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28, 2007

流年不利



点背不能怪社会,命苦不能怨政府。尤其是对于月水天王合落射手的不靠谱青年。

最近倒霉事儿遇的有点多。打开astrolog32看看流年盘,上面触目惊心地全是红线。流年中土星和海王两颗灾星齐刑本命太阳,且土星逆行,迟迟不去,海王星远离太阳行动本来就迟缓,亦即此状况还将持续一段时间;另一颗灾星火星经过本命盘上升点。

某教程曰:“火星碰触命盘,有生气嗔怒、心急如焚、劳心劳力、争吵打架、急症痛症、发炎发烧、刀兵血光之灾,是凶星。”火星使人易冲动暴躁,须警诫。

刑相位主犹豫不决。土星主事业,海王星主想象……是踏实奋斗还是溺于幻想,真需要处于二者之间首鼠两端的太阳——“自我”的隐喻——做出抉择呢。

虽然是迷信,希望这些能给我点implication。

最近down到了奥伊斯特拉赫和奥柏林演奏的贝多芬为小提琴和钢琴所作的奏鸣曲,经常在听。可是这种情形下似不宜听小提琴和钢琴奏鸣曲这种过于温暖的东西,尤其是贝多芬年轻多情时所作,尤其是胖胖的温情的奥伊斯特拉赫所奏。

水母社区horoscope版版主,一位清华数学系的研究生,今天凌晨发了一篇感伤长文。里面提到海王星,还有其他许多。摘录两段于下。想来我的流年日海相位应该比她的金海相位幸运一些吧。

其实想来大多数人,在上大学的时候总都会碰上流年三王中的一个和金星有相位的时候。三颗缓慢运动的行星在四年时间里和一个固定位置发生相位的概率,我没算过-_-..想来应该不小。若是流天的话,最最普通,你撞了她一下,或无意遇了几次,于是就认识了,然而两个人来处不同去处也不同,终于一个走了或两个纷飞,天王星运行的最快,而这个也最常见。换了流海呢,你开始上网,你不知道电脑前面是猫是狗,然而你此时正是文思泉涌,全凭你一个已经做出一份爱情有余,更何况面前还多了一个半个,于是心里起了泡沫,不压着点儿就要从喉咙溢了出来,直到一次或许多次以后,你终于还是觉得,哦,基因不配对阿,还是没法克服,我不是庸俗的人,可我们还是就此散了吧。最后就是流冥,流冥对于被动的人来说大多只是暗恋,且暗恋的对象常常还是心有所属,于是一眼一眼又一眼,暗流涌动却没法挑明,要是不小心说漏了还会急急后悔,你未曾喜欢我我怎会喜欢你,你不要晴天做些白日梦。而对于本身是不自由的人来说,流冥是心头抓痒,七年之痒的痒,总要把白玫瑰换了红玫瑰,红玫瑰换了白玫瑰,自己换了别人,或别人换了自己才能精疲力尽消停下来。

不知道怎么扯了这么远,其实这些流年,并不是不年轻了就不会遇到,今后几十年长亭更短亭,如果是不坚定的人总有机会停车下马流连忘返。这三颗是代表时代的行星,它们本身并没有错,可是落在如此渺小短暂的人的身上,却只让人觉得世事无常。我也正对着天王星的变动,背着行李拿着藏宝图,还未确定何处是终点。然而无论感情还是事业,无论面对的是怎样的流年怎样的境遇或怎样的对方,一个人本身的性格态度也就是本命盘中所显示的东西总是有意义甚至决定性的,一个人的本命金星也会作用在他的每一段感情之中。我不是一个等别人替我作决定的人,我出生时的明亮上午给我许多困难、一点软弱却并未教我随波逐流。接下来的一年对我来说是全新而叵测的海水,而我的船可能暂时都不能在我身边,我还只会慢得要死的蛙泳。。可能我无知又无畏,但至少这一刻,我知道我要我所选,爱我所选,或许等不到沧海桑田,至少看得到云开月明。

Saturday, January 27, 2007

手机sim卡坏掉了


卡里240+电话号码瞬间丢失。

劳驾有我手机号的同学给我发一条短信,说明您的姓名。谢谢!我的号码不变。

卡坏掉的主要原因应当是手机设计的不合理。插拔电池时会经常挤压sim卡。虽然我的sim卡装上后基本就没动过,但和别人手机上用得更久的sim卡一比,磨损要多很多,而且卡已经变形了。

虽然可能是偶然,但自己和周围人遇到的事例屡次教育了我:韩国货太烂了,千万不能买

旧文重发:圣诞节の未名趣事


上次写了,发了,又删了。但据说在feed里还看得到。那干脆重新发出来。当然,修改错别字和病句是免不了的。原文发于2006年12月30日。

2006年12月24日傍晚,资本主义国家安宁祥和的平安夜,和谐社会的优秀校内交流平台某区曾经的第一大版,未名sichuan版,却忽然刮起腥风血雨。版大八宝同学以“圣诞快乐封!哈哈哈哈哈~”为由封禁本版绝大多数常见id每人14天。本人某个马甲首当其冲,得意不已,遂上另一马甲继续灌水,试图破坏八宝以封禁公告刷屏的阴谋。孰料,八宝同学秉持铁血政策,旋即以相同理由封禁此马甲,并删除灌水文章。于是41篇封禁公告连缀,在cterm下要显示两屏,蔚为大观。

其后版上各种稀有马甲纷纷抛头露面,如某人的成都小吃系列,某重庆男的重庆著名高中系列,等等。又兼有我不认识的某数院05小弟弟和我高中就认识的化院03的基督徒君哥,对版大将他们排除在圣诞礼物名单之外的歧视性待遇表示强烈谴责和严正交涉。君哥更口出傻儿师长的经典名言(后来《疯狂的石头》引用这句话时,本人不幸呛了一口水):“袍哥人家,不要拉稀摆带”。于是版二,自贡口音的西瓜弟弟仿版大故事,各以相同理由和时限封之,此二位方皆大欢喜,各上马甲道谢,然后欢度节日去也。继而西瓜弟弟发现版大没有自封,而我的主id亦因久不灌水而成漏网之鱼,亦封之。

须臾到晚饭时间,恰逢某版友从深圳赶回北京看望大家,故十余刚才被封的id集合于小西门,由镇版美女张老师带领,浩浩汤汤杀奔苏州街上金百万而去。

之前去过两次金百万,一次被请一次请人。被请那次,主人家境殷实出手阔绰,令客人暗暗咋舌。请人那次,仅点了不多于人数的看似寻常的菜和主食,结账时却发现人均高达四十元。因而张老师决定去金百万时,小子尚忐忑不已,以为本月又要超支。然张老师fb queen果然名不虚传,点十余个菜,以肉菜为主,人人食指大动,算起帐却人均不到二十五元,令我叹服。飨毕,版大教育某05小师妹,要好好学习此等点菜素养,日后组织川版腐败,点菜重任落于汝肩上矣。可耐的小师妹却回答:“今晚的菜真好吃,可是吃了啥子我已经记不到鸟。”

想起前版大,伟大的龙哥的梨花体狂言:
毫无疑问
我做的川菜
是全纽约
最好吃的


而如今四川男生不会做菜者众。川版腐败事业之发扬光大,后继乏人,不亦悲夫。

席间却知道了更有趣的事情正在发生。版大在出来腐败之前,发一长帖,向版二诉说川版之历史、风情、传统,嘱西瓜弟弟妥善治理,其言恳切,大类人之将死者。席间他向我们解释,刚才的圣诞快乐封,被一些代表全体网友最根本利益,代表和谐社会先进文化前进方向的站务判定为冒犯广大网友的严重失职之发指行径,内部版面正在讨论是否将他撤职中。又有一平时和高层接触较多的同学透露,曾有高层对他说,你们sichuan版友肯定对这次封禁事件十分愤慨,要不我来给你们牵头请愿,把他撤掉,云云。

四十多个id被无端封禁却无人投诉,站务们惊奇之余,想来认为我们一定是慑于版大淫威,噤若寒蝉了也,故纡尊降贵,替我等小民伸张正义。想想,我们饕餮腐败,酒酣耳热之际,有站务正为维护我们的权利殚精竭虑,在内部版面上激烈讨论,幸何如之。

次日圣诞节上午,撤职公告隆重出炉。援引站规是“版务不得以过于随意的理由封禁网友”,虽然八宝这些封禁的随意程度并不高于joke上时常可以看到的那些有趣的封禁理由(后来,joke上多了一条置底:“谁再转封禁公告者,杀无赦。”,despite那些封禁公告的确符合joke的标准)。八宝还兼任英语写作版版主,有给原创分的大权,尚未被撤职。遂在川版高呼,谁要原创分,去写篇issue或argu。于是我用一马甲贴一篇今年9月初写的issue上去,成功骗到尚属未名新鲜事物的原创分2分,并在同学前炫耀良久。

下午,一些事情让我这次得到原创分的经历更值得炫耀了。某素不相识的上海籍同学在complain举报本人,并列出本人在川版所发帖子和后来的issue。于是我大概就成了未名第一个被举报通过不当途径获取原创分的网友。很快查明了这位兄弟的姓名院系,感慨此人和我一样把所有马甲列在个人文集中,一时冲动想去举报,被某人劝止。冷静下来后开始思考,上海人一般不太关心其他地方的事情,此同学如何有心到四川版搜寻证据?莫非看上了某四川美女?

晚上与八宝等人吃饭,方知幕后的一些八卦。这位同学不过是幕前傀儡,幕后高人乃是物理学院04级(以下一句来自一物理学院同学的描述,但不保证在文字上和原话相同)某考试时有时会作弊,但即使不作弊也可以拿到3.9x绩点的犇人,兼未名十佳版务。此犇人不久之前曾经因35楼前的信科激情横幅事件与川版某资深水友,2006年度北大最佳女足运动员,色魔道姑教教主色玲桑同学的一个吉普赛女郎马甲在三角地结下梁子。他发信教育她,他GPA比她高(物理牛人 vs 中文,那简直是一定的),灌水也比她多(这点其实并不正确)。暴力女貌似那天心情不好,在三角地和信科版发飚以后开始在川版聊天灌水,犇人竟也临幸川版并对她丢下了一句谆谆教诲,语重心长的说。大概后来犇人偶尔在川版蹲点,便敏锐地抓到了这个体现自己的浩然正气的机会。

后来内部版继续吵架,该犇人又发挥无敌想象力,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学习犇人的想象力,我想起了犇人在大二的“光学期中事件”中以“讽刺Z老师?找死!”(这里Z老师是p大某十佳教师,在小西门外开有一家俱乐部。一同学形容过“那儿的娘们儿挺多的”)为由将某同学封禁14天的掌故。 据说站务分成两派吵架,其中又涉及其他一些人物和事件,我看不见,不再赘述。

后来,在未名有999生命值,出国前当过若干版务和区长,并且经营着北大最大,音乐质量最好的古典音乐ftp(并为此赔掉了一个硬盘)的某大人就此事发表评论:真搞不懂那些人权力欲怎么那么重。

后来EnglishWriting版务被撤,乱象被提到AdvEdu版讨论,于是我很荣幸地得到了某声称自己并不清楚事情经过的师兄的鄙视,这可是我生下来第一次因为英语作文被人鄙视,不得不高兴一下。而且该师兄又和犇人同任某版版务,这就更加令我高兴了。

一介草民也能引得神仙打仗,让我的圣诞节过得格外开心。

Saturday, January 20, 2007

所谓身份


看到一段话,讲弗朗茨·卡夫卡的,来自Encyclopaedia Britannica的Britannica Blog.

As a citizen, he belonged to the Habsburg Empire, later to the Czech Republic. For the Czechs, Kafka and all of the German-speaking minority in Prague were simply Germans. Among the Prague Germans, on the other hand, someone like Kafka was thought of above all as a Jew.

所谓认同,大抵如此。

Thursday, January 18, 2007

模版小调整


右侧的标签字体大小随使用频数变化。原本是线性关系,最多150%,最少100%,其他线性地映射到此区间内。 但是由于几个标签篇数差不多,结果看起来大小也差不多木有区分度。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涅?伟大的教务部启发了我。运用处理分数时常用的开根乘十的逆过程,我将字体大小和篇数变成二次关系,从而有效地控制了标签们的优秀率,提高了区分度。

现在字体大小的计算公式是:size= [(x-min)/(max-min)]^2*100%+100%,看起来很有教务部的风范吧~

另外,将最近才晓得的几个趣味网站记在这里,以备日后娱乐。虽然可能有些已经颇old了。

搜狗文品
搜狗比比看
微软对联

说到sogou比比看,我在里面搜索了自己的名字,发现google已经把本站点排到第一了。可是偶也在google上搜了贼变同学的名字,为什么他的blogspot站点没有被排到第一nia?

Update: 现在本站在搜索我的名字时已经不能被google排到第一了。

Update: 又重新排到第一了,晕死。

Tuesday, January 16, 2007

《三峡好人》观后涂鸦(三)


麻幺妹问韩三明,早不来晚不来,为什么你十六年后才来。据说原剧本的解释是:剧中人韩三明在山西遇到了矿难,死里逃生,于是希望在有生之年希望看看孩子。但主演韩三明觉得这样太矫情,于是他为什么拿着写着四川省奉节县青石街五号的柠檬牌香烟皮找到这里就成了不解之谜。看到这张烟皮,小马哥问这是什么烟,韩三明不无怀旧地说,这是十六年前的好烟。然后絮絮叨叨地抖露十六年前的来龙去脉。

——你记得还挺清楚的。
——自己的事,哪能忘啊?
——现在的时代不适合我们,因为我们,太怀旧了。

这也是一部怀旧的电影。来到这里的韩三明和沈红寻找的是记忆中的人;小马哥模仿的是香港影视记忆中三十年代的上海滩;独臂男人以前工作的工厂厂长对着窗外高呼不要拿国家的东西,仿佛厂子还是以前的国有企业,没有卖给厦门女人;冬明在文物发掘现场汗流浃背地抢救即将失去的历史痕迹;而刘关张造型的川剧演员,吃菜,喝酒,默默提示着白帝城这个奉节过去的名字和故事。

正在建起的三峡大坝,飞跨两岸使天堑变通途的大桥,是向自孙中山始的若干故去的伟人的致敬——他们如刘关张一般,将被记入正史和小说。而对于奉节的人,两千多年的城,一到156.5M的三期水位线下,也将归为怀旧者的回忆。全片开始时移民乘船离开,散落天涯,到崇明岛,或者是辽宁、广东,出发时船头上有川剧演员给他们表演变脸和吐火,这些将连同十元钱背后的夔门一样难以被想起。即使他们如成都平原上的广东村那样,任凭朝代兴替,几百年始终保持难以改变的乡音。

晚上,歌厅里身上浇了水的光头歌手用川普卖力地唱着《酒干倘卖无》:“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年风和雨/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假如你不曾养育我/给我温暖的生活/假如你不曾保护我/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是你抚养我长大/陪我说第一句话/是你给我一个家/让我与你共同拥有它……”这时他已在台下,双手搭着老鬼的肩,演员观众一齐跟歌词里的你拥抱,共同拥有狂乱和欢乐。

下一句歌词是“你不能开口说一句话”,然后切到下一个镜头,拆迁工地丁丁当当的声音错落有致地继续响起。在丈夫失去一只手臂后以卖淫供养家用的妻子终于在韩三明出工去拆除建行的大楼的那天,背着大包动身前往广东——“总不能两个人都在这里等死”。同样去了广东的韩三明的女儿比我小三个年级,她那年小学毕业,也许该辍学务工了,而我初中毕业,高中顺风顺水,如今在p大的寝室里写着blog。生活便是由这样的偶然和荒诞连缀起来。如同沈红和韩三明两个素不相识的生活,在某个时空坐标下偶尔因为某些人和事,无需他们察觉地交错关联旋即又分开。

沈红和丈夫说了分手后,乘早上八点的船去巫山县的小三峡。“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涕沾裳”,小三峡的两岸,在我去时还有猿猴栖息,终于也要提前被沧海桑田了。船上的广播完整地读了那首《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我心里暗笑这首小学生都知道的诗放在这里是否有些土气,接着却惊悚地发现再没有更恰当的地方适合引用这人人烂熟于心的千古名句。

韩三明决心接回老了十六岁身价却由三千翻为三万的麻幺妹,为此他要回乡继续挖煤。临走,和老鬼他们喝个团圆酒,散个烟,一群赤裸上身的民工笑着告别。他告诉他们山西那边挖煤一天可以赚到两百。他们纷纷表示要同去。他又告知他们那里很危险,前两天才死了几个陕西人。回应他的一阵沉默,室内烟雾缭绕,然后,有人迟疑地重新举起酒杯。大家也纷纷举杯,一饮而尽。三峡的好人们不过如此,没有优雅的风度,只有笨拙的言语,木讷的神情,匆匆的行色,至多点缀上赞叹旧版五十元背后壶口瀑布的那句“你的家乡好美”。次日清晨民工们带着行李上路。韩三明驻足回头,看见两幢楼之间剪接上去的跨越三峡走钢索的镜头。川剧《林冲夜奔》的唱词悲慨悠长:“望家乡,山遥水遥;往北望,地厚天高……”

而我,虽然有些离题,想以某首诗作结。这首诗是从某个未名id的说明档里看到的。后来我查找了资料,才知道这是李白(我最喜欢的李白啊)二十四岁出蜀时所作《峨眉山月歌》:

峨眉山月半轮秋
影入平羌江水流
夜发清溪向三峡
思君不见下渝州

Monday, January 15, 2007

《三峡好人》观后涂鸦(二)


那么继续故事。

韩三明得了唐人阁客栈何老板的指教,穿过拆迁中的建筑废墟,去六号码头找原住在青石街五号的麻老大一家。废墟上有人抱着一只猫走过,一堵墙上“努力”的字画随风飘荡,另一堵墙在一阵号子声后轰然倒下。在麻老大的船上吃了闭门羹后,第二天韩三明也加入了拆迁工人的行列。建筑工地的丁丁当当的声音贯穿整个剧情,或者来自巨大的塔吊,或者来自文物挖掘场,或者来自上身赤裸的韩三明们。他们的榔头反复举起又落下,朴素地展示肌肉的力量。

“一个两千年的城市,两年就把它拆了,咋个能没得问题喃?”那个用川音打着官腔的拆迁办干部如是说。

然后UFO飞过,沈红这个片中最不协调的角色出场。我不喜欢这个角色,不仅因为她一会儿说山西方言一会儿又说普通话。她对路边求她帮忙出去找工作的女孩子爱莫能助,却拍拍她肩膀,头也不回地走开。她在拆迁指挥部里替人包扎,不忘炫耀自己护士的职业身份。坐在路边喝水时,把丈夫留下的不知放了多久的“巫山云雾”牌茶打开冲泡。得知丈夫可能在企业家俱乐部的楼上休息,却让累死累活陪她寻人的冬明去找人。她主动要和已经变心的丈夫离婚,说自己喜欢上了别人,临别却又要求对方回乡办手续。这种矜持的姿态不属于艰苦地讨着各自生活的奉节的人们,不属于染着黄头发骗钱的摩的司机,不属于从容淡定的何老板,不属于在船上下面条的麻老大,不属于扯着嗓子f、h不分地唱《老鼠爱大米》和《两只蝴蝶》的孩子,不属于在文物挖掘场汗流浃背的冬明,更不属于光着膀子一身汗味的韩三明们。

大概导演是山西人,也只能通过山西人韩三明和沈红的眼睛看奉节,以避免强不知以为知可能造成的尴尬(譬如,《疯狂的石头》里一个保安开小差,居然是去买羊肉串)。可惜,这个沈红不是一个愿意同情和倾听的,适合作一个观看者的角色,只是一个城里来的居高临下的救世主,如那栋造型扭曲的烂尾楼,或曰移民纪念碑一般。我初中时,重庆观音桥有很多比那它高大的烂尾楼,现在这些楼大多找到了新投资者,重新开工,新的繁华商业区已颇具规模。但这里是奉节,这样的楼只能像沈红那样,突兀地来,飘忽而去。

另外一个不太协调的角色,是衣着光鲜地模仿周润发的小马哥。他努力学习发哥的港味普通话,效果极似USAF同学的重庆味普通话。他对韩三明摆出一个开枪的手势,先知一般的何老板笑着说,这个娃儿没得名堂。韩三明给他敬烟时他认为对方没给他点火是不恭,第二天却蜷在编织袋里可怜巴巴地向韩三明求救。老实巴交的韩三明把他救出来后还请他吃饭,让他以后多帮忙。他很快又找回了做大哥的幻觉,说以后会罩着韩三明。他替沈红的丈夫以50元的价格摆平别人,于是韩三明发了工资点了菜在饭馆等他胜利归来,旁边的一桌坐着刘关张三个川剧角色,他们的N-Gage里却传来“KO”的格斗游戏音效──此时他已被KO,尸首掩埋于一堆板砖下。最后韩三明靠手机铃声找到了他的尸首,弃入江水中。韩三明在他的遗像前给他点了三支烟,遗像上的他帅气十足,如同他崇拜的周润发,上海滩上的小马哥。

只在幻想中,小混混才能像周润发那样英气勃发。可是《上海滩》的粤语歌词,套用在奉节古城,却如此贴切:“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淘尽了/世间事/混作滔滔一片潮流/是喜/是愁/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成功/失败/浪里看不出有未有……”

《三峡好人》观后涂鸦(一)


——你们这儿时常下雨吗?
——对,时常下。

《三峡好人》里,韩三明请小马哥吃饭,二人这样对答。

的确,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带理应时常下雨。可是我印象中重庆的七月却在烈日烤炙下散发干燥而不安的情绪,如同晴天解放碑或沙坪坝步行街上反光的地砖般刺眼。二〇〇一年的七月底(那时现实中的我从江油市材料所子弟初中毕业,电影里韩三明素未谋面的女儿则从奉节县工农路小学毕业)我从坐船从朝天门码头出发,经过巫山,奉节,鄷都等若干县城,并未上岸停留几时,至葛洲坝背后的宜昌下船,然后坐汽车再转乘火车回四川。船在长江上航行,江水浑浊黯淡的红色如同血浆,白天江风灼热,拂面如针刺,使皮肤在船头很快麻木。那个七月从中旬到月底重庆没有下雨,宜昌到襄樊的公路两侧田里的作物却青葱欲滴。湖北的天空低云密布,如同片中一般。

片子始于一声沉闷拖沓的汽笛,然后是码头、江岸上的建筑和船上的人一起从虚化的焦外渐渐转入景深内。江岸上建筑突兀,和重庆类似。然后有普通话广播告知,这里是奉节,即将出发的移民将前往崇明岛。韩三明表情木讷神色呆滞地走下船来,招呼他的摩的司机说着某种口音,混合了重庆市区的和更多我不熟悉的元素——这些元素大概来自川渝两省一些不那么著名的地方,譬如奉节这个更多的被记忆为刘备托孤的白帝城的小县城。韩三明开口说话渐渐多起来,他的山西口音何老板听不懂,我也一样。不久麻老大的一句“几时来的”终于迫使我打开了字幕——本片不是我所期望的,寻求方言共鸣的placebo。于是我想起《疯狂的石头》——另一部山西人拍摄的在重庆发生的故事。那里面配角中有若干操正宗重庆话的《雾都夜话》的演员,道哥的女朋友则是典型的成都口音。但主演的重庆话却颇多破绽(尽管他已经学得很认真很像了),反而是包世宏的mm做售票员的那辆观音桥到解放碑的405路公交车让我激动颇久。而本片中,这样的一辆公车,大约也找不到了。

Monday, January 08, 2007

1月8日的Orz radiO相关


将考量子和电动,形势严峻气氛紧张,继续伦琴风格。我太无趣了……555……

1、早8点爬起看量子,至下午5、6点精神几近崩溃。开电脑,见bbs上ypjh版似无人放广播,决定占据今天的广播市场。遂打开linux下的shoutcast命令行版,开192kbps单声道广播一台。

本来想开立体声广播,而且长年在windows下开立体声广播的实践也很顺利。但linux下试听效果异常,遂罢,不知哪位达人能指点我一下。

2、播放列表是数日前做好的,准备pub时却发现有数人已经在放广播,遂放弃;后一段时间ypjh版上学习和收听广播蔚然成风,且多放大家熟悉的老歌,受众比只放古典的Orz radiO更广泛,于是这个列表很久都没派上用场。

列表内容是莫扎特的小提琴和钢琴协奏曲。本来这是一套8 CD,若干演奏家演出的合集,被我掐头去尾,只留下了由最早把莫扎特带给我的亚瑟·格吕米欧(Arthur Grumiaux,注意链接给出的官方网站是法文的)演奏小提琴的那些曲目。

意外发现Grumiaux中内嵌miau四个字母,于是在节目单里将之做成绿色高亮,以示对猫gg的敬意。Salute!

3、将广播转发至Sichuan版,下面是水车们的反应:

暴力女,道姑教教主Celine说:我考试前喜欢nirvana撕心裂肺的叫声……一些r&b也可以……我就喜欢闹起来心里头才看得进去。

大导演,沉淀教教主Staf说:在这个时候Wolfgang会让我分神的,太容易动情了……

另一位导演,否认自己是艺术青年的guxionchu台长露点,对此二人的言论表示无语。

4、看到某评论说格吕米欧的小提琴雍容典雅,这种气质正好适合莫扎特。而格吕米欧加上莫扎特,温润柔美,又适合恋爱中的人聆听。Staf教主的论断果然一如既往地一针见血。

从某种程度上说,格吕米欧和莫扎特,甜美则甜美矣,却容易让人厌倦,就如同爱情一样。尽管莫扎特表面天真的欢悦下还隐藏着深奥的味道,咀嚼不尽,可惜多数人如我,却不愿去细品。这点大概也和爱情极其相似。

相比之下,还是海菲茨(Jascha Heifetztocho同学以为这是一种洗发膏的名字)那种冷峻而华丽的风格听起来更清爽。据说,海菲茨大师在拉出冷峻的小提琴的同时,也留给人个性冰冷苛酷的恶劣印象——此二者之间,应有必然联系吧。

5、最值得纪念的事情是:本次收听人数峰值达到了创纪录的14人。

上次纪录是13人。我在考六级前一天晚上,广播六级听力录音。Pub广播的帖被人转到joke版,所以收听者众。这次则只转载到了radio版(Sichuan版上没有人听),且收听者不像以前那样以ypjh版的熟人为主。取得如此辉煌的效果,我能举出的可能的原因有:

  • 最近网络电台收听和架设技术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因此关注radio版的人增加了。
  • 考前抑郁和考后无聊的人太多。
  • 莫扎特!!
Whatever the reason,我都很开心。

6、考试周通过bt或ftp下载了5G甚至更多的ape,然后把它们都压成了mp3,可见自己有多堕落。

这次下载的不再以古典音乐的三位大神(巴赫,莫扎特,贝多芬)的作品为主,而有很多勃拉姆斯、柴科夫斯基、肖邦等。然后我发现,琢磨每一位作曲家的作品都是很费时间的事,所以寒假暂时就先锁定老柴和勃拉姆斯吧。

而对于我已经比较熟悉的肖邦。听了马加洛夫(Nikita Magaloff)演奏的钢琴全集的一部分。和以前听的弗朗索瓦(Samson François)版相比,马加洛夫不愧是俄罗斯人,技术严谨,没有什么错音;风格比弗朗索瓦要圆熟一些,速度较慢,音色也更加圆滑。

可是,当我听到一分钟圆舞曲(op. 64 No. 1, 'Minute Waltz')——我练过的唯一一首肖邦时,突然发现,马加洛夫平稳的速度,准确的节奏和强弱,突然显得有些古板。而酗酒短命的法国天才弗朗索瓦随意地变化速度,强弱也飘忽不定,听起来却魅力十足,甚至当初令我感到诧异的那些错音,都显得那么有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