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5, 2007

《三峡好人》观后涂鸦(一)


——你们这儿时常下雨吗?
——对,时常下。

《三峡好人》里,韩三明请小马哥吃饭,二人这样对答。

的确,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带理应时常下雨。可是我印象中重庆的七月却在烈日烤炙下散发干燥而不安的情绪,如同晴天解放碑或沙坪坝步行街上反光的地砖般刺眼。二〇〇一年的七月底(那时现实中的我从江油市材料所子弟初中毕业,电影里韩三明素未谋面的女儿则从奉节县工农路小学毕业)我从坐船从朝天门码头出发,经过巫山,奉节,鄷都等若干县城,并未上岸停留几时,至葛洲坝背后的宜昌下船,然后坐汽车再转乘火车回四川。船在长江上航行,江水浑浊黯淡的红色如同血浆,白天江风灼热,拂面如针刺,使皮肤在船头很快麻木。那个七月从中旬到月底重庆没有下雨,宜昌到襄樊的公路两侧田里的作物却青葱欲滴。湖北的天空低云密布,如同片中一般。

片子始于一声沉闷拖沓的汽笛,然后是码头、江岸上的建筑和船上的人一起从虚化的焦外渐渐转入景深内。江岸上建筑突兀,和重庆类似。然后有普通话广播告知,这里是奉节,即将出发的移民将前往崇明岛。韩三明表情木讷神色呆滞地走下船来,招呼他的摩的司机说着某种口音,混合了重庆市区的和更多我不熟悉的元素——这些元素大概来自川渝两省一些不那么著名的地方,譬如奉节这个更多的被记忆为刘备托孤的白帝城的小县城。韩三明开口说话渐渐多起来,他的山西口音何老板听不懂,我也一样。不久麻老大的一句“几时来的”终于迫使我打开了字幕——本片不是我所期望的,寻求方言共鸣的placebo。于是我想起《疯狂的石头》——另一部山西人拍摄的在重庆发生的故事。那里面配角中有若干操正宗重庆话的《雾都夜话》的演员,道哥的女朋友则是典型的成都口音。但主演的重庆话却颇多破绽(尽管他已经学得很认真很像了),反而是包世宏的mm做售票员的那辆观音桥到解放碑的405路公交车让我激动颇久。而本片中,这样的一辆公车,大约也找不到了。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