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9, 2005

增补一篇,支教时的一则经历


lry、sy和我三个人教初一班的英语。为活跃课堂气氛,我们让孩子们抢答问题,答对了的给奖品,奖品是铅笔、本子、转笔刀、橡皮什么的,在博实卖五毛钱的铅笔、本子很多,一块钱的转笔刀、橡皮就各只有三个。我们和孩子们说好,已经答对问题的同学,尽量把接下来的机会让给还没答对过问题的同学,有几个发言踊跃的孩子对此颇为不满,不过还是依了我们。

坐在第一排门边的是一个看来学习不错的女孩子,发言积极且自信。第一个问题她就头一个举手,sy抽她回答,答对了,她挑了一个转笔刀。然后由于我们三个人的疏忽,不久她又获得了第二个回答问题的机会,并且答对了。然而,我们忘了给她发奖品就直接继续下面的问题,然后我就发现她两眼一直盯着装奖品的袋子,于是赶忙让她又挑了一个本子。

坐在她右边的一个女孩子则很害羞,一开始我们互相介绍的时候,我们问了几次,她才稍大声地说了自己的名字。课上她畏畏缩缩的,没有回答一个问题。

课快完的时候我们和孩子们一起去照相,大家都笑得很happy的样子,那个害羞的女孩子还做了个“V”的手势。

回到教室,还有几分钟时间,于是我们开始把剩下的一大堆奖品发给大家。先是每人一支铅笔,发了一圈后铅笔竟然还有剩余(买得太多了@_@),于是lry让大家抢答“What do you want to be?“,答对的发给奖品。

这时,我突然看见那两个女孩子在怒目对视,那个很害羞的女孩子小声但很激动地说:”你搜!我没有!”然后另一个女孩子就在伸手在她的书桌里拿出了一个转笔刀,然后狠狠瞪了她一眼,转过头去。

我把这个事给lry说了,于是我们要那个总是害羞的女孩子回答“What do you want to
be?",她还是声音小得难以听到,我和lry鼓励她大声地说了好几次,她终于挤出了一句“I want to bea......"于是我们赶紧拿出了奖品让她挑,她挑了一个本子,然后我又赶忙塞给她一支铅笔。

然后下课铃就响了,我们和大家说了byebye,准备合影留念和回学校。

谁知道那两个孩子以后会怎样,虽然她们还很小,很可爱,可是心里竟也有了这样的阴影了,sigh。

bless them吧……

Monday, April 18, 2005

外面在打雷……


小学学地理时就得知北京的春天只有一两个月,果然还没春游过,夏天就要到了,无数人在阳台上大呼小叫,不过似乎在四川也没这么早打雷过,呵呵。

无数次下过决心,要在这个春天的至少一个周末出去逛逛,却无数次留在寝室里,看书,打电脑,或是干脆睡觉。结果,学习成绩依旧靠人品维持,魔兽水平不断下降,星期一早上依旧打瞌睡……真是一事无成的一个春天。

支教安排得真不是时候,这周我有四堂考试,不过昨天终于下定决心报名参加了,明天下午就要去。以前也有很多讲话的经历,结果曾让全场热烈鼓掌,也曾让一个观众站起来告诉我说我是“大智若愚”。这次面对一群可算是和我不同世界的人,不知道结果如何。

不止一个人告诉我,大学生支教不过是帮推卸责任的政府缓和矛盾罢了,而且矛盾的激化,也许更有利于问题的解决,我同意。whatever,别人不仁,我不忍不义。说句街道老大妈调解离婚案件时常说的话,“孩子是无辜的”,更重要的是,我想散散心。

和班长同学商量教什么,他担心教不好会不会误人子弟,我说了一句“教得再烂也比没有人教好”。回寝室突然觉得这句话有问题,于是问一个室友:“‘再差的政府也胜于无政府’,这个能不能类比为‘再差的教育也好过无教育’?”。他回答:“再差的女朋友也胜过没有女朋友,你说这对吗?”寝室另外三人皆绝倒。

鬼晓得支教对不对。如果我真的要在做每件事之前justify这件事的话,那我就没有必要活下去了。活着这件事本身就是无法justify的,嘿嘿。

昨天的哲学导师讲座


我左前方居然有一个蹭课男。

那个人胖胖的,西装革履,手执一本《政治学原理》,很拽的样子。不断地对老师的内容发表评论,blablabla,还不时地转向前后左右的人,露齿而笑,然后加上一句“看,我说的对吧”,于是我们也只好陪笑。再加上老师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又不习惯用麦克风,郁闷。

老师开始第二个论题的时候,那个蹭课男打断老师讲话,然后提出了一个问题,本以为他会提出一个多么有技术含量的问题,结果他的问题与老师刚才讲的基本不搭界。老师讲完提问题的时候,他又第一个举手问了他那个不知所云的问题,结果老师东拉西扯讲了半个小时,旁征博引了一大堆东西,pfpf。

不过,其实老师对那个蹭课男的问题只是一带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