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31, 2006

GRE笔试的流水账


前一天晚上23:30,在打了一局星际,输给电脑后就寝。

然后是10月28日,周六。

数日前北京突然坠入深秋。早上7时醒来,窗外天色蔚蓝,我所喜的清爽的色调,可惜自己身上瑟瑟发抖。赶紧穿衣,然后洗漱,拿证件、准考证、文具,向某人借了一支铅笔凑足ETS所要求的最少3支(前一天已经向另一个某人借了一支了,自己又拿了一支),下楼,不敢吃肉,在松林买四个奶黄包作早餐。

与若干人在西南门外打车,旋至首师考场。带路的同志不认得路,找考试的教学楼大约找了20分钟。验证,进场。

四个section顺序是QVQV。开考前透过封底看到一个反义的题干为panoramic,乃是patek同学的issue中常用词,且自己在练issue时也屡屡仿写之,心下大快,遂不再看。实际开始考试,很久没涂过答题卡,发现还是喜欢在高考时那样,将答案直接涂在卡上。

第一个Q完成后未敢跨区,做第一个V时却发现并无必要——完成后还剩数分钟。不久顺利完成全部题目,然后时间到,交卷出场。大概遇到两三个不认识的单词,不知道是老俞牛还是ETS懒。

打车回北大,车上某人一如既往地对我不爽,后来开始假寐,我亦一如既往地对他保持嬉皮笑脸——其实心里的结,各自都明白,也都不愿说破——那就这样吧。回来时天空仍是蔚蓝而明亮,阳光斜斜地射入车窗。

到北大后闷闷地在艺园吃炒饭,本来要的回锅肉被师傅弄成了肥牛,于是买了个哈密瓜解除郁闷。然后回寝室,灌水,和人打星际,一直坚持同一种兵种组合,屡屡被滥虐,可惜心魔执念不是能轻易被失败消除的,尤其是对一个星盘上有四个天蝎座的人。

后记:本来决心不对答案的,数天后还是忍不住。结果,类反大概有5-10个有问题,阅读和填空没有完整题目,置之不理,自我感觉良好,觉得错的应该在5个以内,V总分估计在650-720。

杀G历程就此结束,我的征途是星辰与大海。

Update: 突然想到的,在验证入场时听到监考老师说,又是个北大的——今年北大来考G的特别多,云云。不禁莞尔——如果这句话被某些被内地大众媒体损坏了智商的孩子听到,他们大概可以引此为据,作出若干批判我等卖国贼的雄文了。

1 comment(s):

钱斗士 said...

轻描淡写,大将风范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