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4, 2007

预备拿来和某人对决的话


后来据说发生了一些误会。那么算了。我理解力很有问题,而且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他人了,这点很需要检讨。不过觉得这样畅快淋漓地发怒很爽,莫非受迫害妄想狂就是这样产生的?

原草稿如下,有误会的部分都加了删除线:

先写好了公开在这里,顺便征求一下朋友们的意见。如果某些同学喜欢使事态发展到难以收拾,那我亦绝对不会把平日温良恭俭让的形象保持下去——反正这样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已经把这些话在ypblog上打好,隐藏起来,周一的时候若仍jjww令我不爽,那我就把它发出来,谁怕谁啊?

“本来这个blog不再写私事的,不过这篇还是发在这里好了。看得明白的,谢谢您的理解。看不明白的,麻烦继续糊涂。

“我一无经验,二无创意,私事繁多,性情孤僻,优柔寡断。为大家提供些微服务尚可,管理则从不擅长。既不堪重任,理应知趣让贤便是。不过请不要轻易怀疑我,或者任何别人的善意和热情。大家都还年轻,没有那么精明——至少我认识的绝大多数同龄人还做不到。

“我也还没饥渴到某些人的地步。如果有些人觉得,1111节活动之前我熬夜到五六点编辑视频音频,然后睡到九点又爬起来继续干,活动之中却只呆在后台电脑旁,听你们的笑声,却看不到任何节目(后来某位好心的女生,拿了一些零食和一枝花给我,很谢谢她),这样是出于你们所陈述的动机的话,那好,我下,你们上,求之不得。

“我是个不高尚的,没什么原则的人,可以为各种目的干各种光彩和不光彩的事,但我决不犯贱。OK?


背景知识:本人在周五去考iBT前被委任为临时班长,然后刚才参与了计划近日开展的一个娱乐活动的准备会。而这个准备会没有通知某位同学,于是另一位同学开始不爽,说我and/or我的一些朋友欠f-word,那么我可以比他不爽。故有此文。


王夫人说晴雯勾引宝玉,晴雯说,早知担了虚名,索性就打正经主意了。这才是我欣赏的风格:任何自我辩解都是犯贱,若有人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我,那我也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对待他飞蜗牛师兄教导我们:落后就要挨打,犯贱就要被耍。真是至理名言。

5 comment(s):

超越数 said...

I have access to the first two paragraphs of that encrypted post through Google Reader...

However, I can't find there the post "test" you posted on Feb. 2. I don't know why.

kun said...

O. That's because i posted it at first directly out, and then hid it half an hour later.

The 'test' should have been fetched by google reader, for i used it to test the redirect function, and then hid it 'bout 2 hr later.

浮云 said...

难得见到一贯温文的kunkun这样,呵呵。

cmft。。

小棍(smallstick) said...

cmft

我的错……
sigh

kun said...

to tocho:
“其实都是误会……”嗯,的确其实都是误会。更和你没关系,呵呵。

其实还是我受迫害妄想狂发作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