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9, 2005

bless all


还在复读的一位好友发来短信,说今天填了高考报名草表了,突然很郁闷,什么也不想干。

没想到以前那么energetic的人也会down掉。他去年知道自己报清华落榜时也没有像现在这样。

去年做应届高三生时,还很鄙视复读的同学,觉得他们不够聪明,还要和我们抢少得可怜的好大学的机会。后来身边不少xdjm复读了,才知道自己那时真是没心没肺又狂妄自大。他们获得成功前要承受的压力,不是我们这些高考前还跷掉自习去打电脑的应届生能够体会的……

不知道怎样安慰他们才好。

还是bless all吧……

Saturday, March 19, 2005

物理大旗永不倒!


本来昨天晚上应该去艺园包饺子的,还为此特意饿了肚子。但下午六点多时wsn突然到访,问去不去参加物理学习小组,想想还是学习为重,就答应了。东舟先走,我翻出几本书后到楼上找到melody,也一起冲向5133。

和melody下到一楼,迎面碰到patek。问:“你们去包饺子啊?”于是我们决定先去艺园一楼看一圈。果然有预备好的饺子皮、馄饨皮、馅儿,不过现场看去男生多女生少,不知这帮兄弟们会把饺子馄饨虐待成什么样子……此时想到自己的肚子还是空空如也,revolution starts from empty stomachs,为了防止肚子革了脑子的命,赶紧拉着melody闪人。

到了5133,发现里面只有wsn一个人,望眼欲穿地等待着。若要盼得红军来,岭上开遍映山红,好可怜的孩子……

各自开始。wsn ws地抱着那本“大砖”,我菜菜地看着电磁,melody则在会议桌上抓起了一本不知谁人留下的《中学生阅读》。

我忍不住了,决定先把作业处理完毕,问了一个热学作业中的问题,大家开始讨论Boltzmann熵怎么算,扯了半天,只得到一个共识:当0<P<1时,lnP<0。然后melody开始试图用热力学第一、第二定律证明第三定律,但很快发现他的证明中有循环论证。

接下来就开始讲电磁学,我上钟锡华的课,他们上饼干爷爷的课,进度比我快,于是我如坠五里雾中。melody嫌电磁学形式不优美,开始讲电动力学,于是wsn也坠了进去……再后来没有粉笔了,于是wsn用最后一点点粉笔头在黑板上大书:“请给物理留点粉笔,谢谢!”,拿出纸笔继续……

等到快九点大家决定撤退的时候,我已经完全陷入混乱状态。

直到想到自己的肚子问题尚待解决,才清醒过来,提议再去艺园一楼看看,说不定还有吃的。到了那里,他们早吃完了,不过真的还有一些饺子和馄饨,不错不错……

我和melody各盛了一碗饺子,哗啦哗啦几口吃掉了。这时wsn过来对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没吃吗?因为他们才做完化学实验。”我放眼看去,果然一楠兄还穿着实验服……

而已经吃完的人们也准备走了,我们面临着留下扫地的危险,于是赶快逃走了。

回去的路上melody说,可能物理组是人最少的组了,长此以往这样下去怎么能行。而人这么少的原因主要是学物理的女生太少了,所以我们应当把助教老师请过来,她能为我们提高人气。

wsn则回答,那还不如请上期普化助教呢,反正只要我们三个人去,物理大旗就不会倒掉……

Tuesday, March 15, 2005

车丢了


本来以为自己这破车不会丢的,没想到贼这么没眼光……

也怪自己,烂车就将就骑呗,非要拿去修,花钱不说,刚修好两天就为他人做嫁衣裳了。

更可惜的是这学期开学从家里带来的一个铃铛,全金属的,响声清脆悦耳,比修车铺卖的那些破玩意儿好到哪里去了。这东西原先一直放在祖母家的柜子里的,年头 可能比我还久远了,装上没一个月,也就随着这破车一起归西了。早知道就放在寝室里,没事按着玩,叮叮当当的多有意思啊:D