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30, 2007

青莲


你或许在别的诗文中读到过这个词,但我说的青莲是一个乡或镇的名字,距我敲下这些字的地方三千多里。然,在我生命中的大多数时光里,这个名字对我意味着不超过十五分钟的车程,或是周末一次骑自行车郊游的距离。在我十五到十八岁的年纪里,我每次离家上学时见到它一次,离校归家时再见到它一次。若是寒暑假去外公外婆叔叔姑姑舅舅阿姨家,也会在来和回的路上见到它各一次。当然,和你住得近的,或者你经常见到的,未必跟你熟稔。你可能熟悉他们的面目,会为他们明显的改变表示莫名惊诧,但也仅限于此而已。我就是如此,见过它无数次,却只在十多年前去过一次,其余皆是匆匆而过。故而在三公里外或三千里外来略略叙说它,也无甚差别。

很多人或许都对这个地方有所印象。因为用过和我同一版本初中语文课本的人,大约都背诵过“××,……,号青莲居士……”这样的“文学常识”内容——此青莲即彼青莲,和一千三百多年前在这里住过的某个人相关。虽说相对论中一秒等于三十万公里,我对这区区三公里以外的小镇的理解,却不如从文牍中读到的那一千三百年前的人。千里之外,更是如此。

唯一一次去青莲镇上,见了公路旁不知真伪的李白故居。高大的牌楼,朱红的墙被蜀地连绵的雨水洗得泛白。拱门里是雨后湿润的土地, 鸡鸭悠闲地踱来踱去。透着世俗田园气息的大院既无门票,亦无游人。后来在《中国大百科全书》“李白”条目上,看到那牌楼的照片,很是感到亲切了一阵。故居对面有一座牌坊,从牌坊下的路过去,便是这个乡镇最繁华的地段。我对牌楼里的细节记得不甚真切,某个商场里2元钱的美工刀,5元钱一副的强手棋倒是留下了深刻印象——虽然是劣质的器具,但那真是比城里的便宜一大截。然后是故居旁边,有一座土丘一般的山,光秃秃的无甚树木——不知是否和风水有关了。

今年寒假回家,在车上却发现看了十几年的这般景象变了模样。两旁的农舍还是低矮,却都刷上了粉白的涂料,还有朱漆房顶和雕花窗户。故居淡赭的牌楼大概被某个大院围墙围了起来,围墙上有大门,大门里有影壁,于是便看不到正面。路两侧的桥栏杆甚至都做成了仿木篱的造型,新刷的褐色的涂料散发甲醛和苯的气息。时而某些不在最外面的房子,还有出现的屋顶的天线和水箱,干扰极力想要营造但其实并不存在的古朴氛围。车从牌坊旁经过,我往牌坊下的街道一望,同样粉刷和修饰过的造作、崭新而亢奋的街上,卖菜的仍然停着三轮车待在街两侧。车过青莲,两旁闪过巨大的广告牌,“蜀道曾为太白乡”——某core的题词。哦,三国上说,邓艾不畏蜀道之险,偷渡阴平入川,孔明某子大约就战死在这附近某个关卡,一门忠烈难挽国祚衰微——古老的土地,大概每一寸都有类似的故事罢。

纵然若干年来,有人请来过邓公江公等等题词,在皓首穷经爬梳整理之外,试着以权威确证和强调李白和这里的些微联系,发展所谓人文旅游。但此人有神秘的异族血统,相貌怪异,性格飘忽,游历无度,乃至出生地和幼时的居所都变得不那么真切可考,留下的诗亦只有两三行。外乡人——譬如我下铺的满分弟弟——的反应,先是怀疑这种联系的真实性,然后对背后的企图嗤之以鼻,再然后用《梦游天姥吟留别》证明他其实和浙江有更紧密的联系,等等。我无言以对,尽管有《蜀道难》,可李白说的是,“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蜀地并非他家,漂泊者也未必就要总把他乡作故乡。况且,盛世的青年人要建功立业呢。《隋唐演义》的末一回,李白被塑造成一个有经济之才,却因刚正地与李辅国对立而终身不得任用的忠臣——我看到这里总是哂笑:李白的悲剧就在心向庙堂而性属江湖。不得重用乃是他的造化。若他真的得以任用,他的不羁庙堂又岂能包得下。

青莲不过他童年的一站,或许他收获过铁杵成针的老掉牙的教化。而他的欢愉却在《峨嵋山月歌》,《早发白帝城》和《望天门山》里,一路沿着滚滚长江东逝。不断地启程离开,才符合他心里漂泊不安的浪漫因子。这浪漫的因子感染了多少年轻人,才有我们今日漂泊在外,乃至飘洋过海,而遥远的青莲镇仅存在于诗人的名号里,印象里是绿野间洇开的一团灰黄的市集,离家越久,就越淡漠。

Sunday, September 16, 2007

测试Windows Live Writer


我很高兴地发现。虽然BlogSpot在被放风一天后又被关了进去,但是这一天时间足以让我为我的BlogSpot站点配置好Windows Live Writer这个好东西了。而我又欣喜地发现,即使BlogSpot再次挂掉,配置好的WLW仍然可以正常地发布文章。

为什么说WLW好呢?其实是因为p大的网络很烂,各种VPN服务,譬如著名的教育网自行车,以及我正在使用的NETPAS也都很烂。再加上现在p大校内大兴土木经常停电断网的态势。结果就是,用Blogger的在线编辑界面的时候经常写到一半因为各种原因断线,花费的时间精力付之东流。

所以,一个离线写作软件是必要的。而且,它还可以帮我同时在多个BSP上发表同一篇文章。WLW对Blogger的支持相当好(除了必须访问BlogSpot以获取Blog的配置这一让中国内地用户极端不方便的缺陷以外),随最新的Windows Live推出的版本,不但支持了增加文章分类,甚至支持了往picasaweb.google.com上传图片——微软做这个软件的时候,也不是想象中那般小家子气。

而WLW的图片上传缺陷颇多。我试用的结论是:图片恐怕还是得通过Blogger的编辑器上传,连直接用Picasaweb上传都无法得到Blogger的效果。(很惭愧,我直到今天才发现)Picasaweb里由Blogger自动建立的Album,只能通过Blogger添加图片,而用WLW或picasa在里面是只能删除不能添加的。而这里面其实大有文章:Blogger生成的图片HTML代码里,图片地址在blogger.com,从blog页面上点击缩略图,会直接显示图片;而用Windows Live Writer上传/直接用浏览器上传到picasaweb的图片,地址在google.com。

乍看两者没有实质性区别。然,我随即知道了要命之处:用Blogger以外的东西上传的图片,在浏览器里点缩略图不会显示大图,而会提示下载。Google这样做,大概是为了避免盗链带来的的流量负担。然,这样的话,Picasaweb这个相册,对非blogger用户就变得相当鸡肋了。而Blogger本身的图片管理功能相当烂,甚至必须通过改HTML来调整图片在post中的位置。Blogger的API或许允许上传图片到Blogger相册,然而这种东西就更麻烦了,恐怕只有贼变等少数狂热分子能折腾明白。

其实Word 2007里也集成了Windows Live Writer,不过它就不会像现在的Windows Live那样升级频繁了。而且,Word的升级还要通过正版验证方能进行,对绝大多数中国内地用户而言,这是个打脑袋的问题。

Tuesday, September 11, 2007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现在熄灯了,祗能支持一个小时的电池还有点儿电,而我觉得有义务写点什么。

9月10日的早晨,会有07的孩子早早地起来洗漱吃饭,我也在六点多准时被手机里播放的《死神与少女》的选段吵醒,起来洗漱,但不是三年前开学的第一天那样,那时的我在我聆听完了李心草指挥的中国交响乐团演奏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又得知清华迎接新生的仅是一部学生草草编排的文艺汇演之后,无可名状地感动,觉得这个园子简直寄寓了一切美好的所在。那天早晨我接着去吃饭,然后在八点坐在图书馆一楼的过道里,为十点十分开始的普通化学做准备——而,大四的人决无这种好兴致,不过是某友人昨晚说要买手机,在下zhuangbility发作,自告奋勇做了他的导购,遂早起开电脑,打开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上网做功课查机型,而已。

果然在某网站上看到了Sony Ericsson K750c特价,我当年怨念过的机型,已然停产,价格不到1500了。八点半,朋友起床,随即推荐此机。在中关村中复电讯里确认了店家报价19xx的该机器的外观,然后坐公车杀奔某网店提货点,到了十一点折腾完毕,拿着新手机从一个离海底捞很近的地方回来,在南门外“关中食府”廉价而并不卫生的饭菜的气味中,我对面的人感叹说:

——我很久没有这么早起来了。
——我记得你一个学期没有抄我作业了。我回答。

10元一份的线线辣椒摊鸡蛋并没能刺激到我对面的江苏人的味蕾。我有点失望。四个半小时后,有个师弟跟我说,舌头祗能检测酸甜苦咸四种基本味觉,而其他怪异的味道,无论你多么相信它是你用味觉感受到的,都有可能是闻出来的。

大四,即使是23学分的学期,和暑假也没什么区别。回来小憩,开电脑,看paper,等钟走到四点四十,再下楼冲向二教,出席四楼某小教室的专业选修课。绕一大圈觅得写着“412”的标牌,它旁边的门把手却无论如何都扭不开。教室里一人见我的窘相,大笑,指指旁边的墙,我才恍然大悟地发现转90度过去的墙上有一扇大开的门。课是某腿脚不便的德国老教授的课,某英文的专题讨论——不知教务为何把这么一门课放在四楼。等了三十分钟,老师未到。倒是跟同选此课的实验室二位ddmm讨论甚欢,尽管讨论内容与课程主题无关。想起要去物院教务看关于毕业论文的通知,便跟ddmm们说我去叫一下老师,冲向东门。叵耐在路上碰到更早去探路的同学,曰,老师不在办公室,教务老师也已下班。无奈,还是去看了通知——本周末就要确定毕业论文的题目并取得指导老师签字同意——好吧,又要面对老板了。

和假期中一样,呼唤小娃儿出来打乒乓球,短信电话皆无人接听。只得疲惫地走到学五门口,半路被某人打招呼,回礼,然后继续向前冲,在背后有个声音说,我又不理他。如果是三年前,我会非常注意自己在同辈中的形象,友好、正直、善良,等等,要热切地回应每句话,努力维持和同学朋友的关系。可是努力表现好又有什么用呢——你再友好,再乐于助人,云云,别人记得更清楚的总是你不善的,甚或是莫须有的案底,然后给你打上紫色的“委琐男”猪肉检疫戳记——那好,所谓得了虚名不如打正经主意,索性做一个真正委琐的人,将一切话题艺术地向情色方向引导,对一切让自己不爽的现象果敢地使用上天赋予天蝎男的毒舌,极尽施舍各种讽刺的修辞,不必刻意讨好任何人,罢。

回寝,要求和某动物打星际争霸被拒。未几,寝室唯一的大牛人后天要考iBT,这时跑来问我阅读题的多选是什么样子的。

——你没用过模考软件吗?
——来不及了,我就看看OG就行了。
——你自己装个模考软件运行一下就知道了。
——我懒得装了。
——我也懒得回答你的问题。

我回敬完了。然后继续地看自己的文献,bbs,google reader。然后去睡觉。结尾的一幕,第一天,未必要有个华丽的开始。次日七点,我被短信铃声叫醒:Pillow师兄发来的,他正在首都机场,马上就要飞向加州。我心里默默地对他道了farewell,没有回短信。这个手机号已然废弃,或者将在半年或一年后落到某个有缘人的手上,如英格兰国家队前主教练爱立信的手机号,被T-Mobile重新分配给一位,只盼望能从这个手机号收到贝克汉姆短信的女学生。

对于每一个新人,未来如同和他们一样崭新而充斥着喜悦的气息的二教,巨大的的灰色身躯横亘在他们的目光和晨曦之间,散发甲醛酸涩的气味。二教内的路线错综 复杂,各种大道和小径在某个地方交汇又分开,如缠绕的命运,如昆德拉笔下人们交错的目光,又如CS里暗藏各种阴招的地图。而二教内部的面目,从一楼直通三楼的楼梯,有隔音孔的带着砖石味道的墙体,脆弱的不带扶手的椅子,刚刚被揭开被未知的面纱覆盖的一角。

我仿佛看到,随着时光纠结的曲线,如二教对面陈旧的电教墙上的藤蔓,缓缓地生长,舒展,蔓延。直至各种挫折和忧伤,弥漫此刻幸福的主题。匆匆从一个终点颠沛向另一个起点的生活,总是如此。

The first of the last.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Thursday, September 06, 2007

July 28 iBT Rescored


The re-score process is finished today. Finally:

Scores=[Reading Listening Speaking Writing]=[30 29 19->22 30];
Sum(Scores)=111.

A little frustrating: speaking scores the same as it did in the previous test, so the retest is futile. The only satisfactory thing is that I finally meet the required iBT score of 109 by UT-Austin.

By the way, several days ago I did this little quiz of "what US city you are", and my result was Austin. Have I got such a wild and rock'n roll temperament as that city does? I've totally no idea. Austin also happened to be a univ. where my boss used to be a postdoc.

Someone's said that, the non-profit ETS is just extorting money from us. Perhaps he was right.

In addition, some fotos in Sep. 4's overnight trip to Mt. Tai. We began climbing at about 0100 and reached top and watched sunrise at about 0530.

In the first and third pics I tried some techniques I never used before. Long exposure time in combination with proper flashlight do produce unreal visual experience. Also, if you want to get a wonderful coloration, better adjust the luminosity curves channel by channel, and blue skies and red twilights will come out of there.


The background is in a motion blur, because of a 1 sec exposure time. Yet the stone and the inscription on it are sharp, thanks to the use of flashlight.


A pic taken a min after the time of sunrise.


A pic for a waterfall. Small aperture and long exposure time to make the water a line.


Cats are always my favorite, esp. when they are on top of a mountain.

Wednesday, September 05, 2007

截屏留念



整理了昨日凌晨爬泰山的照片后。我的My Pictures大小突破了2G——当然,还不能和20多G的My Music相比。

虽然三年大学过的不够有趣,还是干了很多事情的。

Saturday, September 01, 2007

互联网河蟹播报


我知道我很无聊……故这次换个分节标题的形式。

【壹】

经本人实验,继数日前短暂抽风又恢复正常后,英文维基昨日再次被河蟹。据本人估计,wiki将由blogger被封前的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发展为每周都有那么几天……再发展到每天都有那么几天……莔。

耐人寻味的是,恶搞攻击伟大国家的伟大领导人的英文伪基百科,却仍在河蟹社会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这个网站,以诸多条目都配有下面这幅图片,以及奥斯卡·王尔德的名言著称。(说明:该图片在国外网站上,教育网用户看不到是正常现象


【貳】

据报道,feedburner日前在电信网络中被河蟹夹到,诸多国内的在线阅读器无法抓取feedburner烧制的feed。具体报道参见这里这里这里这里,等等。据本人测试和外电报道,教育网和网通访问feedburner还正常。但本blog的feed访问量有了一定下降。

Kunkun小盆友特别推荐:第二个“这里”中的图片,以及被查禁的网络黄色小说列表。

如果您觉得上面由老外提供的黄色小说列表太少,我可以告诉您,这只是新闻出版总署和全国“扫黄打非”办的联合推荐的一小部分。想看完整版推荐名单?请看某MIT博士任CEO的门户网站的热情钜献


【叁】

传Blogger被黑,google为此辟谣。详情请见Blogger Buzz(已被河蟹咬过)上的说明或这里。在此提醒各位小白,注意杀毒。

【肆】

YouTube因有人贴出侮辱泰国王室的40余秒视频,深深地伤害了泰国人民的感情,被和谐四个月。如今google和泰国政府终于达成协议,在泰国推出和谐版YouTube。报道见这里


【伍】

Kunkun在水母上看到了有人推介的,搜狐论坛06年第一热贴。上百万阅读数和五千多回帖,大多回帖是“支持”,“顶”之类,想知道是什么吗?还不快点进去看看。

无独有偶,在xina新闻某篇报道里——这篇报道的大概内容是:当年曾是《新三字经》编写工作的领导之一,某砖窑大省刚刚道歉过的现任省长,如今离任另有任用,改由曾在某非典型直辖市,03年大家齐患感冒发烧期间,因故辞职的某领导接任——也出现了类似的行为艺术。欢迎观赏。

【陆】

两位分别来自火星和古代的网友惊现网易新闻中心的评论页面。参见老衲报道。并热烈推荐此老衲的blog。

【尾声】

近一个月,本人位于一墙之隔以外的BlogSpot网志上,评论feed已经长出杂草来。然,居然于近日出现了三条评论!为此,点名表扬tochoceline两位同学。

顺便热烈推荐tocho同学的同样位于BlogSpot上的《全家都纳米》,我看了之后想对tocho同学表达这样的感受:幹!你才是纳米,你们全家都是纳米!

以上。拍手,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