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7, 2006

旧文:赵先生的2006新年晚会


按:公元2006年12月14日,星期四,晚上,我们元培04级物理方向的多数同学要上量子习题课,生物方向的同学上生物化学,化学方向据说有个什么实验,除了这50人左右外可能还有别的同学有点儿什么事。不过,一台据说无比精彩的晚会,为庆祝元培计划5周年,估计也庆祝2007新年的晚会,在大讲堂多功能厅上演。

据大才女蚊子同学说,这次晚会是走官僚路线的。我未如某些热情的同学们那样跷课去目睹,不敢信口雌黄。倒是想起我写的关于去年晚会的散记,用纸笔完成,打算修改一下再发到blog上的,竟然至今没有发出来,惭愧一下.于是略略修改病句,便发在这里。


不知是否越来越多的导师们意识到了,yp延聘来如此之多的名教授充当导师,起的作用并不远多于装点门面。所以尽管06年yp的新年晚会的会场从寒气袭人且过于空旷的资源大厦一层转移到了暖气开足的五四三层,尽管05的孩子们比04的更善于做一台趣味十足的晚会的主角,却再没有了05年新年晚会开始时众多导师莅临,引来到场04级大一小孩子们阵阵欢呼的场面──虽然那次大多数导师仅仅作了被介绍的嘉宾后便被晾在第一排座位上,然后再借故早早离席。

所以当赵凯华老先生提前十分钟来到会场时,几个04物理方向的兄弟格外激动,连忙拉着合影──可惜,相片却不知道在谁的相机里,兴许早已删了。然后以tocho为首的诸人挪到第二排赵先生座位附近,陪他聊天。

晚会开始,果然导师们仍然是被介绍后便被晾在一边。不过今年有所进步,中途颁某个“年度人物”奖项时,请上了赵先生和张爷爷做颁奖嘉宾。其他时间,赵先生或者与我们讲讲物理,或者和旁边的刘老师谈谈天,直到第三次精彩节目间插播年度人物颁奖的时候,终于起身裹上厚厚的围巾,准备离开。

我,tocho和calcite连忙送至门口,赵先生说,好了,你们回吧,我自己回去就好。

我和tocho还是陪他下了楼。他又说,你们回去看节目吧,走到我家还要半个小时呢。我们一面跟他诉苦说数理方法一学期难以吃透,一面执意送他出了东门。(按:后来,05的数理方法改成两学期了,不知是否有我们的功劳^ ^)

到蓝旗营公寓的路程似乎不到三十分钟,抑或是我们不住的提问减慢了时间的流逝,总之二十分钟之后,到了他们公寓的楼下。先生说,今天就聊到这儿吧,你们有兴趣可以给我发邮件,我们找个时间慢慢聊。

我们目送他慢慢地走进大楼,然后匆匆赶回会场,此时节目尚未结束,不过观众席上人口稀疏了不少。

给几个在其他高校读物理相关专业的高中同学短信说有今晚幸陪赵老先生回家了,他们无一不给我羡慕的回复。除了这条炫耀短信的效果令我颇为满意以外,赵先生一个人走近半个小时的路,于已经阒黑的冬天傍晚独自来到会场,没有再于冰冷的冬夜独自走半个小时路回去,或许这点也会让我们大家欣慰一点吧。

1 comment(s):

Xanadu said...

想起一些在北大的日子。想来我多半属于在晚会上无视所有导师存在然后瞎闹的那种。05年元旦的那场我甚至都记不得有哪些老先生来了,然而倒还记得带着面具拍的那些照片。照片里面依稀有tocho,BoBo和我,三个人带着很小孩子的面具摆出ws无极限的造型,笑。

原来BoBo他们就要毕业了。

想起来,在北大的那一年,倒是真得没有听到多少位老先生的话。比如徐光宪先生等等。憾事。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