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30, 2007

为十月廿一夜记,兼新域名第一篇


周五,丑时,办公室,赶大组会报告。

转头看窗外,东面低悬一牙下弦月。心想,今天是农历十月廿一吧。看手机日历,果然。

是时foobar里放着勃拉姆斯匈牙利舞曲全集——既不符合勃氏的性格,亦不符合当时的气氛。年少轻狂和后来的沉默含蓄,其中的必然偶然我一直想弄明白。

下弦月,太阳和月亮对地球张成90度的圆心角。我猜月亮在双鱼,于是想到了一个隐喻,口中喃喃如念叨着《东邪西毒》中的黄历:

太阳射手:第九宫:远行;
月亮双鱼:第十二宫:未知。

可惜我搞错了月亮的方向,月亮在另一侧。于是这个隐喻就没有那么贴切了。

接着又想到,我的大学,似乎可以用四个星座相关的隐喻来概括:

大一:天平,聪明而优柔寡断;
大二:天蝎,专注而好走极端;
大三:射手,旷达而懒惰荒废;
大四:摩羯,务实勤奋——可惜过去的时间不会回来。

都是我星盘上有的星座,且,是按着十二星宫中的顺序一路排下来的——时间,总会留下点值得惊奇的东西。

而四年,不过是一个圆周的三分之一而已。

ps: 本网志启用新域名blog.lijikun.net。

Saturday, November 24, 2007

近来重装了一次系统……介绍点儿东西


不可避免地,每次重装系统都会改变一些使用习惯。

先贴张桌面截图,蓝色的Office 2007主题,字体微软雅黑,背景是葛饰北斋《富岳三十六景之神奈川冲浪里》,鼠标光标则来自……Ubuntu Human

其实黑色的配色更好看,只是压抑感太强,不适合正在申请中,心情郁闷而饥渴的我,更让我和外界的重要联系工具MSN色彩显得极不搭调。这些主题都来自DeviantART网站,该网站号称世界最大的电子艺术家社区,似乎上面的好东西相当多。



更重要地是,我把很多原来使用的D版或破解版的软件,换成了免费版。

毫无疑问,这样很虚伪。因为我还用着D版的Windows XP,Office,Visual C++,MATLAB,等等。这些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不会有什么改变。且,我本来可以像计算物理学老师要求的那样:不准用MATLAB,多用C写程序,写C程序不要用VC(我喜欢昂贵而臃肿的VC2005,而不喜欢VC6),而要用Telnet登录远程linux主机用VIM,至不济也要在本地windows系统下,用记事本+gcc完成。

然,从BASIC起步的我,大概过于喜欢MATLAB那种代码规范性要求不高,visualization又很容易的编程方式了;再者,即使我写C程序,也严重依赖IDE的查错、调试、帮助等功能。老比的反盗版策略很成功,广大IT民工们都知道。

为什么不用Linux?我曾经很好奇,某位著名的装B男(请看他的经典装B文)在从清华退学申请出国的时候,他用的哪家的网银(还是,都用的汇票,或者有外国银行的信用卡)。后来从他个人主页上一些蛛丝马迹推测,他大约是wine了一个IE来运行网银,而已。既然niubility到这地步的Linux狂热分子都如此,我那可怜的80G硬盘,专门分个20G装个一个月开一次的,运行极不稳定的,自动升级后经常认不出NTFS分区的,Ubuntu,目的只能是play zhuangbility。那样做真是shability——不如多装点天天听的古典音乐好了。

而刨去了以上种种伪君子的因素之后,剩下放弃D版和破解版,选用免费软件的真小人的原因,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现在找最新版本软件的破解,太累了……如果您当过系里ftp的管理员,就会知道。而且,有的免费软件,真的比收费软件好用。

那么,剩下的就是本文的核心部分——介绍一些我用了很久的,或者最近才开始用的,比较满意的免费/开源软件吧:


  • 浏览器Firefox:这个其实不用介绍,但是我最近一次重装系统前,忘了抄下它的扩展列表,结果新装的就只有10个出头的扩展,远小于以前了。它除了不能用网银,不能访问某些自以为是的脑袋被门夹过的人制作的网站以外,用户体验比IE好了太多。

  • 防火墙PCTools Firewall Plus。这个防火墙的好处是,免费,资源占用极小,而且最新的3.0版加入了program control以后,功能上也没有什么大缺陷了。

  • 词典StarDict。虽然用StarDict和用D版金山词霸,侵犯版权的程度估计差不多。但StarDict比金山词霸好很多,资源占用小,词典的内容丰富且还在不断扩展中,可以自定义辞典排列顺序,等等。为什么还要用现在好像都要用DVD装了的金山词霸呢?

  • 音乐播放器Foobar2000:Windows Media Player很臃肿,WinAMP也很臃肿,千千静听虽不臃肿但太花哨,低调的,不需要看歌词的古典音乐爱好者还是喜欢方便放广播的Foobar2000。

  • 媒体播放器MPlayer。虽然暴风影音也是免费的,但它太流氓了。

  • 压缩解压软件7-zip:您要知道,WinRAR的非付费用户,制作RAR包,是应该付费的。7-zip除了不能制作,只能解压RAR包外,其他RAR有的功能,他几乎都有,很多RAR没有的功能(比如制作tar包),它也有。

  • FTP客户端FileZilla Client:升级到3以后,它似乎有一些很严重的bug。我自己采用了某种方法缓解此bug带来的不便,但我相信这个bug会吓走很多初学者。当然,我觉得这个软件本身好于除FlashFXP以外的一切FTP客户端,但是和explorer几乎无缝连接的FlashFXP,破解太难找了,还经常失效……

  • FTP服务器FileZilla Server:它大概没有Serv-U功能强大,但基本功能都够用了。重要的是,同一网段的两个人运行同一注册码的Serv-U,会发生冲突,说你在盗版。但FileZilla当然不会有这个问题。

  • 图片查看器IrFanView:它比ACDSee用起来轻松多了。ACDSee不但价格昂贵,而且运行起来机器常卡成ETS,就算功能强些,也总能激起人换掉它的欲望。IrFanView并不能使我满意,但还是可以接受的。

  • 文本编辑器PSPad:UltraEdit的破解也是老大难问题,而且现在也挺臃肿了。这个PSPad装好后需要设置一番才能正确显示中文,功能据说也没UE强大,但对我来说可以作为替代UltraEdit这个纯文本/16进制编辑器的产品。


以上这些软件的组合,虽然每个都不乏人用,但在中国都不代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偏好。因此,不但有实用价值,而且用来在小白面前play zhuangbility,也是很有效率的。

Friday, November 23, 2007

世界一流平菇


如果您自认为您丫本人素质不高,属于不明真相的群众,请先看猫gg写的背景综述。以及与此相关联的新闻报道(via 贼变)。当然,奋起的不止是我p大。例如,在杭州的前左派青年罗屠同学在这里也奋起了。

今天(Nov. 24)据说平菇团的专家们终于结束了p大五日游。而几天前未名的Chess版出现了这么一篇文章。

发信人: tonghua (童话[欢迎光临中国历史地理版]), 信区: Chess
标 题: 昨天被评估了。。。。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11月21日22:09:00 星期三) , 站内信件

而且是基本能力测评
一个小时现场出题现场5人写一篇至少包括10篇文献的论文
而且之后要做10分钟的presentation
回寝室人都傻了
原来论文也是1个小时可以搞定很强的
12页
五号字
没有空行
1倍行间距

最后那个专家慷慨激昂的说北大不愧是世界一流大学。。。

太假了

--
QUAM BENIGNA, QUAM AMOENA
O CASTITATIS LILIUM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FROM: 162.105.177.16]

昨天这文章被从该彩虹版转到了joke版。作者补充道:

发信人: tonghua (童话[欢迎光临中国历史地理版]), 信区: Chess
标 题: Re: 昨天被评估了。。。。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11月22日15:25:12 星期四) , 站内信件

每个小组都做的巨好
我们只是有些数据分析
有一组还用一个小时建了一个增长模型
另一个教室其他系的居然还做了巨好看的PPT
人的潜力是无限的
【 在 pimeson (怕冷的企鹅) 的大作中提到: 】
: 童话还是神话?!


--
QUAM BENIGNA, QUAM AMOENA
O CASTITATIS LILIUM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FROM: 162.105.101.129]

我惊喜了,有此等世界一流本科教育平菇专家坐镇监督,p大何愁不日发Stupid Chinese Index三百篇,虐哈佛耶鲁如砍瓜切菜。让我更惊喜的是,可爱的小aoao在其未名文集里,以“以上就是我那晚的遭遇”为题,写道:

我们组就是搞了个模型的
不过主要是某prince弄出来的


当然我是被申请搞疯了的人,第一个反应是……这种经历是不是可以写到ps里?或者,让平菇专家们(他们都是校长级别的啊)做个推荐?然后我也是个被科研搞疯了的人,第二个反应是,要是在我老板面前做presentation,你准备好10分钟讲的东西绝对能讲掉1小时。虽然老板常自嘲头脑不如以前敏锐了,不过他的批判性思维仍是我一直佩服的——可惜老板是落后的西方研究生教育培养出来的人,没有能力像平菇专家们那样大(突然发现这个词很x,555),而是经常把文章卡很久反复修改才投出去。

我的唯一怨念是,本来想在系里光光节晚会后,像去年一样找某prince同学一起出去吃饭的,然而他居然没有来参加那个让我提心吊胆的派对。幸好,小aoao在接受平菇团的检阅前两天接受了本人的推迟的生日报告,我很欣慰。

另外,在平菇面前,理论物理学家们都是很聪明的,比如(为保证效果,删节了部分原文):
发信人: Solomon (所罗门漂流瓶|SCLF之S|X77|一意非孤行), 信区: Joke
标 题: zz我一个师兄的xiaonei日志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11月23日13:11:22 星期五), 转信

今天量场课,刘川老师提到周三马中水老师的平统课上忽然多了好多从来没见过的人,估计是“中招”了。于是昨天他们几位理论所的老师共同想出了一个绝招:

在黑板上出一道电动力学级别的例题,然后对那些从来没见过的人说:“这位同学,你来解一下这道题。。。”

--
郑重宣布戒烟
欢迎大家监督
明天起抓到现行可以q我bg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FROM: 162.105.37.134]
全文链接:http://bdwm.net/bbs/t.php?Joke/M.1195794645.A/21097/0/0
想起我几个学期前上马老师的平统课时,马老师的科研组刚发了一篇PRL,正是意气风发时。马老师上课前往往带一个墨镜,配合魁梧的身形和棱角分明的面容,真是酷毙了,tocho为此感叹说:“我们都是马仔!”

最后是句题外话,据昌明gg说,ghs.google.com解封了,我该不该9.99刀买个lijikun.net,然后把我的BlogSpot网志绑定到那里呢?

Update: 增补了一些内容。

Friday, November 09, 2007

所谓系统崩溃


就是,在有作文要写,文献要读,程序要跑,上机作业要做,实验报告要打,各种图片要PS,聚会视频要编辑,以及闲置了一周多的BlogSpot要更新……的时候。电脑先是死机,然后频繁自动重启,再然后发现CMOS信息丢失。

用对付这种情况最简单的处理手法——除尘试图解决了一下以后,自动重启不那么频繁了。然,进windows后发现注册表信息的部分丢失尚是小问题,学生这个行当最重要的软件之一,Acrobat,不能运行了。

稍微了解的都知道,kunkun小盆友因为各种问题发愁,却很少因为自己电脑存在的问题发愁,这意味着他真正开始为电脑发愁的时候,往往病症都不是一句轻飘飘的君有疾在腠理可以形容,然后汤熨火齐一下就可以解决的。

目前看来,电脑至少需要一次重装系统来缓解当前的症状。重装系统,委琐而卑微的IT民工们为了获得被重视的尊严,被崇敬的目光,或者为了和女生的电脑及其主人在一起呆得更久一点时,最常用的方法。但kunkun小盆友很怀疑,他的电脑有硬件问题简直是一定的,即使重装了系统,效果也好用吗啡缓解罹患癌症者的疼痛来比喻。他姑姑给他讲过,在重庆市药监局上班时,遇到过来开吗啡却拿不出合法证明的人,这种人在被拒绝后会愤怒地在解放碑某栋楼内的办公大厅里咆哮;他很轻蔑地说,那肯定是吸毒者,伪装病人家属来骗取受控药品的。

然,现在又不能重装系统。Kunkun小盆友重装一次Windows系统需要24小时的空闲时间(他现在不玩linux了,要玩的话可能是一周),而他忝列某双十一节班级party的技术组成员,所以至少在双十一节晚上2200以前,他的电脑还得硬撑着。于是他只能祈愿,这电脑在双十一节晚上活动结束之前,不会挂掉——虽然希望不大。他还应该祈愿,在双十一节后,他有空重装了windows后,这个电脑能好好,强强大大,和和谐谐地撑到他滚出p大,滚出伟大的祖国。——当然,这是应该放到以后再想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为一项本系本级历史悠久的大party服好务。

大一的时候他不和本班的同学住在一起,双十一节的晚上班级开party时,在五楼闹得震天价响,某小盆友觉得吵闹声很烦,然后郁卒地k着书做着功课。然后在几日后的《元培时讯》上看到关于这次活动的长篇正面报道,觉得有些失落。

大二的时候他告别原来寝室的兄弟搬到楼上,双十一节的晚上活动就在他寝室门口开始,到了十一点十一分十一秒,大家要点起蜡烛祈愿早日告别单身然后再吹灭,他点亮了蜡烛,想了想,接着在祈愿之前就把蜡烛打灭了。

大三的时候他成了双十一节活动的技术骨干,整个活动期间呆在幕后听着幕前的欢闹。活动完后和人吃饭,先被某社团领导人企图拉去做免费IT民工,然后听到了某刚分手不太久的同学的感慨,又成功地乌鸦了席上另一同学在不到半年后某段持续了颇长的感情的结局。回到寝室,他先收获了活动组织者的感谢,在未名的系版上抢了4444并给抢整文章取标题为:1111×4。再往BlogSpot上贴了两篇不痛不痒的札记

大四的时候……到了大四,实在是没有精力关心这些了。

他现在需要的是,把和电脑一样崩溃的神经系统拯救回来,然后再重新用他无比强韧的神经系统,镇定地把电脑拯救回来,现在,他还有作文要写,文献要读,程序要跑,上机作业要做,实验报告要打,各种图片要PS,聚会视频要编辑。哦,对了,在周三晚上某胡子老师的“电影和文学发生了一次湿吻”的课上,委琐程度不亚于广大挨踢民工的老师剧透了至少三部影片,让该小盆友意识到了自己摄影技术的羸弱,而这些片片,大概都值得弄下来好好看看。

然,他在这一切都得到解决之前,往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后被解封了七或者九天,又重新被封上的BlogSpot上,贴了一篇网志,写这篇网志的时候他的思路无比流畅,不像平时思考任何科学或艺术问题时,思维滞涩,不知所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