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8, 2007

Nocturne Under the Dark Moon


丁亥年七月十六,月全食。次日新闻豋出照片,躲入地球本影内的满月,只余一道浅浅的暗红痕迹。可惜那晚阴云天气,我欲一睹而不得。毕竟,立秋过后,秋凉渐起,风中焦灼的气息减少,时有阴雨。炎夏就要过去了。

傍晚,我和小熊坐在南门外的某餐馆里。这爿门面我们大一时便是餐馆,三年间老板换了数家,招牌和菜系屡次更迭,桌椅和空调却还是当年那些,苍蝇馆子的名声亦是照旧。餐桌上的话题,大概迷惘的我们都小心翼翼地避免讨论不确定的前途,所以无非是各种新鲜或陈年的八卦。谁和谁纠结,谁和谁分开,什么星座靠谱,什么星座花心。小熊带来了一些令我略略震惊的小新闻,然而我纵然小感诧异却难以改变平静的神色。于是他问。

——您老对这个事件有什么看法?
——正常呗。或者,性格如此吧。
——您老居然不发表更多看法?
——……
——看来,××座还是不靠谱啊,即使他的月亮和金星都是巨蟹座。
——星座就是扯淡嘛。就跟我那些扯淡的直觉一样……

尽管身在此山中的人会伤心难过,可旁观者毕竟是旁观者。一摊手,一摇头,故事便从口中缓缓吐出,随着热菜上冒出的些微白烟,缓缓地上升,消散,留下讲故事的人和听故事的人,面无表情地心照不宣地夹着菜送入口中。次日,在IM上碰到当事人之一,向我诉苦,我试图安慰,然而说出来的那些话无关痛痒。我自己都觉得比BBS上那些靠群信就可以拉来的,廉价空洞恶俗虚伪的bless,cmft之流,还要糟糕。

数日后一次某版版聚后,在42楼下的水果摊前,有人给我们讲了另一个故事。讲故事的人和一位站着听故事的人都因为感冒而咳嗽不止。故事换了人物,换了情节,我却突然觉得,不幸的人总是相似的。他们都恣意地挥洒了青年的热情,却最终发现这是一场错误。反而是幸福的人,各有各的幸福,不是星座塔罗所能解释的。

我想起Final Fantasy VIII这个游戏的结尾,最终boss,未来的想要操纵时间的魔女Ultimecia在将要被玩家操作的主角配角们打败的时候,慢慢地说出。

Reflect on your childhood...
Your sensation... Your words... Your emotions...
Time...
It will not wait...
No matter how hard you hold on.
It escapes you. And...
若没有这段话,这个销量上千万套的游戏的剧情,无非是,“王子打败了恶魔,从此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这种俗套的故事。然而由于这段话,玩家们对剧情有了新奇的解读:男主角率众打败了boss,和女主角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游戏的世界观中,在这个结局后,女主角因某种神秘的力量,得以永葆青春,却祗能目睹身旁的朋友爱人年华老去。而她终于在孤独而遥远的未来某天,因了思念想要施法回到从前,控制当初一切的发生……曲折过后,她终于遭遇了有青春和爱情激励着的当年的男主角,却已认不出爱人当年的面容,想要出手杀死试图阻止她的一切人。然,为了拯救世界和自己的主角们终于击败了她,——他们不知道被打败的这个最终boss,就是未来的女主角本人。如此这般,一个宿命的轮回达成了自洽,而一部情节类似于好莱坞恶俗爱情片的游戏,也多了一点点可玩味的虚无主义的味道。

ps: 本标题出处在这里

Monday, August 27, 2007

夜半杂谈


为完成某些任务干到凌晨四点,五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的比例已经失调,那么……再随便扯两句淡吧。

Topic 1:

伟大光荣正确某届代表大会要召开了,于是伟大的墙也开始强化了,中国网封天下,封得更欢畅淋漓。前两天wiki抽风抽了一天就好了,然,又传出了google.com访问不能的消息。我们身在教育网,似乎暂时未受波及,故,我至今未考证出,此番是短暂抽筋,是武功全废,还是如几个月前的BlogSpot那样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

且,随着HTML、CSS、PhotoShop等工具的应用水平提高,我越发觉得被盾掉后的Blogger的确是越来越好用了。虽然Blogger Buzz上那些大张旗鼓宣传的新增功能,大多是绣花枕头,但小的改进一直在进行着。于是乎,虽然几乎木有人看我的BlogSpot了,但我还是不断地在改进现有的模板。无他,在没有闲情逸致投入现金买域名和host搭WordPress的情况下,哪那么容易找到折腾起来如许轻松愉快的地方呢?——折腾出来却没有用,也只好大哭三声便罢。

一个相当joke的事情,著名防火墙软件Outpost的开发商Agnitum也在BlogSpot上免费搭了个blog。(一度这个blog的导航栏是被修改了CSS隐藏起来的,但现在又出现了,难道是Blogger和它交涉过了?)最近国内某安全论坛和他们合作,然后……你去看看在他们官方blog上贴出的post……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太了解中国国情的俄罗斯朋友们不太明白此firewall和彼firewall的区别。

据谣传,还要打击非法接收境外电视台,据解释是凤凰资讯也会被河蟹了(话说,这个台的内容的确不太河蟹,但不河蟹程度可比我在广州&珠海看到的那些香港电视台差多了),那我以后回家还看不看得到HBONGC呢?

Topic 2:

仙剑4出来了,周围有若干人打得不亦乐乎。某家教赚了钱的同学在我的怂恿下咬咬牙买了豪华版,然后丢给了可耐的满分dd打。满分dd抱怨在自己三年前买的无独立显卡的本本上运行太慢,原来他不知道令仙剑迷们怨声载道的StarForce

大概是受了愤怒玩家烧毁正版仙剑4视频的影响,我很不喜欢仙剑4。不但出于对StarForce的恚怒,也因为围观了一端时间别人游戏后,觉得它的质量实在不敢恭维。某满分dd的游戏时间绝大部分都花在了打小妖和走迷宫上,所以我看到的主要是战斗画面。据满分dd介绍,拖长战斗时间可以提高经验值,最高可多增加60%——小可第一次听说如此延长游戏时间的方法,当即绝倒。

再说这个战斗画面,3D模型比上世纪末的作品精细了很多,不过也超不过五年前的魔兽争霸3的水平,且,毫无动感,人物在那里慢悠悠地晃来晃去,闲庭信步。战斗中,砍了对手一刀,还要转身把屁股亮给对手跑回原位再转身面对对手——这制作者真是从小没打过架的好儿童啊。

战斗中的音乐干涩刺耳,虽然一般rpg游戏的战斗音乐都不会太好听,毕竟气氛重要嘛。但仙剑4里气氛也没有,这纯属音乐制作者的作曲技术有问题。遥想当年的罗晓音,皑皑。

再说,自从高一还是高二打过1999年出品的最终幻想8,然后再在同学家看新出的轩辕剑4,从熟悉的明亮的2D Q版画风变成了粗糙的3D模型,模仿痕迹随处可见的过场动画,还有人家从1991年的最终幻想4就引入的ATB战斗系统,失望之情难掩,从此之后再未玩过软星所产的RPG,看到别人玩也只剩下挑刺和詈骂。寝室某动物形容,我是仙1迷而非仙剑迷,此言大善。

Topic 3:

地主一年之后重返意假,深夜督战,目睹其第一场5:1血洗对手,朕心甚慰。

不过中后场实力还是远不如被打入Serie B之前。看看球员的国籍就知道了:之前,我地主的中后场以法国和意大利国脚为主;现在国际球员市场在财大气粗的英超球队,以及以皇家马戏团为代表的(真不知道西班牙这种经济在欧洲排倒数的国家,这种“国有企业”俱乐部怎么好意思这样乱烧钱)部分西甲球队的哄抬下,意法球员变得很贵,还防不住买来布姆松这样的水货,只好转向较为便宜不稳定性也更大的东欧、南欧、阿根廷等球员。

鸡蛋那样300万买进6000万卖出中间还打了N年好球的奇迹,现在基本不可能了,因为中小球队都知道哄抬有潜力的球员的价格;且,当年卖鸡蛋赚的钱也被莫吉拿来买了布冯、图拉姆和内德维德,反倒倒贴了几千万进去。现在我地主既无鸡蛋可卖,也拿不出钱来砸图拉姆级别的球员了——况且,现在多少像当年布冯和图拉姆那样,年龄不太大,等级又很高的中后场呢?

没有FIFA 2004里法国队那样令人放心的中后场,意假冠军还是让大国米拿好了。

Topic 4:

今年为迎接伟光正的代表大会召开,我p大向伟大的清华大学学习,要求07级新生党员提前到校报道。这次新生党员为数不少,和我以前从一02学长处了解到的清华02级新生只有7个正式党员的数字相去甚远,所以想来是预备党员都到了。

搞起政治活动来,动静果然不小,于是有人在BBS上抱怨了40楼有党员夜班三四点集体高呼口号扰民的事件——据说彼等是在拉练。次日,在食堂观察党员们的统一着装(提问:他们几天都穿着这个,不怕汗臭的么?),远观尚好,靠近亵玩则发现这衣服的设计相~当~地2.0。总体设计很Comic自不必说,胸前的党徽被一圈光芒包围着,酷似ajax loading gif

吃完饭回寝室,看到若干新生党员并肩经过学一东门黄火根大叔处。大叔看到三个“像清晨的葵花,干净、喜悦”(此表达法出自该综述的最后一段)的新生dd,欣喜地以某种华南口音,说了句——不知是“新生”还是“先生”。三位新生没理他,说笑,谈论“神舟飞船有x室y厅方案de提出人”(其中x和y我不记得是多少了),走开了。

夏日午后,学一旁边人烟稀少,只余下黄火根先生,一个人寥落地立在那里。

Update: 有个链接指向的文章被河蟹了,于是指向了另一个转载点,是哪篇文章,相信大家猜都猜得到。

Wednesday, August 22, 2007

...Yet Another Untitled Document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继续用英语标题写blog posts。 如题目中所暗示,这是一篇流水帐,yet another不但表示我以前用过这个题目,也为了使这篇文章看起来像一个geek所写——可惜我理科无趣男当惯了,喜欢向伦琴学习,把各种独立事件用不同的编号分开。要是有play with words的恶趣味的话,就把它们用某个情节串成一篇意识流了。

1、Wikipedia is 河蟹ed again, according to some forum posts and my failed attempts to log on. 对这件事我深为痛心,不能像过去一两周那样疯狂地加wiki的链接了。而多链接,无疑是提高blog的Page Rank的重要手段。

我相信,我的文风已经不适合写正常的文字,只适合写加满链接的HTML了。连写组会报告的时候,都不由自主地想在每句话后面加上参考文献——所谓无一字无来处,我是不是有了杜甫的精神?

2、看了两三个打脑袋的或不怎么打脑袋的,有意思的小书——我就剩这点儿追求了。

我的确在7月底很有耐心地把《荒原》的英文读完,虽然看不懂。且,发现了Bartleby这个网站——大概可以弥补一部分Gutenberg被和谐之遗憾吧。BTW,我还是纳闷,一个收集了上万本版权过期的书刊——很多是名著——的网站,有什么不和谐的呢,况且它还有古腾堡这么一个有文化气息的名字?对诗本身,印象最深的,大概除了开头的希腊文,除了开头著名的“April is the cruellest month”,就是374-376行

Jerusalem Athens Alexandria
Vienna London
Unreal


3、再譬如桑格格的《小时候》,这来自蜗牛叔叔在其blog上的推荐——不过不知是由于他更改了权限设置还是因为微软升级Live Spaces,这两天我看不到他的网志了。

言归正传,据说这书是用成都方言写成的,然而我怎么看怎么像四川方言版《猫和老鼠》里“假老练”Tom说的,以及我的高中生物竞赛老师说的,中江话。

4、再譬如小泉八云的《怪谈》。所谓日本怪谈文学之始祖。作者却不是日本人,而是仰慕日本文化的欧洲人。这本书还是和聊斋不同,聊斋是典型的文人作品,怪谈则很大程度上保留了民间故事集的特点。仅就我读的中译本来看,故事情节未经仔细地打磨,甚至还有一篇彻底抄袭《南柯太守传》的《安易之助梦游记》,文笔也远不如聊斋那般丰富详赡。

不过民间传说的潜力是不可限量的,再经过改编者一番马杀鸡之后,就有了怪谈这样著名的电影。

5、电脑里还有古英语版的《Christian Astrology》,古典占星学——所谓古典,就是不管天王星海王星,以及134340号小行星(即阴暗刻毒的天蝎座的守护星,我命盘中按Astrolog32默认设置算出来力量最强的星体)的意思——的名著。

当然,3个PDF,七八百页的巨制不是小书,是严肃的伪学术著作(所以,我没看这本书)。如果你记得,1647年时,巨人肩膀上的男孩伊萨克牛顿才4岁,物理学和占星术塔罗牌的地位一样,都是男女巫师——无论是水晶球里还是火刑架上——的奇技淫巧。但伽利略们或女巫们自己可不这么想,他们把这种密室里的装神弄鬼目之为研究,在宗教裁判所的打压下,个中秘辛可想而知。按不但自己学术而且自己不学术时还要督促别人学术的学术男(第一个看懂斜体部分的同学,请短信向我索取冰淇淋一只)西瓜弟弟的看法,RA>>TA,research可是极端崇高的,莔rz。

6、说到塔罗,除了艾略特这个事实上的塔罗盲要在《荒原》里显摆自己的塔罗知识外,推荐一个有趣的相关文章,马伯庸的《命运交叉的赤壁》(),这是一部恶搞性质的中短篇小说,我猜他是在模仿博尔赫斯?

7、看到一个nb的星际战术帖,深得高中数学里冗长的分情况讨论题目之精髓,还有,精确到秒的时间估计,对每份矿石和气的精确计算——这还是娱乐么?

当然,伟大的Blizzard Entertainment于1998年推出了星际,一个Pentium 90 + 16M内存就可以玩的游戏,至今仍在不断地发布升级补丁,给微软和瑞星之流做了一个良好的榜样——现在还能不能买到正版的星际呢?

8、听了一个多月贝多芬和舒伯特,有天偶尔拾起Glenn Gould 1982年弹的Goldberg Variations,巴赫的旋律和古尔德干燥锐利的线条我都很熟悉,听起来却有些不习惯了。甚至总在听到某些段落时想接上贝多芬Op. 110最后一个乐章中间的赋格。

几个月前我曾在MSN签名里写,巴赫是大神,莫扎特是天使,贝多芬是魔鬼,又因为这种脸谱化的描述太浅薄而在3个小时后拿掉了它。然而这点浅薄的感受于我至今未变:巴赫总把自己的面目掩藏在宏大而完美的形式里,听众目瞪口呆之余只有膜拜,仿佛他即世界,世界即他,忘了英国组曲是为了娱乐妻子,哥德堡变奏是为了催眠,D小调托卡塔与赋格是为了测试管风琴;莫扎特旋律简单亲切,又在悦耳上下足了功夫,即使是在KV 595,622这些困顿的将死之年的作品里也是勉力含笑(只有某些行家慢品,或许能嚼出丝丝苦涩),所以是为了抚慰人世间苦难而生的天使;贝多芬则恣意地用个人的感情暴虐地折磨听众,尽管到了他的晚年感情深沉到不可理喻。奇怪的是,在某些悲伤的时候,按理说更有抚慰人心的力量的莫扎特,却不如贝多芬那般让人振作——总是保持微笑,恐怕祗能招致更多的悲伤。或许如教主所说,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太容易让人动感情了。

离题太远,话说,脾气怪诞的古尔德以1955年的一张哥德堡而闻名,因了怪诞的脾性从不把一部曲子录两遍音,却在82年破此例,以比55年慢得多的速度重新录了一遍,然后在数个月后死去,刚满50岁。

这种故事,总让人轻易陷入宿命论的怪圈中去。也难怪我总要秉持一种装神弄鬼的生活态度了。

Sunday, August 19, 2007

Salvation Within


——Within music lies the salvation.

在MSN上向某经常失眠的同学发送这句话时,我怀疑自己的手是否受大脑的控制——以我的智力水准,表达能力,加上拖泥带水的语言风格,大抵是编不出这样的aphorism的。

于是搜肠刮肚地寻找这句话的出处。未几,想起IMDb Top 250排名并列第一的电影结尾处,Shawshank监狱的Warden打开墙上画框后的保险柜,发现平时用来记录他的不法收入的账簿变成了一本圣经,圣经被挖去了一个洞,故事的主人公Andy Dufresne(我总是很难拼对这个法文名字)将一把小锤藏在其中,化去~20年时间掘穿了监狱的墙壁,神隐至墨西哥的的海滩。圣经的扉页有题词,为了看清它我按了暂停:"Dear Warden, You were right. Salvation lies within. "——有人说,这是一个宗教寓言。

遵循柏拉图“哲学源于惊奇”(我在用过的五六个手机上设的开机欢迎词)的哲学,因为这题词是由优雅的花体行书写就,带来的惊奇让它静默地在我脑中留下印记,并在某个忘记了救赎、圣经、花体行书这些在巴甫洛夫实验中所必须的元素的时候,在Windows Live Messenger上脱手而出,那时我的foobar里正放着某位钢琴家所奏的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全集——所谓钢琴奏鸣曲艺术的新约全书。

我收集了五六个版本的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全集,或许并非出于欣赏,而仅为了收集本身。全集里有足够多的口水曲目,譬如月光——这是后人给它加上的名字,却因了小学课本上虚构的故事,在PRC耳熟能详乃至可被目为大俗。然,我却倾向于从一个编号到另一个编号,一路听下来,犹如读这个人的历史,或者历史的片段——虽然这部历史中,除却他的音乐,就是终身未婚,年轻时流连秦楼楚馆而染上梅毒,苍白螺旋体最终毁了他赖以生存的听觉,而后人却忘了他的卑微委琐,只记得他在帝王面前的桀骜。

Whatever,再卑微的故事背后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若你拉上一个人唠嗑——不管他有一分钱或黄金万贯——打开了话匣子,他的故事也会如十数张CD音乐般滔滔不绝,百转千回。这个人的故事也一样,少年时还在试图摆脱伟岸的前人——可能是海顿或莫扎特——的影子,却朝气蓬勃,浪漫恣睢,感情流露直率,却又阴晴不定,时如悲怆第二乐章般低沉,时如月光第三乐章般汹涌,或许还夹杂春天(虽然这是为小提琴而作)般的甜美。到了中年,浪漫依然,直抒胸臆依然,需要的演奏技术甚至更加艰深,欢愉的片段也寥寥,几乎只是在Op. 79灵光一现,却多了很多克鲁采式的不安,叙说的技巧也成熟了,褪去浮华,恣意铺排的乐句转向凝练。

一部告别之后,他彻底与外界的音响隔绝,留下让奏者和听众都视若畏途的最后六部奏鸣曲。他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于是更无顾忌地表露来自内心的声音,在锤子钢琴的乐章间疯狂地变换速度;却又因了与世隔绝的孤独,不再如黎明热情(不那么极端的版本请看这里)那般激动人心,却敢于用谁都难以理解的乐句——Op. 110第二乐章的Moderato cantabile歌唱性,不减悲怆第二乐章的Adagio cantabile;锤子钢琴第三乐章的Adagio sostenuto,“mausoleum of collective sorrow”,深沉复杂却是月光第一乐章的Adagio sostenuto无法企及的——通过这些喃喃的自言自语或曰内心独白,他从未在囿于一具躯壳中处处受限时,却在精神领域里如此自如地挥洒。听众或者因为难以接受,而认为这个倔强的将死之人不可理喻;或者因为艰深,而无知地顶礼膜拜……在一颗经历了世间百态的旷达的心里,这些,都不重要罢。

然,对演奏者来说,这种艰深却多了一层悲壮的意味。多位名家都在录制一生中最后一套贝钢奏全集的途中过世。Arrau于1984-1991打算用最新发明的CD装载的那套未完成的全集,它的说明书中写道:

Alas this cycle, recorded for the most part in Philips' favorite recording venue in La Chaux-de-Fonds, Switzerland, remained unfinished, lacking only the Moonlight and the great Hammerklavier, when Claudio Arrau died in 1991 at the age of 88. His last sessions, for Philips as always, included several Beethoven sonatas, and he had been planning to complete the cycle in the years that were never to come. Incidentally, Walter Gieseking suffered the same fate when he died in 1956, also leaving Op. 106 unrecorded. For Wilhelm Backhaus it was the same story with his second cycle, in stereo, for the Decca Record Company. The great Soviet pianist Emil Gilels also failed to complete his cycle, for DG. It should not be forgotten, even today, that to record the 32 sonatas of Beethoven remains a Herculean task for any musician, regardless of the recording medium employed.
让一个人替另一个人去总结整个生命,太累了。三位大师在录好最后一次Hammerklavier前倒下,或许,天意?贝多芬在最后的音乐里寻找救赎——救赎的,只是他自己。我或许在将死的时候会懂,或许永远不会。

如果记得within这个词,做副词是什么意思。

Salvation lies within.

Saturday, August 18, 2007

灌水:冷笑话一则


故事背景:我给本blog做了一个WordPress风格的题头,模仿的是WordPress默认的,现在已经烂了大街的Kubrick主题模板。并且再次练习了图层蒙版的使用。

叫寝室的动物来看效果,结果他被侧边栏那个我引以为豪的,硕大的,128×128的feed图标吸引去了。他说:

——这个看起来好亲切啊。
——这是feed图标,怎么样,够大吧。
——什么是feed?
——feed就是……blablabla(我的语言表达能力啊……)
——这分明是我们大连电视台的台标嘛。
——我k,这是世界通行的feed图标,国际标准!
——这就是大连电视台的台标嘛,不信你百度看看。
(于是,我访问了这里。)

吐血中……


ps: MSN Space是不能用自定义图片做blog题头的……而WordPress风格的blogger看起来……真舒服

Tuesday, August 07, 2007

A Visit to the Train Graveyard


8月8日,白天一直断断续续地下着雨。一早,冬瓜风尘仆仆地从八宝山赶来p大,带我去了偏僻北郊的某个地方。那个地方离798很近,名叫中国铁道博物馆。皇城在今年不祥的反常气候(注意这个这个新闻的评论页的最上面一行,它告诉我们这个社会是多么和谐)下,夏日的雨水异常丰沛。博物馆外杂花生树,麻雀乱飞,杂草蔓延在博物馆外的铁道线上,青蒿盛放出紫色的花朵。

买了10元1人的学生票进去。博物馆内弥漫着难闻的油漆味儿,展览的车厢大多满面尘灰。除了我们以外一个游客也没有。于是我在参观的全过程中总想到Final Fantasy VII中一个叫做Train Graveyard的场景(还有那里的背景音乐)……因为这个称呼无比贴切,所以这篇文章就有了这个题目。

今天没有写作的欲望,以图代文。


【进门所见】


【木质外壳的陈旧车厢】


【蒸汽机车】


【蒸汽机车的驾驶室】


【硕大的车轮】


【驾驶室,不过这次是内燃机车】


【柴油机】


【某奢华的公务车】


小露一脸……【在周恩来专车上】


我们在某节公务车厢上发现的……长得很人体工程学的……【马桶】


最后,【临走时随拍】……kuso一下

贴完,收工。

Saturday, August 04, 2007

模板继续升级


最近Windows Live Folders上线,有了500MB的存储空间。相信M$没有Google那么容易被和谐,这个地方用来放文件应该比Google Pages可靠得多。有了空间,就能在blog模板上搞些更花哨的东西了。

最近对blogger/blogspot模板做的改动有:

1、Blogger的NavBar做成自动隐藏的了。利用类似的原理,让图片在鼠标移过的时候才显示完全的色彩,否则以半透明显示。

2、增加了一个128×128的硕大的feed图标。这个图标来自feedicons.com,用ps改了一下色调。把feedburner的订阅统计也拿了出来(虽然只有有国际网的才能看见……而且,订阅人数少得可怜。)还做了一堆订阅到各种阅读器的图标。原始图片来自这里,但我做了修改。

和谐社会,大家还是多多用web 2.0时代的技术吧。

3、给网页加了个自定义图标,方法在这里。我用的是一个照相机镜头,于是,不用再显示blogger那个“B”字母了……您知道的,这个字母经常被ps成这样,难怪Blogspot总是被封。

4、做了个flash音乐播放器,来源是这里。这个播放器功能不错,支持用xml文件做config和playlist(不过我用的是直接在html代码里传递参数)……但是似乎有点卡。

目前设置是不自动播放(当然不能,否则会被骂死的),shuffle曲目,循环播放整个playlist。目前只有四首音乐,曲目——有兴趣的自己看吧,都是不太大的曲目,且都是不那么激昂澎湃的。

这个播放器不需要用javascript,但是试图把它也添加到windows live spaces的时候,却发现wls并不支持embed任何flash。wls倒是自带wmp,可我弄了半天也没明白怎么用,只好在侧边栏把本来准备用来embed这个播放器的html模块拿来做了个list提供下载地址,便就此作罢。

5、看到了一些做的很nb的用ajax/json做的blog,譬如这个仿wordpress界面的,页面上只有一篇post,点击右侧的链接,左侧会自动刷新,而不用刷新整个页面——速度果然很快,用户体验大大提升。但是似乎高手们还没有实现在hierarchical archive里,点击某篇post而实现类似功能(这是我最想要的)。以后等有空了再来研究吧。

ps: 在网上搜blogger hack的时候,发现googlepages的域名也被劫持的相当彻底,于是把它也加入了FoxyProxy的一个叫做“Google Hijacked Domains”的代理里。现在里面已经有google groups,blogspot,google pages三个东东了……想必以后还会持续增加,或者干脆彻底封掉google,一了百了?

附使用方法如下(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访问被域名劫持的网站的方法了):

1、在上面的链接里下载安装这个firefox扩展。

2、在FoxyProxy的options里,选add new proxy。

3、General页,勾选上Enabled,Proxy Name填任何你喜欢的名字,比如我的“Google Hijacked Domains”。

4、Proxy Details页,选中Manual Proxy Configuration。host name填一个google.com的ip,比如64.233.189.104,66.249.89.99,等等,不过最好自己ping一下,这样得到的是比较适合自己所在的网络接入环境。端口填80。

5、Patterns页,点add new pattern。Pattern Name随便填,URL Pattern则填入诸如“*.blogspot.com/*”,“*groups.google.com/*”,或“*.googlepages.com/*”之类的pattern,下面选whitelist,wildcards(当然如果你够牛,也可以用Regular Expression——为啥这个词是regular而不是canonical呢?)。点OK。把被劫持的google域名都加进去,大功告成。

pps: 上次放了一篇访问blogspot的方法在space上,结果引来了可观的访问量。不知道这次如何……

Update: 换了一个播放器,不过似乎还是很慢……下载地址在这里

Update: 干脆彻底删除了flash播放器……该死的flash player 9.0

Wednesday, August 01, 2007

Finally... done


I don't like writing blog posts in English, because some people think, if you use English in daily communications - even just a few English phrases, or a mere English post title - you are fulfilling the following Chinglish proverb:

Some people think they have NUBILITY, and try to play ZHUANGBILITY, only to expose their SHABILITY.

So when I ran into a Chungking gentleman's Live Space, and found this fella, who lived next door to me in my freshman year, had begun writing blog posts ONLY in English after some experience as an exchange student in Sweden. So I wonder, will anyone bother to read such posts seriously?

Anyway, since I'm gonna discuss something about English tests, writing this post in English is just OK, I guess. Hopefully, my English won't trouble much to those who want to read it.

Last Sunday I received my second GRE score report, one day after I took my second (hopefully, also the last) TOEFL test. Another 3.5 in writing, but full marks in the quantitative part - an unsatisfactory but acceptable result. Percentile in verbal is 95%, and quantitative 94%. Since college entrance exam I've always performed better in language, whether English or Chinese, than in maths courses, and this time this trend changes not.

No need to request a re-score, because unlikely this would result in a change. I also give up the idea to revise the writings on the EnglishTest board on bdwm.net. Who knows whether my notions of GRE writing will have how bad an influence on others? Another thing, yesterday I handed in an essay as the work for a course on British poems, and earned a warm remark on it, saying 'flawless diction', 'clear, coherent, compact', and so on. Yet... it just won't work when writing GRE essays.

As for TOEFL, My performance at the listening and speaking parts is much better than in my previous test, so I won't need to take a third one, either. OK, now I've been fed up with the non-profit ETS. Even if I don't meet the requirements of some colleges, I won't bother to take those tests again, never.

In preparing for the TOEFL test, I collected a lot of pirated learning materials, mostly mock test softwares, audio material, and scanned books. Some are too easy, some too difficult - both misleading and may even affect scores in the real test.

E.g.: Longman's listening material is much slower and clearer than that in the real test, and its sample speaking responses are far too long than what is required in the real test. On the other hand, Barron's listening and speaking problems are not only too difficult, but also too time-consuming. It even includes simulated tests including extra listening sections. When I saw the countdown timer displaying "90:00" on top of the window, I was petrified. And when I finished a part, there were no more than 10 minutes left. Conclusion: such a test might be good practice, but it's too scary for those who are gonna take the real tests.

Of course, there are some good practice tests. For example, the speaking part of Delta's learning material benefited me a great deal. The style of questions and listening material is very similar to what we may encounter in the real test.

But, we learning English for communication, not for taking tests, right? Some say they will never meet GRE words in real life, but I often see them in magazines or news websites, let alone academic articles. To this degree, these tests are useful, hu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