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08, 2007

1月8日的Orz radiO相关


将考量子和电动,形势严峻气氛紧张,继续伦琴风格。我太无趣了……555……

1、早8点爬起看量子,至下午5、6点精神几近崩溃。开电脑,见bbs上ypjh版似无人放广播,决定占据今天的广播市场。遂打开linux下的shoutcast命令行版,开192kbps单声道广播一台。

本来想开立体声广播,而且长年在windows下开立体声广播的实践也很顺利。但linux下试听效果异常,遂罢,不知哪位达人能指点我一下。

2、播放列表是数日前做好的,准备pub时却发现有数人已经在放广播,遂放弃;后一段时间ypjh版上学习和收听广播蔚然成风,且多放大家熟悉的老歌,受众比只放古典的Orz radiO更广泛,于是这个列表很久都没派上用场。

列表内容是莫扎特的小提琴和钢琴协奏曲。本来这是一套8 CD,若干演奏家演出的合集,被我掐头去尾,只留下了由最早把莫扎特带给我的亚瑟·格吕米欧(Arthur Grumiaux,注意链接给出的官方网站是法文的)演奏小提琴的那些曲目。

意外发现Grumiaux中内嵌miau四个字母,于是在节目单里将之做成绿色高亮,以示对猫gg的敬意。Salute!

3、将广播转发至Sichuan版,下面是水车们的反应:

暴力女,道姑教教主Celine说:我考试前喜欢nirvana撕心裂肺的叫声……一些r&b也可以……我就喜欢闹起来心里头才看得进去。

大导演,沉淀教教主Staf说:在这个时候Wolfgang会让我分神的,太容易动情了……

另一位导演,否认自己是艺术青年的guxionchu台长露点,对此二人的言论表示无语。

4、看到某评论说格吕米欧的小提琴雍容典雅,这种气质正好适合莫扎特。而格吕米欧加上莫扎特,温润柔美,又适合恋爱中的人聆听。Staf教主的论断果然一如既往地一针见血。

从某种程度上说,格吕米欧和莫扎特,甜美则甜美矣,却容易让人厌倦,就如同爱情一样。尽管莫扎特表面天真的欢悦下还隐藏着深奥的味道,咀嚼不尽,可惜多数人如我,却不愿去细品。这点大概也和爱情极其相似。

相比之下,还是海菲茨(Jascha Heifetztocho同学以为这是一种洗发膏的名字)那种冷峻而华丽的风格听起来更清爽。据说,海菲茨大师在拉出冷峻的小提琴的同时,也留给人个性冰冷苛酷的恶劣印象——此二者之间,应有必然联系吧。

5、最值得纪念的事情是:本次收听人数峰值达到了创纪录的14人。

上次纪录是13人。我在考六级前一天晚上,广播六级听力录音。Pub广播的帖被人转到joke版,所以收听者众。这次则只转载到了radio版(Sichuan版上没有人听),且收听者不像以前那样以ypjh版的熟人为主。取得如此辉煌的效果,我能举出的可能的原因有:

  • 最近网络电台收听和架设技术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因此关注radio版的人增加了。
  • 考前抑郁和考后无聊的人太多。
  • 莫扎特!!
Whatever the reason,我都很开心。

6、考试周通过bt或ftp下载了5G甚至更多的ape,然后把它们都压成了mp3,可见自己有多堕落。

这次下载的不再以古典音乐的三位大神(巴赫,莫扎特,贝多芬)的作品为主,而有很多勃拉姆斯、柴科夫斯基、肖邦等。然后我发现,琢磨每一位作曲家的作品都是很费时间的事,所以寒假暂时就先锁定老柴和勃拉姆斯吧。

而对于我已经比较熟悉的肖邦。听了马加洛夫(Nikita Magaloff)演奏的钢琴全集的一部分。和以前听的弗朗索瓦(Samson François)版相比,马加洛夫不愧是俄罗斯人,技术严谨,没有什么错音;风格比弗朗索瓦要圆熟一些,速度较慢,音色也更加圆滑。

可是,当我听到一分钟圆舞曲(op. 64 No. 1, 'Minute Waltz')——我练过的唯一一首肖邦时,突然发现,马加洛夫平稳的速度,准确的节奏和强弱,突然显得有些古板。而酗酒短命的法国天才弗朗索瓦随意地变化速度,强弱也飘忽不定,听起来却魅力十足,甚至当初令我感到诧异的那些错音,都显得那么有个性。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