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28, 2007

流年不利



点背不能怪社会,命苦不能怨政府。尤其是对于月水天王合落射手的不靠谱青年。

最近倒霉事儿遇的有点多。打开astrolog32看看流年盘,上面触目惊心地全是红线。流年中土星和海王两颗灾星齐刑本命太阳,且土星逆行,迟迟不去,海王星远离太阳行动本来就迟缓,亦即此状况还将持续一段时间;另一颗灾星火星经过本命盘上升点。

某教程曰:“火星碰触命盘,有生气嗔怒、心急如焚、劳心劳力、争吵打架、急症痛症、发炎发烧、刀兵血光之灾,是凶星。”火星使人易冲动暴躁,须警诫。

刑相位主犹豫不决。土星主事业,海王星主想象……是踏实奋斗还是溺于幻想,真需要处于二者之间首鼠两端的太阳——“自我”的隐喻——做出抉择呢。

虽然是迷信,希望这些能给我点implication。

最近down到了奥伊斯特拉赫和奥柏林演奏的贝多芬为小提琴和钢琴所作的奏鸣曲,经常在听。可是这种情形下似不宜听小提琴和钢琴奏鸣曲这种过于温暖的东西,尤其是贝多芬年轻多情时所作,尤其是胖胖的温情的奥伊斯特拉赫所奏。

水母社区horoscope版版主,一位清华数学系的研究生,今天凌晨发了一篇感伤长文。里面提到海王星,还有其他许多。摘录两段于下。想来我的流年日海相位应该比她的金海相位幸运一些吧。

其实想来大多数人,在上大学的时候总都会碰上流年三王中的一个和金星有相位的时候。三颗缓慢运动的行星在四年时间里和一个固定位置发生相位的概率,我没算过-_-..想来应该不小。若是流天的话,最最普通,你撞了她一下,或无意遇了几次,于是就认识了,然而两个人来处不同去处也不同,终于一个走了或两个纷飞,天王星运行的最快,而这个也最常见。换了流海呢,你开始上网,你不知道电脑前面是猫是狗,然而你此时正是文思泉涌,全凭你一个已经做出一份爱情有余,更何况面前还多了一个半个,于是心里起了泡沫,不压着点儿就要从喉咙溢了出来,直到一次或许多次以后,你终于还是觉得,哦,基因不配对阿,还是没法克服,我不是庸俗的人,可我们还是就此散了吧。最后就是流冥,流冥对于被动的人来说大多只是暗恋,且暗恋的对象常常还是心有所属,于是一眼一眼又一眼,暗流涌动却没法挑明,要是不小心说漏了还会急急后悔,你未曾喜欢我我怎会喜欢你,你不要晴天做些白日梦。而对于本身是不自由的人来说,流冥是心头抓痒,七年之痒的痒,总要把白玫瑰换了红玫瑰,红玫瑰换了白玫瑰,自己换了别人,或别人换了自己才能精疲力尽消停下来。

不知道怎么扯了这么远,其实这些流年,并不是不年轻了就不会遇到,今后几十年长亭更短亭,如果是不坚定的人总有机会停车下马流连忘返。这三颗是代表时代的行星,它们本身并没有错,可是落在如此渺小短暂的人的身上,却只让人觉得世事无常。我也正对着天王星的变动,背着行李拿着藏宝图,还未确定何处是终点。然而无论感情还是事业,无论面对的是怎样的流年怎样的境遇或怎样的对方,一个人本身的性格态度也就是本命盘中所显示的东西总是有意义甚至决定性的,一个人的本命金星也会作用在他的每一段感情之中。我不是一个等别人替我作决定的人,我出生时的明亮上午给我许多困难、一点软弱却并未教我随波逐流。接下来的一年对我来说是全新而叵测的海水,而我的船可能暂时都不能在我身边,我还只会慢得要死的蛙泳。。可能我无知又无畏,但至少这一刻,我知道我要我所选,爱我所选,或许等不到沧海桑田,至少看得到云开月明。

4 comment(s):

celine said...

……好久帮我算哈嘛

kun said...

等到我有这个道行多……

海带丝丝 said...

像我这种不知道出生时间的P人想算命盘都没法

kun said...

这个……传说是可以根据长相、经历等来校正的……我就曾经根据长相猜出过他人大概的出生时间……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