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3, 2007

Done with iBT


3月23日下午,北外考场。神经过敏去得太早,遂先于休息室与同去的arinna聊astrology从1515坐到1615,再在考场从1630坐到2030——因为有一个万恶的阅读加试——结果浑身酸痛。祖国传统医学告诉我们,久坐伤血。可是我坐在电脑前码十个小时字或者打十个小时游戏时,为何没有这种几近散架的感觉呢?

考试中感觉不很好,或者说很不好。听力和口语惨淡,估计110+没有希望,100+差不多,放在那里大概对多数学校够用。

之前选送分学校的时候填了USC,觉得他家应该没有UCLA炙手可热,大约可以满足一下我对加州的怨念。回去后看到留学版上的讨论,知道这是个错误,因为他家要GT好且成绩好的,甚至似乎比super dream级别的UChicago还要苛刻。

自己的确有一段时间对英语水平信心爆棚,然而GT之后已然不是这样了,口语尤甚。于是我开始想念和Davis同桌的日子,他待人友善,自己又极多才多艺,英语尤好。若非他的带挈,和我在英语课上聊了两年天,我的英语水平会比现在低很多。自己的英语能力结构……已经从高中时的口语流利,堕落到现在这种阅读写作不错但口语很差的中国学生的标准模式了。

已经快四年没见到Davis了。抑或五年?甚至很久连一封电邮都没发过,后来想发封信问他在NTU还好么,却打了退堂鼓。后来手机挂掉,则连他在四川时留作纪念的手机号都丢失了。大二时曾有和NUS的交流项目,然而一念之差学了物理,不被认为是适合去那里交换的专业,所以也没有去新加坡和他见上一面。

至于成绩和出路,周四做近代物理实验还和几位同学讨论过。

F说他父亲说只要你能拿到一个ad那我砸锅卖铁也要把你送出去于是他歉疚地回答那你准备好砸锅卖铁吧。

X则说他在上学期某门最重要的专业课惨遭打击后开始在保研和出国之间游移。

我说我们厂里出台新政策本厂子弟可以根据某个算法算个分数只要够多少分就可以分配回去那么我堂堂p大学子还是相关专业怎么都凑够混回去的分数况且家里环境好治安好收入不低物价便宜生活节奏慢还有那么多好吃的——总之就是比北京优裕多了。

他们说你肯定还是要出国的。嗯,其实我还是很坚定地要出去的,也颇有自信飞跃成功。虽然上学期成绩像X那样遭到了比较严重的打击,不过也还能看。况且自己都努力过那么多了。否则不会大一就熟读飞跃手册,不会看一大堆英语杂志电视,不会要死要活地申基金,不会大三下了一个学期还选20学分课,甚至不会冒着被和谐的危险把blog开在blogspot上……

出国好啊,很多学校都比p大或清华条件好,又有米国人替你交一大堆学费,还可以攒点儿钱买个本本或单反相机什么的,而且还不用担心某日醒来发现自己的blog被封掉了

然而知道02级物理系的师兄有排名20%左右仍然没有一个offer的,自己就是这个水准,高不成低不就,如果落入相同境地就凄惨了,多交一年学费还有至少15k左右的申请费,就算父母负担得起我也于心不忍。

总之,就是自信心十足,但是鬼才晓得这莫名其妙的自信心来自何方。近日我在教育某位对前途感到迷茫05弟弟的时候“一脸坚毅地”对他说,为了不让父母五十多岁了还要养娃儿,一定要出去,然而……要知道天蝎都是死要面子的-.-

1 comment(s):

小棍(smallstick) said...

gxgx for ibt
没有办法和你们一起做近代物理实验了……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