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7, 2007

旧文重发:圣诞节の未名趣事


上次写了,发了,又删了。但据说在feed里还看得到。那干脆重新发出来。当然,修改错别字和病句是免不了的。原文发于2006年12月30日。

2006年12月24日傍晚,资本主义国家安宁祥和的平安夜,和谐社会的优秀校内交流平台某区曾经的第一大版,未名sichuan版,却忽然刮起腥风血雨。版大八宝同学以“圣诞快乐封!哈哈哈哈哈~”为由封禁本版绝大多数常见id每人14天。本人某个马甲首当其冲,得意不已,遂上另一马甲继续灌水,试图破坏八宝以封禁公告刷屏的阴谋。孰料,八宝同学秉持铁血政策,旋即以相同理由封禁此马甲,并删除灌水文章。于是41篇封禁公告连缀,在cterm下要显示两屏,蔚为大观。

其后版上各种稀有马甲纷纷抛头露面,如某人的成都小吃系列,某重庆男的重庆著名高中系列,等等。又兼有我不认识的某数院05小弟弟和我高中就认识的化院03的基督徒君哥,对版大将他们排除在圣诞礼物名单之外的歧视性待遇表示强烈谴责和严正交涉。君哥更口出傻儿师长的经典名言(后来《疯狂的石头》引用这句话时,本人不幸呛了一口水):“袍哥人家,不要拉稀摆带”。于是版二,自贡口音的西瓜弟弟仿版大故事,各以相同理由和时限封之,此二位方皆大欢喜,各上马甲道谢,然后欢度节日去也。继而西瓜弟弟发现版大没有自封,而我的主id亦因久不灌水而成漏网之鱼,亦封之。

须臾到晚饭时间,恰逢某版友从深圳赶回北京看望大家,故十余刚才被封的id集合于小西门,由镇版美女张老师带领,浩浩汤汤杀奔苏州街上金百万而去。

之前去过两次金百万,一次被请一次请人。被请那次,主人家境殷实出手阔绰,令客人暗暗咋舌。请人那次,仅点了不多于人数的看似寻常的菜和主食,结账时却发现人均高达四十元。因而张老师决定去金百万时,小子尚忐忑不已,以为本月又要超支。然张老师fb queen果然名不虚传,点十余个菜,以肉菜为主,人人食指大动,算起帐却人均不到二十五元,令我叹服。飨毕,版大教育某05小师妹,要好好学习此等点菜素养,日后组织川版腐败,点菜重任落于汝肩上矣。可耐的小师妹却回答:“今晚的菜真好吃,可是吃了啥子我已经记不到鸟。”

想起前版大,伟大的龙哥的梨花体狂言:
毫无疑问
我做的川菜
是全纽约
最好吃的


而如今四川男生不会做菜者众。川版腐败事业之发扬光大,后继乏人,不亦悲夫。

席间却知道了更有趣的事情正在发生。版大在出来腐败之前,发一长帖,向版二诉说川版之历史、风情、传统,嘱西瓜弟弟妥善治理,其言恳切,大类人之将死者。席间他向我们解释,刚才的圣诞快乐封,被一些代表全体网友最根本利益,代表和谐社会先进文化前进方向的站务判定为冒犯广大网友的严重失职之发指行径,内部版面正在讨论是否将他撤职中。又有一平时和高层接触较多的同学透露,曾有高层对他说,你们sichuan版友肯定对这次封禁事件十分愤慨,要不我来给你们牵头请愿,把他撤掉,云云。

四十多个id被无端封禁却无人投诉,站务们惊奇之余,想来认为我们一定是慑于版大淫威,噤若寒蝉了也,故纡尊降贵,替我等小民伸张正义。想想,我们饕餮腐败,酒酣耳热之际,有站务正为维护我们的权利殚精竭虑,在内部版面上激烈讨论,幸何如之。

次日圣诞节上午,撤职公告隆重出炉。援引站规是“版务不得以过于随意的理由封禁网友”,虽然八宝这些封禁的随意程度并不高于joke上时常可以看到的那些有趣的封禁理由(后来,joke上多了一条置底:“谁再转封禁公告者,杀无赦。”,despite那些封禁公告的确符合joke的标准)。八宝还兼任英语写作版版主,有给原创分的大权,尚未被撤职。遂在川版高呼,谁要原创分,去写篇issue或argu。于是我用一马甲贴一篇今年9月初写的issue上去,成功骗到尚属未名新鲜事物的原创分2分,并在同学前炫耀良久。

下午,一些事情让我这次得到原创分的经历更值得炫耀了。某素不相识的上海籍同学在complain举报本人,并列出本人在川版所发帖子和后来的issue。于是我大概就成了未名第一个被举报通过不当途径获取原创分的网友。很快查明了这位兄弟的姓名院系,感慨此人和我一样把所有马甲列在个人文集中,一时冲动想去举报,被某人劝止。冷静下来后开始思考,上海人一般不太关心其他地方的事情,此同学如何有心到四川版搜寻证据?莫非看上了某四川美女?

晚上与八宝等人吃饭,方知幕后的一些八卦。这位同学不过是幕前傀儡,幕后高人乃是物理学院04级(以下一句来自一物理学院同学的描述,但不保证在文字上和原话相同)某考试时有时会作弊,但即使不作弊也可以拿到3.9x绩点的犇人,兼未名十佳版务。此犇人不久之前曾经因35楼前的信科激情横幅事件与川版某资深水友,2006年度北大最佳女足运动员,色魔道姑教教主色玲桑同学的一个吉普赛女郎马甲在三角地结下梁子。他发信教育她,他GPA比她高(物理牛人 vs 中文,那简直是一定的),灌水也比她多(这点其实并不正确)。暴力女貌似那天心情不好,在三角地和信科版发飚以后开始在川版聊天灌水,犇人竟也临幸川版并对她丢下了一句谆谆教诲,语重心长的说。大概后来犇人偶尔在川版蹲点,便敏锐地抓到了这个体现自己的浩然正气的机会。

后来内部版继续吵架,该犇人又发挥无敌想象力,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学习犇人的想象力,我想起了犇人在大二的“光学期中事件”中以“讽刺Z老师?找死!”(这里Z老师是p大某十佳教师,在小西门外开有一家俱乐部。一同学形容过“那儿的娘们儿挺多的”)为由将某同学封禁14天的掌故。 据说站务分成两派吵架,其中又涉及其他一些人物和事件,我看不见,不再赘述。

后来,在未名有999生命值,出国前当过若干版务和区长,并且经营着北大最大,音乐质量最好的古典音乐ftp(并为此赔掉了一个硬盘)的某大人就此事发表评论:真搞不懂那些人权力欲怎么那么重。

后来EnglishWriting版务被撤,乱象被提到AdvEdu版讨论,于是我很荣幸地得到了某声称自己并不清楚事情经过的师兄的鄙视,这可是我生下来第一次因为英语作文被人鄙视,不得不高兴一下。而且该师兄又和犇人同任某版版务,这就更加令我高兴了。

一介草民也能引得神仙打仗,让我的圣诞节过得格外开心。

1 comment(s):

celine said...

hahha
天王写得太好了……笑死我了……哈哈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