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09, 2006

转载:改革也要尊重制度


转载一下。表示对ccm两位师兄的基本观点的支持。

就我个人感觉而言,所参加的文中那次学代会称不上闹剧,只是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氛。一方面,如ccm师兄所说,看到候选人的顺序名单,便能预料到这次选举将在欢笑声中开始和结束。另一方面,即使是那些中间那些相对更严肃认真的参选人的演讲,无论如何滴水不漏无懈可击,于我,听了也总有多少不踏实的感觉,甚至是压抑。

提了两个问题,可惜被问到的候选人都没有给出让我很满意的回答,自己却被旁边的同学指为“拆台”——大概是因为问题是现想的,又都是结合自己以往与相关工作的接触而有感而发,所以没怎么经过大脑,没怎么组织温和的、可以为候选人加分的语言。写选票时,挑了两个演讲风格比较讨我喜欢的候选人写上去,然后想了想,本着宁滥毋缺的原则又在上面写上了第三个名字。现场似乎有一台Nikon D70s(或者D200?我不清楚),加一个外闪,记录我等将神圣的选票投入投票箱里的瞬间,颇令我垂涎。

后来从一些与团学联接触较多的同学处得到一些信息,隐隐约约对这篇文章所涉及的内容有了一点了解。看到本文,则更明晰了一些脉络。尽管如此,是否应该改制,怎样改制,目前这种方案是否合适,我等升斗小民,并无足够的信息对这些问题作出“明智”的判断;除了有时带着敷衍地投出一张选票外,大概也没有更多的方法作出影响。

而我周围还有一些同学对此反应冷淡,给一位室友看了下面的文章,他表示(大意如此):从大一起就没感觉团学联发挥过什么作用,除了发发院内刊物,偶尔组织一些文体活动——因而他也不认为团学联(以后该分开叫团委和学生会了)改制后变得更好或更坏对他会有什么影响。我不认同他的观点,不过我也没有能力向他论证我的观点罢了。


原文地址


改革也要尊重制度
●王俊煜 陈昌明

上期《元培时讯》介绍了团学联改制的具体情况,让读者得以一窥新政的全貌。我们无意在此讨论 “改革” 的内容,元培计划从来就是敢于尝试、敢于创新的,我们也相信新的体制的确更加适应新的形势。但让我们感到不解的是,”改革” 的纲领性文件,元培团委、元培学生会新 “章程” 至今不见公开。更令人吃惊的是,新 “章程” 既没有公开征集意见,也没有经过主席团例会扩大会议审议,就 “生效” 了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 “政务公开” 与否的细节问题。修改前的团学联原章程明确规定: “章程的修改须由团学联1/3 以上成员提议,经团学联主席团例会扩大会议审议通过。” 而据了解,新 “章程” 的通过完全忽略了这一程序,用 “元培党委已经通过” 代替了所有规定程序,直接下发给原团学联主席团 “学习领会精神” 。这样的新 “章程” 是一个 “非法” 的章程,直接动摇了 “改革” 的合法性。

无论这样的改革会对元培的学生工作带来什么好处,我们都不能接受这种藐视制度、僭越民意的行为。

老团学联章程经过前几届团学联主席团成员的不断酝酿、讨论和修改方得以通过,这其中凝聚着多少同学的心血,包含着多少元培同学的集体智慧,是团学联正常运转的保证。我们深深地记得,无论是哪位老师指导元培团学联工作,无论是哪位同学竞选团学联主席,都一再强调要重视团学联的制度建设——一个共识是,只有制度化才能保证我们的工作具有长久的活力,才能保证我们的工作具有延续性。那么,我们该如何解释现在发生的事情呢?如果 “制度化” 只强调新制度的编写而不是对制度的遵守与维护,我们做的又有什么意义呢?没有了制度的保障和约束,我们的团委、我们的学生会又何稳定性可言呢?没有了民主的基石,又如何保证同学们的利益呢?元培的这次 “改革” 无疑是开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先例,制度化被人治所取代、原有民主程序以 “改革” 的名义被略去,无怪乎有人要到 “校长信箱” 告 “御状” ,质疑 “元培是不是来了袁世凯” 。

我们不否认此次 “改革” 的出发点是好的,我们也相信此次 “改革” 内容的方向是对的。但是,再好的改革也须有法可依、有规可循,否则,称为 “政变” 也许更合适。正确的改革,必然会得到广大同学的拥护,何愁通不过民主制度的检验?归根结底,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有没有 “走程序” 的问题,而是心目中有没有民主观念、有没有真正地尊重制度的问题。不尊重民主和法制的改革必然脱离群众,脱离了群众的学生工作做得再好也没有意义。如今诸多同学对新政三缄其口,许多同学将学代会比作 “闹剧” ,这不正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么?长此以往,团委、学生会紧密联系群众的传统必将丧失。

改革是一心为了元培发展,我们相信在新的工作制度下,有这样一批热心于元培建设的老师同学的努力,我们今年的工作一定能取得更大的成绩。但是,以后呢?民主和法制的氛围就像植被一样,一旦被破坏便难以复原。权力与责任固然是对等的,但我们是否能够保证今后每位大权在握的领导者都是一心为了元培,而不会为了私利、或是因为工作能力的欠缺而损害元培的利益?假如不能保证,寒了心的同学们还能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还有人敢说出、或者有兴趣像我们这样认认真真地思考,并说出反对意见么?

制度化绝不应该只是一句口号,而对制度的维护,也应该是我们每一位元培人的责任。

(本文原拟刊发于《元培时讯》第 60 期, 后被撤)

Update: 修改了文章前的说明,并略加叙述和评论。

Update: 增加链接:wxn老师的回复《元培时讯》当期责编jj同学的辞职声明

Update: 后续blog文章,别了,元培学习党章(选摘)&问题一则深深的崇敬&惋惜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