,这说不定是中石油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妙计呢。

Thursday, November 13, 2008

200::23


这是本网志的第200篇,提前设置了在北京时间上午11:10,我用来排星盘的时刻,发出来。

不写点什么似乎是政治不正确的,然而还是忙project比较重要。

鸣谢aoao寄来的礼物,跑步的时候有贝多芬之外的东西听鸟。

写这篇日志时我一直在想:2009年是己丑本命年了,本命年意味着我的年龄应当是12的整数倍了,但是为什么总记得自己应当是23岁捏?究竟应当是23岁还是24岁捏?想啊想啊想啊终于想明白了,大脑难道已然在退化了么……

Wednesday, November 12, 2008

Untitled Document VI


本周敝校突然就进入了recruiting season。日历上排满了来觅食的各种博士后们的research presentation seminar,都是从买买提史丹佛卡尔太克之类世界一流大学们过来的,衣冠楚楚,n表人材。例如,今天物理化学系的presentation是一个OL打扮的白种褐发年轻美女,王子屯的本科加州技术研究所的博士史丹佛的博后,讲了一堆挺fancy的量子力学也发过若干内切尔赛因斯。然而伊实在太紧张,先是显卡分辨率和投影仪不匹配折腾掉十分钟,然后不停地舌头打结念错单词,听众提问的时候答非所问连篇废话,最后也忘记给观众发好人卡that’s a good question。最后让我怀疑,伊是大舌头,还是母语不是英语。

相比之下上MCB401生理学的先生,虽然英语发音奇烂,但是语速适中,声音洪亮,乃是鄙人长达三个月的研究僧生涯遇到的非英语母语的老师中表达能力最强的一位。我是被系主任“建议”上这门课补充生物知识的,然而这门课上得并不有聊,甚至并不比高中时拿着成都中医药大学的生理学教材上的竞赛课更加intellectually challenging——这不能怪教授也不能怪教材编者(教授称他们为those guys at Yale),只能怪这是一门想去医学院的四年级小本们必须上的课。在我装作津津有味地听着大舌音不断的西班牙口音复习五年前的课程内容的时候,PreMed的同学们保持着各种死鱼状态,除非是不理解推导某方程时用到的x趋于0的时候ln(1+x)约等于x,或者要求老师重复20分钟前讲的内容。今天的课是讲考试卷,35分的卷子稍微多了点定量分析的内容平均分就降到了21,他讲到一道送分题,生理条件下细胞内钾浓度远大于细胞外,钠浓度远小于细胞外,然后说你可以忘掉本课上学的任何东西但是不能忘掉这个。If you do forget, future physicians,他忽然提高嗓门,“PROBATIONS.”众生就都笑了起来。难得课堂有这么活跃的气氛。

在这个job market的寒冬,连墙街精英们都有回到学校申个奖学金避避风头的打算,与之遥相呼应的是也有老师戏言高校经济系们多招博士后降低劳动力成本。然,学校的报纸说,估计全米国医生这个职业依然供不应求,所以医学院招生仍在上升中。这很有吸引力,尤其是普遍的医生薪水还在$200k-500k徘徊时。然而我想到未来医生们可能就是MCB401课堂上的那种学习态度,难免有点脊背发凉。对比p大医学部又苦又累未来收入预期也并不高的各位同学们,在米国医疗这种实体工商业之外的,无法形成真正全球化的劳动力市场的产业,纯粹是靠着医疗保险体系才把价格炒得这么高。看得见的手固然强大,然而如果有一天医疗体制改革了,积重难返,难免医生们不会成为底特律的汽车工人。

话说小奥上台的第一件举措就是敦促小树丛政府从700bn的救市大礼包中拿出钱来拯救底特律的汽车工人们,回报给他捐了无数钱的工会。学校里有学生投诉,认为在这个公立学校财政吃紧的冬季,气温高于冰点的时候教学楼里都不应该开空调,然而我确认了最爱的自习场所,Noyes lab里化学系图书馆的确用的是暖气。而耗油的最大头,街上的各种米国车德国车引擎依然在轰鸣,超市里也仍然是每两三件物品就装一个塑料袋。正好超市旁加油站的汽油从我刚来时的$3.89/gal已然降到了$1.94/gal,打了五折,街上比较省油的日本车仍然是大多是不爱国的老中老印老墨在开,情何以堪。

据说很多州的同学都在1111老兵日放假了,然而深蓝的IL州立大学不爱国,不放这个假,更不用说据说起源于法国的但其实很可能源于天朝的学士节了。米国同学们大概听都没听说过这些。傍晚同系几个一年级同学开会讨论下学期选课事宜,然后我发现了负责组织的那位米国同学是我见到的本届新生中第四个或者第五个左手无名指戴戒指的人。他说,另一位负责组织的埃及同学没有来,因为家里出了状况,I just can’t imagine Mohammed is a dad。在座的未婚同学们就囧在那里,算是对这个毫无气氛的节日的最好注脚。Lyric同学就小奥当选发表评论,大意是说,民主党上位,以后种族要争取权利就只有靠多生孩子少干活,从我系今年15位新生这个样本来看,东亚裔的同学们大概永无出头之日了。

但是另一端的共和党的base,据说在某些铁血红州,警察抓超速车的时候,对开美国车的高加索人都要比对开日本车的蒙古人礼遇的多。红脖子们的种族歧视至今我还真没见过,然而意外发现了Chem590的教授,面相有五分肖似微软一则广告中的红脖子。更甚者,周一听某来找工作的MIT博后做报告时偶坐在他后面,于是终于明白为什么要叫redneck——他脖子后面的皮肤真的是红的。回去一查他的CV,奥斯汀的博士,不知道这种生理特性是血统决定的还是和南方沙漠的炎热气候有什么联系。虽然他思想并不红脖,对国际学生颇为友好,但上他的课的时候总是感觉怪怪的。

昨天上完Chem590出来,发现几株几天前还颇为茂密的银杏树,叶子忽然就全掉光了,有的跟北大的黄透的银杏叶一样晶莹剔透有的还泛着青色,在地上铺了一寸厚。继而发现厄巴那各处的银杏树——尽管只是零零落落地分布在很多不同的地方——叶子都不约而同地尽数脱落,散放出银杏酯的气味。不知是自然脱落,病虫害,还是有人趁夜间给喷了落叶剂。某位在芝加哥的同学说,天气预报芝加哥要下雪了,于是我也就开着空调满怀期待地等待开门时看到第一场雪。结果,今日下了一天冻雨,到了午后气温反而慢慢回升,没有前几天那么冷了。在这个总有绵密的细雨伴着冷风的地方,我理解了米国人为什么那么喜欢套头衫。不过还是不能继续短袖外面套一件套头衫的行头了,于是趁着学校书店打折,买了件橙色的美式足球比赛时球迷穿的长袖运动衫垫在里面,顿时温暖许多。Health center正在发布流感疫苗的广告,这个混乱的世界,冬天正在来临,我们大家都知道。

另:地震整整半年,聊为一记。

Wednesday, November 05, 2008

"Chinese People Don't Die"


“White people kill themselves. Black people kill each other. Chinese people don’t die.”

这话来自昨晚边复习功课边在NYT上乱翻时看到的06年旧闻,文笔挺不错的文章,采访底特律一位body technician(即所谓收尸工,负责处理无人理睬——例如街头枪战受害者——的尸体)时,他的经验之谈。那时看着地图上MI慢慢地由红变蓝,心想,小奥会给他们的城市,美国犯罪率最高的,过去40年内人口减少了一半的,死亡之城、谋杀之城,带来change of hope么?

Well,上Chem590的时候几个米国同学在说,Obama's gonna win IL, so why bother voting instead of studying for exam.... 看了前几个学期的样题,the exam's really gonna suck。幸好非公民不用被所谓的社会责任感耽误了学习。

小奥当选意料之中,而民调中一直反对者居多的加州prop 8获得通过,则是意料之外。继2000年,类似的反同性恋婚姻提案,与民调结果截然相反地获得通过之后,CA人民的“bigotry”又一次令liberal们大跌眼镜,即使是在最“进步”的加州,即使很多官员都表示反对,即使硅谷大佬们一边倒的支持,即使“no on 8”比“yes on 8”的google结果多得多,最后CA自今年五月起合法化的同性婚姻,还是半年就夭折了。

我觉得从双方的宣传手段来看,这个结果不是没有道理的。在国内的时候李银河之类的看了不少,觉得同性恋婚姻不是个大问题,只要与我无干,他们爱怎么着怎么着。然而看了一些yes on 8的宣传资料,都是很具体的事例,小学一二年级的学生学王子和王子结婚的故事和观摩同性恋婚礼,医师拒绝给les人工受精被判罚款,拒绝让同性恋家庭收养孤儿的教会被控告……诸如此类,只觉得those activists have gone too far,简直形成反向歧视了。

相比之下,no on 8阵营一味地喊充满大话空话的口号,同性恋者可能是你的亲人朋友,要给他们equal rights,no discrimination之类,对关于教育、孩子之类的怀疑不作正面回应,只说那些例子是恐吓战术,或者干脆直接痛骂反对同性恋婚姻者就是顽固不化的bigots——把有一些不同意见但是可以争取的中间分子拿来痛打的态度,带来的受众体验实在糟糕。很多人可能在民调时保持政治正确,而在投票时,在小黑屋里他们就bigot一把您又能把他们怎么着?

或许这种态度和历史,一个受过不公对待的群体,变得敏感而富有攻击性,是可以也应当谅解的。但是当极左的liberals变成了赶时髦一般的liberal stereotype,用一批支持流产支持同性恋支持环保支持少量毒品合法化之类的标签,声嘶力竭地标榜自己,把大多数在每个问题上不是非此即彼,而是有自己的观点、顾虑和担忧的“普通”人放到“保守”的对立面上的时候,也就是他们把自己边缘化的一刻。

呃,小奥当选,如圣拓所指出,他很可能不是普京和who的对手,我认为佩洛西这样无脑的极左反华分子也不大可能是。以他们的能力,米国能否成功绑架全世界为他们的金融和实体经济的危机买单?颇值得怀疑。小奥向选民承诺给天朝施压让天朝货币升值顺差减少等等,在我看纯属pointless,不会给OH和MI的满怀希望地投了他票的失业工人们有任何帮助。如果天朝货币升值,现在一个月拿不过$200的民工涨价了(如果中国真的要发展,难道不应该么?),大公司们还可以转移到越南、印尼、马来西亚,说不定以后还有朝鲜,每个月要拿几千USD,劳动技能和勤奋程度上没有任何优势的米国蓝领工人们没有任何竞争力。当然这对我国企退休职工的父母没有任何影响,不过如果四年或八年后米帝真的衰落,保守排外势力卷土重来的话,真得好好考虑毕业后去哪里和干什么了。

Anyway, 连收尸的黑大哥都说了,Chinese people don't die. 不论他说的是不是中国人贪生怕死什么的,如果我们的民族性(如果这种东西真得存在的话)里真的有这种让我们不自暴自弃,勇于和善于live through hardships的精神的话,实在是件不错的事情。至少,不会像加州的同性恋运动分子在prop 8的争议中那样表现出那种让他们最终失败的敏感和脆弱。

而我将tocho的话改一下,如果HOPE能够考好明天的考试,我应当CHANGE自己的灌水欲,好好学习去也。

Sunday, November 02, 2008

习惯


偶尔套了两层穿梭爬上未名,想冒个泡,思考良久,记起来ctrl+p是发帖。接着想退出,随手打了一个“:wq”,term黑窗口毫无反应,恍然大悟虽然都是文字界面,但是这不是世界上第二优秀的文本编辑器vim,然后就记不起来哪个快捷键是logout了,一气之下直接点了黑窗口右上角的叉,成功脱离。

想起来以前还经常在用web论坛的时候写完一个帖子误按ctrl+w关闭窗口呢。然而现在仍然天天用telnet也只是远程cluster了。于是不过两个多月时间,开始时在linux白窗口里打dir,现在则在dos黑窗口下打ls。我把thinkvantage键设置为打开cmd.exe,给磁盘分区格式化甚是方便。

装了个Windows Messenger 2009 beta。界面风格和vista比较一致,而且可以改得很像qq了,虽然很久没有用qq还是觉得不错。有趣的是窗口下面的『What's New』栏目,每到有朋友在spaces发文或者改签名发生不知道什么事件的时候就发出“丁”的一声,丁丁丁丁的响声连绵不绝。

外国网友很好很强大,搞出了在Windows Server 2008 x86下实现Readyboost的方法。决心在amd64架构上有空一试。话说,有次我听人讲一个实验,说是给受试者讲once there was a king who had three daughters,监测其脑部活动,发现如果把three改成four,就会引致异常反应……囧,原来米国朋友的家庭教育都这么有文化么?

移动硬盘挂掉以后就一直只有听MF留的一堆贝多芬。后来渐渐连foobar都不开了,机器在家在实验室都按到静音,只在偶尔看激情视频的时候开一下。说到视频在此推荐一则尚未被和谐的只有声音的恶搞陕北评书

八月份呆在重庆等签证的时候没地方锻炼身体,于是天天宅在家里打空之轨迹,活得十分亚健康。来了,发现绕住的这个block一圈大约1000m,正合适。跑了一个月,发生了清华男在超市旁被抢劫案件,天黑后不敢出门,重新向一滩软泥的方向发展。懒了两周终于下定决心,就把会漏雨的地下室收拾了一下,作为健身场所,每天傍晚在厨房做完蛋白质变性实验就下去坚持不懈。

然而某晚,走下去的时候正在想某件让我无比后悔的事情,然后两根神经元突然就搭错了筋,然后每天傍晚下到地下室的时候就会后悔一阵子,然后就开始念咒,不要想了不要想了不要想了——然后条件反射不断地强化。Well,自己要想些什么不是自己控制的了的,所谓思想自由的精髓是也。

十一月二日夏令时结束,中部时间正式回到GMT-6。我的手机装了三个时钟软件,各行其是互相冲突的同时,没有自动把时间调回去,于是我早早起来,没有享受到多一小时的美好睡眠。从今天起日落提早来临,沉沉夜幕可以容纳更多的罪恶。五点多坐最后一班车回家,看着西面的晚霞慢慢隐没,却觉得好像昨日回家的时候也是这般。

每天上班放学,至少要坐上两趟免费公车。车上没有国内那种明显的汽油味,令我觉得缺乏公车的感觉。车的加速制动性能强劲,站着的人每每在强烈的加速度感下一个趔趄,幸好地广人稀的地方大多数时候都有坐,更多的时候一车只有两三个人。第一次坐车时,不知道车是在每个交叉路口都可以下,不知道要拉黄绳子司机才停车。一个和蔼的老爷爷给我讲了半天,然我木有听懂。后来习惯了上来坐轮椅的人士大家要把轮椅停靠点附近的座位让出来,习惯了上车跟司机说good morning下车说thank you。在走路时每每有对面的人微笑打招呼,总是慌慌张张地“hi”。

那些自以为根深蒂固难以去除的东西,其实从未经受得了时光的流转。

Saturday, November 01, 2008

碎碎念,暨没有相机的生活


射手的不靠谱加上天蝎的好走极端,一直以来我因了两年前在国产手动胶片单反上用大光圈定焦镜头的愉快经历决心搞数码单反+1-2只定焦镜头,几天前却开始考虑放弃yy笨重昂贵的Nikon D300,转头弄个小dc。恰好某同学买了个松下LX3带到08年到UIUC的北大同学每周聚会上,古典仿旁轴造型又是可以装进口袋的大小。回去一查参数,不是太小的感光元件,24mm广角,全程至少2.8的大光圈,真乃到此一游照或上街“人文”的上好选择。于是蠢蠢欲动,打算等下次发工资时弄一台,免得日后真买了单反掉入烧钱的无底洞。后来得知LX3在24mm端的桶状变形上做了手脚,宣扬莱卡的所谓牛镜头,实则用裁掉一部分再软件插值的方法矫正形变,做法有些令人反胃。于是又陷入犹豫中。

离发薪日还有半月,到了总让我想起“万圣悲魂”的节日。然后我发现这是见识到的第一个米国人要认真过的节日,上午便有同学裹着一身白布做木乃伊状摊在椅子上听课了。然而晚上不是留在学校里看热闹的时候。因为一个月前有人在图书馆里留了一封信,声称自己在某停车场开枪打坏了一辆车,准备在万圣节的晚上在campus town最繁华的地方开枪射击一人。警察蜀黍们找到了那辆被打坏的车,于是数次发信通知全校师生,严阵以待。实验室台湾师兄说,I think it's just a hoax,继续宅在电脑前,而我(还有一些胆小的米国同学们)吓得早早下班回了家。在家煮着肉丸子的时候突然听到门铃响,是几个扮作吸血鬼状的孩子。O dear,extremely sorry and no candy at this residence。没敢开门。孩子们又按了几次门铃,悻悻而去。明年一定给你们准备糖果。结果,可能真是hoax,或者是加派了大量警力在街上巡逻杀手被吓退了,枪击案没有发生。而多数米国同学胆大,在街上泡吧狂欢一如往年,我只好叹息我既无相机也无胆量当场拍下这种——比起全世界都一样的南瓜灯的万圣节来有趣得多的——情形。然后我发现,万圣节后那天,或曰卢刚杀人17周年忌时,我校恰好主场迎来了Illinois v. Iowa的NCAA——不过好像也没谁记得了。

说起人文,在莱卡中文摄影杂志读到最近有个日本女人得了某摄影比赛的奖,名字似曾相识,一查果然是拍纽约时报上这组照片的那位。一个亚洲面孔,混进封锁或者未封锁的灾区并不难,但我很好奇伊拿着一只什么相机进去,而没有被救灾官兵赶出来——我猜是莱卡M8,或者什么胶片旁轴。尽管高像素手记或者卡片机也能瞒天过海,但是那组照片的颇有意味的暗角以及景深色彩等等,似乎不是小感光元件能做到的。然,M8单机身就五千多刀的价格,不是适合穷学生烧的器材,更遑论一个二手镜头也是几千刀,也就谈不上诱人。至于莱卡让松下代工的D-LUX 4,和LX3同样的设计制造,改改软件(虽然形变仍然靠插值矫正)打个莱卡商标,便可多卖近一倍的价钱,虽然没了解过其性能高了多少,想来这个margin也值不到$400去,还是留给喜爱奢侈品的贵妇人们为好。

Tocho转引我转引的不知道谁说的话,照片质量不取决于镜头而取决于镜头后面的那个头。这句话基本正确但是有些偏激。我是说,尽管机器的“画质”仍然不太重要,但手持何种相机决定了拍摄者以何种身份进入这个场景。所以,拿着佳能大马三的观众没法进入博物馆和闹运赛场,拿着手机到处拍的可能被鉴定为色情狂,而任何相机都不得被自由带入北朝鲜。小数码和旁轴的好处就是一个自然交流的情境,不至于在普通市井男女聚会时,乱入的大相机居高临下地审视,人人忌惮三分,仿佛镁光灯一闪那黑眼睛便把魂勾了去。

记得当时未名上有人转了那组照片。某人评论,看到之后会想象一群多毛的外国人捂着胸口说O may God bless them的场景。现在,看了伟大光荣正确的善后处理工作,据说会在奥运会后(所以他们撕毁了打算在公园“理性表达意见”的家长们去北京的机票)调查但看来永远不会调查的倒塌校舍,可以推测,这也就是照片上的人们能得到的不多的同情了。尽管这个事实从当时还和丞相一起抹抹眼泪的爱国者们的角度看来,略显尖刻。而我多少要感谢那个日本摄影师,因为即使是在离我家60公里远处,某位好友的故乡变成了悲伤之城,我也未必知道。

来米国后没有相机的生活,没有带来任何不便,只是少了点乐趣。诺基亚E51也能拍照,但在多数场景下都不忍卒看。于是天天以左手对墙打乒乓球和钻研厨艺为娱乐,却没拍下任何做过的菜。上周倒是在家里做东了北大同学的聚会,提前从实验室翘班回家,折腾了四五个小时,等到有相机的同学姗姗来迟,只剩残羹冷炙也。还好食物这种东西没意思不拍也罢(总不能把自己做的菜做成明信片寄给同学吧)。但是令人痛心的是,秋天就要过去了,窗前的花丛已然凋谢完毕,零下一二十(摄氏)度的冬天大概没可能有秋日这般疏朗。我已寄出了所有在书店买的拍摄/ps水平令人担忧的明信片存货,也没有太多理由等到下定决心买了相机之后,再费劲地在校内四处搜刮好景致印出来花一堆邮票钱重新寄一轮。况且,还有大三时每周花白天时间在p大四处拍照的兴致么?

万圣节之前的晚上,听Guarneri四重奏的音乐会。之前有个短暂的听众见面会,主持人开始絮叨,08-09这是他们最后一个演出季了,他们组团于1964年,而1964年在米国是一个重要的年份,LBJ当了总统(据Mankiw说后来种下了今日金融危机的祸根),民权法案通过,越南战争开始,披头士在米国发行第一张专辑……此时第二小提琴John Dalley突然高声打断,插嘴说,We are still together, but they are not! 众人大笑,三个老人和一个中年人开始回忆各种往事,直到见面会在一位约70岁的白种老太太带着哭腔的thank you for such a nice talk中结束。接下来的巴托克我没听懂,莫扎特第十五弦乐四重奏则确实在我耳中焕然一新。Encore俨然也是莫扎特的某个慢板乐章,然而不记得是哪个。

次日早晨醒来,收到父亲邮件,说,今天是你农历生日。哦。

Saturday, October 25, 2008

Pink Week, Grad Week


上周某日午间课后,自Noyes Lab的正门出来,天空一贯地明净的发指,阳光透过枝桠和枯红的叶子散落在main quad的草坪上,1902年的老房子门外两组展板遥遥相对,展板间系成串的几十件粉红色bra迎风招展,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欢迎来到给小本们借题休闲娱乐,顺便展示自己多么富有慈善精神和社会责任感的Pink Week。有人组织pink party where pink dressing is preferred,有小女生在Illini union前大声呼吁关注她们的社团同时顺便关注乳腺癌,还有同学在叫卖“save the boobies”或者“save 2nd base”的恤衫。之前某日在路上看见对面走过一女的,穿着件胸前印着两个垒球的tee,一直纳闷什么意思;此时才恍然2nd base就是用棒球比喻男女关系中的“二垒”。想起更早前的一件囧事:Illinois v. Michigan的美式足球比赛前后,有若干人堂而皇之地穿着“Ann Arbor is a whore”,“Muck Fichigan”之类的衣服招摇过市。O man, cultural shock again.

略微宽慰的是,被雷到的不止是土鳖留学僧,连完全由主流本科生把持的学生小报上都速度登出若干读者来信,谴责“boobies”和“2nd base”是缺乏对女性尊重的用语。然,pink week都过去一周了,刚才路过union门口还看到若干小女生可怜巴巴地搭个棚子叫卖save the boobies(其实图案设计得难得地有想象力,接近在p大看到的平均水平了),大概是用零花钱做的,卖不完就打了水漂了。想想,虽然说她们买60个bra在操场上展览一星期,成本可够我爹妈在国内过三个月,然则小本们四年下来就算打工也平均要背好几万刀的债——大家都不容易,要互相理解嗯。

在pink week接近尾声的时候收到学校研院主任的群邮,内容说IL那位民望比守信用的小树丛总统还低的塞尔维亚裔州长宣布,本周为graduate education week,以旌扬研究僧教育为IL的社会经济做出的贡献。心想,咱这些平时游离于校园文化边缘被小本们无视的金子们,终有闪闪发亮的一天了,然后仔细一读州长的声明,原来是为了表扬研院领导和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某州内研究生院联合会,和研究僧没关系。当然有没有关系也无所谓,现在大家都在关注小奥和老麦,经济危机,或者new macbook,至local的也不过是州长什么时候下课。至于那个研究生院联盟,just forget it。至于小本们,他们一听说研究生院,马上想到的就是法学院医学院MBA,咱理工科PhD读的研究生院,那是for suckers的。

Pink week的好处是,它不像grad week那样是地方性的一小群官僚自娱自乐的没人关心的活动,而是像同性恋婚姻等话题一样先冲出荷兰再冲出米国最后走向世界。连南方公园都推出了“Breast Cancer Show Ever”,里面彪悍女Wendy为了防治乳腺癌的伟大事业,扒掉外衣大打出手,欺软怕硬的猥琐男Cartman七窍流血,活脱脱一出女权主义版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还有冰岛(!)的生物技术公司推出了乳腺癌风险评估服务。他们收费$1635,测7个点突变,然后建议患病危险较大的女同胞再去做核磁等等。我没明白这种测试的逻辑在哪里。有那个breast cancer awareness的会去花$1635做这个检查的女性,即使被评估了风险不大,敢不去做进一步的测试放心地回家么——除非这帮伟大的科学家们是想表明,这7个点突变就是乳腺癌的全部原因。还是某课的老师说的看起来靠谱些:鉴于癌症到了metastasis后实际上就无法治疗了,要想保命就必须将之扼杀在早期。所以任何人到了30或者35岁以后都该每年去检查——好吧,考虑到高昂的费用,希望这位他不是仪器厂商或者医院的掮客就好。

然而很好奇,癌症种类恁地多,为何西方人民独独钟爱乳腺癌。连若干天前家里收到的某竞选议员的宣传小册子,里面都说如果当选,会把财政盈余拿去支援乳腺癌研究。我也多少有点概念,不管是用来研究什么癌,结果多半是去了NIH/NSF那里,让叫兽、破死刀和研究僧们养细胞做HTS灌文章然后就了无下文也。不过是大众和霉体选择了乳腺癌也很有道理:优先考虑危害女性的病症固然是种政治正确;而且,尽管肺癌是头号杀手,但是患者中那么多卑微猥琐的烟枪(尽管还有一部分其实是生活习惯洁净无辜的老弱妇孺),当然不如杂志封面上切除了一侧乳房却依然美丽坚强的乳腺癌患者更感人更有励志作用。至于说结肠癌、前列腺癌、宫颈癌这些同样名列前茅者……能说出colon,  prostate,  cervix都在哪里长什么样的人恐怕都不多。大众和霉体需要的只是某种符号化的议题,在这些议题上的观点可以帮你获得诸如libreal,关心慈善事业,关心环保,关心民主人权之类政治正确的标签。就如美丽的高原神秘的宗教可以让大喇嘛拿个炸药奖顺便在西方世界赢得无数粉丝,至于黑非洲那些打来打去永无尽头的民族冲突分裂势力,who really cares?

好吧,如果有人发自内心地关心格物致知穷究事理,伊就有做研究僧的潜质了。比如最近的系列phdcomics漫画,一位可怜的TA在受够了各种“undergradese”后,发现好歹有one undergrad who cares,于是有了继续下去的动力。问题是,我当着研究僧,未必有足够的好奇心,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跟从199x年就开始画漫画的老油条一样,熟练地使用“小本”这个词当做对本科生的蔑称了?几个月前,我还在各种讥讽p大的研究僧,他们好多不修边幅,潦倒散漫,极品辈出,等等。如今我认为小本们懒,笨,不懂礼貌,既不肯做数学又不愿意背书,上课每每要求老师重复二十分钟前讲过的内容,反倒是研究僧同学们——无论老中老印老美老毛子——都聪明伶俐,总是能提出好问题。看,转眼之间就从代沟的一侧飞跃到了另一侧。

于是我想要重新审视我的立场。譬如以前我虽然相信很小的年龄差距就可能导致代沟的存在,但是不同意所谓70后80后90后的划分,认为连续函数在几个任意给定的点发生跃变的概率太小。然而关于这些标签的各种stereotype我早就被灌输地烂熟于心,于是还是成了自觉地往坑里跳的萝卜,并籍此获得和同伴们的认同感。而刚当上了研究僧便鄙视小本,刚进大学便鄙视高中生,尽管是一种愚蠢的自我否定,然而——一则的确会在到达一个新阶段后就立刻对自己在前一个阶段做的一些愚蠢的决定表达委婉的后悔,二来现在需要的是一个作为接受“advanced education”的人,对那些教育程度暂时不如己的人的可笑的优越感。呶,您看,尽管向来以open-minded自居,还是有不可避免的狭隘和伪善。

于是grad week也快要过去了,头几天正在做rotation的老板在赶NIH grant的死线。实验室的主力——一台湾师兄,天天画图改proposal忙得死去活来。于是老板有一天走过来对他说,O you are so tired... well, a good graduate student is always tired.

最后推荐一则笑话:南方周末的原文及各种kuso,这里有美国版德国版日本版印度版和基地组织版,还有法国版Square-Enix版

Saturday, October 18, 2008

发工资鸟


准备败家:

1、寒假的机票。约$1500。

2、必要的衣服,裤子,鞋,不到$100。

3、自行车,不知道要多少钱。

4、7场08-09学年校内的演出,我感兴趣的总共要大约$130:

首先是一个Keyboard Series(说是Keyboard其实只有钢琴啦),有:
Oct. 23, Richard Goode
Feb. 3, Ingrid Fliter
Mar. 5, Angela Hewitt
Apr. 22, Charles Rosen

还有Oct. 30的Guarneri Quartet(据说他们明年要退休了),Nov. 15的Dresden Staatkapelle,以及Jan. 24的Russian National Ballet Theatre。

总体来说文化生活还是比国内便宜多了。

另:昨天收到了信用卡账单,一个billing cycle里,天天吃食堂(虽然只吃不到$4的pizza),每周去两三次超市,居然还只花了$250左右。北大教育我们,文明生活,健康成才,很好。

Friday, October 10, 2008

双十节:炸药奖及其他


外交部说了,让某人获炸药奖是干涉中国内政。当然,四个小时后奖才会公布,我们拭目以待我国会不会像美英德法被无数次地粗暴过的那样被粗暴一次。以此论之,为了避免对我国的内政、司法独立和主权的粗暴干涉,中国的科学家们都永远不要得炸药奖了,得了也应该像帕斯捷尔纳克那样,坚决地被拒绝(就像我们常说的“被自杀”一样)——掉。

在Princeton做了二十多年破死刀最后随着老板退休被扫地出门的下村脩,靠当千老时发现GFP的工作得了炸药奖,看看Princeton网站上的报道,各种溢美之辞,不禁感慨世态炎凉啊。倒是BU的报道语气平和一些。当然,相比起发现GFP Gene的那一位的处境来,下村的处境还是好多了。

话说回来,日本的教育真是值得佩服——今年已经宣布的四个日裔炸药奖得主,从幼儿园到PhD都是日本本土培养的。为了和强大的日本教育竞争,今天,真理部又宣布了,高校教师政治立场与党不一致者不得教政治。今天上午看到一条热门评论说,没关系,反正华人到地球上哪里都能生存,不学政治课的时候,还能时不时地拿个炸药奖大家高兴高兴。现在,那条评论看不见了,很多和谐评论被顶上去了。

其实和平奖也没什么意义,更有意义的是今天linux内核2.6.27稳定版突然发布了。就我个人而言,找到一个能用它无线上网(我也找不到有线上网的接入点)的linux发行版终于不是太遥远的事情了。好像Mandriva已然发布了用2.6.27内核的2009版,不过我不太想用它。还是等Debian或Fedora吧。

2.6.27在网卡事件余波未了和rc9发布仅仅三天的时候突然发布了稳定版,实在有些出人意料。然后我读到了Linus Torvalds的blog,讲述这样做的原因,突然觉得有些辛酸。一个开创了新领域的人,在一个大家靠一时兴起而聚合,从事着缺乏明朗前景和稳定报酬的工作,从而极端容易疲惫和懈怠的社区中,保持工作的热情,以及引领整个领域的前进,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

Free software community如此,scientific community也如此——牛人挖坑引来众人灌水固然风光十足,可惜事情并不总是这样地顺利——运气好的可能像下村那样等上三四十年拿个炸药奖功成名就,运气糟糕的也可能像Prasher那样最后成了一位为生计犯愁的car salesman。

所以像我这样的average Joe,到这里之前和之后就被灌输了各种现实的考虑和各种负面的信息,天天想着,一切美好愿景都是幻觉,努力工作是为了保证以后能娶妻生子养家糊口才是正经。这种cynicism大概正符合饶院长所谓“研三病”的定义。虽然潜意识中却是很清楚的,即使倚赖于各种偶然的因缘际会,胜利也注定只归于那些义无反顾的人——下村如此,Torvalds也如此。然,缺乏对事业的热情,终归是一种合理的流行病,或者更确切地说,自我保护的反应。治不治好它,选择怎样的路,我还不够勇敢,还需要时间好好地想。

Anyway,生活并不总给予那么充裕的思考的时间空间的。今日觉得明日要好好想想,明日新的更急迫的问题便不期而至,抽出时间形而上地空谈太过虚妄。然,匆忙中随波逐流而泯然众人,未尝是不好的结果。谁知道呢。

Wednesday, October 08, 2008

九月初十寒露日杂记


1、继续炒地震这个冷饭。

看了连岳的文章,才知道原来死亡失踪近十万人取得重大胜利的抗震救灾工作,已然在给各位有功领导干部授勋发奖分猪肉了。

不过大家对这位蒋书记的描述或许不够全面。除了网上到处都是的关于下跪的报道外,也请看lj师兄七月份做志愿者时的一篇网志的倒数第四自然段。

名单上还有另一位值得关注的获奖者,便是我市著名的谭书记(如果您觉得百度贴吧文字失之偏颇,不妨看真理标准报的报道)。

当然,自笑脸被揪出来后,谭书记早就在绵阳晚报日报上大造舆论宣传自己在抗震救灾中的作用了。至于要得到真理部在全国范围内的舆论支持,据说也就是打个报告的事情。那么,获奖简直是一定的了。

2、炸药奖揭晓,饶院长未卜先知,威武。

那么又有一位外籍华裔得到炸药奖了。关于不怎么靠谱的和平奖,不知道真理部和外交部的反映会不会反而把某深陷囹圄的人炒作上去。不过这样我们就有继大喇嘛之后第二位中国籍的炸药奖得主了。

3、vim是个很有趣的东西。要好好学习它。

4、刚才被小杰咨询电脑配置的问题,H校真是好啊……他给我讲了H校thinkpad学生机的价格,OMG,比带教育折扣的MacBook,以及用一般Coupon的thinkpad,便宜不是一点半点,而且不用交Microsoft tax,拿来装DreamSpark免费的Win Server 2008和/或linux真是完美啊。

相比之下,我相信我校连和lenovo谈判引入tp学生机都是不可能的,因为大概不会有销量。我想起了某幅phdcomics漫画。然后想,这个号称工程类usnews排名在米国前5的学校,工程类的学生,大概都努力去学人文类的双学位去了。

5、回到开始的话题。既然伟光正除了取得胜利展示优越性什么都不会,指望他们能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是没什么希望了。但是如果真的颜色革命了,受过西方教育的右派们又怎么样呢?我记得当时某位鼓吹宪政的学者,06还是07年在ytht做过一次在线讲座的,在blog上发了这么个帖子(看不到原文,只好给出google快照了)。原来这帮人只好让人更绝望。

还是老话说的好,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6、推荐关于permanent head damage(永久性脑残)的优土鳖视频一枚。虽然那个晚会我其实没去。

Sunday, October 05, 2008

Untitled Document V


本文纯属碎碎念。

在叠哥的指导下成功安装了Debian-lenny-testing-KDE,但是它不能认出我的Intel 5100无线网卡,which is我在这里唯一可行的上网设备。又害怕其他使用2.6.27RC内核的发行版会造成有线网卡硬件损坏,于是暂时又将那个分区格掉了。

想起以前有段时间装了个google toolbar,专为看各种pagerank。于是又查了一下,本网志的PR从n个月前查到的3升到了4,窃喜中。

然则一不做二不休,受叠哥的世界一流大学话题的启发,动手查了查若干世界一流大学主页的PR。然后发现,大部分提到“世界一流大学”能让我马上想起的学校,例如MIT,史丹佛,贝克莱,坎布里奇,阉牛渡口,ENS,ETH,还有地位可疑的PKU,其主页PR都是9;但是哈佛,Caltech,和PKU同样有些争议的北京(其实新竹也一样)清华大学,以及将北大清华扫成二流的HKU,只有8。我俨然记得若干年前清华也是9,不知道干了什么不该干的SEO,被降到和x浪x狐之流同样权重去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PR和学校地位没有well-defined的联系。

周五晚上在Kane家08年到UIUC的北大同学聚餐,十个人左右。出国以来未有过如此温暖的一次晚餐。但是我没有做菜——虽然次日成功做了宫保鸡丁。以及,某女生讲了遭遇北大师兄猥琐男的经历,为广大暂时还是小猥的男生清楚地指明了方向。以前听Celine讲过更离谱的ws北大师兄,不过我暂时好像还发展不到那种程度。

然后今天我要推荐阅读真理部部长的稿件。原来九月暴雨北川陈家坝泥石流中魂飞魄散的乡亲们,已经是在享受抗震救灾斗争的胜利果实了;虽然tripolycyanamide事件中的受害同胞们开始享受无比优越的制度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嗯,我想说的是,虽然您可能觉得@#$%,但是——这位部长的长相,使人实在难以有f**k它的欲望,还是只好咒它早入拔舌地狱罢。

最后,为表达我虽然——在新系统上不装股沟拼音,不装上网冲浪更快更爽的带有google工具栏的firefox,也不装chromium,但仍然是G粉一员。特奉上chrome主题的firefox截图,安了20多个插件,但是不带google工具栏的。

Saturday, October 04, 2008

新T400 setup手记及其他


刚才试图往新电脑上装Debian,兴冲冲地把安装DVD塞入光驱,启动,进入安装界面,然后提示,安装程序没有在您的机器上找到光驱,拒绝继续进行。当然,既然不支持我的SATA光驱,也就没有理由支持我的intel 820.11abgn无线网卡。于是我轻易地放弃了linux安装,把时间用来写个setup中的若干感想。但是我的水平所限,即使是厚颜地标上了technique的标签,这也实在不是一些很有技术含量的话题,而且和以前的一些post有很多重合之处。呶,想看技术话题请去这里,我只是想排遣我400+G古典D版前日随着移动硬盘的USB口一起报销的伤心而已。

1、关于品牌选择。

在米国,至少在IL这个深蓝的州,Apple绝对是校园市场市占率第一的品牌,我的保守估计是40%,其他的大头包括Dell和HP,以及少量的Sony;而传说中的奥运合作伙伴Lenovo则完全被边缘化了,不知道市占率是2%还是5%。考虑到最近的tripolycyanamide等事件,人家苹果Dell或HP(尽管它们的产品也是乡亲们的血汗工厂里出来的)只要说一句,Lenovo is a Chinese company after all,就足以打消七八成米国佬买thinkpad的念头了。当然这不会影响我决定买thinkpad,用一个故事类比就是,据说米国的孩子很容易对各种东西过敏,而俺们这些在各种毒物和污染下成长起来的看起来瘦小的黄种青年们,抵抗力强,吃嘛嘛香——在几乎完全安然无恙地用了四年多神舟后,一台thinkpad对我来说绝对是as solid as rock了。

某日mzy同学和我电话讨论选购笔记本的事情,然后我发现最近在各种日志上的言论让我已然是个Apple hater的形象了。当然,hate Apple没什么不好的尤其在这里有那么多apple snobs不停地向别人传教水果大法的情况下矫枉过正可能是最好的。但是不考虑这些聒噪的水果粉丝们,Apple的产品其实是不错的,漂亮(虽然很没有个性——在这里烂大街的MacBook或iPhone只能被视作一坨黑色或白色会闪光爱掉漆的塑料,论个性还不如Dell能自定义外壳颜色的XPS),操作系统比Windows启动快(虽然启动后运行程序没有区别),轻薄。我不选择它,是因为它同等配置价格更昂贵,以及昂贵的配件和升级费用(它们居然连那根连投影仪的线都要收钱!),电池不够好,制造质量也不够好——即使是联想的thinkpad哪有苹果产品出那么多召回事件的。

当然,联想的缺点也很多,首先是,their crappy bloatware makes their great hardware look like crap——这是我在notebookreview上看到的一句评论。Out of box体验极差,操作系统上搞出来的大量垃圾软体(包括联想/IBM自制的)让我深受挫折,最后终于决定搞clean install。其次是,联想的软件开发能力不敢恭维,譬如较新的支持切换显卡和设定电源方案的power manager 2.33,居然启动时要造成机器假死,更有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bug;虽然PM 2.2效率更高,但是又不支持这些硬件功能,只好继续用新版本。再次是,服务极慢,买买提上说有人9月订了电脑提示要11月才能收到。就我看,尽管水木或者未名上的thinkpad snobs(我相信,其实它们很多是卖thinkpad水货的js培养出来的,它们说buying a thinkpad is like buying a Mercedes!)不肯承认,但是在当前made in China人人喊打的时代,thinkpad这个牌子正在逐渐被联想砸掉。只是它离下降到和Dell/HP同一个水平,目前看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2、硬件和OS支持

受了未名js的蛊惑配了turbo memory,还有可切换显卡,然后发现这都是vista only的硬件。可切换显卡还好,在非vista的系统可以重启到BIOS里切换,而turbo memory离了vista就不能使用——连同是vista内核的server 2008都不行。不幸的是vista本身就是一个可怕的bloatware,连tablet PC这种使用率不到1%的服务都要设为automatic,很多人都想换掉它,改为xp,或者最近被微软dreamspark免费了的server 2008。当然,AMD显卡很不错,至少我在运行实验室那个用OpenGL渲染的模拟结果3D visualization时,体系里有很多原子也不会卡。但是turbo memory……的确没有必要,如果真觉得readyboost好的话,买个内置读卡器,塞个16G的SDHC在里面,效果未必比2G的TM差。可惜的是现在还没有用PCI-E接口的PC卡SSD硬盘,否则可能是更好的选择(但是也很贵-.-||||||)。

至于linux硬件么……请看本文开头。求解决方法。

3、OS tweaks

Lenovo的说明书上说,如果您要通过恢复光盘来重做系统,需要至少5个小时,实际上洗白你硬盘上所有数据再塞进去那么一个fully loaded with bloatwares的操作系统只需要一个小时左右,但是显然——还是从头来装干净的vista系统比较快和好。幸好,各种盗版版本,只要输入正确的序列号就还是能激活的。

Vista唯一的比xp快捷的地方就是,它可以通过U盘安装。方法很简单,bt一个盗版windows的iso,版本不限因为安装程序只是通过序列号确定版本。将一个4G以上的U盘重新分区,激活主分区并格式化,然后将vista安装盘上的所有文件复制过去,把所有的驱动程序复制过去,从U盘重启,就可以看到安装界面了——只需十几分钟。

虽然只是4GU盘的十几分钟,但是一个vista装到硬盘上可以占据10+G的空间。所以,推荐用vLite简化一下iso的内容。装好vLite,并且在google上搜索一个vLite_VIM.rar解压到它的目录里,运行,就可以自己删减安装盘的内容了。首先,可以把所有windows自带的驱动程序干掉,因为它们尽管占据了若干G空间,但是对于一台新笔记本来说,是完全没用的。然后还可以删除各种不需要的组件,例如windows mail,残障人士工具,乃至写字板和画图等等。另外还可以设定关闭系统还原/windows defender/UAC等等,更可以照着网上提供的指南关掉不需要的服务(我大概关了十几个)。最重要的,最后制作iso时,没必要像微软那样制作home/business/ultimate都有的版本,只需要留下需要的版本即可。

装好以后还是得自己装驱动程序,逛一圈控制面板设置常用选项,逛一圈services.msc关掉各种不必要的服务,再逛一圈gpedit.msc设置更多东西。此外还可以用很多小的注册表tweaks来开关功能。譬如这里就有很多。其实绝大多数registry hack都是可以通过gpedit.msc实现的,只不过有些藏在很偏僻的角落里……至于有些做tweak软件,还想卖钱的作者,我只想对它们说,去死吧!

4、应用软件

首先,安装软件的过程中最好关掉UAC,否则会被烦死。

然后,如果用x64操作系统,能用64位的应用软件就用64位的。譬如说,7-zipgvimxnView的系统右键菜单功能,只有用64位的软件才能实现,而前两者如果没有了系统右键菜单,就几乎没有用了……其中gvim 64位版本的安装很诡异,首先要安装64位的python(刚出了2.6版),然后在某个google code页面上下载一个压缩包,解压到想安装到的目录下,再在cmd黑窗口里运行install.exe以建立快捷方式文件关联path变量右键菜单,等等。Vim虽然很好很强大,但是显然这样就成了geek专用的工具了——不过它本来也就是给写代码的IT民工们准备的,不适合用来看电子小说的说。

最后,还是一份现在使用的,用一些国内不太常见的软件代替各种“常用”软件的列表。

WinRAR -> 7-zip x64版:华硕crack事件中,那个可怜的要丢掉工作的人就是搞了一个WinRAR的破解。所以你知道破解版winRAR的危害了吧。

Nero -> ImgBurn:nero也是著名的收费bloatware了,而对于只是想要刻cd/dvd或者制作iso的同学来说,又何必用那么多功能呢?

金山词霸 -> Lingoes:金山词霸的词典质量大家也都知道,而且在旧电脑上慢得要死。比起词典好很多响应也快很多的lingoes,选择很明确。

CuteFTP/FlashFXP/LeapFTP -> FileZilla
Serv-U -> FileZilla。免费的FTP客户端/服务器,以前好像讲过了,不赘述。

Tom-Skype -> Skype:最近的Top-Skype窃听事件又给了恶毒的西方媒体反华的机会,该怎么做大家都明白。

BitComet -> uTorrent:其实后者并不比前者快,但是没有前者那么多烦人的浏览器add-on之类的东西。

暴风影音/KMP/... -> Windows Media Player:其实是装了一个K-Lite Mega,安装时选择lots of stuff without player,然后把媒体文件关联到WMP上,就可以用WMP看qt和rmvb了。既然微软强加给了我们WMP,好像的确也没多大必要再安装一个别的什么播放界面,即使它简洁如media player classic或者mpui。

AcdSee -> XnView:XnView大概是支持图片文件格式最多的查看软件了……但是如果要用它的shell integration(图片右键菜单可以显示缩略图,简单的exif信息),得单独下载安装它的x64版插件。它的调整功能似乎没有ACDSee强大,不过我们有paint.netGIMP——况且,对于绝大多数连色阶/曲线/对比/饱和/锐化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同学来说,有必要么?

ITunes/千千静听 -> Foobar2000: 为什么要用Foobar,昨天UIUC北大同学例行聚餐的时候Kane同学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理由:ITunes不能放APE,虽然现在我没有APE了但不代表以后也没有。当然,在各种常见的“增强版”,“美化版”发行周期落后foobar主程序几个月的情况下,我已经开始自己装裸foobar,然后再去下载各种dll自行配置——这的确是件很累人的事情。

最后是一个小插曲:某天看到实验室邻座的postdoc大哥正在折腾MacOS和一个浏览器,原因是他上了某变态期刊的网站,Mac在浏览器中直接打开文章pdf,没有我们用ie或者firefox+adobe reader时出现的那条工具条可以另存为,如果他选择菜单栏中的file->save page as,结果只是把一个含有框架的html文件保存下来(you know,这是最常见的期刊网页布局)。我说,firefox有个pdf download插件可以处理这个问题,然后发现,他用的是Safari。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在chrome支持外部插件之前,firefox实质上是无可取代的。当然,chrome渲染比firefox快,而且不像谷歌拼音那样,无法在x64的操作系统上使用。

Sunday, September 28, 2008

雷歌一曲以飨诸君


传统革命歌曲 + 五六十年代四川民间恶俗小调 + 时空错乱 + 西厢记 = 一首很gay的歌。



附上原始出处,还有歌词:

李伯伯要当红军 红军不要那伯伯
因为李伯伯的屁股大呀 容易被鬼子发现目标

李伯伯找到了团长 团长也是个伯伯
因为伯伯同情伯伯呀 伯伯就光荣参军了

李伯伯去执行任务 来到了半山腰
因为李伯伯的屁股大呀 被鬼子发现了目标

李伯伯拍屁股就跑 鬼子上来就是两刺刀
为了革命为了党呀 李伯伯就光荣牺牲了

雨打梨花深闭门 燕泥已尽落花尘
但愿你是那知恩知意的心中客
不是那无是无非的糊涂人
我此来不为求功名
只望你先生你啊切勿负我情

**repeat**


猜测是四川民间小调并没有什么根据,只是因为,中间有个“屁股”被歌手唱成了四川话的“沟子”……

所谓时空错乱是指,打鬼子的是八路军……

Saturday, September 27, 2008

It Rains Thrice a Week Here




【终于折腾好了的Windows桌面,壁纸是Starry Night over the Rhone, Vincent van Gogh, 1888。】

Urbana的天气不算好也不算差。天比北京蓝,云比北京白,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在夏秋交替的时节一周下三次雨,让我颇有家乡的感觉。在家养成的习惯是出门必须带伞;在北京保持了这个(好)习惯,但是在皮肤干燥欲裂了几个月后遇到毛毛雨,只得兴奋地一路淋回寝室;这里雨水很多,出门带伞,却也保持了淋回去的习惯——没有洗衣机,衣服处理起来很烦人,但是当一个北美猥琐男疲惫地从教室/实验室出来,看到Altgeld Hall的钟楼旁骑Harley-Davidson的street racer们轰隆隆地驶过,心中混合各种——先是恐惧,后是麻木——的情绪,也就顾不得回家后会后悔。摇摇摆摆,一脸木然地看不过绿豆大的雨点落在地上身上枫叶上,大约是最合适的纾解方式了。

芝加哥O'Hare机场的5号航站楼和北京站一样破旧,优点是比北京站整洁,门外有绿色的草坪树着各国国旗。Urbana的Willard的机场据说是校产,我在凌晨一点去过它旁边的WalMart。WalMart被玉米地环抱,我猜机场在玉米地背后,然而没有去一探究竟。机械化耕作的田地,白天是天地间舒展养眼的点缀,晚上则是堡垒,所有的玉米都一样高而密,气势宏大森严,仿佛各种鬼魅在其间逡巡,随时可将擅入者咬啮,撕碎。

很多街晚上都没有路灯。人行道上总是覆着茂密的枫树,适合各种案件发生。大约是风俗,很多本地人家都会把门前的灯通宵点亮。我们家门前也有一根light pillar,天黑了会自动加电。灯泡却坏了,房东和上一任房客似乎都不关心这个事情。于是我拿出组装台灯后剩下的一个价值4刀的13W节能灯泡,据说等效50W白炽灯,可以用11年。从远处看,效果却没有别家的白炽灯那么好——灯光很亮,但是只集中在刺眼的一点,不像别人家的白炽灯泡光线昏暗而柔和地弥散开来。然而街上留学生住客居多,多数人大抵没有那么多好习惯,所以夜里门前大部分的段落还是漆黑,如果不幸晚归,总要提心吊胆,然后盘算应该尽早买车——好像最便宜的二手奔驰也不过三四万刀吧。

学校里头,Main Quad有点像静园,但相似点仅在于庞大的草坪围上一圈老旧的房子。确切地说更像清华的大礼堂和二校门之间的大草坪。然而总是有比静园更多的人,他们在草地上吃饭,用电脑,掷飞盘,呼吁支持台湾独立朝鲜人权法轮功无神论奥巴马和妇女解放,乃至——睡觉。我系在它旁边的Davenport Hall,门楣上刻着“agriculture”等字样(这乃是百多年前立校之本),门前的牌匾却介绍的是人类学(他们占了小半个楼)干什么,木头房子的地板踩上去吱呀作响。相比之下,北面的Bardeen Quad有风情的多,同样是草坪,人不多,有河水,小桥,石堤,缓坡,枫树,以及各种中世纪小镇般的房子。然而房子里都是工程类学院,或许会使某些浪漫的文科生觉得杀风景的。

CLSL B的门厅里,陈列着Roger Adams的生平,奖章,还有各种用英文德文拉丁文书写的奖状。然而旁边的楼才叫Roger Adams Lab——当刑其毅爷爷在这里做实验的时候,这栋楼和CLSL都还没有呢。那时大概是在Noyes Lab。安全手册上说,各种楼都是连在一起的,于是我在某个闲情时刻在Noyes Lab地下室一角找到了一条通往十字路口对角线方向的Roger Adams Lab的长长地道。地道的一半宽度被一根装着各种“Caution”标识的管道占据,伴着嗡嗡的大概是电扇的响声。所谓理想的Tornado Shelter差不多就是这里了。安全手册上还说每月第一个星期二上午十点会测试Tornado Alarm,然而九月份的我没有听到,就此问过ISSS负责的人,伊说,It's very loud. You can't miss it. 然而说了半天还是不明白那警报是怎么响的。

最后,昨天在清华男被持枪抢劫然后打晕的地方旁边的大超市里找到了红干辣椒,不是中国超市(三鹿事件后本来就又脏又乱善于卖过期食品还不收信用卡的中国超市都成了大家谈之色变的地方)。于是实验了宫爆鸡丁,然而味道实在不好。自己做饭的新鲜劲儿过去了,大概要开始满足于每天在食堂里吃3.5刀一坨的披萨饼的生活了。披萨上全是cheese,一坨cheese的热量要有氧运动一小时才能消耗掉,我知道。

Wednesday, September 24, 2008

兼容性问题....


4G内存的电脑不得不装vista x64, 结果以下两个软件被我无情地抛弃了

google拼音: 不兼容64位系统, 微软拼音是可以用的, 但是的确不好用, 据说最新版的sogou也可以用, 但是不想用.

MPlayer for Windows: 无论是MPUI还是SMPlayer都和Aero冲突, 而且用p3/p4优化编译版居然会crash, 难道core 2 duo不支持sse/sse2?

其他还有xnView, 虽然能用, 但是以前很方便的一个在图片文件的右键菜单显示缩略图和大小/色深的功能不能使用了. 当然它的其他功能还是很强大的.

没有习惯使用的播放器了, 于是下了一个K-Lite, 发现, 大一大二时用的2.0以前版本的所谓"暴风影音", 其实就是K-Lite加了一个中文的壳. 原来国内的所谓软件"作者"啊.... 感叹一下我真是火星. 不过K-Lite还是挺好用的.

然后就是该死的UAC, 对于K-Lite, XnView, Foobar这种需要大批关联文件类型的软件, 还是关掉UAC再安装比较好, 不然某个设置一忘了提权限运行就白费半天工夫. 还有就是UAC似乎不允许7-zip直接将文件解压到某些系统目录里, 不是提示需要验证, 而是直接拒绝. 但是如果拖过去, 也就是先解压到temp目录再调用windows的复制功能拷过去, 就可以. 但是这样比较慢, 而且... 这么看来UAC这个"安全"措施也是形同虚设阿.

最后, 刚才看到说家里那边暴雨, 泥石流了. 想起来, 7年前的9月, 外公去世的那个月, 似乎是小杰的16岁生日那天, 也下过一场暴雨. 前一天某县县长在电视新闻里还在发表讲话部署抗旱救灾, 第二天就电闪雷鸣. 位于山脚下(山上就是子云亭, 还有据说沈钧儒的练大法的孙子被关押的看守所, 参见反动链接)的俺的高中学校里黄泥汤有三寸深, 城里的地下通道游戏厅淹死了好几个人. 时间仿佛又走入循环中了.

Saturday, September 13, 2008

Geez....


受了很多天CNN和NYT等等的信息轰炸,知道媒体们几乎一边倒地支持零八马反对GOP,背叛民主党支持马坎的Lieberman也成了editorial中唾弃的对象。然,耐人寻味地,看看这篇关于犹太人李伯曼在YouTube推行反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审查制度的报道,我说的是评论不是原文,得出疑问:难道TechChurch的读者们——大约应当是极客居多——却更加一边倒地变成了文明冲突论的信奉者,而不是通常和衣冠不整操行放诞的技术狂人们联系在一起的自由主义?

当然,邪恶的西方媒体也不是铁板一块,可以对比这篇这篇。可以想见,谁会赢得选举,事情完全不是看媒体报道的仿佛小奥已经是总统的那个样子。然,蜗居小镇的猥琐宅男,除了通过媒体似乎又没有什么了解正在发生什么的方法。更不用说在这样一个米国柿油党的主场。说到主场优势,我刚来报道的第二天,系里一个韩国女生对张娟娟夺金的评论:“They (Chinese, of course) have home advantage. They just keep yelling when the Koreans team shoot arrows.” 回家,getoffers说,看得很爽,“一天得了八枚金牌”。

不过似乎马坎当选,是更值得北美猥琐男们庆幸的一件事,因为丫主张放宽对高技术行业的签证/绿卡/移民限制,而小奥则要支持affirmative action——racistly speaking,贝克莱里的黑人又会比亚裔多了。想起川哥讲的“美国最聪明的黑人”了,whatever。不过听说小奥是H校的JD,我第一个反应是,so有钱!后来买买提上有人推测说这也是AA的结果。鬼晓得,反正华人在这里也是overrepresented的了,无所谓。

不过白人们可不这么想,他们关心的是学术自由这种在我们这些科技民工看来过于形而上的东东。比如某个保守组织想在学校篡党夺权,引起了发考题们的忧虑什么的。对每天辛辛苦苦看文献做实验的学术民工来说,有奶便是娘,管他是不是为了输出价值观呢。当然,学术自由对民工也是有好处的,至少不会因为意识形态的原因,不得在研究中报告骗人的中医或者伪造的华南虎照片。

废话就说这么多。经queenie女王的提醒,有人想要明信片么?请把你的地址email给我。不过先说清楚,俺们这旮书店卖的学校风光明信片,其摄影/后期和印刷水平真的不敢恭维,所以收到了不要失望——其实校园和清华风格很像,也没什么好期望的。乱七八糟的明信片,弄得我又开始yy泥坑D300了,看到refurbished最便宜要1300多刀,APS-C画幅上最好的相机了。但是泥坑的高端镜头都很贵,莫非我应该先买个50mm/F1.4通杀一切?据说定焦有助于培养构图时认真的态度,好吧。

Saturday, September 06, 2008

米国PhD的混乱生活及其他


恩,我还没过qualify不是PhD candidate,所以本文内容与我无关。

周末蛋疼偶尔看买买提,回味当年卢刚案,结果读到七月多发生,但现在还保持着一点热度的所谓藤大妈案。

一篇被各种国内媒体转载的报道在这里。耐人寻味的是“某知名华人论坛”的提法,果然报道这么不和谐的事件也不能忘了和谐啊。还有就是想起五月份火车上那个中科院大叔说的,各种优质劣质海龟在国内非一线的大学混叫兽比较容易,云云。或者按相关百度帖吧(请自行人肉出男主角名字,就可以找到相应的吧)里的说法,领导们对这些叫兽们,比对范美忠们宽容多了。

一个细节是,hero和heroine先达成协议,待女方转为F1或者拿到绿卡之后再离婚,然后突然提起离婚诉讼,于是彼女和小孩儿就成了黑户了⋯⋯联想到一句经验之谈,选老板可以push但是不能mean啊。做人要厚道也是这个意思。

还有,我系的小米经验之谈的Guide to Divorce,当年我申请的时候看过,想,是不是要拿出初二背政治的劲头来学习法律呢。

又及,几天前学校里出了一件mass-email hoax事件。有人冒充校长,对学校所谓arguably largest in the world的Greek System表达了一些忧虑。所谓Greek system,据我的理解,大概就是骷髅会一类的东西,可以对会员的性别,种族,阶层,专业,乃至小本/研究生做出筛选而不用担心背上歧视罪名的精英们的组织。某广告上说,他们的平均GPA是3.26,比全校学生的3.0x要(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地?)高,云云。最后我唯一感兴趣的叫做ΑΧΣ,getoffers向我介绍的时候说,他们有很多化学炸药奖成员,还有一个和平奖,我说那个和平奖是不是Linus Pauling,他说,是。

那封假信是这样的:

from: Chancellor Richard Herman
to: All Faculty & All Academic Professionals & All Civil Service Staff & All Undergrad Students & All Grad Students
date: Fri, Aug 29, 2008 at 11:10 PM
subject: Regarding Greek life on campus

Dear Students,

Many of you may be aware of an event known as Rush. It is my objective to warn you of the potential downsides of Greek organizations. I advise you to not succumb to the aggressive recruitment tactics used by these organizations. It has been my concern over the years, that the Greek culture of alcoholism and lack of respect for the community degrades campus life. These organizations present themselves as prestigious, yet are discriminatory, serve to perpetuate social inequality, especially with respect to the opposite gender, and promote a lack of diversity. Many students have expressed concerns with regards to safety on campus, particularly due to Greek culture and behavior. It is my hope that a student's experience on campus strengthens one's individuality, but the Greek system emphasizes the group above all, without cause or reason. This is detrimental to the purpose of universities.

I hope that you will consider wisely.

GDI Chancellor Richard Herman
这时候对新生兼外国人的cultural shock就来了。简单地说,老油条们一下就看出来这是假的了。因为真正的校长写起信来会有这封信的八倍那么长,及,结尾落款的“GDI”——我只知道C&C里的那个GDI——它的意思是,“Good Damn Independent”,也就是俺们这些不qualify的人们。不过ΑΧΣ虽然是fraternity,却是co-ed的,稍微让我觉得它是北大化学爱好者协会一类的组织,能让人接受一点。

昨天在ICS看文献的时候被旁边的一位在USNews全米排名第一的informatics学习major或minor的作业不会做向我求助的小本雷到了。不会进制转换情有可原,但是频繁地给我来一些27乘以2等于56,57除以5得10余7之类的事件,以及解不出来4x+2=54⋯⋯我小学五年级时也不会这样啊。好吧,恶毒的西方媒体和柿油党们批评我国奥运金牌虽多但绝大多数民众的身体素质很差,我们也可以批评米国炸药奖虽多但绝大多数民众的科学素质很差,从而找到心理平衡,囧。

为了避免片面,再举一个例子:最近CNN/NYT/BBC上全是关于Sarah Palin的报道,然后我就注意到了各种生物学的,geek的,以及gossip的话题:先是Down's Syndrome,以及未婚先孕的女儿的男友(或者将要被包办婚姻的丈夫?)在facebook上被人肉,以及伊现在虽然一本正经做虔诚基督徒状以前和老公也是私奔的,最后是creationism——虽然以前Science上也经常出现关于creationism的报道。然后一查wiki,说米国有超过一半的人支持creationism,额滴神啊。在这个话题上,Ann Coulter这类Christian fundamentalists和塔利班这类Muslim fundamentalists是一致的,比如Science的这篇报道。作为一个with a passing knowledge of high school biology的人当然要坚定不移滴支持进化论,但是——看来文明冲突也并不是不可弥合的嘛,大家明明观点一致,何必打得死去活来呢?

最后是我一直重复的一点geeky的东西:支持联想,鄙视Mac!在浏览了各种笔记本的价格后,我觉得,仅仅拿了个T8300的MacBook就敢卖1200刀,要你花299刀卖一个iPod再让你等不靠谱的mail-in rebate的所谓学生优惠的Apple,相比800刀左右(如果你知道有一种东西叫cpp)就可以买到低耗电P系Core 2 Duo和独立显卡的T400或者电池超强又更加小巧的X61的Lenovo,性价比真是天壤之别啊。当然,这个世界从来不缺爱zhuangbility的人,所以乔布斯大爷能利用这一点把一间濒临倒闭的公司变成如此呼风唤雨,还是很高明的。

ps: 今天学会了301 redirect,于是lijikun.net又恢复使用了。

Sunday, August 31, 2008

Blog Day及琐事


嗯其实我只不过是随便从猫gg那里看到了Blog Day这个东西。不过也不会按这里的指示说的,推荐五个新blog并通知它们的主人等等了……至于那个instruction上面说的,post the blog day blog post还要链接到伊们的站点,云云,更像是viral blogging,或者赤果果的SEO罢了……

嗯,point就是,其实米国嚼三明治的同学们祖国大陆吃米饭的同学们,在网路上都一样无聊。比如前几天在某免费发放的学生小报上看到某网站(不记得了,用***代替)的广告:

What's your business on the web?
Facebook, porn and ***.

把facebook换成校内,嗯,是不是完全一样呢。看到水母或者买买提上有人说facebook是米国学生找ons的地方就像校内是中国学生找ons的地方……刚才等公共汽车的时候碰到一个光着膀子骑儿童自行车的小学生size的黑人小孩找我要10美元,并且讲了一大堆money is good之类的理论。虽然我没听太懂,不过还是不觉得他们的境界就比我们高哪里去。

然后我和某同学的确在BIOP401课后,听某俄国美女老师用带开音节的口音讲解了一小时概率统计入门(这时才意识到,何书元爷爷的书多好啊)晕头转向时,去Jimmy John's买了三明治吃,然后就被囧到了。于是去超市买了一大堆菜。做了一个礼拜工序比较简单的东北菜,终于决心做川菜了。于是炒了个双椒鸡丁,用了两砣鸡腿和一点五砣那种大大圆圆的菜椒(嗯,虽然也有那种长条状的辣椒,但是看到产地是墨西哥就作罢了)。然后发现,八砣鸡腿只要9刀左右,三砣红黄绿(交通灯状?)菜椒则用了4刀,算下来,这盘菜里的辣椒比鸡腿还贵,而且因为没有剁骨头的刀,我还直接把肉剔了下来,把骨头敲碎炖了一小锅汤……情何以堪啊。还有就是,黄辣椒的确没有红辣椒和青辣椒好吃。

最后附上做法供参考:

原料:
鸡腿,辣椒,姜,蒜,花椒,盐,芡粉,味精,料酒,酱油,油,水

步骤:
1. 鸡腿和辣椒(为了卖相,最好是有绿色和红/黄色的各一些)都洗净,切成2cm左右的见方的丁。姜刮皮切丝。

2. 把切好的鸡腿加入料酒,盐,酱油(只是为了上色用,喜欢发白颜色的可以不加),姜丝,芡粉,拌匀,腌半个小时以上。

3. 大火,先热锅,再热油,多放点儿油以防粘锅。鸡肉倒进去翻炒至你觉得它熟了,而且把锅里的水分蒸干(有水分时,油是不透明的),捞出来。

3. 锅里只留少量油,把蒜和花椒放进去爆香,挑出花椒,再把鸡肉回锅翻炒。炒热后再放青椒,炒熟。

4. 再加一点点水,约30ml即可,翻炒,然后中火焖至水干(和前面同样的判据),加盐,加味精,再拌匀。出锅。

5. 鸡腿可以熬汤,不过一定要加一些姜片一起熬。熬汤时最好也丢一小块鸡的脂肪组织在里面。

嗯,纯粹是无聊地蛋疼而已。不过自己的手艺的确还是不错的,哼哼。

Saturday, August 30, 2008

Aestival Festival


毕业典礼的下午,我想起忘了前一天是父亲的生日。看大屏幕上的纪念影像,背景音乐有《千与千寻》的片尾曲,然后是巴赫无伴奏小提琴第三帕提塔第三乐章加沃特舞曲。我对后者的印象来自两年前一个夏日午后:它做我了半天的手机铃声,其间唯一一个电话是Q询问作业交到哪里。几个小时后,Q在散伙饭上对我说,我对不起你,抄了你那么多作业却没有学好。他喝醉了,我拍拍他的肩膀。后来清醒的人扛着东倒西歪的人回去,我扛的是某约有140磅的要去日人民报工作的同学,上了五楼,刚刚脱臼过的膝盖越发疼痛,一个月后才好——此是后话,那时是晚上十点,苏州街上首善之都华灯璀璨。于是这个暑假终于正式开始。

从重庆坐上车往家走,路边的帐篷垮掉的房子渐渐多起来,每座废墟上都站着一个老人。江油城里,到处都搭满了帐篷。不亲见便不知道,在大家记忆里渐渐淡去的事件,会继续在这里占据生活的主题:或者三年,或者十年,或者像这里描述的那样。坐在祖母家楼下的石凳上。祖母非要从重庆回来了,说,重庆城的地下早就被掏空(我觉得这是人多地少的山城人民值得敬佩的地方),住在9楼,只要有重车过或刮风打雷,便觉得楼一直在抖。于是觉得害怕——可是这里不是更经常地抖动么?坐在旁边的老奶奶问我要读多少年,我答,五年,祖母说,我肯定活不到五年了,然后颤颤巍巍地上楼做饭去。祖父在七十五周岁生日那天在厨房对我说,你爷爷七十五了,还能切菜,手不哆嗦,不容易啊。

后来去三台呆了几天。外祖母家对面便是一栋危房,檐脚悬着欲落未落的瓦片,还有红色的“危房”告示牌。江水还是黑的——浸泡过了唐家山的下面埋着的几个村庄,以及北川县城的两万遗体——不过已经有人在里面游泳打鱼了。江边有被上涨的水淹坏了的玉米地。爬上堤岸,路边的电线杆上约一人高处还画着三分之一溃堤的水位线。沿着电线杆的行列穿过棚户区的街道,街边有很多小奶猫,老城墙上用白漆画着箭头,指示疏散的路线。住了几天将要回家收拾行李,外婆塞给我几千块钱,说,姥姥收入不高,这些钱也不多,算命的说我能活到八十四岁,等你毕业回来,再给我摆酒请客。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我默默地拥抱她,不知说什么好。

家里每天都会下雨,比重庆凉爽了很多。去找以前的同学,一个个都out of town,只见到了两位七年未联系过的初中好友。我们在某超市门口集合,全城的超市都关了门,只有一家还在有裂缝的楼里坚持营业,一下起雨便到处都在漏水。一位考上了研,另一位学了师范,却打算考公务员了,于是向我控诉了一番实习时学生多么顽皮和班主任老师多么不负责任。中学生的生活,那是遥远的事情了,初中的教学楼从以前班主任的办公室那里垮掉了。学生都转移到了板房里,高三的还参加了高考,有一位同学上了重点线,于是打出了横幅庆祝。初中的班主任每天傍晚都带着孩子在教学楼旁的运动场里散步,我则每天跑16圈。我的干妈,小学班主任后来很久以前就不教书了,改为管宿舍,宿舍搬到了板房里,于是她们夜班时不能睡觉,因为怕女生宿舍出状况。

于是我想采购出国前的必需品却什么都难以买到,于是匆匆逃离了混乱的江油,刚解除奥运火炬展示严密戒备的绵阳,回到重庆,等被check快两个月还没到的签证。后来它终于到了,尽管退了机票,从香港改到上海,造成了近7k的经济损失。是我签证前一天在鸣鹤园目睹有人野合的报应吧——有人如是说。不过无所了。在机场看到了xxhtochosacav龙龙,等等。飞机只过了白令海峡,没有进入北冰洋。据某人说在北冰洋上空,万里无云时可以看到下面蓝白斑驳的海和冰,煞是好看。

最后,本文的标题和内容没有多大关系,只是用来显示,我能把vernal,aestival,autumnal,brumal这四个词都记住了,而已。

Wednesday, August 27, 2008

Something Interesting



I found this flier on a bulletin board in the Chemical and Life Science Lab building. (We usually abbreviate it as 'CLSL'.)

Saturday, August 23, 2008

Address and Contact Info Settled


For at least one year, I hope.

Departmental Mailbox:
156 Davenport Hall, MC-147
607 S. Mathews Ave.
Urbana, IL, 61801-3638
USA

Telephone:
xxx-xxx-xxxx
(I really wanted it to be 4096....)

Email:
Unchanged as ever.

Tuesday, August 19, 2008

Arrived in Town


Finally, on Aug. 18.

Have no computers or phone numbers yet. Still a lot to finish.

Saturday, August 02, 2008

Dies Auspicii


嗯,一个月没写blog了,关于八月一日,戊子年七月初一,随便写点儿什么。

首先,谨以个人名义对广大解放军官兵、武警官兵、民兵与预备役官兵、退伍军人和军人家属致以节日的问候。

其次,下午四点半地震了。当时我在街上,然后两旁两门面里的人们就都跑了出来,黑压压地一大片煞是壮观,几辆车被人流堵住了,不停地按喇叭。然后手机信号短时间中断了。之前正在一个小铺子门口跟老板讲价, 于是伊说,算老就便宜点卖给你,刚才吓得没力气做生意老。拿了东西往家走,果然一大半的铺子都提前关门了。是日上午,似乎政府才下令拆除了干道周围所有的 帐篷,情何以堪。好像是一个多月来最强的一次余震,而且epicenter就在30km之外,南坝平通一带,新闻说公路通信又断了,云云——反正那个镇,据说在五月也已山体滑坡埋了几千人进去没剩下多少人了。

再次,晚上七点多,天突然黑了下来,才想起今天有日全食。虽说看不到,也算领略到了。话说,某种占星理论讲道,出生之前的最后一次日食到生日有多少天,就意味着这个人前世活了多少岁。不知道按照这个模型,在轮回的过程中灵魂的总数守恒不。

最后,晚上听说,p大47楼某06男硕坠楼身亡。河蟹的wm也因此封闭了校外访问。

嗯,地震后家母迷信逢八必有祥瑞,果然这天又是祥瑞之日啊……说到农历,河蟹运动会开幕是七月初八,刚好是四月初八佛诞整三个月。在此顺便预祝本blog各位读者七夕快乐好了。

ps1: 谁能帮我看看标题上的腊丁文对不对?

ps2: blogger发表评论的的captcha是不是也被破解了?参看这里

Sunday, July 06, 2008

囧文之人类文明破坏者系列


虽然要毕业了,但是某名人曾如是说

"O Freunde, nicht diese Töne!
Sondern laßt uns angenehmere
anstimmen und freudenvollere.
Freude! Freude! "


所以来点轻松有趣的段子嗯。起因是马伯庸的趣味强文

【原创】人类文明破坏者 [ 马伯庸 ] 于:2008-06-26 01:35:20
事情的起初是这样的,我和一位朋友在MSN上谈到埃及文化,她发了一张解读“图坦卡蒙,底比斯之王”象形文字的图给我,接下来就有了如下的对话: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解读出来的……怎么就猜出那倒雨伞就是上埃及
朋友A:罗塞塔石碑 石碑上有三种文字 一种是埃及的神圣文字吧,一种是科普特文,一种是希腊文。就是比对,比对出来的
我:若无这石碑,埃及文化就不可能被解读吧?
朋友A:的确难说了
我:(开始修理时光机)待我去砸了它 这样埃及就完蛋了,哇哈哈哈。
朋友A:喂…………

(于是9分钟以后)

我:我写了一个科幻故事,我决定把他命名为《The Destroyer of Civilization》
朋友A:说什么的?
我:讲一个拥有时光机器的现代青年,他没有远大志向,只是非常的欠,非常喜欢捣乱,于是……

……布夏尔谨慎地审视这块刚被士兵从沙漠里挖出来的黑色石碑,上面明显写着三种文字。虽然这些文字勾画奇妙他看不懂,但直觉告诉他,这块石碑一定蕴藏着连接远古的钥匙。身为一名业余考古爱好者,布夏尔兴奋得几乎忘掉了拿破仑将军的使命。他命令士兵小心地把整块石碑挖出来,不要碰掉哪怕一个小角。这时候,他觉得头顶有一阵风声,随即一个刺耳的声音刺破耳膜:“呜拉!”一个黑衣人从天而降,一掌击在石碑上,霎时化成一堆碎片。布夏尔还未从震惊中恢复,那男子已经再度跳开,消失在虚空中,只留下一连串奇怪的笑声:“哈哈哈哈哈。”…………

……罗贯中写罢《三国演义》,得意非凡,正待拿出去与众友玩赏。忽然一个高丽装扮的黑衣男子扑将过来,一把夺了书去,拿墨笔在上面肆意乱改。罗贯中心疼如受雷击,苦苦哀求,求了半晌,那男子才把书稿还了去。罗贯中展卷一读,发现诸人名字全被涂抹,曹操被改成了曹恩操,刘备变成了刘相备,孙权却涂成了孙在权。那黑衣高丽人哈哈大笑,仰天而去…………

……曹雪芹缓缓搁下了笔,对僵冷的双手呵了呵气。他无奈地朝窗外望去,无穷无尽的大雪纷飞,北京的冬天真的是滴水成冰啊。屋子里已经没有柴了,炉子里的灰烬早成了冰坨。他勉强笑了笑,心想无论如何,毕竟是写完了,即使现在被冻死,也算是完成了一个心愿。可是,如果能有点酒喝,那该多好啊。他缓缓摩挲刚刚完成的书稿,如同爱抚着自己的女儿一样,决定去把这四十回送到敦敏哪里去,连同前面的八十回一起刻印。

风起了,早已饿得老眼昏花的曹雪芹看到隐约有一个人影出现在屋子里。“先生是谁?”他高声问道,那人道:“我特来给先生送些柴火。”他在炉子里搁下木柴,又道:“总得有些引火之物才好。”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书稿,丢将进去,然后泼了些汽油,点起火来。曹雪芹泪尽而逝,他临终之前耳边只响起那哈哈哈哈的爽朗笑声…………

……亚力山德罗斯眯起眼睛,望着自己的杰作,心中充满了喜悦。这一尊雕像他倾尽了全部心力,为此他甚至错过了奥林匹克运动会。这是一尊出色的雕像,每一个细节都臻于完美,且于整体调和在一处,丝毫不突兀。亚力山德罗斯放下刮刀与凿子,这时候才感觉到一丝丝巨大狂喜后的疲惫。这时他的一名学生出现在工作室里,亚力山德罗斯对他说:“阿庇斯,快来看,我刚刚完成了维纳斯。”阿庇斯冷冷一笑,撕下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黑衣人的脸。“呜呀!”一声怪啸,他手起刀落,斩下了维纳斯的双臂……

然后当我的另外一些朋友——他们是如此的烂,以至于我不能提及他们的名字——参加到创作中来,整个故事开始朝着科学的方向走去。黑衣人变成了三体里的智子,他出现在人类科学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尽可能地去进行阻碍科学技术的发展。(以下我作了一些加工,但尽量保留了聊天时的原貌)

D:
“费马突然想到了那个绝妙的证明方法,兴奋地打开书本,要在后面的大片空白写下证明,忽然一个黑衣的图书馆员跑过来,从惊愕的费马手里抢过书本,一把扯掉所有的空白页,只给他留了书页间的一小段。”

L:
“门捷列夫正要睡觉,突然被闯进门的四重唱吵醒了”

H:
“牛顿觉得有些困倦了,他阖上眼睛,想多享受一会儿这大自然的安宁。这时他突然觉得头顶一阵风声,连忙抬头去看,却看到一个黑衣人把手伸在他头顶,手里还握着一个苹果。

“小心啊,差点就被苹果砸到了。”黑衣人露出关心的笑容。

“谢谢关心。”牛顿也笑了。午后的苹果树下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D:
“黑衣人在诺贝尔的炸药配方里面多放了一倍的分量,于是他再也没有跑出来”

L:
“阿基米德忧心忡忡地回到家里,苦苦思索,国王这一次可交给了他一件不得了的工作,究竟该如何鉴别皇冠真假呢?他百思不得其解,心想不如先泡一个澡放松下心情吧。阿基米德吩咐下人准备好浴缸,脱下衣服,整个人躺倒在热水里。浴缸里的水随着他的身体上升,慢慢漫过了浴缸边缘。阿基米德心中突然一动,似乎悟到了什么,正当他立刻就要抓住那一缕思维的时候,随即眼前一黑,不醒人事……一个插着电的电吹风悠悠躺在浴缸底部,黑衣人在窗外冷冷一笑。

H:
罗马舰队已经靠近了叙拉古城。将军大叫快去请阿基米德老师!阿基米德不慌不忙走上城头,望了望太阳,笑道:“我已经想到了绝妙的办法来打退敌人,把那个东西给我吧。”早在一等候的黑衣人递给他一个哈哈镜…………

B :
“达尔文在秘鲁外海的时候、船被黑衣人凿沉了”

D:
鲁道夫满意的放下笔,尽管花了一生的时间,但是将圆周率算到小数点后35位,已经是空前的成就“应该将这些数字刻在自己的墓碑上”,正当他这样想的时候,一个黑衣人突然从窗外跳了进来,手里举着一张大大的白纸

3.1415926535
8979323846 6939937510 0628620899 8214808651
2643383279 5820974944 8629034825 3282306647
5028841971 5923078164 3421170679 0938446095
5058223172 6611195909 2875546873 2619311881
5359408128 2788659361 1857780532 8142061717
6446229489 6899577362 2164201989 1159562863
2847564823 4811174502 5338182796 1712268066
3460348610 5493038196 2599413891 3809525720
7245870066 3786783165 8410270193 8230301952
9171536436 4543266482 4428810975 2497217752
1384146951 0631558817 2712019091 8521105559
0921867713 7892590360 1339360726 6659334461

L:
伽利略一松手,两个铁球朝下坠去,塔中突然闪过一条黑影,左手控鹤劲右掌擒龙功,电光火石之间只见那十磅铁球如雷轰落,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一磅的铁球却如鸿毛般缓缓飘下,轻轻落在坑边。

D:
帕斯卡又检查了一边两个半球的气密性,然后仔细的合拢后,抽干了里面的空气。

“陛下以及诸位尊敬的先生们,你们会见识到大气压强的巨大力量的”他转过身说这番话的时候,自然没有注意到在远处,一个黑衣人正用一根吹管仔细瞄准着什么。

十分钟后,随着一声响鞭,帕斯卡目瞪口呆的看着十六匹马毫无阻碍的向两边冲了出去。

B:
清晨、弗莱明来到了自己许久没有打扫的实验室、刚打开门就发现一个清洁工打扮的黑衣人和他在相反的方向拉动同一个门。“先生、实验室已经给您打扫完毕、长了霉的盘子也全都清洗干净了。”弗莱明望着光洁如新的实验室、脸上浮现出满意的微笑

AV:
1864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凯库勒坐马车回家。也许是由于近日来过度用脑,他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上睡着了。在半梦半醒之间,凯库勒发现碳原子和氢原子在眼前飞动,变幻着各种各样的花样。“先生,醒醒!”凯库勒睁开眼,一个黑衣人大声叫醒了睡眠中的凯库勒。“先生,请问几点了?”黑衣人说。

S:
老袁望着沉甸甸的稻穗,满心欢喜。多少个日夜的努力,在这块田里得到了证明。他转身准备回去再润色一下报告,明天就递上去。

突然,他感到背后似有响动,回头一看,之前一个怪异男子从天而降,上身赤裸,口中喷出火来。那火乃是三昧真火,水救不得,霎时间将一片良田烧了个磬净。

AV:
“华老先生,我一定会把它保管好的。”黑衣狱卒从华佗手中接过一沓纸,最上面“青囊书”三个字清晰可见。

B:
孟德尔满脸自豪、向来参观的客人指着豌豆说:“这些有红花、有白花、有圆粒、有皱粒,它们都是我的儿女。”参观的客人纷纷表示赞叹以示配合。这时、孟德尔用余光看到、有一位黑衣客人在赞叹的同时、还在摆弄身边的一个什么东西。五秒钟后、孟德尔晕了过去、这之前他的视网膜上接收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一个黑衣人肃立在风中、成百上千只蝗虫从他身后的皮箱中四散飞出

AV:
“黑衣人一脚将大禹踢入水中,大笑而去。”

AV:
不多久,父子俩就到了上帝指定的地方。亚伯拉罕在那里筑起坛,把柴摆好,又把儿子捆绑起来放在柴上。小儿子吓得哭了。亚怕拉罕犹豫了一会儿,伸手拿刀就要杀他的儿子。说时迟那时快,那和华的使者从天上呼叫他说:“亚伯拉罕!亚伯拉罕........”

亚伯拉罕拿刀的手在空中停住,但一个黑衣人从斜刺里杀出……

Y;
"1899年,王懿荣走进了北京的一家药店,一个黑衣人抢在他的前面对药铺的伙计说:“我得了痔疮,很严重,请把所有的龙骨拿来……”

上文已然很orz了,然,下面的模仿文更加富有技术含量。有好几个我都是google了才明白的——有的现在还不能完全明白。

发信人: bluecloud (布鲁·克劳德), 信区: SF
标 题: Re: 人类文明破坏者(by 马伯雍) old吗?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Jul 2 23:43:12 2008), 站内

德不尝失:

还有几件事情请亲王务必加上

1、1861年,美国内战刚刚开始的某一天,林肯总统正在白宫的草地上散步以舒缓他连日紧绷的神经。这时候,远处传来两下枪声。身边的警卫们连忙扑过来把林肯总统拉近了白宫隐蔽,半小时后,卫兵的指挥官过来向总统报告情况:“我们刚刚击毙了两名试图闯入白宫草坪的人,其中一个是隔壁陆军部大楼的看门老头,还有一个是他引来的持枪的年轻人,他的枪也被我们销毁了。”林肯:“很好,谢谢。我感觉到有你们在我很安全~”指挥官:“根据我们查到的身份记录,这个持枪刺客姓斯潘塞,这个名字您有印象吗?”林肯:“不,没有。请继续履行你的职责吧。”

白宫大门外,一个黑衣人抛下手中的警铃扬长而去,只留下一串爽朗的笑声。

2、1941年秋,苏德战场的博良斯克。一辆T34被击中后冒出滚滚浓烟,炮长当场阵亡。没有受伤的驾驶员和航向机枪手打开舱盖,把受伤的车长和装填手拖离了危险的战场,送到后方的医院后加入其他车组继续投入伟大的卫国战争。
……………………

后方某野战医院的一名值班护士,在清洗纱布时发现消毒剂没有了,正好身后一名黑衣的男子给她递来了一瓶开过口的消毒液,于是她礼貌的谢了一声继续干活。
……………………

阿拉木图远郊的一个普通农家陷入了深深的悲伤,就在今天,他们收到了一份通知,得知他们家的米哈伊尔·季莫费耶维奇因重伤不治,在野战医院中去世了。这已经是开战以来他们家牺牲的第三个儿子了。

3、1898年,非洲苏丹恩图曼大平原上。英军第21骑兵团在行进途中遭遇了大批土著居民,这些披头散发、手持长矛的野蛮人悍不畏死地向英军发起了进攻。士兵和军官们都拔出了马刀,向土著人发起了冲锋。

…………混战之后…………

普朗克少校陪同团长视察了已经摆到一起的几具军官遗体,“左边这五名军官都是用马刀与土著人在搏斗,他们表现出了异常顽强的精神,右边这名军官没有用马刀,而是在用一支德制手枪在射击,结果引来了大量的土著人,恰好又遇到他的枪卡壳,就这样白白牺牲了,如果他用马刀,本来可以逃出生天的……”团长:“哦,可怜的温斯顿,他没办法用马刀的,去年在印度,我们打马球时他的关节脱臼了,一直没有调养好。这下他家里的美国母亲要伤心了”

军械官检查了温斯顿遗留下的武器,发现连续几发子弹的蛋壳里面都只有沙子,而不是火药,他向上级报告了这一情况,并归结到德制武器的恶劣质量,建议以后军官佩枪必须为恩菲尔德生产,却不知道远处一名黑衣男子正掩住了嘴,暗自偷笑

4、美国独立战争的第三年,1777年的10月某日,费城西北部杰曼顿地区,红色军装的英军和亲英分子的托利军对峙着绿色军装的大陆军和衣衫褴褛的民兵。为了休息部队,双方都保持在对方有效射程之外,相互间距200~300码,在这个年代,超过100米命中目标的例子不是没有,但是靶子得有6英尺高,20 英尺宽……

大陆军一侧出现了一个身高六英尺的人,他漫不经心的走到前面来看着英军的阵地,身边既没有将军那样前呼后拥的警卫,也没有向政府官员那样穿着华丽的衣服,只有几码外一个仆人模样的后生给他牵着马。

英军的苏格兰高地团第二营营长弗格森少校是一名神枪手兼发明家,他举起自己手中的新式遂发后装步枪,从立框式标尺中瞄了一下那个人,但他觉得这个人很可能只是一个费城周边的一个乡巴佬,顶多有个自己的农庄,雇佣了几个杨基给自己种地养马而已。而他自己作为贵族军官,枪杀平民一向是自己所不乐意为之的事情,况且还容易在历史上留下骂名。于是他瞄了一下就放下了,一名黑衣男子从托利军那边走过来,对佛格森少校说:“我猜你把枪放下一定是因为距离太远而没法打中吧?我们打赌5英镑,怎么样,只要你能打中那个男子就行。”于是佛格森少校又把枪举了起来。
…………

多年后,从米利坚合众国的校园中传出朗朗读书声“国父托马斯·杰弗逊……”

tie_fighter:

1943年的一个夜晚,北海上空一架执行特别任务的蚊式战斗轰炸机孤单的在云层中穿行,长距离的飞行和绷紧的神经让领航员员感到疲惫不堪,该死的德国佬,他嘟哝了一句揉了揉有点发酸的眼睛,“天哪!快爬升,5点钟方向有一架梅塞斯米特!”耳塞里传来了同伴惊恐的声音,瞬间的一楞神过后领航员闪电般的扳下了弹仓开关。
……

“喔~上帝呀~刚才你真的什么也没有说吗?!那个人已经掉下去了!”

“算啦,报告上我们就说遇到德国飞机的拦截好了……”

tie_fighter:

1763年秋天的巴黎蒙帕纳斯墓地,一场葬礼刚刚结束,一个中年人从马车窗口探出手轻轻的拍着死者幼子的肩膀,“下周二9:00记得准时出庭,别担心安托万,你们拉瓦锡家的人个个都是好律师!你父亲那天要是不去骑马他一定会为你的表现骄傲!”

远处的灌木下面一个黑衣男子取下耳机,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tie_fighter:

火车行李车厢的火终于熄灭了,一个瘦小焦黑的身体被抬了出来,“你们说当时门好像被这孩子从里面反锁住了是吗?”警长在本子上画着什么。

“可怜的小东西,他肯定是被列车长吓坏了,因为上次他搞出来的臭气列车长骂了他一个月”,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说道。

“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我们平时都叫他爱迪生”……

DavidWeber:

1915年4月25日,当澳大利亚第1师和澳大利亚-新西兰师准备在加里波利半岛的阿里布尔努湾登陆,当他们正准备上陆时,1黑衣人划着小船过来向他们展示了正确的当地地图,告诉他们现在的位置,并且透露了1点:在楚科努山附近的比加利村有重要目标……

澳新指挥官连忙组织侦察部队上陆,经过侦察发现他们的确走错了,于是他们按照黑衣人指点的方向来到了正确的登陆地点……

bluecloud:

1919年,非洲,一个黑色的影子在一支英国探险队的头上滑过

数月之后。一个头发蓬乱的老人反复比照着拍摄到的两张胶片。

“看起来没有什么差别,是吗?”

“我想我的理论可能错了。”老人悲哀地说。

bluecloud:

1815年3月1日。法国南岸儒昂湾。

6艘小船靠岸,一小队人马拥着一个身材矮小的人物登上了法国陆地。负责岸防的士兵在惊愕之后纷纷开始高呼“皇帝万岁!”

谁也没注意到,士兵中有一个黑衣人,悄悄把一名士兵的燧发枪扳转了方向……

hightemplar:

1901年12月,瑞士的沙夫豪森。

黑衣人见一位犹太青年已经走远,便把他寄往瑞士联邦专利局的申请信从邮筒里掏了出来....

hightemplar:

1832年3月,巴黎街头,一个黑衣人和一个舞女在谈话。
“这是你的酬劳,务必要让那个叫伽罗华的小子对你死心塌地。“

帕金正在反应锅里搅拌着黑色液体的时候,一个穿黑衣的技术员过来对他说:你想人工合成奎宁?这招我早就用过了,不行的,换个法子吧!

给大科学家戴维的信已经写好了,法拉第拿出了听戴维讲座时的笔记,准备读上最后一遍后跟信一起寄出去。但他惊恐的发现,4本笔记全成了白纸。屋外,一个穿着黑衣的人揣着4个本子正匆匆离开。。。

bluecloud:

公元前205年,彭城郊野。

数十名疲惫潦倒的骑兵护送着一驾马车在野地里狂奔,后面是追兵。车上一个猥琐的中年人在不停催促车夫加快速度,尽管马力已到极限。黑衣人悄然在车旁的虚空中出现,手指轻微一动,车轴断裂,马车带人一起翻下了数十米的深沟中……

arbalist:

继续裹乱,布尔战争时,布尔游击队指挥官收到一个黑衣人的一封信,声称英军指挥官正在某个村庄里开会,立功心切的指挥官立刻带队袭击了那个地方,抵达之后却发现,当地只有一群哆哆嗦嗦的印度医护人员……一怒之下,指挥官拉出那个带头的印度瘦子坑杀了……

Mariner:

1970年江西新建县拖拉机修配厂附近的小路上,一位老人脚下一滑后脑重重的磕在一块石头上,一旁的树丛里黑衣人在嚼着香蕉

darkstar:

秦始皇那个应该这样:
“王负剑!王负剑!”

可是赢政各种体位都试过了,仍然是一毫一厘也拔不出!

梁上忽然传来一阵大笑,随即一声怒吼“又她妈漏了!”,再一声哀号,然后一个黑衣人一闪而没。

后来,清扫大殿的人们在房梁上发现一截断指,可怎么也取不下来。

歌剧院幽灵:

既是如此,来个狠的

1917年4月9日,下午三点十分

德国边境,哥特马廷根车站

身穿海关制服的黑衣人命人把刚从瑞士苏黎世过境开来的一节客车车厢门窗全部封死,打上了铅封,然后走到调度室说:“这里面都是刚刚死亡的霍乱病人。开到支线上,隔离二十天后再收殓。”

歌剧院幽灵:

1889年4月21日,奥地利勃劳瑙

穿着白大褂的黑衣人抱着襁褓中的黑发婴儿,对躺在床上的女人说:“施克尔格鲁勃太太,您的孩子有很严重的包皮粘连。为了不影响他今后的发育,我已经给他实施了包皮环切术。”

“啊,太好了,谢谢你,罗森鲍姆大夫。为了表示感谢,我准备用你的名字给他命名。这孩子就叫亚伯拉罕吧。”

白昼之月:

我也来一个
1921年8月2号的嘉兴南湖畔,黑衣人望着一艘远去的游船,手上的电钻还散发着余温。

【 在 inking (熊和鱼掌) 的大作中提到: 】
: 续圆周率的那个是谁?
: 【原创】人类文明破坏者 [ 马伯庸 ] 于:2008-06-26 01:35:20
: 事情的起初是这样的,我和一位朋友在MSN上谈到埃及文化,她发了一张解读“图坦卡蒙
,底比斯之王”象形文字的图给我,接下来就有了如下的对话:
: ...................
-
-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23.113.46.*]

秉承上面最后几则的不河蟹精神,有同学创作了下面更不河蟹的一条:

发信人: smarty (凭轩听雨), 信区: SF
标 题: Re: 人类文明破坏者(by 马伯雍) old吗? (转载)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Jul 3 23:00:54 2008), 站内

1927年,湖南浏阳。

高地下的水塘边,一个高个子男人蹲在蒿草中,望着即将落下的夕阳,他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看来这一劫算是逃过了,虽然借来的银元并没能让这些民团放掉他,但毕竟也松弛了他们的警惕,让他有机会逃脱到这里,避免直接被带去枪毙。

民团没有放弃搜寻他,甚至曾经三次从他面前走过,但黄昏就要到来了,他们不会再有耐心找下去,高个子男人已经在盘算,如果今晚彻夜赶路,明天就可以与邻县的农民武装会合,那就彻底安全了。他甚至还想到,当自己的宏伟理想变成现实后,这段历险可以做为革命生涯的轶事,讲给那些历史的记录者。

正在这时,他所在的草丛上方传出了一声清脆的口哨,高个子男人惊恐的抬头,隐约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消失在虚空中……

【 在 ssa (ssa) 的大作中提到: 】
: 【 以下文字转载自 Joke 讨论区 】
: 发信人: ssa (ssa), 信区: Joke
: 标 题: Re: 人类文明破坏者(by 马伯雍) old吗? (转载)
: ...................

--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61.51.125.*]

当然,严肃的科学和历史题材之外,也有有才的人整合了更多流行元素,于是有了(有删改)……

发信人: chenbt (邪恶的主公), 信区: Story
标 题: Re: 人类文明破坏者 by马亲王
发信站: 逸仙时空 Yat-sen Channel (Sat Jul 5 03:22:39 2008), 转信

1:
……崇祯走向歪脖老树,正欲上吊,忽然远远的跑来一个扛着斧头黑衣小太监,在崇祯感怀亡国之时,几斧头砍短了歪脖老树……

2:
……少年时代的马伯庸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一个黑衣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我必须带你离开这儿,”黑衣人拿出彩色的波板糖对他说,“由于你的存在,我TM现在必须存在于各个莫名其妙的时代。我TM要疯了。”

3:
……耶稣的尸体从十字架上被取下,准备交由他的门徒们安葬。一个黑衣的狱卒走过来,自言自语道:“万一他是假死呢?要不再补上两刀吧~~”

4:
……抵抗萨拉森人的最后战役前,亚瑟王环顾着自己勇敢的圆桌骑士们,感到壮志凌云。突然,他发觉兰斯洛特的神色有些异样。

“你没事吧,我的战士?”亚瑟王问到。“木事木事!”兰斯洛特回答。

一位打酱油的黑衣人恰巧从一旁路过,随口说道:“他昨晚睡了你媳妇儿!”

5:
……盖茨在10岁那年得到了神谕,一位黑衣人抚摩着他的头顶说:

“孩子,照我说的去做,你注定将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富传奇的人物!”

“你将在少年时代接触计算机,学习数字的艺术。之后你将放弃学业,开办公司,名叫微软,专注于软件开发。最后,你将转战金融行业,在2008年初卖掉你所有的身家,投资中石油!”

6:
……在周正龙踌躇满志准备出发的前一天夜半,一位黑衣人抱着一张大海报潜入镇坪县山中。

7:
……司马懿闻讯诸葛亮病故,举兵大进,意欲一举克蜀。突然间枪炮齐鸣,蜀兵后军中簇拥出一辆小车,诸葛亮羽扇纶巾端坐其上,向司马懿说道:“仲达别来无恙!”司马懿大吃一惊,回马就走,一名黑衣步卒上前拦住,说道:“主帅休慌!那人是唐国强!”

8:
……1924年9月14日

一个黑衣人冲进鲁迅先生家后院

次日

鲁迅先生提笔写道: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没有了。 ”

9:
……1990年夏天,J·K·罗琳从曼彻斯特乘火车回伦敦,她盯着车窗外看,脑海里瞬间闪出一个戴眼镜的小巫师形象来,这时一个黑衣人笑嘻嘻出现在窗外,啪的将一幅芙蓉姐姐的艺术照贴在车窗上。

10:
……差不多就在耶稣到处宣教,惹得罗马政府不痛快的同时,附近有一个穿黑衣的宗教领袖正在传授给他的信徒们一些识别吸血鬼的知识,例如死后两三天还会复活之类的,并且免费发放了大量结实的木钉.

11:
……摩西在西奈山上和耶和华对谈四十天,终于领受到了十诫,他在下山时忍不住打了个盹,黑衣人就趁机把十诫换成了八荣八耻。

12:
……大雄照例被欺负了。他疯似的跑回家,连滚带爬地上了楼,最后痛哭流涕地趴在自己小小房间的榻榻米上,心里痛诉世界的白烂与不公.......

此时,他的书桌出现了一丝异动。就在他藏零分试卷的抽屉的上面那一层,一个抽屉慢慢打开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黑衣人从门口冲了进来,飞速把一只活生生的老鼠塞进了那抽屉半开的空隙。

现实社会中没有哆啦A梦也没有时光机,所以我们还是欢欢乐乐地各奔前程吧。


【猫gg组织的聚会上,两位师妹带来的毕业快乐蛋糕】

最后,再炫耀一下。

【给Blogger忠实用户的礼物】

发现参加这次聚会的所有人都有blog,网志文化是多么繁荣昌盛啊。

Wednesday, July 02, 2008

One Day Before Graduation



【诸多尝试中唯一一张表情比较正常的】


【其实我们都没变太多】

从此开始,尽量上传3:2长宽比的照片。以900×600,JPEG画质8的为主。Picasa只有1G,还是要节约着用。

Tuesday, July 01, 2008

模板回复正常


5.12 - 7.1
五十天。

开始收东西。发现还有一卷Superia,再仔细一看是iso 200的,明天去用掉——正好天气阴雨。

学士服没穿过,但还是不想穿出去。北大的学位服着装规范说男生要系领带,我吃饭时跟翱说,我不要打领带想要系领结,但是那是女生的要求。我又说如果我以后从事理工科的学术工作,就一辈子都穿圆领套头衫,不用穿正装了——结婚的时候除外。翱说,没那么凄惨吧,一辈子就穿一次。我想,那不是很好么?

三角地有毕业留念墙,不打算去写了。最近变得对声音很敏感,一点噪音都会导致吵架和打人的冲动。表达欲望过剩的时候,隐忍和沉默是应有的美德,文字声音和影像都类似。每个人都留下一些痕迹,千秋万代以后,园子会不会被堆满?

腐败很多。晚上怕满腹糟粕晃荡起来肚子疼,不敢跑步。凌晨想要下楼去转一圈,却发现所有04级的校园卡都打不开门,过期失效了。

突然发现转接头、插线板还没买。还想入一个能输入中文的亚太版诺基亚E51水货。读卡器也恰好在这时坏了。还有很多同学在买数码相机,然而我的相机计划是在某次回国经过香港的时候。还有在来弄我和戴尔的英文网站上各拼了一台目标配置的机器,发现来弄我比戴尔便宜近两百刀,刻板印象真可怕。挨踢行业的市场生态逼着购物者成为技术和市场的准行家,然而还是那么欣欣向荣。

最后,发现本网志的feed订阅者达到50了。

Saturday, June 28, 2008

游记,以及再见萤火虫


周四上午,从非官方的毕业旅行回来,班里恰在发学位服。我瞟了一眼室友递来的大披肩,笑说,咱理科生果然是蓝领民工啊,便随手把它扔到床上,旋即带着旅途的疲惫沉沉睡去。次日,去实验室讨论课题,然后跟师弟吃饭。絮絮叨叨地说起,以后可能要干的一些工作很民工,真凄惨。师弟半调侃半认真地说,不必担心,满脑子奇思妙想但什么都不会干的理论家满地都是,勤勤恳恳能干活儿的民工永远都是稀缺资源。我心下大快,对衣领的颜色释然,而是笑吟吟地看着毕业的季节里,到处短裤凉鞋学位服的成年男性。他们露出长满毛的腿,披着学位袍宛如原始人穿着草裙,在园子里狼奔豕突。女生们也差不多,无视各种着装规范,短裤或裙子加上凉拖再裹上学位袍,只不过伊们笑容明媚,没有散放那么多的野性气息。京城的六月降水反常地多,茂密的叶丛间时时落下水珠,光华楼旁的树上爬满了蜗牛,园子里繁花落尽到处青翠欲滴,有如热带雨林——这是我呆了四年却从未熟谙的景象。

去旅行的地方却是另番面目。离开灰白的华北平原,绕上山梁,徒步踏上高原上的绿地时,看到的是天上的云被风催动着飞速变幻,投下巨大的光斑和阴影在缓缓起伏的丘陵间游弋不止,晴,阴,雨遽然交替。然,蒲公英,金针菜(或者另一种萱草属植物,新鲜可食),虞美人,勿忘我,在绵延到地平线的草地上精致地在风中摇曳。只偶尔看到一两座塌陷的土丘,绿草下面薄薄的一层土,再下面便是黄沙裸露出来,是时,才想起地理书上讲的沙丘如何随风推进,想象眼前和平景象的危殆易逝——可是短暂显露的脆弱又算什么呢?即使耳边充斥着风不安的呼吸,时间却像停滞了一样,感官不自觉地把各种流动和变化的元素固定在某一刻的形态上,凝结成片刻静止的永恒。



一天过后安顿下来。隔壁房间同学们在打UNO和看电视,却忽然觉得在这个独特的地方从事这些随处可以进行的娱乐活动是多么无趣的事。于是在夜幕阖上时信步出门,绕着没有路灯的小镇慢慢地走。街两侧只有旅舍、餐厅、超市、纪念品商店和色情服务场所。小镇一侧的按摩房亮着粉色的灯光,放着激烈的音乐,门口有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像磕了摇头丸一样疯狂地舞,让我禁不住怀疑会有多少罪恶正在简单,平静和温情的夜幕下进行着,乃至每当有摩托车的灯光闪过,都惶恐地闪在一边敬而远之。直到,走过一家烧烤店门口,七八个孩子正在欢笑着一边踢毽子,店主把烤炉摆在外面大声招徕主顾笑容可掬,不相干的人匆匆而从容地从他们亮着灯的店面前经过。于是心下稍安,甚至想去镇旁的一片树林去探探究竟。然,找到通向树林的路口,甫一接近,便从黑暗中不知哪里传来愤怒的犬吠,于是又恢复了恐惧,匆忙走到旅馆门口,天空滴下小雨来,朋友们的牌局还在继续。

第二天的结末,我们坐在没有专门售票员也没有分开的出站口检票口的车站候车厅里,一行人呆呆地望着雷雨过后天际最后一抹晚霞。我开始回想在GoodThinker送的佛教入门读物中讲的内容,似乎这个时间和所在,正是修炼止观的机缘:平静下来,看平日思绪是如何地汹涌地此起彼伏,浑无头绪,只觉得无数股气流在胸中涌动如草原上的风,想要仔细检查却无迹可寻。旁边友人们又开始了打牌和八卦,我又想起了书上关于修身养性的种种说法:一段话说,修炼的环境应当是你期望达到的心境的一个隐喻,一个热闹的朋友是不适合做修炼的伙伴的;另一段话却说,应该反其道而行之,对于一个习惯安静的人,要把他丢在聒噪的环境里,让他明白静噪其实无二。自相矛盾的种种法门反倒搅得心情烦乱,世无佛陀,鬼晓得我是何种根器?又或者,心血来潮地把每次旅行都当成了修炼,本就不是正确的做法。

因为不可抗力,在毕业前买个单反拍毕业照的计划泡了汤。然,这几天拿着三年前买的小数码猛按,却收获了最猛烈的一次快门数增长——两天,四百多张。当然,这里是出风光片的好地方:空气清净(这是决定性的因素),而且天空既蓝又不会无聊地万里无云,还有草木和丘陵丰富的色彩和光影。广角,让地平线在图中保持水平,注意一下黄金分割比(在此赞一下俄罗斯人搞的改进版佳能小数码固件),再加上点儿后期:拉曲线适当提高反差,加些饱和度,必要的时候把天空圈出来加强蓝通道,锐化,再缩到适当大小看不出小数码细节糊成一团。

所谓的糖水风光片如此便大功告成,这般做了几张,却很快厌烦了。没有兴致继续ps,却信手凭感觉把原片删掉了一半以上。心想,就算空气通透,色彩艳丽,景象新奇,可每天世界各地的旅人不都生产成千上万这样的东西么?——所谓“糖水”二字的真正含义,这时我才真切领会到:无论是高饱和高反差的风光,或者大光圈背景虚化的人像,或者故意过曝成朦胧的高调柔光,所谓讨巧,舒服之余,然后剩下的是——空洞而已。MF教授说, the worst crime is to be boring。在我遵循流水线工序制造出更多这样的产品之前,我已经厌倦了。换个角度,这样的照片,又能看出什么不一样的,能触及我心的东西?没有。除了一张,我在及膝的草间行走时,山坡上,一棵树在斜斜地阳光下投下影子,骄傲地宣示它孤独有力的生长。



在雨后繁星点点的子夜上了火车,我以各种扭曲的姿势渐渐睡去,另一节车厢的友人们则聊了一夜。在苍白的北京雨后的上午补完觉,终于回到现实。在最后的两周,关于各种应做而未做的事情,惋惜感加速蓄积。元培和物院的毕业衫大概都要流产了,本来有能力在这学期写完一篇文章的却什么也没做干净,听了讲堂许多演出舆论评价最高的却都错过了,好多信誓旦旦要选的课却听都没有去听,想去的柏林寺清东陵七九八后海簋街南锣鼓巷都没去呢。然后出游前才知道,奥地利的阿班·贝尔格弦乐四重奏选择了北京作为告别演出地——在MF的课上我查了资料,几年前他们的中提琴手去世,虽然他指定的一位学生接替了位置,另外三个人却找不回感觉了。曲目很好很意味深长:舒伯特最后的第十五弦乐四重奏,贝多芬的Op. 132,海顿的“临终七言”和晚期作品Op. 77-1,每个选择都是内敛而丰富的寓言。票很贵,演出的日期是七月十五及十六日,然后这个顶尖乐团就会解散——我毕业之后几天,只是几天而已,所以听不到了。

为了避免在夜夜笙歌的恣睢生活中变得过分臃肿,在最后这个月突然开始了狂热的健身活动。每日不是打球就是绕着园子跑步,开发以前未踏足过的小径,石板路,小丘,废墟。即使呆了四年,许多地方对我还是新奇的所在。甚至,在签证之前那天的跑步中(时值晚上七点,天色尚早),在鸣鹤园北侧树荫遮蔽的石板路边撞见一对人类肉体正激烈地交合。告诉若干友人,得到最多的两个质疑是,“拍了pp没有”和“你确定是一男一女么”。我无言以对,然,亲眼证实听了四年的传闻,已足够惊奇和“人生完整”了。

之后的某晚,天色已黑时跑过红湖旁,突然看见空气中有一二处细小的光点。定睛,居然是萤火虫在飞。我头脑一片空白:从来不知晓园子里也有如此奇妙的造物,从来没料到在四年的短暂光阴结末忽尔有如此幸运的际遇。我知道地盘越发局促的园子里,仍有无限我离去前无从知晓的秘密,对他们的了解才构建出最真实的细节,在这里生活过的证明。而之所以在最后的时间突然多了这么多发现,大概,是我之前从未像最后这个月这般认真地生活过。

关于Blogger in Draft近日更新及其他


首先得抱怨一下M$。新的试用版Live Writer(它的确变得比上个版本更舒服了一些)阵发性抽风不能发布到Blogger自不必说,IE对css中不同语言字体混用的处理则似乎是一个将要长久存在下去的问题了。我写这份css时期望的效果是英文为Trebuchet MS,中文为微软雅黑。这在Firefox下很容易就实现了。但是在IE下,除非使用修改IE默认字体设置这种掩耳盗铃的方法,否则要么英文字体是雅黑中那不怎么好看的英文,要么中文字体是不支持ClearType的宋体……后来我发现Safari也有这个问题,但是Safari的字体渲染非常强大,显示效果就像你在Acrobat看到的那些字一样舒服。幸好,由于BlogSpot长期被盾(现在暂时没有),本网志近一个月的浏览量(日均不到10次,还包括本人自己的-.-//)中48%来自Firefox用户。于是接近一半的用户(如果他们安装了D版或正版的微软雅黑)还是可以看到本人期望的显示效果的。然后,看了猫gg的日志『Firefox,曲高和寡』后,发现这个比例似乎是挺值得得瑟的一件事儿——铺垫这么多,就是为了得瑟这么一下。

言归正传,在上次的新增功能不少都已进入了正式版后,6月26日Blogger in Draft发布了又一系列升级,增加了许多功能:新编辑器,blog页面内嵌评论表单,读者星级打分,以及导入/导出全部文章和评论的功能(如果早有这个,两年前我从ypblog搬过来的时候也不必丢掉所有评论了)。于是技术青年们又开始了新一轮修改模板的热潮——我比较弱,费了老大劲儿找到了四段与内嵌评论和星级打分相关的html代码(其中有一段天外飞仙般的js不能靠搜索各种关键字找到,所以得慢慢地比较新旧模板找出它,花了一个多小时),把它们粘贴进了模板里。贼变同学除此之外还自己写了段js,很好很强大地让你在点了“发表评论”的链接之后,才自动跳出那个输入评论的文本框。我则觉得,坚决不能自己写js,否则会三天两头想着加入自创的新功能,是个时间和精力的无底洞——看看那么多热烈讨论blogger hacks的网站就知道了。

得自己改html是因为:我们都修改了原来的模板,如果Blogger能在被我们改的花花绿绿的模板里自动识别出新增的代码应该加到哪里,我想我应该去担心机器人取代人类统治地球的问题而不是Blogger模板……虽然,这样麻烦的用户体验并不好,但是Google也UE部门也算聪明——不会改html的小白们是不会遇到这个问题的,而有精力和能力把模板html改的乱七八糟的用户,自然也有精力和能力找出新功能的代码再复制粘贴进去。不过显然还是有不够体贴的地方:譬如说,新增的代码至少应该加强可读性,让用户一搜索就能找到;再譬如说,提供了将所有组件的模板回复为默认的功能,但其实回复单个组件的功能更重要——由于内嵌评论功能的加入,我原先采用的将阅读评论和发表评论的链接分开的模板,已经不太合适了,不如一了百了地将这个模块revert to default完事。

另外,这个国丧期间用的css,按照我最初的计划,用到7月1日再换掉。那时距大地震好像整整50天。地震本身现在显然已经不是新闻热点了,热点是范美忠,是保送上p大t大的救灾英雄少年,或者是所谓『绵阳1000名考生家长冲击省考试院导致非灾区重点线提高20分』的消息。当然,对于最后一条,我觉得很奇怪:首先,组织千人冲击考试院的话,警察叔叔们都是白痴?其次,本来这次算做灾区的,考生数占全省总数的21%,往年考上重点大学的比例占全省近30%的地区,如今将其名额限定为20%,反倒成了优惠政策了(参考水母gaokao版的讨论),不知道主事者脑袋是怎么进水的。当然,结合以前四川省教育厅关于高校招生的种种荒谬政策,也很容易领会到,他们不是脑子进了水,而是一切政策都在为某些人服务呢。

Wednesday, June 18, 2008

回忆北大四年上过的通选课(下)


本文是剩下的六门通选课的描述。与前面不同的是,选这六门课的时候我完全凭的兴趣,完全没有去打听怎么考核或者老师给分高不高之类的信息——事实证明,想要取得比较满意的成绩,也完全不需要这些信息(当然,避开某些特别烂的课的情况除外)。

7、经济学原理。经济中心霍德明老师,2006秋,4分。得分86。

在经济中心若干位开经济学原理的老师中,似乎霍老在bbs上获得的学生评价不如其他一些高。不过我没上过其他老师的课,而觉得他的课还是挺不错的。当然,他的教材似乎内容有些少,最好再看看曼昆的那本。

虽然他经济学讲得挺清楚的,不过我更喜欢他上课爱好做的另一件事:扯谈。扯着一口台湾腔,讲在米国、台湾等地各种有趣的见闻,比如在米国看别人吸大麻什么的,着实让本人这个小土鳖大开眼界。至于经济学原理——难道这不是课后看看书就能解决的事情么?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他扯淡扯到了陈水扁,不屑而又痛心疾首地说,“他也是台大的”。然后谆谆教诲我们,你们以后要有出息点,不要让你们的校友提到你以后也这样不屑地想——切,他也是北大的。

考察是若干次英文小测验和一次英文期末,全部是选择题。题不难但有点多,但是我由于学得不太认真而没有取得很理想的成绩,虽然每次考试得分率都在90%以上,但最后被调成了86。

8、生物信息学导论。工学院朱怀球老师,2007春,2分。得分93。

生物信息学是一个很能唬人的“新兴”学科,足以让米国签证官决定check你。第一堂课,老师要我们中的文科生举手,结果无人响应。然后他说,即使是有文科生,他也会调整课程内容让大家听得懂。但是这门课的讲授,后来变成了一点点生物学背景知识(比如中心法则什么的),加上大量的概率论、统计、随机过程等的基本概念——当然,这是通选课,老师不会真让你掌握这些复杂的数学方法,只要知道这些概念就行了。然后再讲一些利用这些数学方法建模做的与生物学有关的事情,判别、聚类、神经网络什么的。老师讲的时候,可能因为比较浅显吧,比数院的多元统计讲得不让人那么迷糊一些,虽然他说,多元统计这门课,其实做生物信息学的几乎全都靠它。

考察是一篇读书笔记,和一次开卷并且考前划出范围的考试。考试连笔记本电脑都可以带,纯属过场。值得一提的是读书笔记,让我对这位菜头帮的老师印象很好。他要对读书笔记的要求是至少三千字,我就只写了三千字,因为我写的是看了Science某个与生物信息学有关的专题后的感想,绞尽脑汁也只能写出这么多,然后就匆匆交了上去。但是他在一堆比我的三页纸厚得多的笔记中挑出了我的,并给予了表扬,因为他看出来的确是认真作了文献阅读的。接着,他又拿起了一份“论生物信息学与中医的关系”之类题目的读书报告,评价说,虽然这位同学很有想法,但是现在的生物信息学研究和中医的关系就是——没有关系。余心有戚戚焉,虽然我不是反中医人士,但是中医有价值的地方不在于那些招摇撞骗的概念,它的名声就是被一群大忽悠毁坏了的。事实上我觉得老师的观点与我一致:做科学得踏踏实实的做,做符合现状的,能做出来的东西,从小处着手做起,而不是空喊口号设定一堆远大目标,或者是陷入各种玄妙高远的科学哲学思考中去。

思考科学哲学,那是科学家功成名就再年老色衰退出一线后,适合做的事情。

9、英国传统诗歌精华。外国语学院梅申友老师,2007夏,2分。得分93。

这门课内容强度很大,大概十五六次课,每次都介绍一位英国诗人及其作品,很多作品需要大量的朗读、理解和背诵,相比起来,随处可见的生词、古英语词、扭曲的语法,反而显得也不是那么严重的问题了。老师非常强悍,上课的时候口语里不断流畅地蹦出各种GRE单词——还好我考过GRE,一些低年级的同学不停地在打断问某某词是什么意思。

考察是每人做一个关于某位诗人的十分钟报告(我做了两次,因为人手不够),写一篇对某首诗的赏析散文,还有一次很变态的全是主观题的开卷考试。虽然开卷考试题目很难,我答得一塌糊涂,但是报告和散文都写得不错,受到了老师的表扬。尤其是在散文中无意在某个地方用了头韵(纯属巧合地选了若干个词),然后被老师表扬“you have such a good command on English language”,让我很汗。

做报告的时候我几乎不想介绍任何系统的知识,而只是搞了一些看起来anecdotal的东西来娱乐大家,比如讲Robert Burns的时候放了一首贝多芬给他的诗编曲唱的歌。听其他人的报告时,我在想这样一个问题,我们通常在理解作品的时候,是否太喜欢把作品和人联系在一起,而忽略了作品的独立性?毕竟,讲一大通作者的生平和时代背景,然后根据这些符号化脸谱化的描述来胡诌一堆这部作品表达了什么什么,这是很多时候喜欢zhuangbility业余评论家们常用的手法(就像某些极端的中学教师,鲁迅写了错别字也非要说是有深意的),完全不需要仔细领会作品。而如果真刀真枪地从作品本身着眼,从技术和艺术的角度考虑作者想要表达什么,可以给读者带来怎样的体验,显然难度要大得多,但是我觉得这样才是真正地读过了它。

10、数值方法。数院汤华中老师,2007秋,3分。得分93。

首先,这门课不适合文科生选。其次,选这门课的同学最好熟练掌握C语言、MATLAB、LaTeX、线性代数和微积分。然后这门课讲的东西就都是十分有用的了。老师是小娃儿的老板,人很温和,上课总是不紧不慢(其实我觉得有些太慢),对学生很考虑周到,遇到有些地方总会仔细地做数学推导,可是似乎台下没一个人能耐着性子仔细听完。作业负担很重,两周交一次编程解题报告——题目倒不太难。

内容是很实用,即使没记住那些数值方法,很多要用的时候也知道应该到哪里去查。

考察就是八篇上机报告加一次口试。我好像除了一次都是A,所以也就得了不错的成绩。口试的时候老师追着我不是A的那次作业中的错误穷追猛打,让我无言以对。

11、电影中的20世纪文学。外国语学院胡续冬老师,2分。得分95。

这门课是绿T女王推荐的,很好很强大。胡子极强大的语言组织能力,讲x笑话的能力,和渊博的知识,让我觉得他是天蝎男的榜样-.-。上课的内容,少量是讲片片,多数是放片片。片片大多不是那种好莱坞烂俗片,都是很有意思且形态各异的东西。然后在这门课的影响下我这个电影盲对各种R级片史无前例地狂热起来,顺带着每周和寝室同学一起津津有味地看少儿不宜,并且能装模作样地在艺术和技术的各个层面发表一些评论。然后最大的收获大概是培养了自己的趣味吧,比如我对《窃听风暴》这类为反共而反共反得没有什么说服力的片子不太感冒(后来发现它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果然好莱坞和我的气场不合啊),而对《杀死比尔》、《大象》这类暴力片有着与生俱来的热爱。

考察是,一小部分同学可以自告奋勇上台做十五分钟报告(但是窃以为,除了两三位同学外,其他人做的都很烂,而且总是准备太多ppt,而不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剩下的大多数写观影笔记两千字左右。我把某部片片看了三遍,接着思维行云流水地花了五六个小时写了篇四千字的文章,交了上去,然后得了95。

12、演奏者在音乐体验中的作用。耶鲁的Michael Friedmann教授,3分。得分97。

诶,这最后一学期选的,就是前面若干日志里念兹在兹的Music 240b。上完的感受就是,什么时候北大自己的老师也能提供这么高质量的音乐课程呢?

主题是贝多芬的作品和版本比较。实际的功能其实是MF在教我们如何欣赏音乐表演。当然,他对乐谱的讲解也让我增加了很多关于作曲技术的知识和对作品的分析能力,乃至于听音乐总想看着乐谱听,听着听着就不由自主地在乐曲中分析各个结构成分,如何转调,对立的主题如何冲突,段落间如何过渡,等等,接近走火入魔。MF很强调要有自己的趣味,他自己欣赏的侧重点不是每个人都必须采纳。但是我不总是赞同这种“审美相对主义”,我觉得,欣赏能力总是有高下之分的,而相对的观点也并不总是能共存,有的时候也是需要区分出对错的。当然,整个课程中,在MF的讲解下,我经常被贝多芬这个结构的大师和天才,弄得目瞪口呆。

考察是两次quiz,两篇小essay和一篇大essay。quiz主要是放录音听辨是什么作品哪位演奏家的演奏。essay则是对同一作品的不同表演作出比较和评价。我的听辨猜得非常准,而essay则无可救药地陷入了无穷无尽的细节中去(尤其是技术上的细节)——可以写的东西太多了,每次都写到不想写了就收笔。但是我分析都还比较靠谱,写作表达也比较清楚,于是老师也就大大地赞赏了一番,给了个我上过的所有通选课中最高的分数。

回忆北大四年上过的通选课(上)


签证被check了,回来发现最后一门课的分数出来了,恰好在等着刚出的Firefox 3.0正式版慢慢地下载者盗版的8CD的EMI-东芝制作的日版The Art of Dinu Lipatti,不敢关机,于是就随便做这么一个总结……当然,比起我其他的网志风格而言,这篇似乎显得有点无聊,而且我也不是Pillow师兄那种两年就选19分通选课还只有一门不是4.0的,所以大概重点还是做个记录,以及发表关于所谓“通识教育”的一些想法吧,如果是有人想要用作12门课程的指南的,恐怕要失望了。

1、古代汉语。中文系邵永海老师,2004秋,2分。得分:95。

第一门通选课。选它是出于一些很幼稚的考虑:没决定要不要转文科,于是先选个元培文科必修课,以便,如果转了的话,这些(当时我以为)“非常重要”的“平台课”不会落后,不至于影响后续的选课;另一个原因是看一些文章染上的文人习气未脱,以为不上门“语文”课就是没文化的表现。结果——元培文科N多必修平台课的平均质量可以说是饱受诟病,而这些平台课无论是在大一学还是在大四学,对大多数文科专业也没有任何影响。

不过于这门课的收获不算小。比如让我练习了论文中如何攒字数;比如学会了许多繁体字的写法,虽然现在忘了一部分;比如知道了高中老师喜欢讲的使动意动是“×动用法就是一个垃圾筐,什么都能往里面装”(邵老师语);比如为了写期中论文第一次通读了一遍庄子;比如为了写期末论文看了很多楚辞、诗经以及汉魏六朝的篇目;比如知道了高中课本上的很多注释其实是有争议或者纯粹扯淡的,知道了不能用静止的观点看待问题更不能把教科书奉为圭臬。当然,一年以后老板跟我说的,这个领域你根本没有课本可看,得看最新的论文——这乃是人类知识结构更加本真的状态。还有,比如在某个不识货的二手书商那里花了十几块钱买了两本厚厚的郭锡良老师的《古代汉语》教材,后来在鄙高中06级的北大同学来报道时,随手送给了不记得是未名川版现任版二,还是当时尚不出名的某谭姓师妹,这是我对于买旧书——用旧书——送/卖旧书这种极其环保而又生生不息的思想和物质的流动,建立了初步的温情脉脉的认识。当然,邵师的讲授中还有许多其他有趣的地方,但是似乎大多被埋在记忆的深处无从唤起了。

给分的依据是一篇期中论文加一篇期末论文,没有考试。于是我写了七千字的期中和一万四千字的期末,老师也很恩惠地给了让我很满意的分数。期末想要写的是诗歌节奏的流变,但结果只能做了一个资料罗列,并没能找到什么明显的规律,只好很牵强的瞎扯。至于说最初的想法,想要考证出五言七言之类的形成线索,纯属痴人说梦了。现在想起来,当时认为应当截然分开的《诗经》和《楚辞》一北一南两个起源,仿佛今日来看西方古典音乐起源的所谓“德奥传统”和“意法传统”一样,并不是那么想当然的好分辨。而我们对于习以为常的诗歌节奏的体验,是否是合理的,乃至于更多的审美体验,譬如色调,和谐之类,有多少出于先天的生理反应(例如,是否全世界都认为纯五度是和谐音程,或者红配绿苕得哭),多少出于后天的获取——如果我换一个国家出生,结果就不一样了,这个问题至今让我大惑而特惑。

后来,这门通选课古代汉语改成了另一位老师上,课程变得非常tough,对于想仅凭兴趣学习并且能学点东西的同学,不适合了。

2、普通生物学A。生科院高崇明老师,2005春,3分。得分:88。

这门课是所谓的理科“平台课”。它看起来似乎比文科好一些,因为有很多学长热烈地赞扬这门课,而不像文科的那样饱受各种牙尖派的攻击。但是我不得不说,在若干年后,在理科方面许多有益的尝试,在走了一大圈后仿佛回到了零点。比如曾经的生物方向学生必须学化院的有机的规定,在05级开始取消了;比如元培招生时不再招金牌的可笑实践原则;再比如古生物学等专业的设立,似乎很有趣,但是看起来总像是相关院系有部分研究方向借元培“学院”地盘另立山头的感觉——为什么就不能在相关院系开设一个专业,非要到元培来开呢,连能拿来给您“实验”的学生样本恐怕都不够吧?本来我觉得,元培的模式应该是能鼓励学生适度地尝试更深、更难和更综合的课程模式,培养多样的复合型人才的龙种;结果,在GPA现实主义的导向下,却成了鼓励学生利用选课之便,到处选择易过易高分的课程的跳蚤。

说回这门课。简单地说,我不喜欢。虽然老师讲课很有意思,课堂气氛很好,但是我的确不知道学到了什么。论知识的深度、系统性和“有用”(意即有助于后续课程学习或科研)程度,不如自己看书的高中竞赛(相反,我在上化学课的时候,一般却没有这种感觉)。课堂的重点和考试内容都很偏,让选课前自信满满的我觉得这是一个滑铁卢。

另外,这门课的考察方式是期中和期末考试。考试前同学纷纷去办公室打听“重点”的喜剧,让我认识了某些潜规则。最后,期末期间来代课的某老师,倒是讲得相当让我欢喜。

3、西方美术史十五讲。艺术学院丁宁老师,2005秋,2分。得分:88。

这课我选的时候不是热门,但后来变得越来越热门了。我选它的原因是因为选的另一门热门通选课被踢掉了,补选了还没有选满标题看起来却不错的这门。

课程内容于我很有吸引力——但是现在同样忘得差不多了。而老师的讲授算是非常清晰的,但是总觉得过于温吞。课上给了很多名画的图片,但是适合做桌面的很少。

考察是先论文,如果论文足够好就可以免去期末考试的颇难的主观题。我的论文虽然字数不太多,但是达到了免考的要求,但是写的话题似乎不够有趣,以至于我都不记得了。后来读过了Sacav同学为该课程写的小说体论文,orz得五体投地,也就对没上90释然。

4、中国传统官僚政治制度。历史系阎步克老师,2006春,2分。得分:82。

这是一门非常好的课,无论是内容的丰厚程度还是讲授的精彩程度,所以就不多说了。记得阎老师乃是范美忠当年那篇《点评北大历史系诸先生》中唯一一位得到正面评价的,所以就更不用多说了。有趣的是,阎老师虽然在大多数讲课的时候都很有风度,但是在讲到某些话题,最突出的,比如民主自由,比如社会阶层流动的时候,总会比较激动乃至于让我想奋袖出臂。或许与先生的个人体验有关吧。

虽然决定分数的唯一一次期末考试很变态,我写得手腕发酸得分也比较低,但是丝毫不影响我对这门课的高度评价,仍然认为它值得一选。

5、日本文化艺术专题。外国语学院佟军老师,2006春,2分。得分:87。

这门课的内容很丰富,看看老师发的参考资料就知道。但是讲授的时候老师总在照着书(虽然是她自己写的)念,就变得比较催眠了。这门课最大的亮点乃是课堂上的演示:一次让某女同学在讲台上从穿着睡衣开始(而且差点走光,orz)演示了和服穿着的全过程,另一次请了某位日本花道大师来现场表演了插花艺术,还有一次则是老师亲自演示了茶道。至于视频演示和图片之类的就不计其数了。

考察是一次期末考试,有点像小学生考语文。最后还有个一两百字的小作文。最后鄙实验室某热爱日本文化的同学在这门课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对这门课而言,课外阅读比听讲有意思多了。

6、西方哲学导论。哲学系曾志老师,2006夏,2分。得分:90。

暑期学校选的课。在每周周一和周三的下午各讲四个小时。在短短的四周时间内交了三小一大四篇命题论文,写得我痛苦不已并且第一次熬了通宵。交掉之后看到Sacav替某同学写的论文,再次自惭形秽。

这门课让我认识到了自己对哲学的概念在政治课的影响下受到了多大的扭曲,乃至于基本问题都不一样了,哲学思想演进的线索也完全被埋没了。然,我现在仍然没有读《纯粹理性批判》的勇气,即使想学德语,也不是因为这个。

内容是西方哲学的脉络,从形而上学和认识论两个方面讲,而后者是重点。有趣的是,虽然老师总是讲英美哲学如何胜过了大陆哲学,但是讲课的重点实际上还是是法德的哲学家。老师上课不按书讲(虽然是他的书),笔记量狂多,而且会在要求你记下的地方反复朗读。每每提到某主义哲学如何统治和扭曲了中国的哲学界,便愤慨起来。他最推重的哲学家乃是康德,于是我在不久后的AW过程中也每每用饱含深情的笔墨拿那个Immanuel Kant举起例子来。

此外,和许多哲学系的老师一样,窃以为这位老师对科学和艺术(尤指西方古典音乐)的了解都不太靠谱。尤其是贬贝多芬尊莫扎特的倾向让我觉得很不高兴。

Chrisminte师兄则说,他的某位专业人士同学说这门课并不太好,有一定误导性,然而没有提供原因。不过无论如何这门课对我的启蒙意义还是很大的,就像无论小学自然课上学习的知识如何的简陋,乃至于在长大后几乎完全被更新的内容纠正掉,总归是我们这一切发展的起点。可悲的是,在这门启蒙之后,我又能再读多少哲学呢?似乎现在已经没有那个心境了。

夜半流水(重发版)






——我发现,我们总在快毕业的时候耍得比较好,上回是高中毕业,这回是大学毕业。

凌 晨两点,我和阿诗、z走在夏夜的园子里时,听到他如是说。那时我们刚从一个局促的版聚中逃离。这本来应该是个在寝室里悠闲地一边读《呼啸山庄》一边看欧洲 杯的夜。然,一点,克罗地亚和德国的下半场刚开始时,某友人突然叫我们出来夜宵。到了楼下,发觉其实是组织了某个我们三人几乎从来不去的某版版聚,顺便叫 上了我们。我在版众中找不到一个熟人,而z发现了他的室友。

——明天就考××××了,你这会儿还敢出来,想挂吗?
——好吧,我还是回去复习一会儿就睡觉。
——来吧来吧,聚一会儿就回去。其他版友纷纷作出相反的劝告。

于 是这个小dd还是跟了上来,和其他版友们谈论起来。我们三人不想参与,走路也渐渐落在后面。听到组织者说,去竹楼吧。我想起那里味道诡异的鸡翅,心里不自 在起来。于是三人开始谋划,等前面的人进了竹楼后我们悄悄溜到其他地方去看欧洲杯吧。过了天桥,出了畅春新园,人群里忽然有人说,竹楼不好吃,改去百事吉 吧。于是版友们在那里——没有欧洲杯——吆喝着点了各种菜和烤串。某同学点了一堆各种土豆和茄子,吃完了又继续点土豆和茄子,我悄悄跟阿诗和z说,真是难以想象南北方同学饮食习惯如此巨大的差距,现在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参加明天的一场生日报告了。版众们在热烈地谈论各种我们听不懂的话题和一只psp,爆出 各种粗口和诡异的笑。我们讪讪地陪笑,小声地交流其他的内容,最后终于忍无可忍地达成共识,付了一部分账,以要睡觉为由逃了出来。叫我们出来的友人笑说, 你们三个真是乖宝宝。

路上,阿诗 和z二位兴致勃勃地谈论着他们院教授之间的勾心斗角:某教授如何给学生穿小鞋,某教授如何因为他人掣肘黯然跳槽,某教授如何得罪了同僚不得升迁,等等。我 默然地听着,觉得所涉专业内容遥远而陌生。然后想起y叔讲过的物理学院某师兄的遭遇,还有大洋彼岸关于学阀行径门户争斗自杀的研究生的种种八卦,心想天下 的学术界都是一般黑不幸的人哪里都有。

阿诗讲到了几天前他们院的毕业答辩。提到,yp04某位同学的答辩中,被他老板直接诘问,“你这个毕设做了一周还是两周”。我问:

——是谁啊。
——忘了名字了。长得挺×××的。(在此省略关于外貌的描述若干)
——是不是×××?
——哦对,就是这个名字。
——哈,他的毕设肯定就是两三天做出来的,看他平时那德性吧,活该。最后让他过了么?
——好像还是过了吧。你们院那几个人的确挺烦的,还有×××,×××等等。
——他们有人不过才大快人心呢。

我这么附和道。然后我们从西门穿过杨树、槐树和梧桐到了牛教,吃起一盘香菇菜心,却发现这里仍然不能看欧洲杯。然后我们就无聊地扯到了性取向的话题。突然想要判断我的取向,阿诗问:

——大学四年你有没有遇到过喜欢的女孩子啊。
——有啊。
——那你追过她没有呢。
我想了想,发现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于是更努力地吃起菜来。
——如果现在你有喜欢的女孩子的话,应该在毕业前尝试一下。他继续说。

食 毕。却没人想立即回去睡觉。有人建议去绕未名湖转圈,我却觉得时间太晚,几乎没可能撞见野合的情侣,没意思了。晃啊晃啊,我们最后就在学一门口的台阶上坐 下。z开始说起他申请到的学校,受到了在米国的亲戚的鄙视,于是父母也不太支持,觉得他不如在北大读完算了。他说其实这个学校虽是保底,但是挺好了,我说 是啊,可是我校不是在国内一说人家就知道的学校,哈佛耶鲁史丹佛之类——Caltech都做不到这点,那就总会有人鄙视你的,所以无所谓了。

于是话题无可救药地回到申请上来。我们开始讨论某人的申请结果为何如此不如人意,以及各自的申请结果是否满意。关于某同学的申请结果,我们都感觉替他非常不满。z给出了该同学本人的解释:

——他自己说,他除了成绩好,几乎没有任何突出的地方了。
——成绩好就足够了呀。我觉得他就是准备得太潦草。这是非常严重的错误。
——可是申请中究竟是闪光点决定还是短板决定呢?
——我不大相信短板之说。我觉得就是bbs某版……你看,他从一个原本的只知道学术的纯洁的学术男,变成了一个纯粹的宅男。以前只和人学术讨论,现在变成只和一群宅男交往了。
——的确,他的交际圈太窄了。话说某次……

然后大家纷纷叹惋。阿诗说,自己其实去的也是保底校,但是也算不错了。我说,好像只有我去的不是保底校了,z说,可是你为什么 六大一个都没申呢,说不定就上了。我说,看来我们的成功和失败都很难衡量啊——本来这种事情就没有成功和失败的二元对立吧。z答,你还是对自己的定位有问 题。

——你后悔六大一个都没申么?
——从申其他学校的结果看来,还是有点后悔。
——觉得去不了么?
——实力不济,当然去不了了。
——为什么去不了呢?
——GPA不够高。
——可是GPA在申请中就那么重要么?
——……鬼晓得。
——所以说,还是你对自己定位有问题。

阿诗说,你的心态和四年前一比,完全变了,也许是你在北大这四年,自信心没有了吧。我说,我还是挺自信的啊。他继续说:

——你想想如果是四年前的你会这样么?
——的确不会。然而这四年荒废了啊。
——连我都申了好多顶尖牛校,为何你一个都没申呢?
——不知道。

我思考良久,终于给自己一个解释,偏执地认为,并不是因为自己不自信,而是性格中某种极端的偏执在起作用吧。我摇了摇头,然后此时看看表,居然四点了。这时,从西门方向一群人过来。我说,不会是刚才某版版聚的那帮人回来了吧。咱们刚才走的时候说是回去睡觉的,躲一下吧。

人 群走近了,却不是刚才那帮人。而是某班毕业答辩完毕出去k歌的。某我们三人都认识的兄弟发现了我们,给我们打了个招呼聊了几句。z开始说,其实这个人学术 和人品俱佳,但是申请的结果还是不很如意,这次我们都讨论不出什么原因了,于是三个人就这么坐在学一正门前的台阶上,慢慢地陷入沉默中。

于是三人中的一人说,我们回去吧。于是这个夏夜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尽头。大概在几天之后几天后阿诗写完了他的毕业论文,在xiaonei上发日志说道:

——感觉很奇怪。“北大”两个字对我来说和四年前一样远。

这时东方晨曦初露,天空浸在一层浅浅的蓝色中。

Tuesday, June 10, 2008

Gone Is Dear May


偶尔听到康奈尔Malcolm Bilson教授弹奏的莫扎特钢琴协奏曲全集。第二十七钢协末乐章,第二段华彩里倏尔跳出“Komm, lieber Mai”的旋律。时间是五月最后一个星期五,空气中布满尘埃的明亮干燥的下午,本科毕业论文答辩的时间以及最后一门课Music 240b论文的死线。我脑中的KV 595本来已被业余评论家们无感而发过分文学化的描述毁坏了,在听到时已然想不起“五月”或“天鹅之歌”这些关键词。而我再次听它是因为,了结了诸般事务后需要放下(为了做作业)听得太多,以至暂时成了一种会导致走火入魔的精神负担的贝多芬,转向舒伯特、勃拉姆斯、肖邦和莫扎特寻找新的可能——本真学派除了创造的赝品古董带来的新鲜感(因为我们永远看不到真迹了)外,他们选择的华彩(无论是出于严谨考据还是灵光一现),让我脑中淡去的对五月大地披上绿衣的印象突然鲜活起来。尽管这不是一个适合唱“来吧,亲爱的五月”的五月:在我想起这首歌的时候,它已经要过去了,在这之前的某天,天地变色;再之前,北京的物候是人间四月芳菲尽,只余下浓密的树荫,好像也没有紫罗兰。

哀悼日最后一天凌晨去了天安门广场,北京四年中最妖孽的一趟路程。凌晨两点半的出租车上,司机阿姨絮絮叨叨地忆起她八岁时的情形,“那次死了那么多人,就像昨天一样——转眼我都四十岁了,没想到这么快”。同去的一位湖南籍北大同学则对她关于没倒的土坯房的回忆更感兴趣,说,北京有真龙天子护佑,房子当然不会倒,然后亢奋地哈哈大笑。广场上我看到了旗静默地降下。举着大摄像机的老外被问到国籍,答曰“加泰罗尼亚”;戴着白手套反穿白色恤衫的老人,一会儿挥手作招魂状一会儿行起军礼一会儿又开始往白手套上抹眼泪;观礼的人群背后穿迷彩服的老头儿怒骂着“胡闹”之类的字眼,十几分钟后被警察叔叔拖走。仪式完毕,明天国旗照常升起。长安街下面的通道里“共建和谐奥运”的红色条幅下,一位无家可归者还在熟睡。地铁里发小广告的人已经开始上班,勤劳地给每个扶手里塞进一张办证者的名片。

五月过去,一切如常。

六月一日是十渡毕业旅行。鱼贯而入的论文,签证,机票,聚会等种种事务的推挤,混合对灾害的怖惧,水相星座的缺乏安全感,对北方水乡的不感冒,于是没去。恰好某友人邀约去参加某座谈活动,于是有幸和北川中学的几位老师聊了小半天。一位政教处主任阿姨说话特别和蔼,说,能听到来自绵阳的乡音很高兴;还有位老师家离我家很近,等等——然而我也不知道和这些平和而坚忍的人们谈些什么更好,于是随便扯了扯学生的学习和前途等陈词滥调的话题,如果他们真的高兴了一点,也就算于心无愧了。活动组织得很烂,团委的负责同志直接把其他承办单位要求协助的信转发给了我们——反正他们做这种事几乎从来没靠谱过。说是和灾区师生的座谈,实则受灾的灾区人士不过五分之一。随团采访活动的一位记者姐姐跟我们说,这次活动是很商业化的,“你看,那么多人穿着某公司(kunkun注:今隐其名)广告的恤衫,我们的摄影记者遇到这些,都尽量不拍——不能让他们利用国难做宣传。”还和一位很有趣的来自汶川的藏族小哥聊了聊。后来友人跟我讲,团委那位组织活动的川籍同学,请他帮忙找川籍志愿者参加,友人说,已经拉了我了啊;她回答,拉了这个人不是和一个人没拉一样么。我问,她怎么自己没来参加呢?答曰,去元培04的毕业旅行去了,我心中顿时坦然。

这是适合积蓄毕业情绪的季节。所谓积蓄的成果是,去年九月就开始装腔作势地写起“the Beginning of the End”,本季开学不久就在MSN签名上打上“恍然发现在学校呆不到四个月了情何以堪”。现在只剩下一个月,the end of the end,堪堪地却觉得无所谓了。大家都在声称自己在毕业综合症发作中,于是我也做了一个仿DG大禾花唱片封面,上面打上屡用不爽的Les Adieux奏鸣曲,作为xiaonei头像。然后发现,比起他人真诚地感慨、不舍,自己不过是应景,各种应有的离愁别绪却消失无踪。开始思考这样的原因?最后归咎于这学期堆积如山的琐屑事务,愧对老板的科研进展,收拒信等offer的焦虑,不算满意的申请结果,迟迟不能完成的毕业论文,还有机票签证等事事落后的拖沓,等等。但是另一种心理状态变化似乎更是危险:进了大四卸了代理班长当回学习委员,以前还可以有热情把闲职做成不闲,这学期便真的处在和周围一切人或者集体都脱离的状态中——于是毕业旅行,就没有必要去了。毕业综合症的发作,仿佛在去年零三级离去的时候,与大四头一个学期,已然宣泄得差不多。楔子成了正戏,剩下的只有拟定一条又一条要一起腐败的人的名单,然后开开心心地饕餮。

近日受班长所托,做了一点挑选“毕业生风采”图片素材的工作。然后发现了自己一张大一青涩照,还有其他人许多青涩照。一贯喜欢下笔便回忆过去的我,却没有足够的感慨写下更多的东西。倒是看别人上传的毕业旅行照片,新款小卡片机拍摄,色彩浓郁,细节清晰,曝光准确,简直超过我买了三年的笨重的佳能A系列相机了。

或许还有个因素就是,六月之始,不想工作的时候还读完了goodthinker同学遗留在鄙寝室的一本佛学入门书。知道做到真正的“无我”便是佛陀境界,以及一些更细碎的东西。对佛法虽仍旧一知半解和不求甚解,但是心境放开了许多,俨然要跳出轮回,走向涅磐了(讽刺地是,music 240b课论文论述的重点,是一个用挽歌描述轮回,赋格描述涅磐的第三乐章)。可惜书似乎是在国外的藏传佛教老师用外文写成,再转译为中文的,舛错和费解之处颇多,好多地方没法按照作者的思路把逻辑线条连完整。然后有一位余先生,恰好在这时写了一篇含泪文。里面“佛学大师”关于死难者成为菩萨的说法,令我大或特惑。那仿佛是“多难兴邦”的具体诠释:死去的孩子越多,便有越多菩萨佑护天朝,千秋万代。可是,菩萨是个体修行的境界,要的是自己对众生有悲悯之心,又和亿万人的悼念何干?总之没能明白这位大师行了何种善巧方便,来向孩子们悲痛的父母说法。后来读了一位台湾法师的开示,方知所谓菩萨之说,是要让生者不忘反思,更不忘遇难者(他们犹如替我们受难的耶稣,于我们有无上的大德)——恰和余先生的“劝告”的舆论导向相反。余先生后来用宛如街头壮阳药广告的方法,借“他人”之口“转贴”辩白,如,『这个月我们都是“御用文人”』,『我们需要这样的知识分子』,『那些灾民被说服了』,等等,让我几乎相信他是那个石一歌了。有什么好说的呢?为了媚上求荣为了世俗利禄妄求佛陀的灌顶开光,缘木求鱼罢。

末了,记起雪莱某首诗的注释,说他在一个句子的结末,把一种四月开放的花,花期写成了五月,原因是April不在韵脚上而May恰好押韵。又受某牛人点拨,说莫扎特的一大特点,是把同一段乐思这里用用,那里也用用。这是他的最后一部钢协要和一首歌颂春天的歌联系在一起的另一种原因,被我们刻意忽略的可能。这样的解释不够浪漫,而只是揭示了天才也有灵感枯竭黔驴技穷的时候,这种可悲的事实。我们认为的机缘没有那么多命中的注定,精巧的构思和不可或缺的必然性,只是业力之下轮回流转中,这个五月遇见的偶然。

然后,明年又是一个亲爱的五月。

ps: BSP又解封了。

Saturday, May 31, 2008

补张照片


本来应该在五一游记里的。结果忘了。



姜佳氏(姜氏):清时凤凰城正黄旗。

另转载冬瓜校内日志一篇:

脱北者、南棒子国。战无不胜的金将军万岁!万万岁!

检票员同志,请停止检由本站开往平壤的快二十七次列车客票

客车快两拐,发车信号好了~~~客车快两拐发车信号好,司机明白~~~~

客车快两拐发车~~~客车快两拐车长,核对尾部风压~~~~客车快两拐,尾部风压六百千帕

Friday, May 30, 2008

你全家都是四川人


某日,见一同学MSN签名档修改,曰,多难兴邦。我心中暗骂,兴你大爷的邦,反正多难也没“难”到你头上是吧?

一天后我才知道,这句话是由某Facebook上粉丝上万的人用粉笔在黑板上题写的,这块黑板将被用有机玻璃装裱,以为永久的历史纪念了。于是我开始惶恐地想,我是否应该把之前的想法自我和谐掉?

后又看媒体报道,绵竹某人为地震中出生的儿子起名为“振奥”。大约可算此四字的注脚。

水母开设了quake版。当然这个版最大的主题不是抗震救灾,而是讨伐网特、造谣者、CNN和南方周末(最近又加上了莎朗史冬)。在夺取抗震救灾全面胜利的战斗之初期,有家在绵竹什邡等地的网友发帖,称这些地方灾情严重应当关注,或是估计全省最终罹难者将达十万之数量级。这些帖子多引来“造谣”,“网特”声一片,最后被版主以造谣为由删贴封人。

如今,绵竹罹难者竟逾万,全省遇难加失踪已八万八。有之前被删被封者叫屈,有人解释,曰,即使你说的是事实,只要不以恰当的方式表述,也是谣言或网特。

我想,以我所见所闻,在这些绵竹和绵阳都分不清的同学们眼里(他们说的“绵阳市汉旺镇”虽然不是事实,但是他们不是网特),很多对救灾工作的不周之处有所怨言的灾区人民都大概符合五美分党的标准了。可惜CIA也没多捐助他们点儿——再说,在成都到江油车费要六百那几天,五美分能干什么呀。

至于南方系媒体。自若干年前那篇对三台中学的报道后,我开始不喜欢南方周末并且渐渐不看它了。这次他们的北川中学专题也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不过看到这样一份好歹对我有启蒙意义的报纸,因为不够CCTV,被众多青年骂成西方反华势力的工具的时候,还是充分体会到了生活的荒谬感。

当一帮乞丐追着“国际铁公鸡”的屁股讨要捐款的时候,南周报道了这个和那个企业其实捐了多少多少钱。于是群情激昂了,或曰,这是在舔外国人的脚丫;或曰,“让老外可以在这堂课上学到很多如何在中国生存,可以让他们看看中国团结的力量”。或者,当报道中描述了灾民的惨状,就成了打击抗震救灾的士气。再或者,如果记者真的很不恰当地文学青年酸气发作,写了一句“只有漂亮的头颅和柔软的身体仍旧是优雅的”——那真是,任何人都有批评的自由啊。可惜,南周没有能力去和谐任何人的批评,但大家在高兴地讨论着,南周和南都将要被整顿了。

不过我还是相信,CNN之所以道歉,不是因为某清华男创办的anti-cnn深入地揭批了以其为代表的西方媒体的伪善本质,不是因为外交部发言人的谴责,也不是为了这个不许收看CNN只许抵制CNN的国度的“市场”。而是因为,比如我上篇网志中提到的那篇报道中那样,他们的记者在采访灾区群众,以及其他为救灾而付出着实实在在努力的人们时,在他们身上看到的(或许发自被南周鼓吹而被批臭了的“普世价值”的)善良,勇敢和坚忍,让他们明白中国人不是一群thugs and goons。

比水母quake版能让我更清楚地认识到智商这一资源的稀缺性的,是关于某师妹的百度贴吧。在水母上,一个指责该师妹没有在央视晚会上号啕的网友,尚且能有不少明白人群起而攻之。而该帖吧,由于里面的主流言论太过恶心,在此不提供链接了,请有意观摩者自己使用百度搜索。

又及,绵竹中学这次好像也受灾损毁了,可是邱庆枫案还没有破。

最后,和本文第一段相呼应,对那些在灾难之后深情而矫情地说着“这一刻,我们都是四川人”以获得道德优越感实则不过发泄过多的肾上腺素的人,送上一句:你才是四川人,你全家都是四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