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0, 2005

突然想起


公元2005年12月19日上午九点,自2004年9月6日开始在北大的课业以来的零跷课记录从此结束。特发文志之。一年前某人就告诉我没有跷过课的不是真正的北大人,那么从这一刻起,我又多满足了鉴定“真正的北大人”的各种或正经或搞笑或无奈的标准中的一条,这是更加值得庆祝的一件事。

想起入校的第一堂课,在一教101,段爷爷还是张爷爷说,在元培,首先要学会选择,学会放弃。倏尔快一年半时间过去了,我还是不明白怎么选择,怎么放弃。很多东西只是因为偶然而拿起,并不真心地喜欢却又不舍得放下,取舍犹豫中又错过了许多其他的选择机会。

倘若某日我摆脱了这种浑浑噩噩、优柔寡断的状态,是否我就算是一个真正的北大人或元培人。I wonder.


btw:鉴于已经没有了保持零跷课记录的压力,今天下午又跷了两节马哲:-b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opin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